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間一天天過去,京城的氣氛也越來越凝重,所有人都知道,風暴越來越近了,因為曹毅的面壁時間快到了。

乾清宮,書房。

朱由校看了一眼隨侍在旁的陳洪,突然開口說道:「陳大伴,曹大伴面壁的日子快到了吧?」

一旁的陳洪被朱由校突然的問話弄得一愣,但還是很快應道:「回皇爺,今天就到日子了。」

「嗯。」

朱由校點了點頭,淡淡說道:「傳朕口喻,讓曹大伴接掌御馬監掌印太監一職。」

「是,皇爺。」

雖然不知道朱由校葫蘆里賣什麼葯,但陳洪還是恭敬地應道。

朱由校接着說道:「另外,從今天起,司禮監掌印一職由你接任。」

「奴婢謝皇爺信任,奴婢必不讓皇爺失望!」

陳洪驚喜萬分道,雖然現在宮裏事務一直都是他在管,而且魏忠賢離開乾清宮后,朱由校也把批紅之權交給了他,但是沒有司禮監掌印太監的身份,終歸是名不正言不順。

「一切都按照平時便好。」

朱由校擺了擺手道,自從曹毅離開京城后,司禮監的工作便一直都是陳洪在負責,現在只是給陳洪正名罷了。

「是,皇爺!」

陳洪心中頓時一凜,明白朱由校這是在敲打自己,朱由校不希望自己參與到黨爭之中。

………

另一邊,隨着面壁三日的時限過去,顧秉謙和史繼偕幾人第一時間來到東廠拜訪。

看着顧秉謙幾人,曹毅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淡淡地說道:「陛下剛剛讓本督接任了御馬監掌印太監一職。」

聽到曹毅的話,顧秉謙幾人一臉的懵,他們自然知道御馬監掌印一職,正是因為知道,他們才會懵。

在內廷十二監中,司禮監如果說是文職第一,那御馬監就是武職第一了,司禮監掌管宮內所有太監和批紅之權,而御馬監則掌管着騰驤四衛。

自從其它二十一衛被併入京營后,皇宮的所有守衛工作便一直由騰驤四衛負責,所以御馬監掌印太監也同樣必須是皇帝的絕對心腹才有資格擔任,論地位,御馬監掌印太監比之司禮監掌印太監也不差多少。

而朱由校之前在朝堂上打壓曹毅的情況還歷歷在目呢,現在卻又讓曹毅擔任御馬監掌印太監,這讓他們怎麼能不懵。

「督主,陛下那邊到底是什麼意思?」

史繼偕小心翼翼地問道,他實在是弄不懂朱由校的想法了,前頭剛打壓,後腳就扶了起來,這是什麼迷之操作?

「陛下終究是皇帝!」

曹毅也知道必須給幾人一點信心才行,於是淡淡地說道。

聽到曹毅的話,幾人頓時瞭然,朱由校這是擔心曹毅的勢力太大,特意讓他騰出司禮監掌印一職的。

不過幾人也理解,司禮監掌印有內相之名,加上他們幾個頂級文官的投靠,難怪朱由校會忌憚了。

「可是督主,這新任的司禮監掌印太監,會不會和劉一璟那些人……」

遲疑了片刻后,韋藩開口說道,他們之前和曹毅聯手壓下了其他文官,如果新任司禮監掌印太監和劉一璟搞在一起,恐怕被壓制的,就是他們了。

「放心吧。」

對於韋藩的擔憂,曹毅擺了擺手道:「接任的人是陳洪,陛下不會同意他亂來。」

他之所以讓陳洪接任,主要就是因為陳洪老實,無論是接手宮裏的事情,還是後來接手了批紅之權,陳洪都老實無比,從不做任何逾越本分的事情。

本來他是想自己擔任兩個位置的,只是那樣一來,和文官那邊便算是撕破臉了,因為這兩個位置實在太重要了,哪怕是號稱立皇帝的劉瑾也只擔任著司禮監掌印太監的位置罷了,所以他也只能讓陳洪這個老實聽話的來擔任司禮監的掌印太監。

得到曹毅的保證,幾人頓時鬆了一口氣,又請示了一番工作后,幾人才紛紛告辭。

……

劉府。

劉一璟正和王在晉下棋,只是此時兩人眉頭都緊皺着,心思似乎並沒有在棋盤之上。

「劉兄,你說陛下是什麼意思?」

王在晉心不在焉地捻起一枚白子落下,棋盤上的白龍依舊死氣沉沉,不見絲毫起色。

作為內閣閣老,兩人的情報自然不可能差,當朱由校任命曹毅沒多久,兩人便也收到了消息。

劉一璟沉默不語,只是捻起了一枚黑子落下,棋盤上的黑龍張牙舞爪地從白龍身上撕下了一大截。

「王兄,曹毅只是刀子罷了。」

沉吟良久后,劉一璟嘆道:「自曹毅崛起開始,王兄認為得利最大的是誰?」

聽到劉一璟的話,王在晉愣了半晌后才苦笑着說道:「陛下!」

是的!

從曹毅和東林黨開始斗到現在,雖然各方勢力看似都得到了好處。

可是真的得到好處了嗎?

自從東林黨倒下到曹毅的閹黨崛起,實際上受損的始終是文官,只是無論是喬允升那邊也好,他們這邊也罷,都得到了一些好處,然後他們也就沒有去考慮,誰得到的好處最大的問題。

而實際上,得到好處最多的是朱由校,以前朱由校只是一個宣佈結果的裁判,現在朱由校不僅收回了批紅之權,更是成為了真正左右朝堂局勢的關鍵人物,偏偏大家都還一無所覺,直到劉一璟說開了,他才想了起來。

「劉兄,那我們該怎麼辦?」

王在晉也嘆了口氣,如今的朱由校不說大勢已成,但是他們再想削弱皇權,恐怕不太可能了,因為現在的文官已經被分成了好幾部分,想要再讓朱由校垂拱而治,根本不可能,單單曹毅那邊,他們就無法通過。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隋國的妖魔之亂,經歷了這麼多年不但沒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

隋國境內的平民,已經逐漸淪為妖魔的食物,而隋國最強的幾支軍隊圍剿了好幾次,不但沒能剿滅妖魔,反而數次敗於妖魔之手,損兵折將無數。

如今隋國境內只餘下幾個比較大的人族勢力還在堅持,余者或亡於妖魔之口,或被迫遷徙到了其他國家。

公子堅自從被公子斐打跑之後,就逃往了隋國。

如今在隋國已經呆了好幾年,他早已經習慣了這個妖魔肆虐的國度。

他擁有金丹修為,普通妖魔拿他也沒辦法,他目前住在隨風城裏還是很安全的。

經過這幾年的活動,花了不少靈石資源,現在他終於搭上隋侯府這條線,希望能夠從隋國借到兵再殺回呂國。

這一日隋侯府里傳來消息,隋侯要親自接見他,公子堅興奮地把全身身冠整理了一遍,便向隋侯府行去。

公子堅進入隋侯府之後,直到七天後才從隋侯府里走出來。

一個月後,隋侯派出一支軍隊,護送公子堅回國,要幫他奪回呂國。

一條河流將呂國與隋國分隔開來,公子堅率領隋國軍隊渡河之後,遇到的第一個阻力就是上河郡。

上河郡屬於姜氏家族封地,自大周王朝成立以來,傳承至今已經有上萬年。

姜家守着一條邊境通行口岸坐收過路費,着實是富得流油。

靠着這些財富,姜家幾乎每一代至少都會有兩名金丹修士,築基期修士更是有六七十之多。

姜家的整體實力在整個呂國都能排入前列。

然而,以姜家的實力,在面對公子堅率領的隋國大軍,姜家只抵抗了幾天時間便損失慘重。

姜家的兩名金丹一個戰死,一個重傷,築基修士也傷亡大半,最後只能選擇向公子堅投降。

在掃除姜家這個障礙之後,公子堅接下來勢如破竹,以一種無敵的資態接連掃平了大大小小十多個家族。

這個時候呂國的劣勢就顯現出來了。

因為各個家族都已經自立,面對隋國大軍的進攻,單個的家族根本不是對手,只能被其一口口吞併。

呂國這些大小林立的勢力之中,最着急的當屬公子斐,別人實在不行還可以投降,他是絕對不可能的。

他奪了公子堅的位置,兩人已經是死仇,無論是否投降,公子堅都不會放過他。

於是由公子斐倡議,聯絡各家勢力,準備結盟抵抗隋國大軍。

這一次為了保住自己的地盤,各家大小勢力都很痛快地同意了結盟。

張合與葉家自然也在公子斐的聯絡範圍之內,兩家與其他家族一樣,也欣然同意了結盟的請求。

黑水鎮,1000黑水軍已經被聚集起來。

這一千人中,大約是武者和修仙者各佔一半。

在張合花費大量資源的培養,以及不斷地優勝劣汰中,如今無論是修仙者還是武者,實力都已達到練氣中期水平。

而統領這支黑水軍的麻竿,以及富貴,胖虎,何小玉,仇孤四名大隊長,都已經是築基修為。

現在加上谷粱家的谷粱玉,張合手下已經有六名築基修士。

此刻1000黑水軍全部身披甲胄,有人持法器盾牌,有人扛長槍,有人背一柄法器飛劍,也有手持弓箭者。

虎牙不負重望,帶着一群學徒,用三年多時間,就煉製出了1000套裝備。

這1000套裝備,同樣花費了大量的成本,好在紫銅礦是自己家的,用起來不心痛。

這一次參與結盟,共同對付公子堅,黑水鎮將分出500兵力,由麻竿以及何小玉,仇孤三人帶隊參戰。

做慣了土皇帝,誰都不喜歡上面再來一尊神,張合自然也不例外,所以黑水鎮很痛快地參與了聯盟軍。

原本張合也打算新自參戰的,不過根據情報部門提供的消息,最後呂國境內不太平,最後還是決定留守坐鎮老巢。

最近一段時間,呂國很多地方有妖魔出現的痕迹,甚至有些地方還出現了大規模的殭屍群。

前些年連續旱災,大周王朝可是死了大半的人口,這些死屍有些被人吃了,有些拋屍荒野,更多的一部分屍體卻是失蹤了。

這些失蹤的屍體往往都是一夜之間消失無蹤。

張合一直都在猜測,應該是被某些神秘勢力藏起來培育殭屍了。

只是他有小骷髏這麼一個存在,倒也不懼,現在他主要擔心的是出現其他妖魔之類。

而且,現在隋國大軍入境,呂國聯盟剛剛形成,各地就出現妖魔作亂,總感覺有一種陰謀的味道。

挑選出來的500黑水軍,帶齊了裝備,另外還徵召了500民夫,便向昭陵郡城而去。

既然張合與葉家早就有結盟,這次出兵,也會兩家合兵一處,到時候在戰場上共同進退。

送走了出征的軍隊之後,張合便住在了黑水鎮,每天都派出人手在他轄下的三個縣巡查。

不過他沒能等到妖魔的消息,倒是虎牙率先給他送來了一個好消息。

經過無數次的研究和試驗,他終於煉製出第一件靈具。

此時張合手裏把玩著一隻紫色的金屬圓筒,只有手臂粗細,一尺多長,上面佈滿了符文,在其後部還鑲嵌了五顆靈石。

金屬圓筒後半部可以擰動,張合左手拿着前半部,右手輕輕擰動後半部。

當擰動到前後兩截的花紋重合時,靈具上泛起亮光,後部的一塊靈石瞬間化為灰燼。

然後就見到金屬圓筒前端亮起耀眼光芒,一個火球從金屬圓筒中飛射而出,落在前方一塊石頭上。

石頭在這團火焰的灼燒下開始出現溶解,只是片刻過後就停下了。

張合仔細查看這塊石頭的傷勢,比較了一下,還是比練氣修士施展的火球術差一些。

而且每一擊就得花費一塊靈石,這消耗確實挺昂貴的。

不過這是黑水鎮自主煉製出來的第一件靈具,具有重要意義,以後再經過改進,應該會更好。

「不錯!做得很好,不過這個開關用起來不是很便捷,能不能改成按鈕之類的?」

張合感覺,這個開關要是做成手電筒的形狀,應該方便很多。

。 洪校長臉上笑眯眯的,絲毫沒跟穆劍靈計較的意思,笑着問道:「劍靈呀,你打電話給我做什麼?難道,你的精神力再次提升了?」

攬月星軍事學院這邊,所有的教職工中,實力最強悍的當數穆劍靈。

且,所有教職工,嘴巴最不討喜的,也是穆劍靈。

而,所有的教職工,對學生最盡心儘力的,也是穆劍靈。

……

穆劍靈主動打來電話,開口就讓洪校長自己說,洪校長深諳穆劍靈的脾性,標準的刀子嘴豆腐心,自然也不會計較一點細枝末節的小事。

穆劍靈平常不怎麼跟洪校長聯繫,除非有事。

穆劍靈臉色難看,黑眸深沉,語氣嚴肅,道:「穆農城那邊,是否向你要過季柚的數據?」

洪校長一聽,絲毫不意外,他笑了笑,搖頭:「沒有呀。」

穆劍靈沉着眼:「我不想聽到任何的敷衍、片面之詞,有,還是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