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看著這些錦盒,郁方表面不動聲色,內心卻是高興無比。

「不管你有什麼目的,這禮該收還是得收!」

「朱家主真是客氣了,還請朱二爺回去體我向朱家主問好,本王有空定會登門拜訪。」

「王爺放心,我定當把話帶到,既然賀禮已經送到,我就不多留了。」

「二爺不喝杯酒再走嗎?」

「謝過王爺好意,只不過族中事務眾多,這酒就不喝了,王爺莫怪。」

「既然如此,本王便不留二爺了。」

「王爺留步。」說罷,朱無行便帶著下人離了王府。

自朱家以後,王家,趙家,蘇家甚至是知府大人也派人前來祝賀,表達他們對郁方的好意。

最後來的是張家,領頭之人自然是郁方的表弟。

張槐序帶著張家眾人以及賀禮來看望表哥表嫂,姚琳陽對自己這個表弟也甚是喜歡,夫妻倆陪著張大公子聊了許久,他才戀戀不捨地準備回去復命。

「槐序,代我向舅舅問好,明日我便帶著你表嫂去拜訪他老人家。」郁方帶著新婚妻子,向表弟囑咐著。

「表哥表嫂放心便是,我會把話帶到的,小弟便在明日靜候表哥表嫂了。」說罷張槐序向郁方夫婦行了個禮,便回張家去了。

送走了所有客人,王府又變得冷清下來,不過比之前郁方三人相依為命要好的多了。

最起碼現在這個家又多了個女主人。

郁方看向妻子,卻不知說些什麼。

原來的自己也是如此,見到美女就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了,即使這是他的妻子。

郁方撓撓頭,第一次感到這樣緊張。

「夫人,我..我這..你..你真好看。」

這說的是他的心裡話,因為郁方是真的覺得她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姚琳陽看著郁方這笨拙的模樣,哪裡有一點王爺的樣子,不禁噗嗤一笑。

「王爺說的可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在我心裡你就是全天下最美的女子。」

「王爺之前如此風流,想來是不缺女人的。」她故意說道。

郁方汗顏,看來自己這點破事這文州城簡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不瞞夫人,我失憶的事情你或許已經聽大舅哥說過了吧,曾經的那個我已經死了,現在的我早已改過自新,上天待我不薄,讓我有福氣能娶到你,我又豈能再負心與你?過去的便都已經過去了,現在我的才是我,真正的我!」

郁方看著妻子的眼睛,認真的解釋著。

「王爺有此心,作為妻子我自當相信,前面不過是戲語,王爺不必放在心上。」

她主動握起郁方的手,輕輕說道。

「既然我今日已經嫁與你,從此便是王府的人了,父王在世之時待我不薄,他老人家是個讓人敬佩的人,所以我相信他的兒子也不會差的。嫁與你我不委屈。」

郁方看著妻子,心中感動,得此賢妻夫復何求!

他心中一動,便緊緊抱住了她,深深地說道。

「夫人放心,只要我在一天,就絕不辜負與你。」

突然被抱住,她心中也有些慌亂,微微掙扎了一下便任由他抱住了。

聽著耳旁溫柔的話語,便安心了下來。

在他的懷中,她能清楚的感受到這只是一個只有修氣境巔峰修為的弱小武者,甚至與自己相比都相差甚遠。

但這個懷抱卻是那樣溫暖而有安全感,讓她安心愜意。

難道這就是愛嗎?她胡思亂想著。

畢竟只有十六歲,即使她是凝氣境巔峰的武者,即使她已經嫁為人婦,但在感情上她仍是個孩子,那樣單純那樣無痕。

郁方不知道此時懷中的人兒在想些什麼,他只知道自己這一生都不會離開她。

郁管家和陳婆子看著門口擁抱著的兩人,也是相視一笑,心中甚是寬慰。

走回府中,郁方與姚琳陽自是回了新房,外面的一切便交由下人處理了。

看著房中妻子從姚家帶來的嫁妝,郁方驚嘆不已。這堆滿房間的盒子箱子,讓他目不暇接。

其中許多還散發著濃郁的靈氣,顯然是重寶。

「什麼是富婆?這就是富婆!」 李雅用非常強硬的語氣說道,「還商量什麼,你趕緊的給我把這些東西給搬走,我這一輩子再也不想看見它們!」

李泉見李雅的態度如此堅定,他道,「如果我說可以把這些東西免費送給你呢?」

「什麼?免費送給我?你不是腦子被氣糊塗了吧?還是是個傻子,這麼多值錢的東西,你就白白的送給我?」

一聽到李泉突然說要把這些價值百萬的東西全部送給自已,李雅頓時就驚訝了。

還有站在她旁邊的閨蜜也同樣的是一副非常驚訝的表情,不可思議的看著李泉。

「你確定你不是再說糊塗話??」高穎也說了一句。

李泉很是肯定的說道,「我確定!」

一瞬間,兩姐妹都不說話了,就站在那裡,靜靜的看著李泉。

「不過嘛,我這些東西雖然可以免費給你們,但是我卻有一個條件!」李泉說道。

「什麼條件?只要不是太過分的條件我都能夠答應!」李雅又把話茬兒接了回來。

這時,高穎也說了一句道,「小雅,你別相信他的!就這種男人他想要什麼你難道還不清楚嗎?」

李雅在聽到閨蜜高穎的話后,也是一副懵逼的樣子。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說……這個李泉真正的目的是?

就在李雅在自已的心裏面各種猜測的時候。突然李泉就在這個時候開口說話了。

「其實我的要求十分的簡單,保證你能夠做到!」

李雅一聽到李泉說他的要求十分簡單,而且非常輕鬆的就能夠做到。頓時,她的心裏面就鬆了一口氣。

李雅在自已的心裏面仔細的想了一下,如果李泉真的騙自已的話,自已之前的時候就已經簽過合同了,他一分錢也不會得到。

所以,她最終答應了下來。

「好,你說吧,要想讓我做什麼?」

李泉大笑了一聲,「很簡單,就是以後你的店鋪我要分成!我們五五分成,無論你店鋪賺了多少錢,我們都五五分成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不過分!」但李雅的心中還是有些心存疑慮,「你就這一個小要求?」

「怎麼?難道你還希望我有別的要求嗎?」

「不是!」李雅道,「就是覺得吧,你這個要求有些太簡單了,我還以為是很難做到的事情了!」

旁邊的高穎聽到李泉說出的要求后,她也是一臉的驚訝,實在沒有想到,這個李泉居然沒有趁火打劫。

她突然問道,「李泉,難道你覺得我閨蜜不好看?你是嫌棄她?」

李泉站在那裡一臉懵逼的看著高穎,疑惑問道,「你為什麼這麼說?我怎麼就嫌棄你閨蜜了?」

高穎說「你看,我的閨蜜李雅在怎麼說也是一個身材非常好的大美人吧?既然你都已經有提出要求的資格了,你怎麼就不要求她陪你一晚上呢?」

李泉「……」

他對著高穎翻了一個白眼,心道,這個高穎可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這是什麼道理?難道說所有男人,只要是提要求,就是和女人做那種事情嗎?她把自已當成什麼人了!

看到李泉站在那裡一直不說話,高穎用手在他的跟前搖晃了幾下。

「如果沒有什麼問題的話,我們就先把合同給簽了吧!」李泉說完,直接就把合同給拿了出來,然後遞給了李雅。

李雅把李泉手上的合同接過去仔細看了看,發現沒有什麼其它的問題以後,就直接拿起筆在上面簽了字。

簽完字后,李雅就重新把合同遞給了李泉。

李泉直接站了起來。

「好了現在沒有什麼其它問題了,如果有其它問題的話,你在打電話給我!」

李泉直接回去了。

到了晚上的時候,李雅把閨蜜高穎叫了過來。她讓高穎做自已店鋪裡面的模特,直接站在門口吸引客人。

為了吸引流量,李雅還特意給高穎買了一套兔子制服交給了她。高穎看到這兔子制服后,她一臉的不高興。

「我不穿這種衣服,你為什麼要我穿這種衣服?」

李雅為了討好她,好話說盡道,「我的好穎兒,你還是不是我的好閨蜜?」

「當然是啊!為什麼不是?」高穎翻了一個白眼說道,「但是你要我穿這種特殊制服就不道德了吧?你的身材這麼好,你為什麼不自已穿啊?」

說完,高穎就直接把李雅交給自已的制服遞給了她。見高穎不想穿,李雅說道「穎兒,我求求你了,你就幫幫忙吧,好不好?為了我店鋪的生意,你就幫幫忙不行嗎?」

「不要!」

高穎直接一口拒絕說道。

「我的好穎兒,你看這樣好不好,你只要幫了我的忙,以後有什麼事情我就一定幫你好不好?」

高穎在聽到李雅的這話以後,她在自已的心裏面仔細的想了一下。

最後才在心裏面下定了決心。

「行!」高穎說道「但是我警告你一次,就這一次下不為例!」

「沒問題!」

李雅瞬間臉色就變得高興了起來。

然後直接把那套制服交給了高穎。

不一會兒的時間。

高穎就去把這套制服給穿在了身上。

「如何我穿這身制服還可以吧?是不是非常的好看?比那些二次元的小妹妹還好看?」高穎問閨蜜李雅說道。

李雅點了點頭,說道「非常的好!我的店鋪生意好不好,我就靠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