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這一次領兵出征、剿滅趙國、百戎聯軍的事情。

就交給本公子解決。」

眾人看着三公子贏天自信非常、蒙驁、王翦捋著鬍子大笑的樣子。

着實納悶三公子贏天到底給蒙驁、王翦說了什麼

竟然就在一盞茶的功夫就說服了之前還怒不可遏、失態無法挽回的蒙驁和王翦。

這三公子贏天到底有什麼魔力啊?

更加相信了剛才喝茶的時候。

蒙恬、王賁所言非虛。

三公子贏天。

真英雄也!

當世無雙!

蒙驁、王翦也看出了眾武將的疑惑。

笑着解釋道:

「如果眾位兄弟信任老哥我的話。

這件事就這樣了。

如何?」

「各位生死兄弟。

你們就是不信我們哥倆。

也得相信三公子啊!

三公子一言重於九鼎。

請大家心安。

趙軍、百戎之和伊玄部進攻咱們秦國的事情。

為四萬死去的將士報仇的事情。

三公子贏天明日一早就給咱們解決了。

請大家務必相信三公子。」

眾武將雖然對三公子贏天的為人做事心馳神往。

但沒有具體聽到三公子贏天對蒙驁、王翦說的什麼。

紫筆文學渃墨離帶著人順利進入了岐越國,但一進城便有種被人盯上的感覺……

此時影衛早已隱去暗處保護,待在渃墨離身邊的就只剩下了越澤和翊歌。

他們二人自然也感覺到了身後有人,越澤小聲道:「少主,要不要屬下去!」

他說著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眼裡儘是殺氣。

渃墨離輕聲說:「不必,將人甩開即可。」

現在殺人難免會打草驚蛇,若是對方被逼急了傷到龍燁可就得不償失了。

「翊歌。」渃墨離吩咐道:「後面交給你了……

《腹黑帝女要逆天》第142章:追不上的『神偷』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聶副團主回來了!」

「聶副團主,那一招水中撈月,始終無法修鍊到大成,你可不可以指點我?」

……

聶紅樓剛剛返回,銀空傭兵團就炸開鍋,那些傭兵戰士紛紛圍過來,就像眾星捧月一般,將他簇擁在中央。

其中,又以年輕女子居多。

她們每一個都在對聶紅樓美眸傳情,就像是在追捧夢中情郎,顯得十分激動。

不得不說,聶紅樓的那一副賣相的確不凡,長得異常俊美,五官精緻,身材硬朗,天賦又高得驚人,自然能夠得到無數年輕女子的青睞。

聶紅樓笑道:「今天,我給大家介紹一位客人,你們在劍法上若是遇到瓶頸,可以詢問他,他肯定能夠指點你們。」

說著,聶紅樓就向張若塵指了過去。

直到這時,眾人才看見聶紅樓的身邊,還站著一個年輕男子。

那一個年輕男子,雖然不如聶紅樓那樣俊美似妖,卻也是眉清目秀,英姿颯爽,身上有一股獨有的氣質,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感覺。

數十雙眼睛,齊刷刷的盯在張若塵的身上,張若塵卻沒有絲毫緊張,依舊顯得十分從容淡定。

一個扎著馬尾的女傭兵,走了出來,她穿著長筒鐵靴,背著一柄蛇形戰劍,立到張若塵的對面。

「他的年紀,估計還不到二十五歲,能夠指點我們?」

她將張若塵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皺了皺眉,輕輕的搖了搖,顯然不是很看好張若塵。

武者,雖然可以用真氣蘊養身體,減緩衰老。

但是,武者的眼睛,卻騙不了人。

只要是武道高手,就能通過武者的眼睛,看出武者的真實年齡。【△網.】

那一個女傭兵,名叫屠靈,修為達到天極境大圓滿,乃是《天榜》武者,為銀空傭兵團的一位小頭領。

以她的實力,當然,不會將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放在眼裡。

聶紅樓笑了笑,道:「屠靈,你達到天極境大圓滿,已經七年了吧!在《天榜》排名多少位?」

屠靈雖然心高氣傲,對聶紅樓這一位長輩,卻還是十分恭敬,連忙拱手一拜,道:「回稟副團主,現在,我在《天榜》排名第八萬四千七百二十位。」

聶紅樓道:「你的進步倒是挺快,我記得,去年的時候,你還排在第二十萬位之後。」

屠靈挺起飽滿的胸脯,仰著下巴,顯得頗為自信,笑道:「去年,我在執行一次任務的時候,得到了一株千年靈藥,將其煉化之後,我的修為大進,自然就一舉衝擊到《天榜》前十萬位。」

「若是能夠再將團主傳的鬼級下品的劍法『碎月劍法』修鍊到大成,我在《天榜》上面的排名,肯定還會更進一步。」

屠靈修鍊碎月劍法,已經有五年時間,距離大成境界,只有一步之差。

聶紅樓搖了搖頭,道:「你的天資,已經相當不錯,只可惜,與我身邊的這一位小兄弟比起來,還是差得太遠。」

屠靈很不服氣,道:「副團主,你未免也太瞧不起人,屠靈雖然沒有突破到魚龍境,可是這幾年卻也沒有白白浪費時間,無時無刻不在進步。真以為《天榜》武者,就那麼不堪一擊?」

「唰!」

屠靈冷哼了一聲,調動真氣,手指向上一抬。

她背上的那一柄蛇形的水晶寶劍,在真氣的牽引之下,離鞘飛出,落入她的手中。

屠靈的雙腿之間生出兩股風璇,急速衝出去,與此同時,快速一劍刺出,施展出一招碎月劍法。

頓時,戰劍的前方,出現三十六道劍影,同時擊向張若塵全身上下三十六處要害。

張若塵只是淡淡一笑,身體微微一晃,出現一個個身法虛影。

片刻之後,那些身法虛影,全部重疊在一起。

張若塵依舊站在原來的位置,就好像,他從始至終都沒有動過。

屠靈微微詫異了一下,準備再次出手,卻發現自己的劍,竟然出現在張若塵的手中。

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的劍……」

屠靈的臉色一變,立即捏出掌法,向張若塵攻過去。

張若塵後退了一步,輕鬆躲過屠靈的攻擊,手臂一揮,將那一柄蛇形的劍拋了出去。戰劍,圍繞屠靈飛了一圈,嘩的一聲,重新回到劍鞘。

「御劍之術,劍心通明。」

屠靈立即站定腳步,停下進攻,瞪大了一雙眼睛,震驚不已,像是重新將眼前這個年輕男子認識了一遍。

如此年輕,竟然能夠達到劍心通明?

雖然她是《天榜》高手,可卻與劍心通明的境界相差極遠。

遇到一個修鍊成劍心通明的年輕武者,屠靈自然是佩服不已,再也不像先前那樣看輕張若塵,她的眼中反而露出幾分崇拜和尊敬。

「敢問閣下如何稱呼?」屠靈拱手問道。

張若塵也拱手還禮,道:「張若塵。」

屠靈露出一個「果然沒錯」的神情,欣喜的道:「原來是新生代的王者,駕臨銀空傭兵團,難怪能夠以如此年齡,修鍊成劍心通明。佩服!佩服!」

「他就是新生一代六大王者之一,張若塵?」

「傳說,他擊敗了黑市一品堂的少主,乃是今年聖院招收的最新一批聖徒中的第一人。」

「他來銀空傭兵團幹什麼?」

「據說,他在劍道上的造詣,已經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若是他能指點我們幾招劍法,肯定能夠讓我們的實力提升不少。」

……

周圍的那些傭兵,大多都聽過張若塵的名字,也聽到過很多關於張若塵的傳說。

他們中的一些年輕武者,一直都是以張若塵為努力的目標,現在,見到真人,自然相當激動

緊接著,有人向張若塵走過去,講出自己在劍法修鍊上遇到的難題,希望張若塵能夠指點他們。

張若塵很有耐心,臉上始終掛著笑容,與銀空傭兵團的那些武者相互談論劍法,交流武道,同時,也偶爾說出他在劍道上的一些理解。

大概一個時辰之後,銀空傭兵團的中心區域,一座塔樓的大門轟然打開。

門中,散發出一片淡淡的白色光芒,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從白光裡面走了出來,滿頭銀色的長發,氣質冷艷,目光冰冷,穿著戰靴和鎧甲,露出雪白平坦的小腹。

正是銀空傭兵團的團主,銀月臨空。

銀月臨空站在石階上面,先是向張若塵的方向看了一眼,微微皺眉,隨後,又向聶紅樓看去,露出一個詢問的眼神。

聶紅樓對著銀月臨空躬身一拜,使用音波傳音,向銀月臨空說了一些什麼。隨後,銀月臨空點了點頭,露出思索的神情。

最後,她的目光,再次盯在張若塵的身上,走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