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並且江淮錦和江錯錯的態度很是明顯,是要讓葉菲兒在江家消失的。

那現在葉菲兒出現在淮安王府是什麼意思,總不能是收拾東西吧?

還是說,江老夫人已經說服了江淮錦,將葉菲兒接回來了?

但是看現在的情況,也着實不想。

如果是接回來的,怎麼可能是帶着兩個丫鬟就回來了,並且還是這個時間點?

就在葉淺淺的腦子裏閃過一個個想法的時候,葉菲兒已經眼尖的看到了她的存在,並且向著她的方向就沖了過來。

「葉淺淺,都是你在害我!」

充滿怒火的聲音響起的時候,葉菲兒的手也舉了起來。

一道勁風向著葉淺淺襲來,早有準備的她一個閃身就讓開了:「究竟是誰在害誰,王妃是在葉家睡了一晚,睡懵了嗎?」

「本王妃動手,你竟然還敢躲?」

「王妃確定自己還是王妃嗎?」

涼涼的語調,配上葉淺淺面上的笑容,對此時心虛的葉菲兒是極具殺傷力的。

她面上是肉眼可見的顯現出慌張的神色,再開口時嗓音都有了明顯的顫抖:「我當然是,祖母已經原諒我了,她不會讓王爺休了我的。」

「那你覺得,這淮安王府做主的人是王爺呢,還是老夫人呢?」葉淺淺說的輕聲細語,她走近葉菲兒,低頭看着失魂落魄的葉菲兒,「就算老夫人保住你了,讓你留在王府。可是世子長大了,你覺得他會讓你繼續留在這裏嗎?」

她每說一個字,葉菲兒的面色就難看一分。

等葉淺淺說完的時候,葉菲兒的面色已經蒼白如紙,難看至極。

「不會的,祖母不會讓他們這樣對我,我是王妃……」

「嘖,問題似乎是繞回來了,王妃真的是王妃嗎?世子找到生母的話,還會留着你嗎?」

「生母?」葉菲兒愣了一下,突然惡狠狠地看向了葉淺淺。

葉菲兒的眼神是赤紅色的,看上去極為可怖,說出的話更是異常的尖銳:「葉淺淺,你為什麼要回來?都是你的錯,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她高喊著就抬起手,死死的掐住了葉淺淺的脖子。 打天下容易,治理天下難。

羅青山梳理了很久,終於拿出一套方法。

這天為何會亂?

活不下去的人,聽從野心之輩,對原有的王朝進行衝擊。

這是其一。

其二,宗門士族掌握了資源,形成了壟斷階層,欺壓百姓。

其三,山高皇帝遠,信息傳遞能力太差,交通不方便。

羅青山想要統治玄黃本土,首先要解決就是貧困、階層、交通三個問題。

將整個世界納入羅府的統治版圖內,不解決三個問題,他斬殺了這些大公,吞併了這些疆域,最後只會引發更大的動力。

鐵山島很久之前就針對人才方面進行教育,只是,起步太慢,無論思維觀念還是素養都達不到要求。

羅青山才無奈地接受原有體系的統治階層,讓他們很難維持百姓階層的穩定。

首先,就是建立政權機構問題。

確實是如今最大的問題。

鐵牛不堪重託,儘管這四年來,在下方參與了諸多鬥爭,已經成熟很多。

可是想要統治如此龐大的帝國,他能力顯然不足。

「讓我當皇帝,非我本意。」

「不過,確實需要人當名義上的領袖。」

「至於如何統治這帝國,選一批能臣當職業經理人即可。」

羅青山根據現代化社會設計一套管理階層,強化法律,淡化個人影響力,準備開始實施。

首先就是組建內閣,所謂的皇帝只是領袖。

內閣選拔一批羅府中的能人上位,再根據他們的職責,編製了崗位手冊,培養他們上崗。

交通就更簡單了。

「空間穿梭技術這麼簡單的技術不懂得大規模應用,難道我親手打造蒸汽發動機火車,建立鐵路?」

「什麼火車、動車、高鐵、飛機能有空間穿梭技術更牛逼的交通方式?」

「至於信息傳遞?以每一個縣為單位,以空間波紋為輻射信號,再製造一個簡單的溝通法陣,就能達到同化的功能,為何一定要往科技側發展?」

羅青山越想越興奮,腦海之中立即出現大量的構思,而這些構思盡數傳遞給任務護臂狗子。

若不是社會階層太過低端落後了,就算是官員都能用智能系統給他們代替了。

「不過,落後有落後的好處。」

羅青山看向了自己宗門令牌,宗門諸多事務,其實都是以令牌實現的。

「若是加上任務護臂的功能,打造一套系統,足可以建立一個智能系統化信用社會。」

「官員,很多時候,就作為服務者與維護者角色。」

羅青山的想法很激進,但是他接觸到了很多文明書籍,這些書籍記載之中,就存在類似的文明。

這樣的社會更加公平,更好統治,同樣資源分配更加合理。

「狗子,這任務交給你了。」

任務護臂內的智能系統狗子雙眼發亮,其實以他的運算能力,足可以支撐起這套系統的運算。

更何況,作為神級文明與鍊氣士文明的結合體,任務護臂作為輔助鍊氣士的存在,功能非常強大。

一場煉法師級別的戰鬥記錄以及推演,所需要的算力就超過了統治九州億萬百姓需要的算力。

「少爺,以什麼作為核心?」

「九州氣運鼎。」

沒有任何器具比九州氣運鼎更適合改造這套系統。

羅府勢力這段時間很忙,等他們從名義上一統九州之後,才發現,管理百姓真的很艱難。

暫被任命為內閣首相的鐵牛看著一堆文件頭皮發麻,數十萬羅府、金錢幫的下屬分配在九州,作為統治基層,九州大小事務不斷地匯聚他手中。

而羅青山此時卻宣布了閉關。

太陽之上,真宗聯盟會,會議進行中。

此時,羅青山滅了大秦的消息傳來后,很多真宗代表在真宗聯盟會內部會議,對山海宗發難。

「諸位,那麼多年來,我們不插手人間的事情,是因為形成了默契,真界歸真界,玄黃本土歸玄黃本土,互不干擾,現在出現如此惡劣之事,我提議擒拿羅青山,公開審判,還人間清凈。」

原始魔宗在真宗聯盟會的代表魔天長老發難。

第三山主洪烈面露不屑:「贏正乃是你們原始魔宗的人,甚至是投胎轉世之徒,你們原始魔宗派出大量的門徒,協助贏正奪取大秦政權,為何當時你不提此話?」

十八真宗代表出席,每一位代表,最低修為都是煉法師。

餘下宗門,不是真宗層次,只能派代表列席參加會議。

「贏正死了。」

魔天長老冷笑道:「這是他的下場,羅青山的下場是不是也要讓他死?」

「煉道師不參與玄黃之事,這才是規矩。」山海宗第三山主洪烈,「此處之外,諸位請隨便,我山海宗沒有任何異議。派人進入玄黃本土,對羅青山本人的行為,山海宗一律不追究。」

聲音響徹整個太陽宮。

霸氣隨著迴音,不斷地重複著洪烈這句話。

這就是山海宗的態度。

魔天長老彷彿抓住了第三山主洪烈的漏洞:「莫要以為天道道令存在,就能保護好他一輩子,羅青山確實在六煉凡胎走得很深,根基很雄厚,但是,總有一些詭異秘術能傷害到他。」

山海宗第三山主洪烈已經得到了掌教的傳令,自然知道羅青山的真正本事。

聽了魔天長老的話,冷笑道:「你們原始魔宗以大欺小又不是第一次,原始大王的魔性都召喚出來了,也不見得你們成功了。我山海宗依然秉持著對進入玄黃本土的鍊氣士政策,只要不對百姓出手屠戮,一切都是歷練行為。」

「洪山主,此事過了,羅青山大肆破壞人間王朝政體,不利於吾等以往的謀略,本土出事,對於玄黃本源影響很大。」太玄道宗代表冷漠說道。

「所以,你們想要怎麼處置他,那是你們的事情。我們山海宗不參與,但羅青山是我們山海宗弟子,山海宗對於每一位弟子都一視同仁。」

什麼叫一視同仁?主要羅青山回到了山海界,山海界就庇護他。

其餘真宗代表眼神交流,內心誕生一絲疑惑,羅青山就算煉神無敵,若是其他真宗想要對付他,再牛的煉神無敵也抵擋不住。

為何山海宗態度如此奇怪。

坐在首席之上的天機閣某位長老,突然面色狂變,震驚地看向山海宗第三山主洪烈。

「羅道友,好本事啊。」

天機閣長老陸長青嘆道。

此言一出,在座真宗代表猛地抬頭看向天機閣。

天機閣在玄黃的特殊地位,沒有宗門不知曉,正因為天機閣的存在,玄黃鍊氣士才能一路走到現在,沒有惹來大麻煩。

特別是這次大賢者莫仙進入暗黑虛空不久,暗黑虛空怪物圍攻山海宗的第十雄關就結束了。

甚至如今深淵大位面發生的大事,他們都一清二楚。

「還請天機閣陸長老明示。」

陸長青沉默,抬頭說出他得到的消息:「羅青山殺了預知之神.森,毀滅了深淵煉金之城。」

「天機閣!!!」

第三山主洪烈氣息爆發,憤怒道:「爾敢亂說。」

「非我亂說,此乃大賢者莫仙傳言於我。」

整個太陽宮嘩然。

預知之神.森乃是玄黃鍊氣士的大敵,其地位相當於天機閣大賢者莫仙。

更不要說,這次深淵暗黑之戰,煉金之城毀滅,迫使了深淵捨棄了地獄。

「真是如此?」

「預知之神的實力相當於頂尖的煉道師。」

「羅青山已經擁有煉道師的實力?」

「掌教級實力?」

「怎麼可能?他崛起才多久?」

「太快了,這不是比他師尊第十山主司空天還要厲害了?」

「徒弟比師父厲害,我們鍊氣士之中不是常有嗎?」

「他究竟在諸天之中得到了何等機緣?讓他實力如此快膨脹到這地步?」

作為真宗煉法師,他們很清楚,再厲害的天賦,若是沒有資源支撐,想要快速達到這一地步根本不可能。

在他們的情報之中,羅青山是靈山之主,這已經震撼了很多人了。

但是想到狩獵節得到的貢獻點,這筆資源若是能用得好,修鍊成靈山之主不足為奇。

但是,從鍊氣師蛻變為煉法師,除了資源外,還要擁有對道的感悟,對法則的領悟。

除非,羅青山得到了大位面的天地本源,才有可能晉陞為煉法師。

只是,這已經不是煉法師那麼簡單了,能殺死深淵預知之神的煉法師,玄黃鍊氣士不存在這樣牛逼的人物。

「應該是假消息。」

「不錯,絕對是假消息。」

「若是他能斬殺預知之神,他絕對是有史以來最強的煉法師,煉法師中的無敵強者。」

「為什麼你們不認為他是煉道師?」

「煉道師?不可能。」

至於羅青山是否煉道師?這些老油條選擇無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