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咆哮著!

一腳把阿龍踹出去。

阿龍,差點跌倒在現場。

顧東衝過來,一拍宋三喜面前的桌子。

杯子筷子什麼的,都跳起來了。

鮮血,飛濺。

一隻血手指著宋三喜,喪心病狂的吼道:「我不會一直輸給你的!你等著!!!」

他自己沒臉在這裡呆,奪門而出!

阿龍趕緊追了出去。

心裡頭,居然有點爽。

臨過身邊時,還看了宋三喜一眼。

這傢伙,是個人物。

果然場外招厲害啊!

阿虎那時,起身就想追。

宋三喜一邊擦桌面上的血,一邊淡道:「阿虎,輸了吧?兌現還是?」

幾個記者,笑了起來。

阿虎臉上很難看,咬咬牙。

「馬的,顧少的人,說話算話!」

他真的掀開椅子,在桌子底下,來回鑽了起來。

現場,氣氛一陣高·潮洶湧!

看熱鬧的,永遠不嫌事大。

有個記者,還講了一下,說這是人家和宋三喜先生之間的賭約,講了個詳細。

這下子,氣氛更足了。

王霞看著,莫名的心爽。

三喜這個死傢伙,真能賭啊,還又贏了!

顧東的人,她不爽,就不爽。

曾經,顧東的高傲傷刺了她,她就要找回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第324章

「謝謝宋大哥,謝謝,謝謝」

激動啊,張小霜都又快哭了。

這一生,似乎,還沒這麼開心的淚。

蘇家三姐妹,倒是沒什麼意見。

至少,宋三喜這個決定,善良、正氣。

只不過,蘇有晴想到了什麼,便說:「三喜,小霜妹妹不容易,咱們幫助她,也是應該的。可,咱家的房子,住不下這麼多人啊!」

宋三喜,燦爛的笑了,瞅了蘇有容一眼,「這可不是什麼大問題啊!」

「啊?」蘇有晴,搞不懂他的笑。

蘇有容微冷著臉,白了宋三喜一眼,道:「看你那得瑟的樣子!大姐,別看他得瑟了。咱家,還有兩套大別墅,都在我名下,夠住。」

其實,說完,蘇有容心裡倒也挺得意,舒服。

蘇有晴、蘇有欣,還有張小霜,全都驚呆了。

蘇有晴:「這,我怎麼不知道啊?」

蘇有欣也是滿臉疑惑。

張小霜,簡直難以想象,宋大哥家真有錢啊!

可聽有欣妹妹說過,宋大哥以前,老敗家了

但現在,宋大哥真好!

宋三喜微笑道:「回頭再說這事吧!本來,是打算明天接有欣出院,然後搬家。但小霜這事,也就今晚出院,明天搬家。大家都收拾去吧,我給有欣收拾東西去,然後,停車場集合。」

宋三喜,帶著蘇有欣回病房,讓她坐著,歇著。

他去辦理出院手續。

回來,宋三喜準備替蘇有欣收拾東西。

發現,她都收拾好了。

蘇有欣,戴著前幾天姐夫買回來的小檐帽。主要是為了遮頭皮缺失部分。

淡粉色的,毛料織帽。

看上去,整個人更乖巧了。

姐夫的臉色有點冷,「有欣,你怎麼不聽話?剛好,不歇著,收拾東西幹什麼?姐夫不是說,我回來收拾嗎?」

蘇有欣吐了吐小舌頭,「我不是好完全了嗎?姐夫有神葯的呀,嘻嘻」

「那也得注意,萬一摔倒了什麼的,怎麼好?」

「哦」蘇有欣看姐夫的臉色嚴肅,便點點頭,嘟著小嘴,超可愛的樣子。

不過,她馬上道:「姐夫,我二姐名下怎麼還有兩套別墅呀?我怎麼不知道啦?你以前,沒拿去輸嗎?」

宋三喜神色平和許多,「哦,以前就沒有。前陣子,姐夫贏來的,都記你二姐名下了。」

「啊?」蘇有欣驚了,快哭了,「姐夫,你還在賭嗎?姐夫,可不可以別再賭啦?賭,害了我們全家」

眼淚,快包不住了。

那小樣子,可憐兮兮。

宋三喜輕輕一擰她小臉,「快別哭了,對身體不好。這事情,你二姐都知道。她還沒說什麼呢,你倒急眼了。回頭,二姐給你講,行不行?」

「哦」

蘇有欣點了點頭,想起二姐蘇有容最恨他賭了。

可看起來,二姐和姐夫的關係,現在挺好呀!

這麼一想,她自在的點頭,「嗯,那就沒事了。姐夫,還是好姐夫,嘻嘻」

小少女的心裡,當然希望姐夫永遠都是好姐夫。

他變了之後,就很好,強大,愛護家人,還有錢。

今晚,又這麼正義、善良,幫助了小霜姐姐。

這個家,有個好姐夫,真好 文履善如此一想,頓時有些緊張。

她一個小姑娘,雖然武功高強,可是平章府侍衛眾多,眼線遍佈,她單槍匹馬萬一遇到危險卻是連個幫手都沒有。

這孩子有點胡鬧了!

他不由心底着急,撿步欲動,卻又驀然發現,她身後出現了一位丰神俊逸的翩翩公子。

那公子輕攬了下她的肩頭,趙重幻也明顯有些驚喜地回望對方,看起來二人頗為熟悉。

文履善有點困惑地望着他們,暗自思忖須臾。

他想起那公子正是謝府風頭最勁的長懷公子,不由心中稱奇——

怎麼小姑娘最近似乎結識了不少名門豪族?而且她竟然不排斥對方的熟稔親密的舉動,想來關係匪淺。

此景令他駐了腳步,思來想去,還是決定不要去打擾趙重幻,不暴露彼此關係,萬一她真有什麼想法,他也好暗中照應一二。

這廂大家都盯着滅火的情形,忽然人群又有一陣惶惶騷動——

有小廝匆匆擠過旁觀的大人物們,衝到賈似道等人面前,神色驚恐地回稟:「相公,不好了,工部何侍郎、觀文殿的黃學士、寶文閣的房學士還有左散騎王常侍的小廝來報,他們的主人失蹤了!」

「他們已經在府上尋了兩柱香的時辰了,可到現在卻還未尋到!都不知去了何處?」

客人失蹤?

周圍聽聞此言的人都不由緊張地對視一眼。

賈似道登時一雙細眼瞪得若銅鈴,睚眥欲裂,狠狠斷喝道:「什麼失蹤?怎麼回事?」

小廝喘著粗氣,嘴皮子卻還很利索。

「他們四位大人說要一起閑話,便遣走了各自的隨從!小廝們還說眼見他們的主人們往晴芳閣一帶的院牆處走去,他們便守在路口處,但是後來再去尋,卻一個人影也不見!」

「他們都四處尋了好久,可就是找不到,還有就是,就是——」

話到此處,小廝突然有點期期艾艾起來。

「就是什麼?」賈似道怒叱,「有甚不能講的?」

「他們說我們府里有鬼——」小廝小心道。

「爾等胡言亂說,妖言惑眾,才是心中有鬼!」

廖瑩中窺著賈似道神情越發難看,立刻一腳踹向了小廝斥罵,後者被踹得癱倒在地,捂著胸口不敢多言。

早上賈子敬才鬧一番,已經在府上擾得人心惶惶,如今一干權貴要人皆在,再提堂堂平章府有鬧鬼這種奇聞,傳出去豈不貽笑大方!

「相公莫急!必定是客人去哪處消遣去,沒有告訴下人們!」劉管家趕忙道,「老奴馬上遣人去尋!」

賈似道頷首,目光陰沉沉不言。

可還不待劉管家吩咐下去,這時忽而有幾道黑影閃出人群,每人還扶著一個人落在人前——

大家定睛一看,那幾個黑影扶持而來的竟就是適才小廝所言的不知所蹤的侍郎、學士們,這一番場面頓時教人人都驚奇得用力探頭張望。

那幾位貴客似乎酒醉了般,身子還搖搖晃晃,神智也是不清。

人群后遙遙觀望的趙重幻遠山眉一蹙,微微不甘地跺跺腳,細聲嘀咕一句:「怎麼這麼快就被人尋到這幾個蠢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