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你到了就知道了。」

沒想到南風瑾竟然還不說,竟然直接起身就直接抱起了顧如玖,轉身就離開了空間戒指。

隨即南風瑾帶著小玖玖很快到了一個地方,四周是冰封的雪山和冒著熱氣的溫泉,一到附近,顧如玖瞬間就感覺到了,這裡環境濃郁的靈氣真的讓人渾身毛孔都張開了,十分的舒適。

「這也太美了。」

顧如玖看向四周,如同水晶版的樹,熱氣騰騰如同冒著仙氣的溫泉,宛若真實的仙境。

「這裡的靈氣格外濃郁,十分的適合修鍊。」

南風瑾告訴顧如玖,這裡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都是自然形成的,這裡的溫泉游特殊的功效。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隨著陳天龍超過唐松青,唐松青已經沒了使壞的機會。

在接下來不足三分之一的賽道上,陳天龍憑藉近乎恐怖的反應能力,以及近乎完美的飄移技術,不斷濃縮需要消耗的時間。

隨著時間推移,陳天龍逐漸拉遠了和唐松青之間的距離,並駛入了最後一條筆直賽道。

雖然最後的這條筆直賽道,陳天龍又處於劣勢狀態,畢竟他的車速是不如唐松青的。

但因為前面陳天龍創造的優勢太大,唐松青根本無法在這麼短的距離內找補回來。

所以當陳天龍來到終點的時候,足足過去了十八秒鐘,唐松青的法拉利才衝過終點線。

「陳天龍贏了!」

隨著結果出現,墨雪眼中滿是喜色,快步向觀賽台下衝去。

墨長生等人也帶著一心的驚詫,跟著墨雪一起下了台,向陳天龍和唐松青走去。

當幾人來到台下的時候,陳天龍和唐松青已經從車裡出來了。

唐松青整個人都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

反觀陳天龍,依舊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好像勝利他早已勝券在握。

看著陳天龍,墨長生和安小姐對他的態度,已有了很大的改觀。

雖然陳天龍開著一輛不值錢的A6,而且對家世遮遮掩掩的,家世應該不怎麼樣,但誰也無法否認陳天龍的優秀。

這傢伙來到綠色會所后,先是在茶之一道上侃侃而談,接著又在射擊場一槍命中五個目標,如今更是憑藉一輛A6,在障礙賽道上大放異彩,贏了開著法拉利的唐松青。

更重要的是,唐松青還是以前的飆車黨一員!

這樣的男人,就算家世不好,也絕對稱得上優秀,甚至是萬里挑一!

「陳天龍,你可真厲害!」

墨雪驚喜地衝到陳天龍身前,摟住了陳天龍的胳膊,絕美的臉上滿是欣喜之色。

她這次讓陳天龍當擋箭牌,第一自然是和陳天龍親近親近,第二也確實是想讓唐松青那個紈絝傢伙知難而退。

但實際上,墨雪心頭是並沒有抱太大希望的。

綠色會所這個地方,是唐松青這種紈絝子弟的主場。

陳天龍來這兒,肯定處處被動。

可她怎麼也沒想到,陳天龍遠比自己想象中要優秀得多!

這樣的男人,哪個女人不喜歡?

「陳天龍,你根本就配不上墨雪,墨雪是老子的女人!」

這時,一旁的唐松青忽然歇斯底里了起來!

眾人紛紛將目光投了過去。

陳天龍眯了眯眼,道:「你好像說過,如果你輸了,從此以後從墨雪的世界里消失。」

「我是說過,那又怎樣!」

唐松青怒喝道:「你當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也配得上墨雪?老子食言而肥又怎麼樣,你一個開三十多萬廉價車的窮逼,拿什麼和老子比?老子能給墨雪的東西,你給得起嗎?你不就是想要抱墨家的大腿,當一個上門吃軟飯的小白臉兒嗎?」

聞言,柳冷冷也深表贊同地點了點頭。

雖說陳天龍的表現的確很優秀,但男女婚配講究門當戶對。

墨雪多好的條件,就算不嫁給唐大少爺,也不能嫁給陳天龍這樣的窮鬼吧?

也許A6對於普通人來說算是BBA豪車了,但對於墨家和唐家這種頂級大家族而言,連買菜車都配不上。

難道墨雪真要招一個吃軟飯的上門女婿?

那對於墨雪來說,可不是什麼好名聲。

「好了好了。」

這時,墨長生站出來當和事佬。

他這次既是來把關陳天龍的,也算是給墨雪和唐松青一個拉近距離的機會,沒想到事情發展成這個樣子。

他不想讓唐松青與墨雪徹底鬧掰,畢竟墨家和唐家是世交,鬧掰了兩家都不好看。

「時間也不早了,該去餐廳吃飯了。」

有墨長生髮話,墨雪剮了唐松青一眼,這才沒將一些絕情的狠話說出來,當即摟著陳天龍的胳膊,蹦蹦跳跳地跟著哥哥向餐廳走去。

唐松青墜在最後面,途徑迷彩服男人的時候,眯著眼問道:「孟經理,我讓你準備的節目準備好沒有?」

孟經理當即笑道:「放心吧唐少,驚喜已經準備好了,保證奢華之至,也讓那姓陳的年輕人明白,他和您之間的貧富差距。」

「很好。」

唐松青眼中掠過一抹精芒。

既然射擊和飆車都沒能羞辱到陳天龍,那唐松青便將從陳天龍最大的弱點著手。

陳天龍一個開A6的能有多少錢?

他要讓陳天龍明白自己和他的貧富差距,讓陳天龍打心眼兒里自卑。

他要徹徹底底,將陳天龍踩在腳下!

而這一次,寒酸的陳天龍,總沒辦法再破他的局了吧?

…… 「阿嚏!」

王府書房,趙煦揉了揉鼻子。

正在畫的戰車線條因為抖動而變得扭曲。

下意識望向北方,趙煦自嘲道:「似乎有人在惦記本王。」

搖了搖頭,他繼續完成手中的圖案。

從北大營回來,他便着手這件事。

儘管在西北的亂局中,趙恆暫時採取了守勢。

但他清楚,這位便宜父皇給他這麼大一個軍需單肯定不是把火炮和火繩槍買回去當儀仗。

勢必會嘗試收回秦州和雍州。

他好大喜功的脾性絕對無法容忍秦州和雍州這兩個屬於大頌的傳統疆域在他在位期間歸屬西涼。

而且由於馬瑾的反叛,趙恆定無法信任竇家和蕭家。

所以奪回秦州和雍州更有必要。

再者,馬家因為這次變亂而虛弱不堪。

朝廷若是能拿回秦州和雍州。

這兩塊地方無疑會成為皇家掌控的區域。

「趙恆能想得到,北狄自然也能想得到。」趙煦喃喃自語。

無論西涼還是北狄都不會坐視大頌收回這兩州。

畢竟秦州和雍州就是入侵大頌的跳板,還是最容易突破的跳板。

若不是天熱不利於戰馬行軍以及似乎在等待鑄火炮,只怕北狄早已按捺不住了。

不過當下北狄迅速惡化與大頌的關係,顯然是撕下了虛偽的面具,隨時會掀起一場戰爭。

而從現在起,他必須為這場戰事準備。

當然,他最期待的是朝廷自己解決這件事,不需要他下場。

隔日。

他將繪製的圖紙交給了王應,令他督造兩千輛出來。

等於車營每個士兵負責一輛戰車。

至於如何造,他全部交給了王應。

這種沒有技術含量的東西就不需要他參與了。

接下來日子似乎一下閑適起來。

馬翰承諾的百姓從司州越過晉州,再抵達飛狐關來到燕郡。

核查過劉福的基建規劃,批閱通過。

他立刻令劉福通過以工代賑的方式給這些百姓分派活計。

或鋪路,或挖掘水渠,或建造橋樑等。

……

金陵。

趙煦的奏摺抵達后,被送到了城外錦山上的避暑山莊里。

此刻,一處山間清池裏,趙恆正在蕭詩詩在水中嬉戲。

清池一圈圍着錦布,小宦官們站在錦布外,背對着池子。

「皇上,什麼時候奴婢也能去宮中走走,散散心。」蕭詩詩趴在趙恆胸口,小鳥依人。

趙恆臉上的表情頓時有些尷尬。

民間說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慣於風花雪月的他自然是個中老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