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喂,小子,終於醒了嗎?做了那麼多運動,一口水都不喝,難怪會暈倒。」一個頭髮花白,臉上布滿了皺紋的老人扔了瓶水給木山平安。

「啊,謝謝」木山平安接過水起身,嘴上挺禮貌的,但他此刻的已經在心裡將系統的家人們都問候了一遍。

「系統,說好的沒人呢?」

「叮,宿主來道館之前確實沒人,這個老人是在宿主進來之後進來的。」

老人此刻當然不知道木山平安的心情。

聽到木山平安的話笑了笑:「沒事小鬼,我從一開始就看到你了,你在這裡待了3小時,場地費就收你兩萬好了,人工費和剛剛那瓶水,我就不算你的了。」

「兩萬,兩萬,兩…完了完了。」木山平安顫抖道。

木山平安的午飯錢都是在自己枕頭下找到的,身上怎麼可能有那麼多錢。

「完了?沒錢?小鬼,把你家的電話號碼給我,我倒要看看是誰家的小鬼居然敢白占我越前山的場地!」老人大叫道。

「這…老爺爺,我們要不商量商量?」木山平安假笑道。

木山平安當然記得家裡的電話號碼,畢竟他已經獲得了前身的全部記憶。

但就是因為他獲得了全部記憶,他才不想給家裡的人打電話,他現在已經知道了在他床前說話的兩個人是他的乾爹乾媽。

他們雖然看起來很年輕,但他們的實際年齡都已經超過了三十。因為一些原因導致了兩人無法生育,於是就認了一個孩子。

他們對木山平安很好,好到讓人根本無法相信木山平安是認養的。而原身也因為家人的關心早早忘記了失去家人的痛。

以前的木山平安不懂事很正常,但現在的木山平安不允許自己再給乾爹乾媽添麻煩了。

他很羨慕這種感情,現在擁有了理應加倍珍惜。

「哦?商量?這有什麼好商量的,打電話給你家長,讓他們和我商量。」

「別啊,老爺爺。我可以幫你打掃衛生啊,這麼大的道館,打掃衛生很辛苦吧,我體力好,可以幫忙的。」

走進道館的時候,木山平安就對道館沒灰塵這件事很在意,現在看來應該就是眼前這個道館館主一直在打掃。

越前山想了想,盯著木山平安看了看說道:「接下來一個月的時間,每天上午六點來我這道館打掃,能做到嗎?」

越前山知道木山平安身上沒那麼多錢,他也知道自己的條件特別苛刻,但他還是說了。

事實上越前山並沒有打算收木山平安的錢,更沒有打算讓木山平安賣勞動力,越前山只是想要嚇一嚇木山平安,不然對不起自己這個被弄髒了的地板。

木山平安雖然已經重活了一世,但他可沒有讀心術,更不知道越前山的想法。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不能麻煩自己現在的父母。

「好,我答應你。」

回到家后,木山平安洗了個澡,聽著父母的嘮叨,木山平安終於感受到了家的溫暖。

但這家的溫暖似乎又有點過於強烈了……

因為木山平安昨天晚上昏倒了,今天又在外面遊盪了一天,這讓木山春十分生氣。

兩個小時,整整兩個小時!!

木山春的嘴巴就沒停過!!!

後來還是木山龍聽不下去了,一把抱住還在嘮叨的木山春走進了房間。木山平安這才得到解放。

木山平安躺在床上,回憶著今天發生的一切。

三年前,木山平安的的親生父母遇害,木山平安被木山夫婦收養,三年前越前道館解散。 亭子內,兩個小姑娘在耐心地幫助羅言清理傷口。

「哎小哥哥你一般和你的舍友就是這樣相處的呀?」

「嗯,怎麼了?」

「沒啥,我覺得挺有趣的,我想你的舍友應該挺有趣的。」

「沒什麼啦,都是坑貨一個。」

「什麼?爸爸?」

「啊!沒有!」

「粑粑~」

「這孩子怎麼叫我爸爸?」

「呃,那個可能孩子想爸爸了吧?」

「我記得之前有了解過你的情況,你不是本市的吧?」

「我嗎?」

「也不是啦,LOVE市的確是我的家但是我已經嫁出去了。」

林夙媛機智反應再次搬出她那百試不膩的招式,也就是那個無中生有的丈夫。

「原來你也是本市人,那你為什麼不回家住呢?」

「家在鄉下,但是我是公司安排調動過來的所以我得在城裏找個落腳點,大概忙完這邊的工作就會回去了。」

「原來是這樣。」

「粑粑~」此時牙牙又對男人喊了一聲還張開雙手求抱抱。

「牙牙,說了多少次這不是你爸爸你爸爸在家。」

「粑粑~」小傢伙似乎壓根就沒把林夙媛的提醒放在心上,其實也就是孩子太小了壓根就不懂。

「沒事,孩子想要抱抱那我就抱抱吧,可能她想要爸爸的懷抱。」

「不好意思哈麻煩你了。」

「不麻煩,我也挺樂意充當爸爸的角色。」

「那我先看下合同沒什麼問題的話就簽約吧。」

「嗯。」

就在林夙媛看合同的時間裏,男人逗著牙牙不亦樂乎,牙牙也漏出了燦爛的微笑。

「對了還沒有互相介紹認識下呢。」

「我叫蕭晉騁請問你呢?」

「我呀,我叫林夙媛你以後叫我包子就好了。」

「包子?」

「那是我的小名,我已經習慣這樣的稱呼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一直叫我包子我不會生氣的。」

「好的,那這個小女孩呢?」

「就叫牙牙。」

「牙牙應該是小名吧?」

「呃是的。」

「幾歲啦?」

「一歲,還很小呢啥都不懂就學會了幾個詞還經常亂叫。」

「沒事我覺得這樣挺可愛的。」

「可愛嗎?呵呵呵~」聽到男人誇自己女兒可愛林夙媛還有些不好意思。

「我看孩子那麼想爸爸你為什麼不把孩子放在家裏由她爸爸照顧呢?」

「你不知道呀,她爸爸比我該忙根本沒時間所以孩子在家見到父親的時間也少所以現在看見誰就叫誰爸爸。」

「嗯的確這種情況還是你自己帶着孩子比較放心。」

「那個合同我已經檢查完畢了沒什麼問題,咱們這就簽約吧!」

「行。」

順利完成簽約之後,蕭晉騁幫助林夙媛母女整理行李。

「該弄的都已經弄好了剩下的你就帶回房間繼續弄吧,這房間我就不進去了。」

「好,謝謝你辛苦你了。」

「不客氣。」

蕭晉騁轉身準備離開,林夙媛趕緊對着他喊了一句。

「還有,晚安做個好夢。」說完快速關上門就好像一個小姑娘剛和自己暗戀的學長告白一樣。

蕭晉騁停下腳步有些小驚訝,因為長這麼大第一次和自己說晚安的人還真的沒有幾個,林夙媛是第一個。

他調整好心態搖著頭笑了笑摸著後腦勺回了房間。

林夙媛靠在門后心臟砰砰砰跳得快得要死,自己臉也非常燙紅紅的。

「奇怪?我這是怎麼了?我以前也會和別人禮貌性晚安的但是都沒今天這麼臉紅!」

啪啪啪,林夙媛對着自己的臉拍了幾下后調整好心態開始收拾行李,牙牙坐在床上一直喊著「爸爸」

林夙媛無奈地笑了笑。

「這小傢伙到底怎麼了?自從回到市內后她就一直亂叫爸爸?」

「難道這就是感應嗎?」林夙媛來到窗前看向燈紅酒綠的城市不禁感慨「或許牙牙的父親現在也在城市的某個角落裏吧?」

蕭晉騁這邊他回到房間后並沒有洗漱完並沒有睡覺而是先到書桌前拿起一本書就看了起來。

書看着看着他不禁回憶起牙牙叫自己爸爸的場景。

「粑粑~粑粑~粑粑~」牙牙的聲音一直在他的腦海里縈繞,他無奈地笑了笑放下書便回到床上躺下睡覺。

「那個叫丫丫的小女孩真的可愛。」

夜裏,林夙媛再次夢到了兩年前的那個夜晚。

「唔~哈~」

「呃~」

「好痛,不要,快停下~」

「不行,忍不了了……」

「啪~啪~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