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國師,令師可曾跟你說過朕在凡間的壽元幾何?」嘉靖皇帝對自己將來能夠重返仙庭的事情是篤信無疑的,因此他現在更關心的是自己在凡間的壽元多少。

聽嘉靖皇帝這麼問,玄誠子心裡便徹底放心了,他知道皇帝現在已經完全接受了他的這個仙界壽元和凡間壽元的說法。

如此一來,皇帝就不會太在意在凡間的壽元了,反正就算是死了,也是可以回去仙界重登帝王之位,那可是比在凡間當一個皇帝舒服多了。

心裡踏實了,玄誠子說起話來也就少了一些顧忌,於是朝著嘉靖皇帝施了一禮,說道:「陛下壽元之事也臣也仔細問過家師了,家師說陛下在凡間的壽元為一百三十歲,無痛無疾重返天界。」

玄誠子是真的給嘉靖皇帝推算過的,他很清楚嘉靖皇帝的壽元也就是六十歲而已,剛剛一個甲子。

但是他不可能就這麼告訴嘉靖皇帝你只有六十歲,要是那樣的話,自己的小命怕是真的就不久遠了,不用等著皇帝金冊冊封自己為真人仙君什麼的,自己就先完蛋了。

因此他在嘉靖皇帝的壽元之上又加了一個甲子,順便又添了十年,免得嘉靖皇帝發覺其中的貓膩。

果然,玄誠子這話一說出來,嘉靖皇帝便喜道:「一百三十歲足矣,這凡間的帝王享受終究不如仙界帝王,朕在夢中無數次重回仙界啊。

唉……,若不是朕還挂念著大明江山和兒孫們,朕真的不想再回來了。」

「陛下,您切不可說此話啊。」玄誠子忙高聲驚呼道:「陛下若是不享用完凡間壽元,那便是歷練不到啊,這對回去仙界以後也是大有影響的。

這凡間百姓沒有得到陛下足夠的恩澤,上天也會不高興的,這對陛下不利啊。」

。 很快,典褚便被送往治療。

阮紅也帶著手下趕到,同時趕到的還有蘇杭市尊蘇定國等領導,其中包括糾察兵的負責人司徒洋。

「參見少帥!」

阮紅等人齊齊恭敬道。

陳寧微微頷首,沉聲的道:「大家來的路上,相比也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眾人臉色各異,紛紛點頭。

他們其實在半天之前,就察覺到了異樣。

因為秦成派遣大批手下封城,大肆進行搜捕。

據說是陳寧的部下典褚在何陽家中拿到了一批賬本,賬本詳細記錄了秦成等人賣官鬻爵的犯罪事實,秦成急於毀掉證據。

陳寧道:「很好!」

「秦成的手下何陽已經對秦成等人的犯罪事實全部招供,這賬本我也看過來,證據確鑿。」

「蘇定國,你立即命令銀行方面,凍結秦成等人與家屬的銀行賬戶。」

蘇定國連忙道:「是!」

陳寧又望向糾察兵的負責人司徒洋:「司徒大校,你立即召集你手下所有的糾察兵,今天咱們恐怕有得忙了。」

糾察兵就是專門管將士犯罪的!

司徒洋慌忙的道:「遵命。」

陳寧又望向阮紅:「阮局,你也召集國安在這邊所有能用的手下。」

阮紅道:「好!」

不到半個小時,秦成等人名下以及親戚們的賬戶,全部都被銀行凍結了。

秦成一幫得力手下們,一個個都慌張的跑來見秦成,滿頭大汗的說大事不好了,這不是個好徵兆,問秦成該怎麼辦?

秦成環視了一圈眾人,徐徐的說:「事已至此,已經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列位,我們這次栽了是我們倒霉,切記萬萬不要多嘴,更不要牽涉到唐伯安閣老,我的話說完了。」

現場眾人臉色慘白!

秦成這話分明是說回天乏術了,大家完蛋就完蛋,但是被捕之後要注意不要亂交代,不能殃及唐伯安閣老。

就在整個辦公室都籠罩在一片絕望的七分鐘時候,外面忽然傳來噠噠的腳步聲。

接著,辦公室的門被人強勢的轟隆一聲推開了,然後就見到一幫糾察兵魚貫而入。

糾察兵進來之後,自動朝著兩邊分開。

接著,秦成等人,便見到身穿少帥軍裝的陳寧,帶著阮紅、蘇定國、司徒洋等人進來。

陳寧淡淡的道:「呵呵,你們都在這裡呀!」

「那正好省去我許多麻煩!」

「阮局,司徒大校,讓手下們開始幹活吧。」

司徒洋拿著一份剛剛得到的國主手令,走到秦成等人面前一揚,冷冷的說:「奉國主命令,調查蘇杭軍大營的嚴重問題,請各位配合,切勿自誤。」

立即,就有大批糾察兵跟國安人員上來,把秦成的這幫部下全部帶走了。

秦成還坐在椅子上,臉色平靜,似乎自知無法逃過一劫,放棄抵抗了。

陳寧望著秦成,平靜的道:「秦成,有沒有什麼想說的?」

來的路上,阮紅已經查過了。

秦成這些年賣職鬻爵所得款項非常恐怖,但是秦成跟其手下,只是分了一部分,還有大部分錢款不知去向,只隱約查到似乎跟唐伯安有關係。

阮紅懷疑,秦成的背後,就是唐伯安。

唐伯安這些年動作不少,開銷應該也不少,必須有一條財路供他開銷。

秦成這些人斂財,有不少錢是悄然的流入了唐伯安口袋的。

秦成自己也知道,陳寧現在想要他把背後的唐閣老給供出來。

他嘴角微微上揚:「少帥,你真想聽?」 董秘書看向她:「花聖女想住在哪裡?」

陸細辛坐在椅子上,她不是一個能委屈自己的人,既然可以選,當然想住好的房間。

一樓房間採光不好,且潮濕,因著和其他傭人挨在一起,她們要早起收拾房間,準備三餐,可能會吵鬧。相比來說,二樓房間要更好一些。但是二樓住的都是保鏢,在一群大男人中間,著實不方便。

陸細辛蹙了下眉,問道:「三樓還有空房么?」

話音一落,屋內立時一靜,所有人都驚訝地看過來。

洛凝霜更是沒忍住:「花無邪,你不會是想住三樓吧。」那裡可是曜爺的地盤。

這女人真是瘋子,什麼都敢說!

她不會以為自己是花家聖女,全天下就都讓著她吧。在花家作威作福也就算了,在曜爺這裡,居然也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洛凝霜冷笑一聲,收回了勸阻的話,等著看花無邪被拒絕。

白曉冉和苗悅宜對視一眼,都覺得花無邪太莽撞了,不過這樣也好,她惹了曜爺,對她們來說,更有利,遂沉默不言。

董秘書上下打量了陸細辛一眼,突然一拍腦門,做出懊惱模樣:「差點忘了差點忘了,三樓還有一間空房,若不是聖女提醒,我還真沒想起來。」

說完,董秘書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聖女,您就住三樓吧。」

洛凝霜:「……」

苗悅宜:「……」

還能這樣嗎?

白曉冉站起身,趕忙開口:「董秘書,我也想住三樓。」

董秘書一臉抱歉:「不好意思,白小姐,三樓就剩一間空房了。」

聞言,白曉冉咬了咬下唇,精緻的臉龐上全是失望。

她想離曜爺更近一點。

以前從沒離開過白家,白曉冉以為白、花、洛、苗四大家族就是最厲害的了,後來白家養出了金蠱王,更是傲視一切,不將其他放在眼裡。

直到白家的白憐兒惹惱了華國沈嘉曜,被沈嘉曜教訓,白曉冉才知道一直以來是自己坐井觀天了,原來世界上還有那樣強大的力量。

白憐兒當初多風光啊,是白大長老的孫女,和洛家的洛凝霜並稱雙艷,是四大家族所有少年心目中的神女。

然而,這樣的白憐兒,甚至是他背後的白大長老都沒有在曜爺手下走過去一招。

頃刻之間,摧枯拉朽。

短短几天的功夫,白家就變了天,白大長老一脈徹底凋零,取而代之的是四長老一脈。

如此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可以讓白家生,讓白家死的曜爺,白曉冉怎麼能不心生嚮往。

可惜,她晚了一步,三樓房間被花聖女拿去了。

白曉冉懊惱地跺了跺腳,早知道,她就先問了。

誰知道董秘書會這麼好說話啊。

陸細辛跟著董秘書到三樓,發現自己的房間和沈嘉曜房間只有一牆之隔。

她有些驚訝,站在房間門口半天不動。

董秘書似乎看出她的疑惑,解釋道:「聖女勿怪,把你安排在這,其實是我的私心,您有所不知,曜爺身體一直不太好,需要人24小時看護,但是他脾氣倔,不讓人看護。我也是沒辦法,就想著將您安排到他旁邊,若是曜爺房間中有什麼動靜,您能幫著照顧些。」

原來如此。

陸細辛點頭,疑惑煙消雲散,轉而變成擔憂和心疼。 第九十章聯繫

佑寧到了鄉里,先見了鄉里的兩名助手。並在家裡就聯繫上了佑宸。

「呵呵,你在鄉里等著。」

佑宸掛掉電話就去找了諸宸,說明一切后就看著宸少變臉。

「安排人先查清是誰,然後派人監視著。只要他出手就直接行動。一定不能打擾到諸妺。」

「那兩個女知青怎麼辦?」

「讓她們體驗一下她們的計劃。」

諸宸在佑宸離開后就回了隊伍,直接找到了徐衛軍。

「我現在就去L市上任。「

「不是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嗎?你急什麼?」

「過去打個突擊,看看那邊的情況如何。」

徐衛軍有些懷疑的看著諸宸,總感覺不會那麼簡單。

「任命書在你手裡,你隨時就能去。帶不帶走飛鷹。」

「當然要帶,他們要適應更多的陌生環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