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居然這麼輕易的就能夠爬上懸崖,看來自己之前是低估了他的實力了。

「哼,臭小子我就不信你能夠逃到哪裡去!」

那幾個黑衣人看著已經消失在自己視線當中的林贊,心裏面覺得十分的憤怒,他們都紛紛的朝著懸崖上面沖了過去。

「哈哈哈,.你們不是挺厲害的嘛,你們現在就繼續追呀,你們怎麼不追上來呀,我就站在這裡。」

。 因為此時湖面上有一層薄薄的積雪,所以只能依稀看到那有一片巨大的黑影。

幾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后朝着那裏走去。

將四周的積雪一剝開,幾個人的臉色猛地一變。

一個巨大的爪子猛然映入他們眼帘!

那猙獰的爪子無比強壯,尤其是黑色細小的鱗片密密麻麻的環繞着。

「這…這究竟是什麼東西。」中年人的語氣不禁有一絲顫抖。

阿慶皺了皺眉頭。

他們在這湖泊里捕魚捕了將近十多年,他們可是從來沒有見過湖泊里竟然還有這玩意。

「能夠被冰封的這麼厚,恐怕這玩意一開始就藏在了這湖泊之中,只是為什麼會被冰封住?這個爪子就有腦袋這麼大,恐怕這傢伙的身體絕對不算小。」

「先把他弄出來吧,只有弄出來才知道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中年人直接拿出了冰橇。

幾個人也是直接將電鋸扛過來,直接開始從三米開始慢慢切割。

隨着電鋸插入冰中,大量的冰屑開始翻飛。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一塊高三米之長,厚度足足有一米半的巨型冰塊直接被挖了出來。

這時候,所有人才看清了這究竟是一個什麼東西。

這個怪物更像是一個大蜥蜴,三米之長,黑色的鱗片,猙獰的獸爪,尤其是背後還有猙獰的倒刺。

嘴裏兩個巨大的獠牙露出來,整體無比猙獰恐怖。

一些膽小的人幾乎瞬間被嚇得不斷後退。

「這…這…這究竟是什麼怪物?!」一個瘦弱的中年人臉色直接變得蒼白無比。

不得不說,倒是年輕人的膽子更加大一點,直接手持一個大砍刀一副不屑的朝着那巨大的怪物走過去。

「害,叔,怕個啥,這大傢伙一看就被凍死了,還怕他幹啥,說不定這是什麼珍惜的野味,不如我們把他肢解了嘗嘗味道。」年輕人一副囂張的說道。

阿慶直接阻止了年輕人。

「小磊,還是冷靜點比較好,這個東西我們誰都沒有見過,還是通知一下當地公安比較好一點。」

小磊嘆了口氣。

「阿慶叔,我們村子是在太偏僻了,去當地派出所都要走很長的路,更不要說通知公安局,這好東西乾脆直接留給我們算了,不是嗎?」小磊反駁道。

小磊直接手持砍刀一步步朝着那巨大的冰塊走去。

不等其他人說什麼,小磊直接手持砍刀重重的砍在了那巨冰上。

咔嚓——

那冰塊直接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縫。

小磊沒有停手,繼續手持砍刀重重的砍在那冰塊之上。

終於,一大塊冰塊直接被小磊弄下來露出了那怪物的肉體。

小磊的目光直接興奮起來。

繼續手持砍刀直接砍在那怪物的身體上。

刺啦——

墨綠色的鮮血逐漸流淌出來,這把所有人看的一愣。

在普遍的印象里,血液都是鮮紅的,只是這個怪物的血液竟然是墨綠色的,簡直太不敢讓人相信了。

可是下一秒,讓人驚悚的事情發生了。

覆蓋在怪物身上的冰幾乎全部崩碎。

一道猩紅色的光芒從怪物的雙眼直接射出。

吼——

巨大的吼叫聲直接響起。

所有人的臉色瞬間驟然變得蒼白,幾乎連忙把腿就跑。

小磊早就癱軟的倒在地上。

「這…這…這…」

小磊的瞳孔不斷放大。

怪物直勾勾的盯着小磊是,那血盆大口對着小磊的腦袋直接一口咬掉。

鮮血幾乎瞬間灑滿整個湖泊。

吼!吼!吼!

不止如此,緊接着湖泊的冰面開始不斷的崩碎掉。

一個個巨大的黑影從湖面上不斷躍起。

幾乎不到幾分鐘,密密麻麻黑色的巨大身影早已經站在湖面之上,一眼望去,足足也有二三十個怪物虎視眈眈的看着周圍的一切。

「快走!快走!快走!」阿慶不禁怒吼著。

可是他們的速度哪裏是這些怪物的速度快,不到一分鐘,六七個人連渣渣都不剩全部進入了怪物的腹中。

一個個怪物開始朝着岸邊走去,而他們的方向正是他們所在的村子。

來到青雲已經是下午的三點鐘。

韓彤也已經早早的在公司門口等著。

「彤姐,對方到底是什麼人?竟然還敢收購青雲?有有意思。」薛維一副玩味的說道。

可是韓彤的表情卻有一絲的沉重。

「薛總,這次對方的來歷是真的不簡單。」

「什麼意思?」

「對方來自隴海肖家。」

「隴海?」

薛維眯了眯眼。

在華夏有四大經濟圈,京都,漢東,江南以及濱海。

其中濱海的影響力和絲毫不弱於京都,尤其是濱海肖家,他和葉家一樣縱橫蘇軍政商三界。

幾乎和肖家作對的都會悄無人煙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這次過來的正是肖家的三少爺。

肖家三少爺?

薛維不屑一笑。

「管他什麼三少爺,敢來惹我一樣讓他滾出去,這裏是我的藍海,而不是他的隴海。」薛維一副霸氣的說道。

韓彤微微一怔。

在韓彤的印象里,薛維可就沒有這麼霸道過。

不過薛維一旦霸氣還真的挺讓韓彤着迷的。

來到青雲會議室,三個人此時正在會議室之中。

一個身穿白色休閑服的年輕人,兩個身穿黑色布衣的中年人,三個人的氣息都很渾厚,尤其是散發着一絲絲的靈力讓薛維不禁挑眉。

「修士?有意思。」

年輕人的實力很弱,大概在先天十二階左右,倒是這兩個中年人比較厚重一些,全部都達到了二魂聚靈的層面。

在當今的修仙界,這個修為也算是不錯了。

畢竟靈氣稀薄,想要修鍊到這種境界沒有天賦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你就是青雲的老闆薛維?」肖明站起來滿待笑容的問候道。

好傢夥,這上來就給笑容差點讓薛維都有點不適應啊。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

你這樣有禮貌,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對你強硬啊,大兄弟。

「沒錯,你好。」

薛維淡淡的點點頭。

肖明坐在沙發上臉上帶着一絲笑意。

。 此時蘇老三媳婦終於知道心中那一絲不好的感覺從何而來了,原來那地上躺著的黑煤炭竟然就是蘇老三。

見此蘇老三媳婦不知是不是受不了這個打擊,大叫的一聲后兩眼一翻,竟然就這樣暈倒了下去。

還好蘇老大媳婦眼疾手快接住了蘇老三媳婦,這才免去了那蘇老三媳婦倒地的命運。

此時的蘇老頭也看到了蘇老大和他媳婦,還有蘇老三媳婦都來了。再看黃氏此時竟然躺在地上,明顯的是中風了。

「造孽啊,造孽啊。」見此那蘇家主滿臉悲戚的雙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聲音中滿是悲痛。

「爹,你別激動。當下是趕快把老三和娘救過來。」蘇老大見此,忍著心中的不痛快勸著蘇老頭說道。

那大夫先是給暈過去的蘇老三媳婦看了一下,發現只是悲傷過度而暈過去,並沒有什麼大礙,過不了多久便能醒來。

而在去給蘇老三看時,那大夫滿臉的都是凝重。

這蘇老三的命雖然是暫時的給救下來了,可是這渾身的傷口要是處理不好,這蘇老三還是隨時有掛掉的可能性,當務之急就是處理這一身被燒焦的皮膚。

「你趕緊按著這方子去抓藥,還有病人必須立馬移動到乾淨整潔通風的地方,不然感染加重,神仙也救不活了。」那大夫拿著藥方遞給了蘇老頭說道。

蘇老頭聽此,連忙的就拿著大夫給的藥方和蘇老三媳婦手中的藥方走向眾人,找了一個人幫忙去鎮上抓藥之後,又返了回來。

也多虧蘇老頭平時沒做什麼壞事,在他尋人幫助的時候,加上給的報酬竟然也不含糊,有人還是不忍心的接過幫忙了。

真的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啊,要是讓愛財如命的黃氏知道,蘇老頭為了讓人幫忙去抓藥方,給對方的跑路費竟是一點都不含糊,會不會直接的就被氣死了過去呢。

「葉子,你看這事。」這時里正走過來蘇葉身邊,臉上的臉色也是有些難看的問道。

蘇葉知道里正這話是什麼意思,這是事情她是受害者,她有權為自己受到的傷害討說法。

本來是讓黃氏浸豬籠,可是如今黃氏好巧不巧的就在這個時候中風了,那這浸豬籠的懲罰就沒辦法繼續執行了。

畢竟人家都中風了,你不可能還對一個中風患者還用浸豬籠的刑罰,這就未免有些過分了。

里正說出的話自是不好的在自說自破,所以此番來問她,估計是想讓她開口呢。

「既然這老妖婆突然中風了,那這刑罰里正你就看著延後吧,等到她這病治好了在執行也不遲,里正你看呢?」蘇葉笑了笑的說道。

可是眾人看著蘇葉此時的笑意,卻是莫名的感覺背後一冷,紛紛的覺得蘇葉太可怕了。

這麼可怕的人他們今後還真的是別惹的好啊,這黃氏他們雖然覺得罪有應得。

可是此時見到蘇葉並不願意放過黃氏又是另一番感受了,而之前給蘇葉找過茬的人了心中也都是默默的祈禱,蘇葉可以不要翻舊賬。

蘇葉要是知道眾人此時的心中想法,估計會哭笑不得的,想不到自己對黃氏的不放過竟會讓眾人對她產生了恐懼之意。。 薛尚秋為自己感動。

薛尚秋的率直與拓正東相差無二。

「我離婚了。」

薛尚秋說:「我把離婚手續貼到了村公所的公示欄上,你可以大搖大擺的來找我。」

闌采翔頭枕薛尚秋肉肉的大腿,閉著眼睛懶洋洋地「嗯」一聲,繼續神遊神池漆黑而強大的空洞。

「我有個六歲的女兒叫菜朵,好乖,漂亮又聽話,和她外公外婆住一起。」

闌采翔只會「嗯」,敷衍也好,順應也罷,薛尚秋依然是愛不止口,嘮叨著她的家常事,話很多,甚至說起了她的警察表弟羅不庚愛上了同學邱若寒久追不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