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任你絕世妖孽,不知隱藏,不懂進退,也得死啊。」有人搖頭嘆息。

「這林凡,天賦有了,機緣有了,就是不知出頭的椽子先爛的道理。」有一人開口,充滿鄙夷。

「呵呵,所謂林家,暴發戶而已,怎能敵過麒家這等底蘊深厚的大家族?」有人已經在開始拍馬屁了。

林家肯定伴隨林凡的滅亡而坍塌覆滅,以後這大林郡周邊千里,將換主。

所以他們要提前交好!

「殺啊,相助麒家,滅了林家這幾個小雜碎!」

有心思活泛者眼神閃閃人怒吼著,揮舞戰兵,要表功,先投投名狀,要斬殺林欽等。

林欽冷冷的看了這些人一眼,眼中有淚,其餘人熱淚滾滾,他們心中不敗的少主,難道就這麼落幕了嗎?

「啊……與他們拼了!」

一個林家少年抽出鐵刀,要去鏖戰戰死。

滅神手笑眯眯,這下他大發了,肯定會受到重賞,滅殺林凡的滔天功勞,竟然落在他手中,真是天上掉餡餅啊。

他在觀望下方,眼中帶起嘲弄,這些見風使舵的人啊,只不過,這感覺,好美。

「牆倒眾人推嗎?當我林家可欺?」林欽已經絕望,煙塵已經散盡,林凡的身影消失不見,所以他已經絕望,要轟轟烈烈的戰死!

諸人向林欽等人殺去,林家的幾人一個個雙目赤紅,緊握手中戰兵,要與衝上來的人廝殺,都抱有決死意。

這些衝上來的人,其實上沒幾個麒家人,都是想要抱大腿的外人,眼中帶有獰笑,一個個爭先向前,將林欽幾人的頭顱當作珍寶,要搶奪手中,博取麒家好感。

至於麒家人,都在大笑,這就是他麒家威勢,願效命者絡繹不絕,且已經可以預估麒家輝煌了。

這些衝上來的人哇哇叫,好像已經將林家人頭握在手中,成麒家的座上客了,眼中都充滿憧憬。

「轟!」

雷霆突然爆發,將幾個沖得最快的人直接劈殺成虛無了!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

那些后一些的人都驚恐!

那閃電,似天劫雷罰,只是一瞬間,劈死了十多人,連骨頭渣子都沒有剩下!

「都當我死了嗎!」

一聲爆吼出現,有一身影出現半空中,俯瞰所有人!

這出現的人,當然就是林凡!

震驚一地眼球!

這林凡,竟然在所有人都以為他必死的情況下完好的出現了,連戰袍都沒有染上一絲塵埃!

其實上,剛剛林凡只不過是隱藏於虛空,因為他總感覺有一個強者盯着他,但是那種被人盯上的感覺,卻像是錯覺一般,只是一瞬間就消失了,所以借假象,想要看看那個強者到底會不會出手。

現在,看見連圍觀者都要對林家出手,且林欽等處於危機中,所以他忍不住,出手了!

「林凡竟然沒死!」

「天啊!怎麼會!」

一群人惶恐了,他們剛剛以為林凡死了,所以才對林凡出手,現在林凡好生生站在眼前,怎麼辦?

林凡冷哼,點指眾人:「稍後在和你們清算!」

林凡一句話,讓所有人臉色蒼白,踉蹌倒退,難道,他們錯了?

「你們怕他作甚,有我在,他必死!」滅神手臉色難看,他剛剛笑眯眯,覺得自己很強悍,一掌將林凡拍死,但現在,臉色陰沉,這小雜碎,竟然完全無損!

「你真以為你很強,我拿你無招?」林凡笑了,笑得冰冷。

滅神手沒有說話,只是抬手,要出招。

「給我死來!」

林凡腳踏閃電上,只是一瞬間,就擰着重戟向滅神手衝殺過去了,帶起滔天的雷霆。

「你以為我真的殺不死你?只不過是想看看你到底帶來那些人來而已,現在送你上路!」

林凡舉戟轟殺,他暴動了,動用全力,要打殺這老雜碎!

滅神手臉色劇變!

一個凝元三重的小子,怎麼這麼強?

他的攻殺之力,竟然讓他有一種將魂走九幽的感覺,且直覺告訴他,他不是林凡的對手!

「不!」

「我是誰!」

「我是凝元四重!我是滅神手麒鬼,怎麼可能敵不過一個小輩!」

他在心中咆哮,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直覺,手掌猛然拍出,不再是驚天動地,但是更加恐怖與嚇人,一個個手掌,像是九幽地獄中伸出的魔掌一般,帶有殺機與戾氣。

成千上萬道掌印,向林凡拍擊而去,將林凡所有退路都封死了,似形成掌印囚籠,要困殺林凡!

「老雜碎,殺到你爆!」

林凡根本無懼,怒吼一聲之後,手指蒼穹,雷池出現,被他當作重鎚,向前方轟殺,有雷液在涌動,金色閃電湧向高天,衝破了一切掌印,他殺到滅神手近前了。

「去死!」

林凡長戟下斬,要將正處於驚惶中的滅神手劈斬!

「啊……」

滅神手怒吼,竟然真的抵擋不住林凡的攻殺,現在他要遭劫了嗎?

他後退,避過這必殺一擊,但是還是被砍斷了一條臂膀,血淋淋的,林凡不依,繼續向前衝殺,要絕殺之!

「救我,韓遣!」

滅神手凄厲大叫,知曉自己根本不是林凡對手,在求援與呼救!

「神都救不了你,你必死!」林凡太狂暴,先是一個蠻神,大聲咆哮,手中重戟至極化成神龍了,他在擰著龍尾追殺滅神手。

下空,所有人都有點不可置信的聽着林凡的怒吼以及滅神手的求救,怎麼會這樣?

隨後,他們看見林凡如同如魔神般擰著化形的神龍,正在追殺剛剛還勝券在握的滅神手,太凄慘了,這滅神手後輩都被龍息與戟刃劃得血肉模糊,差點就被開腸破肚!

「小子休要猖狂!」

韓遣臉色大變!

他必須要上去援救,不然滅神手肯定要死,而只要滅神手死了,他也活不下去了!AQ 「姚局長,你確定要站在林家一邊。」霍慶天頓時臉色一變,一抹殺意瞬間從心中升起。

征伐林家,對於巡捕房的站位可是至關重要的,雖然他們不怕,但是卻免不了麻煩無比。

霍慶天怒了,冷哼一聲說道:「姚局,我霍慶天今天把話放在這裏,不要以為他林家有多了不起,得罪了我們殿主,頃刻間就足可以讓他灰飛煙滅,要不是我們殿主看在這裏畢竟是神州大地,一旦直接開戰,會對魔都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早就以雷霆之勢,滅了他們林家,豈會像現在一樣,徐徐圖之。」

「姚局,你真要站在林家這一邊,那就等著跟林家陪葬好了。」

姚勇的一拍桌子,好大的膽子,自己堂堂魔都巡捕房總局,居然被人給威脅了,當即大聲吼道:「放肆,你們還有沒有王法,居然在我巡捕房,魔都總部這樣對一個總局說話,不要以為你們是半步戰神就了不起,這裏可是神州。」

話音剛落,他的秘書一臉慌亂的急匆匆的走了過來,附在他的耳邊低聲說了一句話。

姚勇臉色一變,連忙接過手機,很合適恭敬的說道:「老領導。」

「姚勇,你還記得我這個老領導。」電話另一頭傳來一個頗為憤怒的聲音來。

姚勇趕緊說道:「老領導,哪裏話,要不是你的提拔,我姚勇哪裏有今天,老領導不知道你這是?」

電話另一頭說道:「姚勇,如果你還認我這個老領導,你還不想死,我奉勸你一句,少跟林家有牽扯,林家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滅亡已成定局,你,好自為之。」

「轟。」

姚勇腦海中頓時轟鳴一片,整個人被炸得外焦里嫩,林家完了,如果是別人說這話,他一定嗤之以鼻,林家是什麼身份地位實力,他比誰都清楚,魔都第一的豪門貴族,在東境,在整個神州大地都足可以進入前三之列。

但是那可是他的老領導,不說老領導現在身居高位,單單是老領導所接觸的層面就不是他可以理解的。

現在連老領導都這樣說了,他該怎麼辦。

很快姚勇心裏就有了決斷,一咬牙,抬起頭來對着霍慶天和高峰兩人說道:「林家和你們的事情我們巡捕房可以不管不問,但是我作為魔都巡捕房的總局,我也有一個條件,要不然我就算是拼個魚死網破,也不會讓你們破壞魔都的繁榮安定。」

「好,你說。」霍慶天說道。

姚勇深吸一口氣說道:「林家畢竟我們魔都豪門,掌控者數不清的財富,麾下產業無數,林家真要受到攻擊,勢必會對魔都的動蕩發生極大的衝擊,我希望你們可以沒了林家,但是林家的產業,還請你們不要破壞。」

霍慶天說道:「這個你們放心,林家當誅,至於他們掌控的產業,那可是寶貝,我們自然不會破壞,而且誅滅林家之後,我們將提供一百億,投入被破壞的產業,這一點姚局大可放心。」

。 就這樣,一行人從正午直接喝到了傍晚,就這還嫌不盡興,看着地上躺了一地的酒罈子,韓元露出一臉肉疼模樣。

這尼瑪就算再有錢,也經不住他們一天一趟啊。

原本下午的時候就要散場了,結果中途孔老先生他們又來了,一下紙就坐到了傍晚。

除了孔老先等人沒有喝醉之外,其餘的人都是帶着幾分醉意,不過腦袋還是清醒的。

「韓元啊,我這一次可多虧了你,今後有什麼事情儘管開口。」

秦瓊打着酒嗝,一屁股坐在韓元的身邊。

韓元揉了揉有些紅的臉,絲毫不在意的擺擺手。

「瞧你說的什麼話,不管怎麼說您都是我岳父的兄弟,也就是我的伯伯,我怎麼能見死不救呢?」

「您說是吧,岳父。」

李二聽到韓元這話,心裏像是抹了蜜一般,甜滋滋的。

「是啊,叔寶,咱們兩還說什麼。」

嗯,這小子有進步,知道讓我做好人了。

不錯。

秦瓊聽到這話一臉激動的朝着李二拱手道:「老臣願意為陛下鞠躬盡死。」

「叔寶你這說的什麼話,什麼死不死的,你們都要陪着朕好好看看大唐。」

李二一臉責怪的看着秦瓊。

「是……」

旁邊的韓元一臉無奈的翻翻白眼,早知道不把人情給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