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璞玉被他捏碎后,王城的聲音更大。

「爺爺,陳家的人來複仇了!」

「爺爺,你快醒來啊!」

「爺爺!!」

沒有任何回應。

王城心底難受得要死,他看著武九不停的逼近,終於慌了。

身上的汗水如同洗澡,王城半跪著身子,對武九說:「武九,我錯了!我不應該把人命不當一回事!武九啊,你不能殺我,你要是殺了我,我爺爺出山來真的會和你們的少爺不死不休。」

武九淡然一笑。

他輕蔑至極。

若不是今晚,他也會為少爺擔心。但就在剛才,他看到少爺的實力。

羅斯柴爾德家族,竟然都要給少爺低頭!

這樣的實力,不需要他多餘的擔心。

武九抬頭看著天空,面沉入水。他哈哈淡笑,會心說道:「阿妹,哥哥沒用不能保護你!但少爺,為你報仇了!」

武九像是在和文琳進行靈魂上的共鳴,又像是聽到文琳從地獄傳來的微笑聲。

突然,武九睜開眼。

他的眼角,露出笑意。

下一秒,是無盡的殺意!

殺意滔天,綿綿不絕!

「去死吧!」

武九震天撼地的狂吼道,聲音直衝雲霄。

軍刀已出,鮮血漫天!

王城人頭落地!!

血濺三尺!

棕櫚長灘,王平安也感覺到兒子死了,他腦海里一陣翁鳴。他更有一種感覺,今夜,王家要被滅門。

想當初,王家踏入陳家大門,將陳家滿門抄斬的時候。

王平安從沒想過,王家也會有這一天!!

而此時。

王家後山里,一位老者猛然睜眼!

「璞玉,碎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看我幹嘛?」

血絕戰神一臉無語,心中卻也十分詫異,弄不清楚為什麼又冒出來一個自己?

而且,看上去比他還要狂的樣子。

他知,肯定是張若塵弄出來唬人的手段,以震懾甲天下這些天庭大神。

可別穿幫了!

荒天可以變化成他的模樣,這是因為荒天足夠強大。但,像他和荒天這樣的強者,無量境之下,也就那麼一些。

哪那麼容易找出第二個?

這點自信,血絕戰神還是有的。

不死血族族長沒好氣,道:「不死血神呢?」

「坐鎮三生界呢!」血絕戰神底氣很足。

不死血族族長不放心,釋放神念,跨越重重星海,到達三生界。確定不死血神真的在三生界后,才暗鬆一口氣。

不死血族族長道:「這個血絕戰神到底是誰啊?」

「我怎麼知道。」

「奪天神皇呢?到底是不是你殺的?」

「我收拾藍破軍呢,就算想殺奪天神皇也沒機會。」血絕戰神很想將這一戰績攔到身上,但想了想,在老頭子面前,沒必要虛言。

「你到底修鍊了幾尊不死血神?」

血絕戰神被問得火冒三丈,道:「你不信我?老不死的,你居然不信我。我血絕,豈是那種敢做不敢當之人?殺個奪天神皇,我有什麼不敢認的,關鍵真不是我殺的。」

不死血族族長背着手,咬着嘴,盯着血絕戰神看了好幾圈,道:「跟我來。」

「嘩!」

空間翻轉,星空斗移。

頃刻間,不死血族族長帶着血絕戰神,來到漆黑無邊的虛無空間。

一棵高達不知多少萬里的血葉梧桐,立在虛無中,葉片如湖畔般大小,血色神光能夠將虛無的力量驅散。

樹下,盤坐有一位絕代風華的女子,戴着面紗,體態婀娜。

血絕戰神自然知道這女子是誰,收斂狂態,眼神慎重而肅然。

不死血族族長哈哈一笑:「誒呀,沒想到啊,鳳天居然在這虛無空間中修鍊,怎麼就恰巧遇到了呢?」

鳳彩翼緩緩抬起眼皮,兩排睫毛掀開,露出一雙五光十色的晶瑩神眸。

不死血族族長連忙呼喚血絕戰神,道:「還不趕緊過去給鳳天行禮,你這小輩,太缺乏敬畏之心了!」

血絕戰神有些不情願,但,別人現在是地獄界的二十諸天之一,修為和身份都擺在那裏,再不情願,胳膊也擰不過大腿。

「見過鳳天。」

血絕戰神虎軀挺拔,抱着鐵拳,行了一禮。

「行了,我知道了,星桓天的事與你無關。你們去吧!」鳳彩翼很冷漠,知道他們的來意。

不死血族族長立即眉開眼笑,正欲拉着血絕戰神離開,卻見他還停在了原地。

血絕戰神道:「星桓天有數位神尊種子和諸天種子,稍有不慎他們將會隕落。地獄界真要因逆神族的事,置他們於不顧?」

「這不是你可以過問的事!」鳳彩翼道。

血絕戰神道:「如果我定要問呢?」

「走啦!沒大沒小,在天的面前,都不知道收斂自己的脾氣。」

也不管血絕戰神同不同意,不死血族族長拉着他,瞬間跨越空間,消失在血葉梧桐下,回到了星空中。

不死血族族長一路上數落血絕戰神,道:「我看你是真的膨脹了,居然敢以這樣的語氣,與一位天對話。你以為鳳天昔日死亡神尊的名號是隨便得來的?死亡二字,便代表着她一言可以定你生死。」

血絕戰神眼神沉靜,道:「死亡神尊既然暗中前來,也就說明,地獄界並非是不想開戰,甚至已經做好打一場神級血戰的準備。只不過,他們還在等最佳的機會。」

不死血族族長見血絕戰神如此冷靜的樣子,點了點頭,道:「繼續說。」

「他們在等,天庭和賊老天結下解不開的血仇。同時也在等,星海垂釣者徹底被天庭激怒。要殺精神力超過九十階的巨頭,難如登天。而得罪兩位精神力超過九十階的巨頭,必然會讓天庭遭受毀滅性的反噬。」

血絕戰神望向星桓天,道:「地獄界能不能等來自己最想要的機會,一場神級血戰會不會爆發,最終,將由星桓天此刻的戰鬥決定。甚至,有可能就決定在張若塵的手中。這小子,現在是越來越了不得了,都已經可以影響天級人物的決定。」

不死血族族長並不看好張若塵,道:「你也太瞧得起那小子,就憑他現在的精神力強度,根本不需要玄一出手。甲天下、名劍神、曼陀羅花神這些古神,任何一個,伸出一根手指,就能要了他的命。」

羅剎族大軍,駐紮在星空中。

羅乷一雙神眸,遠眺星桓天,能隔着億萬里,看到站在神女城外的張若塵。

她自言自語的笑道:「張若塵終究還是張若塵,他若是想要護著誰,便是舉世皆敵,也一定要護著。我倒是有些羨慕白卿兒!」

笑容中,帶有憂色。

「殿下說什麼傻話?星桓天的護界大陣正在消失,神女城的護城陣法也被擊潰,白卿兒做為逆神族,必將葬身城外,有什麼好羨慕?倒是駙馬,怕是會被她連累。」一位羅乷族神將道。

羅乷道:「你們不懂!」

神女城。

羅生天手握商夏的玉手,站在天下神女樓的一座玄塔的最高層,望向城外,看着一道道直衝長空的神光。

「張若塵倒是有種,為了自己心愛的女子,雖直面大神,雖迎向千軍萬馬,卻毫無懼色。」他道。

商夏面容愁苦,似已看淡生死,道:「張若塵是為了師尊,所以視死如歸,同進同退。你呢?」

「張若塵都這麼有種,我羅生天豈是懼死之人?放心吧,就算今日我們要葬生在神女城中,我也會死在你前面。」

羅生天摟住商夏的纖腰,體內的一腔熱血被張若塵激發了出來,鬥志昂揚。

「唰!」

神光閃爍。

白卿兒的聲音,在天下神女樓中響起:「還能一戰的大聖、神靈,隨我一起進入天尊神殿廢墟,或還有機會,守住星桓天,保住神女十二坊。可有人,與我前往?」

商夏和羅生天定睛看去。

只見,不知何時,白卿兒出現在重重樓閣之間的聖湖湖面。隨後她化為一道白光,沖向天下神女樓的腹地。

「師尊,我跟你去。」

商夏心中激動,毫不猶豫的化為一道幻影,追向白卿兒。

羅生天緊跟上去。

「少城主,千丞隨你一起。」

「少城主,我與你同行。」

「只要能保住神女十二坊,即便死在天尊神殿廢墟又何妨。」

……

天下神女樓的八位神境坊主,還有列位大聖樓主,見白卿兒現身,皆欣喜若狂,就像是有了主心骨,個個不懼死。

雖不知道少城主想要做什麼,卻都紛紛跟上去,意志堅定,有一去不復返的氣概。

神女城外。

血絕戰神罵得甲天下狗血淋頭,爆出很多甲天下年輕時候的猛料,聽得城中修士和天庭大軍目瞪口呆,不明真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