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甜么?」劉媽驚訝,拿勺子舀了一口嘗了嘗,奇怪:「一點都不甜啊。」

雲念念心下不滿,抬眸冷冷掃了劉媽一眼。

劉媽沒反應過來,直愣愣問:「你看我做什麼,真的一點都不甜。」

雲念念捏緊手指,面色冷了下來。

真蠢,蠢死了!

雲念念想起在古家住的那段時間,陸細辛根本不用說什麼話,一個眼神過去,傭人就知道該做什麼。

這個劉媽怎麼就這麼蠢!

她的眼神那麼明顯,劉媽都看不出來。

蠢貨!

雲念念不耐煩,懶得跟劉媽說話,直接指著門口:「出去。」

過了片刻,門口有人敲門。

雲念念還以為是劉媽,眼中閃過幾分不耐,剛要開口,就聽到管家的聲音:

「雲小姐。」

是斯年回來了么?

雲念念眼睛一亮,趕緊起身,跑過去開門。

結果門外只有管家一個人,根本不見夜斯年,雲念念有些失望,但仍是打起精神:「管家伯伯,有事么?」

管家俯了俯身,語氣恭敬:「大長老來了,要見見您。」

大長老?

雲念念下意識後退一步,死死捏著指尖,神色有些驚懼。

她還記得前段時間,夜斯年因為她放棄了夜家給他定的未婚妻,和大長老在書房裡大吵一架。

當時,雲念念站在門外,都感受到大長老的憤怒。

「那個雲念念算什麼東西,殘花敗柳,登不得大雅之堂,少主若是喜歡寵著玩就是,何必要領到人前?」大長老氣得呼呼喘氣,「族中給您挑選了三個候選夫人,哪一個不比她強,您怎麼就鬼迷了心竅。」

從書房出來時,看見雲念念,大長老冷哼一聲。

雲念念至今還記得大長老的眼神,看向她的目光冷漠如毒蛇,彷彿再看一團死物一般。 雙目猶如利劍,直刺柳霖的雙眸。

後者還沒反應過來,兩道金色印記,穿過他的眼睛,直逼他的魂海。

金色印記正是柳無邪領悟出來的度化術,從信仰池裡面湧出來。

柳霖還沒反應過來,感覺魂海一痛,他的意識逐漸沉淪。

聚集在四周那些人,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以為柳無邪要斬草除根,殺死柳霖。

失去了觀看的興趣,紛紛離開。

等了約莫五個呼吸時間,周圍的人走的差不多了,只有極少人還留在原地。

柳霖眼睛一點點睜開,奇怪的是,他眼眸中的殺戮之氣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臉的虔誠。

看向柳無邪的眼神,像是敬畏一尊神明,恨不能現在跪在柳無邪面前。

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笑意,度化術進入柳霖魂海的時候,他發現自己魂海中的信仰池裡面多了一個人影。

那個人影就是柳霖,虔誠的坐在信仰池裡面,不斷的誦經吟唱,分解出來信仰之力,融入信仰池。

而且柳無邪還發現,只要他意念一動,就能消滅信仰池裡面的人影。

一旦滅掉,意味著柳霖瞬間死亡。

從這一刻開始,柳霖的生命,已經由不得他自己掌控了。

而且他的意識,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靜靜的站在柳無邪面前,就像是虔誠的僕人,等待主人的命令。

「告訴我,昨天誰找過柳晟。」

就在昨日之前,柳晟身上的氣息還沒有變化。

一晚上時間,出現了這麼大的改變,顯然事情在昨晚發生的。

「回稟主人,昨晚卯時的時候,一個黑影前往煉器室,找到柳晟,具體談什麼,我並不知道。」

柳霖一番話,驚掉了一地的眼球,周圍還有幾十人沒有離開。

「柳霖竟然稱呼他為主人,到底柳無邪對他做了什麼?」

每個人看向柳無邪的眼神,充滿著驚懼。

「估計修鍊了一門馭魂術吧,暫時控制住了柳霖,等馭魂術結束,柳霖自然恢復意識。」

也有人翻了翻白眼,認為他們太大驚小怪了。

柳無邪通過信仰池,能感覺得到,柳霖沒有欺騙自己。

昨晚找到他們的黑衣人,連柳晟都沒有見到真面目。

「去吧,幫我調查柳笑天最近的動向,儘快聯繫上他。」

柳無邪並且殺死柳霖,留著他還有大用。

雖然被他度化了,畢竟他還是柳笑天的孫子,可以利用這條線,調查柳笑天接下來的動作,是否能從柳笑天身上,查到金鼎樓的消息。

除了意識臣服柳無邪之外,柳霖跟正常人並無不同,照樣知道生氣,憤怒,有自己的獨立思維。

「是,主人!」

柳霖轉身離開,不敢有一絲違背。

送走柳霖,柳無邪目光朝遠處蒼穹看去。

剛才他跟柳晟交戰的時候,感覺有一道不懷好意的目光,一直在查探他的修為。

要是沒有猜錯,此人就是幫助柳晟的幕後黑手。

「苗寒軒!」

柳無邪想到一個人,十有八九,是苗寒軒在暗中幫助柳晟。

可惜沒有證據,暫時不敢妄下定論,畢竟天靈仙府想要殺他的人

太多了,玄雲宗,赤龍教等高手,都要置於他死地。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柳無邪擔心的還是飛花令。

黑羽閣殺人,從未失過手,縱然柳無邪有滔天的本事,面對龐大的黑羽閣,活下來的概率太低了。

必須要儘快突破修為,早日達到靈玄境,這樣面對地玄境,也有一戰之力。

以他目前的修為,對戰巔峰靈玄,已經是極限。

況且現在碰到的這些對手,掌握的道術並不是很多。

柳無邪也是才知道,人榜排名前三的三名高手,原來是萬象洞的弟子,他們掌握好多種道術,都具備越級挑戰的能力。

殺死柳晟,人榜的排名再一次發現變化,柳無邪成功進入第三名。

「你們快來看啊!沉寂五年之久的人榜排名出現了變化。」

整整五年多了,前三的排名,一直沒有變化。

直到今日,第三名終於換了一個人的名字。

人榜區域,人山人海。

「這個柳無邪是誰,竟敢爬到雷耀的頭上,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一名真玄巔峰發出憤怒之聲,之前排名第三的弟子叫雷耀,現在已經跌落到第四名。

「快去通知雷耀。」

不少好事之人,趕緊把這裡的消息,傳遞給雷耀,看他怎麼辦。

是任由柳無邪將他擠壓下去,還是重新奪回屬於的自己的名次。

殺了柳晟之後,柳無邪帶著韓非子回到了天門峰。

三位師兄得到藥物治療,傷勢基本穩定下來,但是他們的眼神,有些渙散,失去了往日的色彩。

這一次受傷,對他們打擊很大。

「大師兄,二師兄,三師兄,你們的事情,我已經得知,如果你們信得過師弟,就原原本本告訴我,最多五天,我們一起打回去。」

師兄弟幾人坐在石桌旁,柳無邪鄭重的說道。

解鈴還須繫鈴人,他們自己的心結,需要他們自己去打開。

柳無邪就算殺死打敗他們的三個人,也無濟於事,他們的心結依舊無法打開。

唯一的辦法,靠他們自己的實力,誅殺傷害他們的人。

「小師弟,不是我們信不過你,只能怨我們技不如人。」

二師兄於志白露出一絲苦笑,得到柳無邪的丹藥滋養,魂海已經沒有大礙。

大師兄姜樂嘆息一聲,自他們能修鍊之後,可以說是突飛猛進,短短半年,突破到真玄五重境。

將五年的修為全部找回來,更是甩開了一些同輩中人。

三師兄沈榮還有些不服氣,看來輸的有些冤枉。

「如果我沒有猜錯,你們被人設計陷害了,好好回憶一下當時戰鬥的情況。」

柳無邪沉吟了一下,目光再一次看向三位師兄。

大師兄雙腿各多出一條筋脈,戰鬥力彪悍,同等境界下,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二師兄於志白魂力強橫,雖不及自己,卻也不可小覷,靠魂力擊敗他的人不多。

起碼目前來說,柳無邪還沒遇到。

三師兄更不用說了,覺醒了鯤鵬血脈,那可是堪比真龍的存在,想要擊傷他,更不容易。

這裡面一定有什麼貓膩,只是他們還不知道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