Loading...

「好,我答應。」

她毫不猶豫的說道,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他對自己也算是仁至義盡,況且那一晚也不怪他,他也是情非得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