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可是,陳東卻能夠不斷地接下這麼強的洛克提斯的劍,是不是說明,陳東也很強呢?

再繼續看,他又發現,洛克提斯雖然每一劍都是威勢赫赫,就算是在旁觀也令人不禁膽寒。

但是,洛克提斯卻不住的喘著粗氣,似乎已經有些累了的樣子,消耗不小。

但看陳東,之前經歷了和布魯拉的戰鬥,又接著面對洛克提斯,卻跟個沒事兒人似的。

此時,在洛克提斯那如同潮水一般滔滔不絕的劍擊之下,陳東卻如同一座巍峨大山一般,屹立於此,巍然不動。

從頭到尾,陳東都沒有喘過一口粗氣,一直都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

。 有血鷹之稱的阿爾法中隊以他們有如閃電一般的戰術機動能力而成為泰倫聯邦卓越武力的一個象徵。

阿爾法中隊憑藉狂野和兇殘的屠殺為自己贏得了血鷹的「好名聲」,而他們的指揮官埃德蒙·杜克則是血鷹之首。許多人認為杜克是個脾氣暴躁且剛愎自用的蠢貨,雖然這不一定就是真相,但到底也是八九不離十。

阿爾法中隊的旗艦諾拉德Ⅲ號已經超時空躍遷航道以遠超光速的速度航行超過七十二小時,船員和士兵在這期間都把自己綁在加速度座椅上。身處超時空航行的狀態中,所有在行星重力場以及大氣環境下長大的人類多少會有些不適。

然而正急躁地在諾拉德Ⅲ號艦橋上急躁地踱步的埃德蒙·杜克則顯然不在此列。儘管在他站在艦橋控制台前的阿爾法中隊導航員和操作員看來,杜克活像一隻發情期的大猩猩,但在杜克自己的眼裏他無疑正是一頭暴怒的雄獅。

自從數次在奧古斯都的叛軍艦隊手中落敗以後,甚至還丟掉了自己的旗艦諾拉德Ⅱ號,杜克就成了聯邦海軍中許多人的笑柄。

即使是這樣,杜克也不會因為這樣的失敗就暴跳如雷。杜克之所以這段時間時不時就會處於極度憤怒的狀態,主要還是由於去年奧古斯都率領的叛軍艦隊圍攻塔桑尼斯星時,他的阿爾法中隊還被傑克森的復仇號耍得團團轉。

這代表着阿爾法中隊徹底成了一個笑話,他們在科普盧星區中追逐著一艘攜帶着原諾拉德Ⅱ號信號追蹤器的海盜船接近一個月的時間,最好還跟丟了。

而等到奧古斯都的艦隊撤離塔桑尼斯星系接近兩個星期以後,阿爾法中隊才姍姍來遲。

杜克不可能弄不清楚是奧古斯都僱人耍了自己。現在,杜克對奧古斯都的憎恨程度正不斷增長。

就在杜克上校在艦橋的合金鋼踱著步子叮咚作響時,艦橋上的船員都不敢扭頭去看他。儘管杜克並不會去體罰自己的士兵,但被他劈頭痛罵也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情。

終於,在諾拉德Ⅲ號的一陣輕顫過後,這艘阿爾法中隊全新的旗艦躍出了超時空航道。

諾拉德Ⅲ號是一艘位於凱聯之戰末期鑄造的巨獸級戰列巡洋艦,它比諾拉德Ⅱ號更加加固,擁有更多的激光與加農炮炮組,是泰倫聯邦海軍火力優勢學以及堅船利炮藝術美學的典範之作。

在阿爾法中隊戰艦躍出超時空時代時的空間扭曲現象因吸入光線而形成一道道輻散著模糊光暈的漩渦,鎚頭型的巨獸戰列巡洋艦之間是一艘艘矩形的驅逐艦、補給艦、APOD運輸船以及怨靈戰機。

阿爾法中隊的艦隊之間還有兩艘科學船,這些有着陀螺形船身的科考船直徑可達1000英尺,其頂部擁有雷達天線與最尖端的感測器陣列,(約300米),其中一艘的艦舨上還用白色的英文字母書寫着亞美利哥號的字樣。

泰倫聯邦通常會利用科學船高靈敏度的感測陣列進行邊境監控和安全掃描任務,目前這種艦船主要是在執行科研任務,但聯邦的科研人員仍然在致力於給這些科學船加裝武器以及護盾系統。

「該死的的奧古斯都·蒙斯克,我早看出他狼子野心!」在諾拉德Ⅱ號躍出超時空航道后,杜克眼前的艦橋主屏幕上赫然浮現出瑪·薩拉同步軌道軌道空間站以及外星拍攝回來的畫面,顯示該行星多地正處於戰火之中。

叛軍的軍隊與戰車正在橙灰色的戈壁上前進,多出聯邦的軍事基地和要塞都滿目瘡痍。

而杜克很快就意識到,如果他的部隊還能夠連接到瑪·薩拉同步軌道上的衛星和空間站,那就說明這些設施還沒有落入叛軍的手中。

哪怕叛軍的艦隊再如何孱弱,他們也不至於連這都做不到。那叛軍的意圖也就顯而易見,他們有意想讓聯邦艦隊接管這些設施,還看清瑪·薩拉是否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與此同時,諾拉德Ⅲ號的雷達顯示圖上忽然檢測到六艘戰列巡洋艦的信號,其中兩艘還是已經被淘汰的利維坦級戰列巡洋艦,阿爾法中隊中科學船的感應陣列則檢測到過多隱藏在星球背面的小型飛船。

「亞美利哥號呼叫旗艦艦橋,我們在7,114檢測到兩個標準時以前的超時空航道的波動。」這個時候,科學船亞美利哥號的船長向杜克回答說。

「叛軍正要逃跑!」杜克在一瞬間就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攔住他們!」

英明神武的杜克上校立即做出了他的判斷,他急於與革命軍的艦隊一較高下,一雪前恥。

阿爾法中隊擁有十一艘在役的巨獸級戰列巡洋艦,這些無與倫比的鋼鐵巨艦立即在杜克的命令下向著那六艘革命軍的戰列巡洋艦駛去,數以百計的各類戰艦緊緊跟隨着,這些戰艦推進器所噴涌的明焰的亮橙色火焰在深空黑色的背景中就像是一把正在移動的、明亮的刷子。

「長官,這很可能是一個陷阱。」杜克的副官顯然從這之中看到了更多:「我們必須小心謹慎。」

「我們的對手是奧古斯都·蒙斯克。」副官是一名有着棕黑色捲髮的年輕人。

「讓艦隊停下。」聽到奧古斯都的名字,杜克反倒沒有那麼怒火中燒了,冰冷的憤怒很快就讓他冷靜了下來。

奧古斯都·蒙斯克這個名字漸漸地已經變成了許多泰倫聯邦高級官員乃至聯邦海軍將領心中的夢魘,他先是摧毀了戴拉里安造船廠,奪取了大量的戰列巡洋艦,接着又以驚人的果決劍指塔桑尼斯主星。

泰倫聯邦中那些位高權重的人們都害怕奧古斯都顛覆他們的統治,而泰倫聯邦的將領則對奧古斯都這樣的人又懼又恨。但到底是托叛軍的福,聯邦海軍的軍費隨時間的增長與日俱增,軍官們得到的好處也就日漸增多。

「讓隱形偵察機出港。」杜克

「上校,瑪·薩拉總督請求與諾拉德Ⅲ號建立通訊連接。」這時,杜克的導航員忽然對他說。

「讓他滾。」杜克勃然大怒。

雖然是這麼說着,但杜克最後還是接入了瑪·薩拉總督的通訊連接。

「杜克上校,奧古斯都·蒙斯克,那個該死的叛黨已經兵臨城下,他們包圍了紅石城塞與艾辛楊隆德。」一張臃腫的、油光滿面的肥臉出現在了諾拉德Ⅲ號的艦橋主屏幕上,讓杜克的心裏泛起一陣噁心。

「指揮這伙叛軍的人是誰?」杜克的心裏浮現出一個個革命軍將領的名字。

「是夏伊洛的吉姆·雷諾還是奧古斯都的戰爭惡犬泰凱斯·芬利?」

「我可以確定就是奧古斯都·蒙斯克本人,我們的無人偵察機拍到了叛軍的指揮中心上揚起的是金狼旗幟。」瑪·薩拉總督痛哭流涕。

「杜克上校,你可一定要來救我啊!」 與此同時,刺納人也得到了消息。

擔心被御駕親征的大梁大軍絞殺,刺納人更是瘋狂地四處作亂。

刺納人作亂的方式多種多樣,有去村莊搶糧的;有在城裏悄悄搞破壞的;也有將村民聚集起來亂殺的……其手段可謂是慘絕人寰。

李縣令手下的衙役和護城士兵有限,顧得了東頭就顧不了西頭,因而,才半個月的時間,徐州就被刺納人搗騰得烏煙瘴氣的。

夏文樺在家裏坐不住,聽聞哪裏有刺納人,便追過去,救下百姓,順便殺了那些刺納人,簡單又粗暴。

宮玉守着兩個孩子,挖葯的事都得先丟在一邊。

料想大柳樹村偏僻,刺納人輕易找不過來,哪知越是偏僻的地方,刺納人越是會摸過來。

這日中午,夏文樺才離開家一個時辰,刺納人就從村口衝進來了。

一百多個人,每個人手上都拿着明晃晃的大刀,殺氣騰騰的模樣,好似地獄煞神一般。

刺納人逼迫大家把糧食交出來,也不知道他們搶那麼多糧食是要幹嘛!

這年頭,交了糧稅之後,每家每戶都沒有多少糧,是以,搶農人手中的糧食就跟要他們的命差不多。

的確,沒有糧食到最後也是餓死。

大家被趕到村裏打稻穀的石板壩子上,一齊都憤怒地瞪着刺納人。

手裏沒有武器,他們不敢跟刺納人拼殺。

不過,潛伏在大梁國內的刺納人都是練過武功的,想必他們也拼不過。

刺納頭領居高臨下地蔑視着他們,用生澀的大梁漢語說道:「只要你們把糧食交出來,今日,就饒你們不死。」

沒有人搭話,年齡比較大的里正站在人群的前頭,冷眼看着他,不屑地哼了一聲。

刺納頭領注意到他,頤指氣使地朝他一指,「你,老頭兒,站出來。」

孫里正看不起刺納人,冷道:「你們刺納人跑到我們大梁國來搶糧食,是餓得都吃不上飯了嗎?」

刺納國被鄙視了,刺納頭領的臉色一沉,怒道:「死老頭,你如果想死,老子便成全你。」

孫里正沒被他威脅到,淡定如一地道:「以老夫的年齡,做你的爺爺都綽綽有餘了,你還在老夫的面前自稱為老子,原來刺納國就是這麼教育人的。果然,彈丸之國也就只有這麼點眼界。」

「你……」刺納頭領說不過他,憤怒得胸口不住地起伏。

他朝一個侍衛一指,命令道:「你,去給我殺了他,這死老頭活着,簡直就是在浪費糧食。」

孫里正白他一眼,「即便浪費,也是浪費我大梁國的糧食,與你刺納國有何關係?」

刺納頭領磨了磨牙,「還真是一點都不怕死!」

孫里正仗着年齡大了,確實不怕死,但村裏的其他人看見一個刺納兵領命提着大刀過來,心裏面都忍不住地發顫。

刺納人在別村的惡行他們早都聽說過了,因而別說刺納人此刻就在眼前,就是之前沒看到刺納人那會,他們也早都覺得害怕了。

孫里正有先見之明,別的村才出事,他就通知大家先把糧食藏起來,所以刺納人浩浩蕩蕩地來找不到糧食,才會發這麼大的火。

孫里正拄著拐杖站立,面對刺納人的兇狠,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其實,誰都怕死,可他不能表現出來。他是大柳樹村的里正,一旦他慫了,那整個大柳樹村就完了。

「里正,孫里正……」他身後的村民害怕地喊。

近了,更近了。

刺納兵舉起刀,眼看就要砍下去,好些婦人便嚇得大叫:「啊!」

她們別開臉,不僅不敢看,還捂住護在面前的孩子的眼睛。

然而,那刺納兵的大刀還沒砍下去,或者說才舉至高空,一支箭羽就如流星趕月一般破空而來。

「哧」!箭太快,在空中都擦出了聲響。

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那箭就直入刺納兵的喉嚨。

於是,他的箭高高地舉著,半晌都砍不下來。

箭入喉,不會馬上死去,箭身堵住喉管,中箭之人呼吸艱難,還得要體會盞茶時分缺氧的痛苦。

眾人不解,大膽地一看,頓時瞠目結舌,那是何人射的箭?

刺納人難受地捂著喉嚨,手裏的刀「咣咚」一聲掉在地上。

緊接着,他晃悠兩下,矮小的身軀也是怦然倒地。

可憐他在地上還在艱難地張著嘴喘氣。

刺納頭領驚得有剎那間的獃滯,瞧了瞧倒地的士兵,再去看箭射過來的方向。

只見相聚一百丈來遠的大柳樹下,一個身穿藍色衣裙的女子宛如王者降臨一般立在那裏,眼神森冷銳利,全身自帶殺氣。

她一個眼神掃過來,幾乎就要讓人匍匐在她的腳下。

刺納頭領心下「咯噔」一跳,直覺遇到高手了。

但他一看身邊的百來個士兵,膽量就升了起來。

「你是誰?竟然殺我刺納帝國的士兵?」

他的劍一指,屬於上位者的氣勢便嚇得在場的村民都緊縮成一團。

宮玉動作酷酷地拿着弓箭,嘲諷道:「刺納國什麼時候改名叫刺納帝國了?呵!那麼屁大點的地方,也配得上一個帝字?」

別人說這話可能是在跟刺納頭領較勁,而她說這話,明顯就讓人覺得刺納國確實不配。

刺納頭領咬了咬牙,「你是誰?」

宮玉冷眼瞧着他,道:「你還不配知道我的名字,想要知道我是誰,去把你們的刺納皇帝叫來。」

刺納頭領眼中的殺氣一閃,「哼!口氣不小。」

宮玉不想跟他墨跡,直接命令道:「我給你們半刻鐘的時間,把剛才搜刮的家禽和糧食留下,然後滾出大柳樹村去,若不然……」

她一把抓起三隻箭,拉弓,用動作來說話。

刺納頭領觀察觀察她的周圍,發現她只有一個人,更是有膽量。

當即冷嘲一笑,「呵!你才一個人,就想跟我們一百多個人拼殺?簡直是不知死活。」

宮玉不以為然地道:「我一個人殺你們一百多個人,也不難。」

正所謂藝高人膽大,她現在恢復了許多異能,這些刺納人目測還不是她的對手。

但刺納頭領像是聽到天大的笑話一樣不住地狂笑:「哈哈哈………」

。 李舟微笑的對着站起來提問的中年大叔問道:「您好,怎麼稱呼?」

面對未來科技老闆的客氣,崔亞寧連忙回道:「您好,李董,鄙人姓崔。」

「好的,謝謝!既然崔先生已經問了,這裏我就先跟大家說一聲,關於常溫超導材料的價格目前還沒有確定下來!但是!大家請放心,常溫超導材料的價格絕對在大家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說不定,到時候價格確定下來后,還能給大家一個小驚喜。」

李舟臉上神秘的笑道。

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頭,李舟心裏暗道:「也不知道到時候這些人的心臟能不能承受的住。」

不給眾人更多的時間思考這個問題,李舟又繼續說道。

「說到價格,我想另一個大家擔心的問題就是產量了,畢竟如果產量不足,一切都是白搭!更何況在座的每一位幾乎都有一家公司,如此大的需求量,會不會出現僧多粥少的情況呢?」

李舟笑了笑,揉了揉鼻子。

「大家可以放心,只要原材料充足,我們未來科技就能保證在座的每一位背後的公司都能拿到常溫超導材料。」

大型會議室里,大部分被公司派來的公司代表們都滿意了,有了未來科技李董的親自保證,這次回去也能完美交差了。

「我看到現場還有不少外企的朋友們,我要說的最後一件事兒和你們密切相關。」

李舟突然將外企單獨拿出來談,讓各個外企來人臉色凝重,心中一突。

「對於外企的朋友們,在價格上會略有不同,如果購買的常溫超導材料只是在我國國內使用消耗,那麼在採購價格上,沒有什麼出入。

但是,如果採購的常溫超導材料是運到我國國外使用的,那麼在價格上會有所出入,在單價上,會是正常的1.2倍,並且我們未來科技只接受原材料付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