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眼角眉梢都帶著笑意。

剛才陸思誠的表現真的太帥了!

「我就知道陸思誠一定可以的!」

【經驗值+1】

【經驗值+1】

【經驗值+1】

……

趙婧瞥了一眼程瑤的樣子,

酸溜溜的說道。

「瑤瑤,請你停止散發戀愛的酸臭味!」

黃盈看到趙婧的樣子,打趣道。

「別酸啦,他們就要上場了,我們一起加油吧!」

趙婧點了點頭,就繼續加油了。

周圍的同學受到她們的感染,

也奮力的加起油來。

暫停的時間到,

雙方隊員再次上了場。這一卷要結束了,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最後還是沒能寫成一開始想要的樣子,隨著思想的碰撞,時間的流逝,現在大概就是這一卷最後的樣貌了。

不可避免的難題來了,下個世界。你們是想要什麼樣的世界,原創的現實篇還是?

請儘快給我答覆,謝謝。

《在假面騎士當工具人的日子》下個世界 佛明願差點被一塊玉米餅子噎死,她囫圇吞下去一塊餅后,擺了擺手:「不是,不是,我願意給他擦,這不是想着之前都是爹做這個事情,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容茯苓卻一直緊盯着佛明願的神情。

容老頭立即訓斥一句:「茯苓,她再怎麼樣也是你大嫂,不許這般渾說。」

容茯苓呶呶嘴,便不吱聲了。

容老頭又看向佛明願,神情緩和了幾分,道:「今天你的態度,我和你娘也看出來了,若是繼續阻攔你和阿翊大寶他們住一起,也不太妥當,所以從今天起,你們一家子住一屋,我和你娘住東房這邊,茯苓和珍珠住一起。」

佛明願硬著頭皮答應,等吃過飯後,她打了水,先給三個小崽子擦洗乾淨,弄上炕后,又去廚房打了一盆溫熱的水,端進了房間。

結果三個小崽子都趴着身子,圍在昏迷的男人身旁。

佛明願走上前,看着躺在炕上的便宜「丈夫」,雖然男人有些邋遢,嘴角胡茬遍佈,可不難看出,男人長得很英俊,濃眉大眼,高挺地鼻樑,薄唇緊抿,也難怪原主除了對這男人態度好些,對其他人都很惡劣。

大寶眨巴著一雙圓溜溜地大眼睛,雙手拖着消瘦地腮幫子,看了看男人,又看向佛明願問道:「娘親,爹爹還會醒來嗎?」

佛明願搖了搖頭,「不知道,你爹受傷很重,能不能好起來全看造化了。」

大寶一聽,癟著小嘴心疼地看着容翊。

二寶直接揉着眼睛,哭着喊了一聲:「爹,你快醒來啊,二寶不要你死。」

容三寶則是看着佛明願,問道:「娘親,爹爹萬一真的死了,你會不會改嫁啊?隔壁的王嬸子說你就等著爹死了改嫁呢。」

佛明願額頭瞬間佈滿黑線。

隔壁的王嬸子嘴可真欠啊,對一個奶娃娃說這些東西做什麼。

她輕咳一聲,道:「娘不會改嫁,也不會不要你們,趕緊睡覺吧,娘要給你們爹爹擦身子了。」

容大寶乖巧啟口,「那娘我來幫你。」

「大寶乖,娘親自己來就行了,你們快去睡吧。」佛明願將三個小崽子弄回被窩哄睡着后,才下炕走到容翊身旁,看着昏迷不醒的他,深呼吸一口氣后,開始扒他的衣服。

容翊只穿着一身裏衣,解開了腰間的繩子后,一掀開就露出精壯又完美的身材,八塊腹肌看得佛明願差點噴鼻血。

媽耶。

這便宜丈夫竟然還有八塊腹肌,人魚線,和電視上的那些健美明星都有的一拼了,不過身上好多刀疤,一看就是在戰場上經常受傷。

佛明願拿着布浸泡了水,擰開后小心替容翊擦拭,盡量避開他身上的傷口,好不容易擦完上半身,佛明願已經出了一身汗。

她抬起手擦了擦額角,又拖鞋趴上炕,準備扒褲子,繼續擦拭下半身。

可容翊太沉了,她偏著頭,盡量不去看他,用力的在拽著褲子,殊不知炕上的男人,已經醒了。

容翊醒來睜開眼,看着破舊地房梁,他微微擰眉。

這,怎麼那麼像他兒時的家?

感覺到身下有動靜,容翊緩緩坐起身,看着正在幫他脫褲子的佛明願,他整個人神魂一震。

是佛明願!

他花錢臨時買回來,為了照顧三個孩子的女人,就是這個惡毒的女人,毀了三個孩子的一生,讓他們後來的心性變得格外極端,成為了動蕩禍國的災難。

大寶被賣給了太監當繼子,卻被太監培養成陰柔又毒辣的殺人機器。

二寶被賣進了金州城楊柳巷的頭號花魁,被花樓老鴇培養成賺錢機器,一舞傾城,惹無數人爭奪,最後被大寶派去北胡送給胡人首領當繼妻,胡人死後,二寶又成為繼子的妻子,部落里爭相有人為了她挑起紛爭,最後她厭倦了依附男人們日子,一條白綾上吊自盡。

三寶被賣給了一個江洋大盜,跟着他偷盜,成為後世江湖人赫赫有名的採花賊,又被西陳國利用偷傳國玉璽,惹出驚天大禍,最後被大寶監斬。

三個孩子,沒有一個善終,即便是死,也是受盡世人唾罵。

等到尋找到三個孩子的時候,三個人的結局一定,他只能將佛明願從墳墓里挖出來鞭屍解恨,最後羞愧自刎。

但是沒想到,老天爺竟然開眼了,竟然讓他重新回到了二十歲的時候,大寶他們還沒有徹底扭曲心靈。

一切還來得及!

容翊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休妻,趕走佛明願,讓這個毒婦離自己家越遠越好。

「我都昏迷了,你還要如此着急,當真是沒男人就要死嗎?」

佛明願卯足了勁剛要把褲腳拽下,突然頭頂飄來一句冷冰冰地話語,她一抬頭就對上容翊那雙充滿怨恨地雙眸,她眨巴眨巴了眼睛,又看着此時光禿禿的下半身,又看向容翊,趕緊鬆開,緊張地解釋:「不,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容翊卻緩慢地坐起身,目光猶如陰鷲一般,緊盯着她,不緊不慢地扯過被子蓋住了自己,冷冷吐出三個字。

「滾出去。」

佛明願擰起眉頭,完全沒想到容翊對自己竟然是這個態度。

她還不情願呢!

這個該死的臭男人,長得帥就能這麼不禮貌了嗎?

「我還不樂意給你擦呢,既然你醒了,自己擦吧,哼!」

佛明願氣鼓鼓地下了炕,朝着屋外走去。

容翊坐在原地,感受着這個陌生又熟悉的家,一切都和當初的一樣,他看着一旁躺在被窩裏睡得安詳地三個小崽子,不禁濕潤了眼眶。

「大寶,二寶,三寶,這一生爹絕不會讓你們自相殘殺,背負世人罵名慘死。」

佛明願走出屋子。

容周氏剛煎好葯,一看她不太高興地模樣,問道:「咋啦?給阿翊擦完身子了嗎?」

佛明願回過神,看着容周氏,指了指房間。

「他醒了,說要自己擦!」

一句話,惹得容周氏尖叫起來:「你說啥?阿翊醒了?」

容周氏喊完,將芭蕉扇遞給佛明願,撒腿就往屋裏跑,一邊跑一邊喊容老頭他們。

幾個人跑進屋子裏,瞧著已經蘇醒的容翊,不禁熱淚盈眶。 朱訓樘這次要搞大動作。

鑒於阿茲特克的形勢,已經基本落入大明手中,一些必要的準備工作也要進行,為大明接手阿茲特克做一些準備。

朱歸德是先行部隊,後面跟著源源不斷的「物資」。

阿茲特克的農業發達,這是誰也無法否認的事情。

如果把農業分為層級,他們只比華夏差一些,他們受限於工具的使用。

鐵器缺少,當前不能將鐵器流入暴蒙境內,只能等以後了。

而農業發展,還需要靠一種動物,牛,是農業文明不可缺少的幫手。

陳滄控制了府庫,大軍也駐紮在城內,糧食安全必須控制在自己的手裡,租界也需要自己的糧食,來應對緊急情況。

所以,緊隨朱歸德其後的,是大明的牛軍團。

第一批一千隻牛將被派往暴蒙的首都,不止如此,為了保持戰略優勢,為了避免長途跋涉,馬場也要隨之而建立。

這麼多年下來,大明的馬匹數量正在穩步上升,然而還是有些緩慢。

京城之亂時,為了商王拉出了最精銳的士兵和馬匹,其一為恐嚇,其二則是抱有不成功便成仁。

實在是馬匹很不容易撫養繁殖。

庚午戰爭,大明派出了2700名大明赤騎,這其中摻雜了水份,並不是所有的是騎兵,還混雜這一些隨行人員。

大明勉強有馬匹2000隻,幾百匹老馬充做了驛站往來的信使,或者拉人的馬車。

朱歸德能有馬匹乘坐,那是天大的福氣,如今大明馬匹稀少,當然不能浪費,朱訓樘下令,實行人們出行一律使用牛車。

除皇室貴族,功勞大的臣子才有資格乘坐馬車。

例如郭威因為功勛卓越,便可以乘坐馬車,郭威對馬愛護有加,平時輕易不動用馬車。

所以可以知道朱貴德有多麼大的福氣。

這次,大明決定派往關內20隻種馬,50隻母馬,在暴蒙境內選擇一個最佳位置,當做馬場。

這也是東洲第一次真正的物種交換,它帶來的影響可能當下看不出來,不久后,它才顯示出威力。

這些不是一步而成的,這批特殊的使者會在太華等待一段時間,才會真正進入暴蒙。

…….

朱貴德等人的到來,霎那間令暴蒙上層人士沸騰起來,成為暴蒙的輿論熱點中心。

入城的第一時間,朱歸德沒有回到自己曾經的府宅,如果回去也不可能了……

已經被人瓜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