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這個事情非常簡單。

只要是喊起來開飯了,小金就是睡得再沉,都能哐哐爬起,根本不需要你去喊第二聲的。

每次被騙每次如此,生怕有一次是真的,而自己又沒有起來,被自己的主人吃完了一樣。

吃貨,它是認真的。

「你可真是個吃貨啊!」

林軒雖然不知道說了多少句,但還是習慣性的再次說了句。

小金沒有絲毫不好意思,反而一臉不樂意,抱怨自己的主人又騙自己。

總是騙一個小幼龍,你良心不會痛嗎?

對此林軒表示無所謂。

「好了,這次真的要開飯了,簡單吃點東西,我們就出發吧,等晚上我們吃螣蛇大餐,到時候給你吃一個痛快!」

林軒跟小金打鬧一番,那邊早已下去準備的奧蓮娜把早餐弄好了,簡單的早餐並不需要花費什麼時間。

把小雪喊上簡單吃過早餐,林軒就帶領着戰寵們來到了親衛營中。

這裏戰寵們是很少過來的,因為這裏的生活方式很枯燥,除了操練還是操練,要麼就是吃飯休息,每日保持着最好的狀態。

親衛營里的陷陣營士兵,都是隸屬於林軒這個領主的親衛,平時是不需要去巡邏什麼的,更不需要出去外面打獵。

他們存在的意義,就是保護林軒的個人安全,跟服從林軒的指令去征戰,其餘的事情都與他們無關。

在這裏用木質圍牆與外面隔開,從外面往裏面看的話,只能看到一桿高高的龍旗,在清風中飛揚著。

這正是奧蓮娜的手筆,頂尖的紡織技術,讓龍旗不單極其精巧,還是一件非常高級的裝備。

【鐵血龍旗】

等階:暗金高級

附加屬性:無

附加技能1:鐵血領域(處於龍旗輻射範圍的親衛營士兵,將獲得鐵血狀態加持,戰鬥力提升百分之十!)

附加技能2:神龍榮譽(龍旗不倒,親衛消耗下降百分之十!)

簡介:隸屬於領主林軒之旗幡,附加了三股絕強之力,可通過吸取鐵血之氣緩慢升級,無上限!

·····

高達暗金高級的特殊裝備。

雖然沒有任何直接性屬性加成,可攜帶的技能卻非常恐怖,可以讓親衛營士兵獲得百分之十戰力加成,還有百分之十的消耗下降加成。

這是奧蓮娜花費了數天時間打造的,用了非常之多的寶材,其中的主材旗幡,更是多個七階魔獸最堅韌位置柔韌而成。

除此還加持了她跟小金小雪的神力,還有各種祝福,讓這面屬於親衛營的鐵血龍旗,擁有了可以不斷成長下去的可能性。

雖然這個過程會非常緩慢,可只要不斷鐵血征戰下去,總有一天會達到無法想像的地步的。

這面龍旗雖然只是時不時輕輕飛揚,可一股鐵血之氣卻籠罩着整個親衛營,讓裏面的親衛士兵們時刻處於鐵血狀態中。

當林軒帶着戰寵們走進這個區域時,陣一已經糾結了方隊,每一個親衛士兵都猶如標槍,等待着自己領主的檢閱。

「你們,都很不錯。」

林軒掃視着眾親衛一遍,才神色嚴肅看着眾親衛說道:「今天我將帶領大家執行一向極其重要的任務,我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

「誓死捍衛領主榮譽!」

親衛營士兵齊聲喝道,一股鐵血氣息轟然爆發,在上空交合成種種異象,與鐵血龍旗相呼應。

「嗯,我相信你們會做到的。」

林軒微微頗首,接着取出無名長槍翻身坐到小金的龍台上,指着迷霧森林的方向:「出發,今日那裏將成為部落的領地!」

「是!」

親衛士兵再度齊聲應答,接着跟隨自己領主的腳步開拔,龍旗所到之處,均為部落之領地!

不死,便不休!

部落大門轟然打開。

林軒化身神聖龍騎士一龍當先,左右跟隨着御空而行的兩大戰力臂膀奧蓮娜與小雪,身後是橫推一切的親衛營士兵。

迷霧森林外圍重新出現了不少魔獸,四五階的隨處可見,上次內圍的戰鬥把不少這類魔獸逼了出來。

當它們看到不速之客踏入自己的領地,都陷入了憤怒狀態。

可當它們臨近時卻傻眼了,那鎮壓世間一般的氣勢,讓它們略微靠近都心神顫抖,彷彿在靠近一點就會萬劫不復!

這猶如天威!

「嗚嗚嗚~」

無數魔獸夾着尾巴跑路,什麼領地觀念直接被拋在腦後,等我先活下去再說吧。

林軒並沒有追擊這些魔獸,有着上次的御獸部落收益,他現在並不是很缺魔晶,缺也不缺這種高階以下的魔晶。

而且這裏馬上就是他的牧場,沒有必要把這些還用不到的牧畜殺了,留在這裏養著需要的時候用,才是真正的王道。

也是因為以上原因,他並沒有理會這些逃命的魔獸。

不過讓它們四處亂竄也不是事,所以他沉吟了下,就把三十六計之瞞天過海篇兵書取了出來。

「這次親衛營作為一支奇兵,主攻還是我們幾個,就先隱藏着吧。」

林軒取出兵書跟自己的臂膀說明一聲,就激活兵書拋了出去,剛才還氣勢沖霄的親衛營士兵,下一刻就消失無影。

小金已經見過這個狀況,對此並沒有多大波動。

而奧蓮娜跟小雪只是聽過,當真正看到兵書發威,她們的美目一下微微張大了起來,精神想要穿透這個隱瞞之力。

不愧是林軒的臂膀,發出全力的她們成功穿透了隱瞞之力,但效果跟小金差不多,需要用出最強實力,否則就會被隱瞞住。

「主人,你這兵書好強!」

兩女止不住讚歎著,尤其是其中的小雪,她可是魔法陣宗師,幻陣也是她的拿手好戲,部落的魔法陣就有着迷幻功效。

可就是這麼一個熟悉迷幻方面的專家,也被這個瞞天過海之力給蒙蔽,只能利用強大的實力強行穿透才能看到大致,蒙蔽之力有多強大可想而知。

「哈哈,還好還好。」

林軒很想保持高深莫測,可此時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沒得辦法,這麼好的東西屬於自己,他實在忍不住內心的愉悅啊。

「一計就這麼牛逼了,要是哪天真能湊齊三十六計合一,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呢?或許神明也拿此沒辦法了吧?」

林軒再一次期待着。

氣勢沖霄的親衛營被瞞天過海遮蓋,一路上安靜了不少,林軒幾人的速度非常快,底下的魔獸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離開了。

就這樣順利不斷前行,從外圍進入到內圍區域。

這裏的魔獸更多,強大的魔蛇跟暗影鱗甲豹隨處可見,甚至連魔虎的蹤影林軒一路也見了不少,六階的等階傲嘯一方。

不過達到七階的高階魔獸沒有看到,顯然就是魔力濃郁的內圍,也沒有多少這種等階的存在,屬於一個族群的王者。

還是此前面對外圍的心態,林軒並沒有動這些魔獸,甚至偶爾看到不錯的天材地寶,他都沒有去動,而是留着在原地生長。

現在再次看迷霧森林,他的心態跟之前已經不一樣了。

之前是進來偷偷掃蕩,這次進來是巡視自己的領地。

迷霧森林的內圍區域很大,各個地方也非常險峻,巨樹參天猛獸成群,濃霧更是遮蔽感官。

可這一切的一切,卻攔不住林軒一行的去路,一路橫推。

就這樣不斷深入。

當時間悄然來到午時時分時,林軒一行來到了一個山澗處,底下是一條奔騰的大河,滾滾的河水,彷彿將大地分成了兩半。

對面也有濃霧,不過不再是白蒙蒙的,而是換成了灰濛濛的,時不時還有巨大黑影在裏面一閃而過,可認真看又沒有,仿若鬼蜮。

而這個仿若鬼蜮的地方,正是林軒這次來此的目的地,迷霧森林最為危險的核心之地。

他要找尋的螣蛇,正是在這個最為危險的區域棲息!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是瑞獸?」熊君突然現身,軒轅麟月看着龐大的身軀,足有十五米高,身上覆蓋着一層濃密、厚重的暗金色毛髮,一雙手臂奇長無比,垂在身體兩側,以它那麼龐大的身體,這手臂的長度居然超過了膝蓋。

也就是說,它手臂的長度就超過了十米,而且還極其的粗壯,最誇張的是雙肩,隆起如同小山包一般的肌肉。

軒轅麟月有些震驚,沒想到他居然會出現在這裏。

「我應該不是吧?」軒轅麟月也不確定現在的自己到底還是不是人類,所以有些不確定的回答道。

「嗯,命運之瞳這就沒錯了。」

熊君看着軒轅麟月眉心的豎瞳點了點頭,泰坦巨猿二明和天青牛蟒大明他們兩個也是非常震驚的,軒轅麟月居然成為了瑞獸,這樣的話他們兩個擅自帶着她們靠近核心區應該就不會有事了。

就在熊君和軒轅麟月討論之跡,三眼金猊羨慕的看着朱竹清,這一幕讓朱竹清有些摸不著頭腦,她有些不明白三眼金猊為什麼會這樣看着她。

就在朱竹清想要詢問時,三眼金猊用口型對着朱竹清說了一段話,朱竹清的直接告訴她三眼金猊說的是:「她我要了!人類你別想獨自一人霸佔她!」

這讓朱竹清感覺莫名其妙,她一個魂獸居然要和自己搶人。

就在熊君打算強行帶着軒轅麟月去核心區時軒轅麟月突然消失了,緊接着朱竹清的身影也消失在四頭魂獸的面前。

三眼金猊死死的看向一個方向,但她並未說什麼,「大明二明我們走了,有時間我會帶小舞回來看你們的。」

聲音在泰坦巨猿和天青牛蟒的腦海之中響起,他們默默的點了點頭,熊君有些氣憤的吼了兩聲,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跑了。

熊君直接帶着三眼金猊返回了核心區,泰坦巨猿和天青牛蟒他直接忽略了。

三眼金猊的腦海之中閃爍著軒轅麟月來到斗羅大陸以後的全部記憶,前世的記憶好像有什麼東西保護著,沒有辦法可以去窺探,三眼金猊也並未發現軒轅麟月的前世記憶。

三眼金猊現在對朱竹清非常羨慕,她何德何能擁有她的全部愛,憑什麼啊!

所以三眼金猊下定了決心,她要去和朱竹清搶!哪怕搶不到也要分到一半的位置!

軒轅麟月並不知道自己又被其他人惦記了。

而七寶琉璃宗發生了一件大事,菊花關,鬼魅,蛇矛,刺豚,魔熊整整五位封號斗羅帶着一眾武魂殿的魂師進攻七寶琉璃宗,寧榮榮與唐三是分開了的,暫時回了宗門。

「兩儀靜止領域!」

菊花關和鬼魅直接發動了武魂融合技,劍道塵心和古榕兩人直接被禁錮住,蛇矛斗羅魔熊刺豚三人直接對劍道塵心和古榕進行了攻擊,各自都是使用了最強的魂技,由於中了菊花關和鬼魅的武魂融合技劍道塵心和骨斗羅古榕完全無法反抗,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攻擊落到自己的身上。

古榕和劍道塵心兩人閉上了眼睛,他們已經沒有活下去的可能了,七寶琉璃宗也不可能存活下去了。

「風致,榮榮,老骨頭,永別了,可惜啊,沒能看見唐三小子和榮榮丫頭成親的樣子。真的是有些遺憾啊。」

劍道塵心直接消失在三人的攻擊之中,只留下了一柄斷劍,連骨頭都沒有留下分毫。

古榕是防禦型的魂師,也只是留下了幾塊骨頭碎片。

寧風致見劍道塵心和古榕死去,痛苦喊道:「劍叔!!!古叔!!!」

寧風致有些不敢相信的後退了幾步,有些站立不穩,幾個七寶琉璃宗的人和寧榮榮連忙扶住寧風致,寧榮榮的眼中全是淚水,古爺爺和劍爺爺就這樣死了,寧榮榮完全不敢相信,他們可是封號斗羅啊!

「哈哈哈,劍道塵心,骨斗羅古榕我還以為有多強呢!還不是土雞瓦狗!照樣死在了我們的手中!」

刺豚斗羅和眾人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蛇矛斗羅朝寧風致慢慢走去,寧風致並未後退,而是直視蛇矛斗羅。

「沒想到寧宗主居然沒有走而是留了下來,怎麼剛才為什麼不跑呢?」蛇矛斗羅有些疑惑,寧風致明明可以逃走的,而他卻沒有走。

「我是七寶琉璃宗宗主,如果我都走了那我七寶琉璃宗還能存在嗎?」寧風致反問道。

「哈哈哈,說的也對,不過寧宗主你不走你的七寶琉璃宗還不是照樣沒了!」蛇矛斗羅此話一出,現場響起一片武魂殿眾人的笑聲。

尤其是菊花關,笑的已經不顧形象了。

「是啊,武魂殿這麼大的陣仗讓在下有些受寵若驚啊,整整五位封號斗羅和一萬魂師精英隊伍,真的是看得起我七寶琉璃宗啊!」

寧風致知道自己逃不了,索性破罐子破摔。

「哈哈哈,放心吧,寧宗主不僅僅是你們七寶琉璃宗!很快其他宗門的人就會來陪你!」

蛇矛斗羅懶得與寧風致廢話了,直接一蛇矛捅死了寧風致,而寧榮榮則被武魂殿的一萬魂師隊伍給解決了。

這一次唐三沒有那麼多暗器給七寶琉璃宗,武魂殿的損傷基本上沒有,兩個封號斗羅一解決,其餘人不足為懼,全是一些輔助系魂師,完全就是活靶子。

藍電霸王龍宗已經成為了歷史,藍電霸王龍宗的消失比七寶琉璃宗還要快。

至於昊天宗武魂殿並未動手,比比東想要拿昊天宗開刀但是沒有人啊,供奉殿的人都不幫忙,千道流也不讓。

所以攻打昊天宗只能不了了之。

七寶琉璃宗和藍電霸王龍宗兩大宗門一夜之間全部覆滅,無任何倖存者,尤其是七寶琉璃宗的寧榮榮聽說死相極其慘烈。

史萊克學院之中唐三死死的抓着面前的桌子,戴沐白馬紅俊等人想要安穩但是又不知道如何開口,畢竟是唐三的媳婦和岳父他們全部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