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毛骨悚然!

王陽手上的石灰粉捏得很緊很緊,他好像感覺不到了自己的身體,全身神經緊繃。 突然! 縫隙處,一縷被鮮血...

文夙也慌。

他手也疼。 小的時候,要是挨罰。 江寅是打手板,他是抄家規。 兩個人,誰都躲不掉。 三個小的一臉忐忑...

「……」

「你怎麼不說話,有什麼事嗎。」 「有些事不好說,你大概懂就好了。蘇晟和那個女的不是男女朋友,沒有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