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羅剎江江岸。

黑夜風高,殘月輪空。

羅剎江漆黑一片,只聽見江水怒吼,波濤洶湧。

巨大的江中,只有幾盞江面塔燈,在緩緩旋轉。

羅剎江,連接東海入海口,是內陸最大的海口江域之一。

風高浪急,可謂兇險無比。

而,就在此時。

突然,漆黑的江岸邊,一道道灼亮的燈光閃現。

那,是車燈。

無數車燈,組成一道道燈火長龍……沿着黑夜,席捲而來!

車流如龍,浩浩蕩蕩!

黑夜中,一輛輛軍用迷彩越野車,穿破黑夜駛來。

剎那間。

長龍車隊,將整片羅剎江……方圓十公里內,圍堵封鎖的水泄不通!

一排排越野車,停靠在江岸旁。

一盞盞車燈,交織成聚光燈……將漆黑的羅剎江,給映徹的透亮。

無盡車隊長龍中。

一輛巨大的迷彩悍馬H6越野車,車燈灼亮,緩緩駛來。

一個輕剎車,H6越野車,停在了江岸前。

越野車駕駛艙門推開。

將軍趙雲,一身軍裝筆挺,率先下車。

能讓他,堂堂武部大將軍,親自當司機。

足以見得,坐在這輛越野車中的正主,身份是有多高。

趙雲恭敬來到越野車後門前,拉開車門。

「秦帥,羅剎江已到。四萬規模守衛,已封鎖方圓十公里!」

趙雲聲音凝重,彙報道!

「恩。」越野車後排,秦蒼穹緩緩點頭。

而後,踏步,下車。

他一身西裝,儒雅筆挺。

緩緩來到羅剎江岸前。

江風呼嘯,吹拂凌亂了他的劉海。

秦蒼穹眼眸平靜,凝視着這一片漆黑的怒濤江面。

一個星期前。

宋憐星,給他撥打了最後一通求救電話。

而後,她便墜入了眼前這片羅剎江,音信全無。

事後,秦蒼穹調動天網,鋪天蓋地搜索調查。

最終,只找到宋憐星的墜江地點。

便是位於這一片的羅剎江沿江,碼頭岸邊。

數日前,宋憐星……便是從這裏……墜江而亡的。

此時,秦蒼穹凝視着漆黑江面,眸光深邃。

他,緩緩點燃了一根捲煙。

「水下核潛艇,可已調動?」他聲音深邃,凝重問道。

身後,將軍趙雲躬身彙報,「稟先生!三艘核動力作戰潛艇,已調備完畢!隨時聽后差遣!」

隨着趙雲這句話的彙報完畢。

那漆黑怒江的水面中。

突然,『嗡……!』一陣陣水浪席捲聲,不斷涌動!

整片江面,都在翻騰!

而後,三艘巨型核動力潛艇,緩緩……浮出了水面…!

長達700米!

最大載水量,2萬噸!

潛入深度極限,8000米海域!

炎夏,漢級核動力潛艇!

今夜。

為了尋找宋憐星的下落,秦蒼穹不惜下令,調動了海軍最頂尖的核武器設備,海底核動力作戰潛艇!

漢級號!

只為潛入數百米深的江底,尋找那個女人的下落!

生要見人。

死要見屍。

「開始吧。」秦蒼穹眸光平靜,深吸了一口捲煙,道。 封彥菲拉着馮老爺子的手撒著嬌:「爺爺……」

封老爺看封彥菲的眼神嚴肅了幾秒鐘,更像是在警告她。

「聽話,你哥的脾氣你不是不知道。」

要是今天不遂了他的意,這事兒怕是結束不了。

封彥菲也很恐懼封墨燁,他不生氣的時候周身都散發着一股子生人勿近的冷漠感,要是現在真發起火來,她懷疑自己會不會被嚇死。

封思琪見封墨燁如此袒護程苒,心裏憤恨不已,可沒有辦法,他這個人強勢慣了,只要是自己認定的事,就算爺爺也拿她沒辦法。

封彥菲要是執意不跟程苒道歉,今天怕是沒好果子吃。

她輕碰了一下封彥菲,算是給她個台階下。

「菲菲,跟自己家裏人說聲對不起沒關係,反正你也是無心之失,又不是故意的。」

封彥菲回頭看了封思琪一眼,瞬間就明白她的意思,只能點點頭。

「對不起。」

封墨燁還不罷手,低喝一聲。

「叫嫂子。」

封彥菲死死咬着唇瓣,一股屈辱感從心底竄上來。

她聲音一瞬間就夾雜着哭腔傳來。

「哥,你為了一個外人,就這樣逼你的親妹妹嗎?」

身後的封長冬這時開口,像是想要當個和事老,順便探探程苒的底。

「嫂子大人有大量,不跟妹妹計較,大哥脾氣就這樣,嫂子平時多勸勸才是,都是一家人,何必咄咄相逼。」

程苒循着目光看去,才發現站在封思琪身後的男人,戴着一副金絲邊的眼鏡,穿着卡其色的長款外套,個子高挑,氣質清冽,不管走到哪裏都是備受矚目的,五官精緻,面部線條流暢,眉眼透著幾分幽暗,看到他墨色的瞳孔,程苒覺得像是掉進了旋渦一樣,她回過神來。

語氣卻十分堅定,依舊選擇維持自己的原則。

「想來這位便是一直在外行醫的二少爺吧,敢問二少爺,若是這碗葯真的是我下的毒,即便你大哥沒有喝下去,你們在場的各位,會只是讓我道個歉家結束的嗎?」

到時候,怕是真的要把她往派出所送,最好是再給她安一個罪名這樣順便也就把她給除了。

封長冬眼眸微微眯起,看程苒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長,這女孩兒,的確不簡單,這顏值也的確是一等一的,配他們家大哥,沒什麼毛病。

可他卻絲毫不關注這兩個人配不配,關鍵是這女孩兒的身份背景,聽封思琪說是程家從鄉下接過來的,鄉下養著的能如此有見識?

他倒是不信。

封彥菲就到底還是低估了程苒,她自知自己要是再跟她杠的話,怕是大哥就真饒不了她了。

她這次顯然沒有剛才那麼不情願,態度還算誠懇。

「嫂子,對不起。」

程苒雖然不想再跟她計較,相比起封思琪,這個算是沒什麼心眼的了,可她醜話還是得說在前頭。

「就算你不喜歡我,把我從封家攆出去,難道爺爺就不會再給你哥找一個嗎?到時候你不還是得跟她斗的你死我活,我這個人簡單,你不來招惹我,我連碰都不會碰你一下,可你要是背着耍這些把戲,就別怪我下你的面子。」

她氣勢恢宏,擲地有聲,周身都散發着一股子清冷的氣息,將在場的人都驚住了。

床上的封墨燁眼底閃過笑意,非但沒覺得她這火爆脾氣,反而覺得以後這個家裏,怕是會有很多有趣的事發生。

他之前還擔心封長冬會算計她,現在看來,誰算計誰都還不一定。

封彥菲被程苒這氣勢完全給震懾住了,比之前還要忌憚她,這個臭丫頭,怎麼會有這麼強的氣場。

封老爺在這兒半天也累了,關鍵他還有點事要跟封墨燁說。

他開口說道:「這事就到此為止,都散了。」

眾人都離開了房間,程苒還站在房間里,封老爺對她說。

「程苒,你先出去,我有點事要跟阿燁說。」

「嗯。」程苒走的時候還幫他們關上門。

房間里,只剩下封墨燁跟封老爺兩個人。

封老爺剛才嚴肅的臉才稍稍緩和下來,他走到封墨燁床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