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顧汐嫁過去就算了,他不想犧牲寶貝女兒顧夢。

霍霆均再優秀,可他終究有個短命的病。

「爸爸!這輩子,我非他不嫁了!」顧夢衝進來,打斷了他們的話。

顧洋眼中冒出怒火:「小夢,你別瞎摻和這件事」

顧夢:「什麼叫做瞎摻和呢?我的初次……已經給了霆均,我已經是他的女人了!」

顧洋瞪大了眼睛,他知道女兒在說謊。

顧夢不敢直視父親的眼神,故意低頭,假裝抹淚,我見尤憐的模樣。

剛才在門外,她偷聽到了一切。

只要她一口咬定自己就是那女孩,再加上吊墜這個證據,一定能瞞天過海的!

顧夢走向深視著自己的霍霆均:「你剛才說會負責到底,是真的嗎?你會跟小汐離婚,娶我對嗎?」

霍霆均心裡是感動的,人生最幸福的事,莫過於你想娶她,她也願意嫁你。

他輕揉一下她的秀髮,寵溺地道:「當然,我從來說到做到!」

這邊廂,顧汐正在醫院裡上班。

手機一向在口袋裡震動震動震動。

忙完了之後,顧汐才去回復顧夢的奪命連環call。

「你有事嗎?」她淡冷地問。

顧夢在那頭很迫切,近乎咆哮:「顧汐,我命令你立馬跟霍霆均離婚!」。 「我乃幽族客卿,陪同虛隱前來探望她的母親,對虛族絕無惡意!」秦楓飛在空中,高聲喊道。

轉眼間,他來到府邸之外,望見虛隱鬼女遭到三名靈鬼圍攻,正是虛邢以及之前遇到的兩名老者。

虛隱鬼女藉助鬼器以及幽風靈體勉強抵擋,但還要護住她母親,並帶其離去,卻是危險萬分。

秦楓沖了過去,喊道:「爾等敢對我等出手,便是對幽族不敬!」

「嘁,口出狂言!休要給我等亂扣帽子!」虛邢冷哼道。

「我二人都為幽族客卿,且我擁有幽冥令,在外行走,可代表幽族。」秦楓陡然祭出一物。

這幽冥令為通體黑色的令牌,幽族之中可獲得者並不多,皆是幽族重要人物。

此令卻是幽族前些日子賜予秦楓,即是嘉獎他在之前大戰中的功績,也是對於其天賦、實力的認可,有着拉攏之意。

此令在幽族面對幽潭等人毫無作用,但在外面,對於幽族的附屬勢力而言,卻是頗具震懾之力。

「哼,大膽賊子,竟敢仿造幽冥令!爾等當誅!」虛邢喊道,顛倒黑白。

秦楓凝眉,頓時殺意大起,喝道:「虛邢!你欲要效仿幻魘宗,背叛幽族不成!爾等該死!」

二人一來一往,皆氣勢十足,欲以大義壓倒對手,好名正言順地出手擊殺對方。

此時此刻,雙方不再有絲毫掩飾,紛紛全力出手。

秦楓一邊催動玄灼鏡,一邊祭出血色錐子,向著虛邢殺去。

虛邢身邊有着兩名老者守護,而那虛孚也終於破開黑色鳳凰,追殺而來。

「走!」秦楓對虛隱鬼女喊道,自己則是擋下對面四大強者。

除了他們,又有人至,卻是那山羊鬍老者與一字長眉老者。

六大靈鬼圍攻秦楓,其中更是有着一名九重天靈鬼,聲勢駭人。

秦楓催動玄灼鏡釋放熊熊幽炎,化為滔天火海,阻擋虛孚。

接着祭出黑色幡旗,射出數道閃電,以攻為守,抵擋四名老者。

他又祭出一桿長槍,舞出一條黑色巨龍,直殺向虛邢。

這正是暗浮滅龍槍,地品鬼器,得自幽擎天。

這一下,虛邢徹底呆住了,他在虛族地位不低,卻沒有一件魘器,更何況是地品魘器,只有族中靈魘才有。

「轟隆!」

其他幾人根本來不及救援,虛邢頓時被擊殺,化為一團齏粉。

「虛邢有背叛幽族之意,被本座發覺,先行擊殺,爾等若是繼續糾纏,便是他的同夥,同樣有着背叛之心,本座決不輕饒!」秦楓喝道。

這一下,虛孚等人不由怔住,為秦楓的霹靂手段以及言辭震懾。

秦楓瞥了眼這幾名老者,沒有大開殺戒,向外衝去。

對虛隱鬼女威脅最大、恨意最強的便是虛邢,他一死,其餘幾人被震懾之下,不足為慮。

哪怕那虛孚,也是如此。

其靈體原為暗次元,進化為冥次元已是極限,而修為盡展緩慢,想要達到靈魘還需漫長歲月,那時,虛隱鬼女也已然成長起來,並不懼他。 亂世出英雄。

徐小天推演察覺到呂怒放現在並無危險,只是被困而已,救他倒不急在一時。

以前他出手從無顧忌,也確實胸有成竹,實力絕對碾壓對方,所向無敵。

但這次不同,他感覺到了禁海的極為強大的威脅,禁海中散發出一道道極為逆天的紫色光柱。那是極為逆天的氣息,如果如果真要出手,這將是他證道以來覺得最無把握的一仗。

彈指星河滅,笑吟萬骨枯。這就是對聞名天下的天道監察史的真實寫照。

自己系統崩潰,當務之急是要設法修復系統,否則修行速度慢如蝸牛,只怕無法適應當今天下亂勢。

還有,韓真劍帶來的那黑色冰晶中的蜷縮的人形生物。通過考究,這具人體光封在萬古玄冰不知多少萬年了,但仍有生命氣息,而且通過將神識無數次深探入內觀察,這人體居然偶爾呈現出紫、紅、綠、灰等不同顏色變幻的氣運。

正常人都是一種顏色的氣運,當然也有的人散發着無上法則,卻看不到氣運顏色,比如呂怒放、蕭湘湘、莫白之類。

這也是個怪胎!這個翡翠石里凍結之人難道藏有什麼驚天的秘密?

一時確實有太多的謎團未曾解開。如果全部用前字真言去推演,只怕自己的命理盤很快崩潰,造成早夭。因為這是逆天行事。

他甚至在想,自己的天道氣運反哺系統,吸榨的是徒弟的真元,是否因為這是一個逆天的系統,被天道所監測到,而進行了某種程度的禁制。

都說人定勝天,人心真能強過天道之心嗎?

但天道法則,又似乎在冥冥中有人幕後操控。

這時,一隻霸氣威猛的白翼巨虎,碧眸生輝,睥睨蒼生,於滿天落霞中瀟灑登場,在雲層中悠閑穿行。

他背上坐着的一個一身白衣若仙,火紅長裙的靚女,嬌媚的瓜子臉蛋,秀麗絕倫。不是迷死人不償命的霍雅涵又是誰?

霍雅涵「咯咯」嬌笑着,輕摸著大腦斧巨頭上的茸茸毛髮,露出一排雪白的貝齒來:「糖糖,你真棒!紫芝峰這麼多人,就你最貼心!」

然後將娥首緊貼著大腦斧頭上的暖烘烘的茸毛。

不過這糖虎的母親可是自己所殺,指不定哪天它知道了會不會跟自己反目成仇?

這大腦斧是她一手帶大的。這些年來,建立了無比深厚的感情。但畢竟,殺母之仇,不共戴天。這是她唯一所擔心的一點。

霍雅涵又在它耳旁輕語道:「哪天我要是跟徐小黑那死黑泥鰍打架,你幫誰?糖糖?」

「我誰也不幫!」

「??」

「因為沒人能欺負你。就是師尊也不行。我不幫你,但有人欺負你,我直接就把他當點心。就是一條龍我也讓他變成九節蟲!涵寶姐姐,你是我的命根子!比我糖白虎的命還重要!嗷!嗷!……」

虎嘯聲震天撼地,神鬼皆驚。

「謝謝你,小糖糖,我的萌萌可愛小甜心。」

霍雅涵心中感動,緊緊抱住它脖子,眼中一滴珠淚滾落。

這時,天地風雲變色,雲海翻滾不止,呈現一片殷紅的血光,血色漸漸擴散開去,形成一片朦朧的紅霧……

「萬象妖瞳……那是司馬天音的萬象妖瞳!」

果然,站在紫芝峰巔上的司馬天音集中所有元神之力沖向雙眼,雙眸慢慢變成了深邃的紅色,同時瞳孔周遭浮現出三朵精美的道花,環繞瞳孔徐徐旋轉。

這一刻,他感覺體內的真元力,乃至天地間的靈氣,都在不由自主地湧向雙瞳。

「這就是萬象神瞳么……」

糖白虎頓足不再前行,懸浮在空中……

「不錯!這就是司馬師弟的萬象神瞳。看樣子,他快大成了。這個天煞孤星。可惜,他雖然是個天才,只怕沒人敢嫁他,克妻,是個寡男命!真是美中不足。」

眼看天空逐漸泛紅,要出現神瞳異象,徐小天連忙大袖一揮,一片恐怖的道則沖向蒼穹,於瞬息擊潰了漫天血氣,阻止了異象的成型。

徐小天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他敏銳地覺察到,這股血氣中蘊含着某種致幻的靈力,凝聚後會液化成靈雨落地。

這些靈雨可能會危及芸芸眾生。

「這雙眼睛,絲毫不亞於蒼天祖體和鴻蒙至尊體……這孩子果然進步神速,快趕得上我了。這孩子不錯,的確是個不世出的天才。」

想到紫芝峰的弟子人才輩出,儘是絕代天驕,徐小天一陣欣喜。

系統失靈的鬱悶一掃而空。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感覺,讓他有一種莫名的成就感,甚至比自己的成功更有成就感。

見到師父的舉動,司馬天音立時明白了,隨後,他心神一動,雙眼血色漸漸退去,最後恢復了原樣。

他已經快能自如操縱萬象妖瞳的,他的萬象神瞳,離大成已經不遠。

但煉這神瞳,必須選擇天時地利,靈氣充裕之時。否則任其自動運行,對真元力的消耗太大,嚴重影響壽命。

至於什麼斷岳拳,什麼周氏劍法,他已練得純熟。達到一拳斷山嶽的地步也是指日可待。

過去那些凡世俗物,雖然皇室修行的法門也算優質,放在外界也稱得上是上品,但和他在這裏學到的東西比起來,形同垃圾。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滿是絕代高手的紫芝峰,靈氣極高,靈氣遠超其他地方,極利於天才的快速成長。

萬象妖瞳,饒是徐小天都驚異於其中蘊含的恐怖的法則之力。只是徐小天暫無法獲得十倍升華之力,頗為遺憾。

只是天煞孤星之命,不知可有機會逆天改命,否則,始終是個最大的隱患。

徐小天心道:這孩子對自己一向孝順,又是皇子,但沒有女子敢接近於他。實在沒法,有必要時自己再用前字真言推演一次天機。看是否能找到替他逆天改命的機緣。

這麼多徒弟,手心手背都是肉。既不能厚此薄彼,又不能獨寵一人。但說實話。要硬說有區別,他對首席大弟子霍雅涵的感情還是有些與眾不同。

另外,紫芝峰由於收徒受指標所限,不能隨心所欲。倒是無數人擠破了頭也甘願到此為奴為婢,無怨無悔。這就是名氣太響惹的禍,引來所謂的粉絲吧。

總之,紫芝峰是越來越熱鬧了。 書房裏面,麗嬪正輕輕的給趙帝揉着額頭,她輕聲說道:「陛下好些了么?」

「好多了。」趙帝坐在椅子上半眯着眼睛,問:「你為什麼不問一問朕,為什麼不願意見她?」

聽到這句話,麗嬪笑了笑說道:「陛下不想見,自然有陛下的原因,臣妾不敢多言。」

趙帝的眼神閃爍了一下,嘆了一口氣說道:「你是個乖巧聽話的,朕心中喜歡,若,後宮眾人都如同你這般,朕也沒那麼辛苦了。」

聽到趙帝的話,麗嬪笑了起來說道:「陛下,若後宮人人都如同臣妾這般無趣,不解風情,豈不是沒有樂趣了?」

聽到麗嬪的話,趙帝一下子笑了,抬手抓住了的麗嬪的手:「你這張嘴巴也學會了騙人了。」

「陛下。」這個時候,高培士站在門口,低聲說道:「有一封給您的信件,不知道是哪位大臣給的,匿名送到了御史台,御史大人送來的,請陛下過目。」

趙帝一怔,瞧著高培士的表情就覺得頭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生這麼多兒子,簡直就是給自己找罪受的。

趙帝深呼吸了一口氣,冷聲說道:「說吧,又有什麼事情,朕承受得住。」

高培士聽趙帝的意思,就是讓他直接說了,他點了點頭,拆開了信件念道:「臣啟奏陛下,二殿下,私藏火藥,就在二皇子府後院的湖裏面,鐵水封箱,整整四箱,臣擔心會危害城中百姓安危,請求陛下,徹查此事。」

趙帝一聽,臉都綠了,手指頭顫抖了一下:「讓兵部的人去查,一但確定了此事,嚴懲不貸!」

「是!」高培士回答了一聲。

緊接着趙帝又說道:「你去一趟二皇子府中,看着他們,別被人動了手腳!」

「是。」高培士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趙帝捂著自己的腦袋,冷聲說道:「沒有一個省心的,都是一群什麼東西,想要氣死朕,他們才甘心么!」

聽到趙帝的話,麗嬪立刻說道:「陛下,您不要生氣,事情還沒有定論。」

此時,一封書信,送到了二皇子的府中。

趙匡林因為趙匡洪崛起的事情,正鬱悶的很,當看到那封書信的時候,差點原地崩潰了。

「立刻派人去打撈湖底。」趙匡林說:「本王沒有在湖中藏東西,府中要是有了,就奇怪了!」

玄清一聽,眼神閃爍了一下,說道:「殿下,如果現在去打撈,被有心人知道了,就覺得我們是做賊心虛了。」

聽到玄清的話,趙匡林愣了一下,緊接着說道:「萬一真的打撈到什麼奇怪的東西來,那該如何是好?」

「派幾個會水的人,下去游一圈就是了。」玄清說,他眯起了眼睛又說道:「這一次來打撈的人,是兵部的人,兵部侍郎也是殿下您的幕僚,不過當心他倒戈。」

「你什麼意思?」趙匡林瞧著玄清悠閑的模樣,眼神閃爍了一下,有些詫異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