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小恩寶,是要出去玩嗎?」抬手指著樓下的花園,知恩疑惑的對着懷中的閨女問道。

可是小承恩哪裏知道自家哦媽說的什麼,只是目光開心的看着樓下的花園,繼續不安份的扭動着小身體,表示著自己的想法。

「好了好了,哦媽這就帶你下去玩還不行嗎?」

見自己猜的沒錯了,知恩直接抱着小傢伙回到了卧室,在小傢伙因為突然消失的風景,委屈的撇起小嘴,即將要哭出來的表情中。

知恩用着這一輩子,自己最快的速度,隨便從衣櫃里拿出一套衣服換上。

隨即直接戴上口罩鴨舌帽,在抱起自家寶貝閨女親了一下,以示安撫讓小承恩不哭后,急匆匆的就打開了房門,抱着小承恩就向著電梯的方向跑去。

由於承浩臨走時沒有將行李拿下來,此時知恩只能自己在樓下小區嬰兒用品店,又刷卡買了一台嶄新的嬰兒車。

「呵呵!這位寶媽您家小寶寶真可愛,多大了。」

走出嬰兒用品店,知恩剛剛將因為出門而顯得十分開心的小承恩,輕輕放進嬰兒車內,身旁突然就傳來一道好聽的女性稱讚聲。

「額~,快四個月了。」

有點心虛拉了拉帽檐,知恩這才扭頭看着身旁正牽着一個三四歲大小男孩的美麗少婦低聲回道。

「嗯!我們是剛剛搬過來的,我叫宋玉蘭,這是我的兒子崔子豪,子豪快和阿姨還有小妹妹打個招呼。」

對於知恩奇怪的打扮,少婦也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隨即點了點頭,微笑着對着知恩伸出了小手。

「您好!我是516戶的戶主,我叫李…志安,這是我的女兒承恩很高興認識你。」

既然對方都自我介紹了,知恩也禮貌的伸出小手和少婦握了握,不過用真名是不可能的呢,她索性將劇組的名字搬了過來。

「承恩?」

聽知恩說出小傢伙的名字,少婦宋玉蘭臉上明顯露出疑惑的神情。

「吶!承恩的爸爸是華國人,姓:承,單字一個:恩。」

看着面前少婦臉上疑惑的表情,知恩很快就明白了過來,出言解釋道。

「哦哦,這樣啊!李志安xi是要帶承恩小寶寶散步嗎?我正好也是我家子豪吵著要出來玩。」

聽完知恩的解釋,少婦這才瞭然的點了點頭,隨即對着知恩笑眯眯的做出了邀請。

也就在兩人交談的時候,那個小男孩竟然悄悄咪咪的摸到了嬰兒車旁。

「波~。」

烏黑的大眼睛仔細盯着嬰兒車內,正在開心笑着的小承恩看了一會後,小男孩突然探身趴在嬰兒車上,對着我們小承恩白皙柔嫩的小臉就親了一下。

「嘻嘻~,哦媽小妹妹好香,好可愛,我好喜歡啊。」

得手過後,見被兩個大人發現了,小男孩子豪也不逃,反而嘻嘻笑着對着自家哦媽道。

「抱歉了承恩哦媽,子豪以後可不能這麼無理,小妹妹確實很可愛,但是小妹妹是女孩子,子豪是男孩子,知道了嗎?」

對着自家孩子招了招手,待子豪跑了回來,少婦宋玉蘭先是有點不好意思的對着知恩歉意的點了點頭,這才摸著自家兒子的小腦袋教育起來。

「沒關係的子豪哦媽。」

見少婦歉意的樣子,知恩還能說什麼,雖然很想直接推著自家閨女逃離,但是這樣未免太過沒有禮數,此時的她也只能幹笑着擺了擺手。

「可是哦媽,小妹妹真的好香好可愛,我還想親一口。」

「不行,子豪這樣是不對的。」

見自己兒子將自己的話一點都沒有聽進去,轉身在知恩警惕的注視下,又要向著嬰兒車跑過去,少婦宋玉蘭急忙伸手,一把抓住自家調皮的兒子。

「可是阿爸和哦媽不是也經常親親嗎?為什麼我就不行。」

被自家媽媽拉住,小男孩顯然很是不開心,不停掙扎著。

這下少婦就尷尬了,而我們站在一旁聽着的知恩也尷尬了,不過為什麼她內心突然有點羨慕起,面前這個經常和自家老公親親的少婦了呢……。

「你這孩子,阿爸和哦媽是夫妻,當然不一樣了。」

雖然尷尬,但是此時少婦已經決定,以後絕對不能再讓自家孩子,看見自己和老公恩愛了。

「那…,那我一樣也可以和小妹妹成為夫妻。」

小男孩想了想,突然理直氣壯的宣言了。

也隨着小男孩的話落,空氣突然又再次尷尬起來,也就在少婦想要道歉,知恩想着自己要不要找借口,離開的時候。

一道鬼魅的身影,渾身散發着詭異的黑氣,不知不覺已經悄然來到了小男孩身後,蹲下身來。

「小盆友,這樣可是不對的哦,叔叔家的女兒還很小哦~。」

尋聲,少婦驚訝的扭頭看去,就看見身旁一張帶着和煦溫柔微笑的英俊側臉。

只見此時青年,正抬手摸著自家兒子的小腦袋,而剛剛還在不停掙扎的自家兒子,在男人的撫摸下,竟然不在掙扎,乖乖的站在了原地。

和自家哦媽看見的不同,我們的子豪小朋友,都快給面前年輕的叔叔嚇尿了。

雖然面前的年輕叔叔,一直在微笑的撫摸著自己的小腦袋,但是為什麼他總感覺面前的這個叔叔,明明就是一副獰笑着,要吃掉自己的模樣。

而頭上的大手,也像是動畫片中魔鬼的大手一般,有一種隨時都會毀滅自己感覺。 用禮儀老師走後,雲念念去衛生間洗了把臉,心底堵著一股鬱氣。

想到剛才琳達的話:「陸細辛啊,她的高貴是天生的,想要學她,學些外在的動作情態沒用,得有她那樣高的智商,那樣的地位。」

陸細辛!

雲念念在鏡子上寫出這三個字,然後用水擦除。

這個女子確實厲害,年紀輕輕就當上古家家主,執掌古家醫院。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簡簡單單一句話,就有重若千鈞的力量。

不過——

雲念念勾了勾唇,她自己也不差,羅會長說了,她天賦極高,再學一段時間,就可以獨、立開畫展了。

斯年也提起過,問她日後是想要繼續求學,還是做自己的事業?

雲念念選擇經營事業。

她會成為世界上知名的的畫家,擁有自己的美術館,成為夜斯年的賢內助。

總有一天,她會和陸細辛站在同樣高的位置。

陸細辛能做到的,她也能做到。

即便無法像陸細辛那樣全能,也要擁有可以攪、動世界風雲的強大力量,笑看股市風雲,只手控制房地產,藝術、經濟乃至於政、治,都會有她的一席之地。

收拾好自己,雲念念下樓去客廳。

她脊背挺直,姿態雍容華貴。

客廳里,大長老過來了,帶着夜澤蘭正在說些什麼。

看到雲念念對她招了下手:「你過來。」

雲念念身子一僵,有些緊張,然後很快想到陸細辛,學着她的樣子,微微抬眉,目光漫不經心,悠悠踱著步下樓。

樓下的夜澤蘭正在喝水,看到這一幕差點噴了。

她擦了下嘴,神色驚訝,轉頭低聲問旁邊的女傭:「雲念念怎麼回事,眼神跟瞎子似的,走路也像老大爺,這段時間的儀態白學了?」

女傭回道:「雲小姐禮儀學得極好,老師都在誇,只是偶爾眼神有些飄。禮儀老師提醒過,說她眼神發虛看着無神,讓她改了。但是雲小姐說這是漫不經心,並不願意改。」

夜澤蘭嘴角抽了下,很是無語。

這種死魚眼跟瞎子似的,怎麼能叫漫不經心?陸細辛那種才叫!

想到陸細辛,夜澤蘭心中一動,這雲念念不會是在學陸細辛吧?

真是畫虎不成反類犬,東西效顰好笑至極。

人家陸細辛的漫不經心是有底氣的,她身份地位高,所以很多事都入不了她的心,態度就顯得有些輕慢。這玩意別人可學不來,學不好就像二傻子。

雲念念走到大長老跟前,對着他隨意點下頭,就一屁、股坐下。

這般隨意輕慢的態度令大長老有些不滿,微微蹙了下眉。

不過,這會有正經事,不是挑毛揀刺的時候。

大長老問雲念念:「你在陸細辛身邊住了一段時間,她這人如何,人際關係好不好?」

這、她哪知道啊!

雲念念下意識低頭,掐着手指想了半天才道:「我也不好說,不過她這人挺善良的,我和她不算是熟悉的時候,她就救過我兩次,還治好過我的右手。不過,她這人有點傲,對待我是恩賞的態度,真心不多,有些虛偽。」

「虛偽?」夜澤蘭激動地坐直身體,追問:「你從哪裏看出來的?」 當然,這靈石自然也不是白給了。

換來了某些有用的消息。

而被林凡關注的,則是,這坐鎮國舅府中的丹師,的確便是聖丹師的高徒,素有小丹師之稱的素陽。

還有,東面的烈火戰將,與這素陽為至交。

「素陽此人,爾等可知曉?」林梵谷坐王座上,俯瞰著下方郡王府諸人。

素陽之名出,諸人臉色都微變。

半晌后,孟軻道:「素陽此人,被人稱作小天師,懂天文地理,知天下大事,但最為讓人仰望的,則是因為他是聖丹師的首徒,一手煉丹之術驚天動地,據傳可生死人肉白骨。」

「生死人肉白骨?」林凡輕蔑的笑了。

這種丹藥的確是有。

至少在《葯神秘典》之上記載的就不止一種,比如九轉金丹,鴻蒙丹,混沌丸等。

可在當世,已經不大可能出現了。

三長老道:「素陽此人為人頗為高傲,在整個丹界,也許除了他的師尊外,其餘丹師在他眼中根本不存。」

林凡手抬起,那放在玉盤之中的丹藥被隔空攝來,微微用力,丹藥碎,林凡看着手中丹藥,嗤笑道:「千萬別告訴我,這丹藥是素陽煉製,不然我會笑的。」

孟軻嚴肅道:「這當然不是素陽煉製,而是素陽的徒弟——局狗。」

林凡眼眸微眯。

三長老道:「郡王,這般一直拖延下去,根本不是辦法,我們推出一種新丹,對方便推出一種,這般下去,銷路久久不定,可我們高價收購的藥材卻是拖不得……」

林凡眸子眯起。

這倒是一個事實。

有許多藥材,你錯了最佳的採摘時期,那便證明此藥材廢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