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教務部主任第一次見到這麼一個硬茬,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

卡了好幾秒,才回過神,低頭推了推眼鏡,「我,這個……」

他低着頭,竟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位硬核實習生。

這實習生昨天的事情,他也聽說過。

能把人懟到領導面前,質問謠言的,也是第一人。

現在,直接給家屬看銀行錢,承諾要賠償的,也是第一人。

太硬核。

「安,安安,你犯了錯,你也不……不能這樣污衊我啊!」

主任還沒找到說話的詞,小珍先是控訴了,「這,這跟我什麼關係啊?」

「我只是聽郭醫生的話,讓送文件給你啊,我傳達給你了,很着急,你不要覺得你被從急診掉到掛號那邊就不舒服,事情一定要做啊。」

「安安,我知道你心裏不痛快,對我也有意見,但你不能這麼冤枉我啊。我只是普通人,家裏有人生病,日子過的苦,我沒有你那麼多錢,你這髒水潑到我身上,我洗不清啊!」

「你不能這樣啊!」

小珍一句句的控訴。

慕安安是一句都不想回答。

懶得多說。

她直接沖着教務室主任挑明,「她撞到我,以及交我文件的兩道走廊都有監控,你們可以去調監控查清楚!」

慕安安簡單明了。

教務室主任雖然被慕安安硬核行為震懾到。

但畢竟慕安安已經簡單直接把事說出來,現在最有利的就是調監控。

如若是確定慕安安失職,那麼按照慕安安最近行為來看,不僅要賠償那一隊夫妻。

慕安安很可能實習報告會非常不漂亮。

這樣的實習生,很容易畢不了業。

事情並不輕。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話可算是問到點子上了。

楚老太抹了把淚:「還能為啥?」

「要麼,當年搶劫咱家的,就是朱家!」

「要麼,這東西是從土匪手裏流出,後來被朱家買回來的。」

當年逃難,他們可是輾轉了好多地方后,才終於找到這片與世隔絕之地。

若非當年給老二留了信兒,估計他受傷后根本都找不到回家的路。

想到朱老頭那下手狠辣的手段,楚老太斂了斂眸。

她半點兒不相信,這玉佩是朱家買的。

所以,當年他們家半路被搶,一定與朱老頭有關!

正想問問錢票的事兒,外面突然傳來楚文生焦急的喊聲。

「奶,爹娘,朱家帶着一群人,氣勢洶洶朝咱家來啦!」

屋裏三人相視一眼,楚老太果斷吩咐:「老二,快把東西給藏好嘍!」

「朱家肯定發現家裏丟了東西,所以第一時間懷疑上咱家了。」

「娘,您放心吧!」楚正北冷笑一聲:「就憑他們,永遠別想找到!」

只要閨女不願意,就連他也無能為力好嗎?

想要找回錢票?

呵呵……

做夢去吧!

楚老太見兒子胸有成竹,頓時想起那些憑空出現的布匹。

她一拍大腿,滿臉着急地說:「糟了!我柜子裏可有不少好東西。」

要是一會兒被人翻出來,可真沒法解釋了。

想到此,楚老太着急忙慌的踩着三寸金蓮往外跑。

還沒邁出幾步,院門『砰』地一聲,被一股大力撞開……

四分五裂。

「!!!」楚家人。

楚老太死死地盯着自家木門,臉色陰沉如墨。

「朱老頭,你這是什麼意思?」

聲音雖然冷漠,可那緊握拐杖的手,卻微微泛著白。

隔壁楚正南一家得到消息,也匆匆趕來。

「朱發福!你這是想造反嗎?」

「我可警告你,立刻給我滾出楚家!」

「要不然,我立馬讓人請公安同志過來調查,到時候咱兩家新仇舊恨一起算!」

朱老爺子被人這般侮辱,頓時氣得全身發抖:「你!你……」

話沒說完,楚正南「呵」地冷笑一聲:「你什麼你?」

幽深莫測的眸子環視着眾人,視線所到之處,皆是心虛垂眸的村民。

良久,他這才意味深長的繼續道:「說來也是奇怪!為啥今兒個這地龍,像長了眼睛似的,偏偏就找准了你家?」

「俗話說,『地龍翻身,天崩地裂,哀鴻遍野』!」

「可我剛才已經把整個大隊都巡視了一遍,確定所有社員家裏都一切如常。」

「大家說,這到底是為啥?」

眾人:「……」

還能為啥?

大概就是報應唄。

心裏雖然這麼想着,可很多人還是不敢多嘴。

畢竟,朱老頭可是個心狠手辣的主。

狠起來連自己兒媳婦都殺。

但是!

總有幾個跟朱家不對付,且不怕死的。

他們早就深受其害,這會兒可算是逮著機會反擊。

「嗤,還能為啥?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唄!」

「就是!他老朱家壞事做盡,現在總算遭到報應了。」

「老天爺總算長了回眼……」

「有些人吶,這不是人乾的事兒,還是別乾的好。省得哪天被雷劈了,又隨便逮著人噴糞!」

「對對對,朱家實在是太不要臉了,這都能賴上人老楚家。」

「……」

楚正南挑眉盯着朱老爺子,無聲道:「天理昭彰,報應不爽!」

說來也詭異……

這場地震不但死盯着朱家,而且還非得把朱家院子給震塌陷之後,這才終於消停了下來。

所以,為了安全考慮,楚正南覺得有必要去一趟公社。

哪知還沒走出村子,就被鐵柱攔了下來?

鐵柱說,他剛一離開,朱家就認定這是楚家的打擊報復行為,所以直接打上楚家去了。

一聽這話,他怒了!

真以為老楚家好欺負不成?

「……」朱家眾人臉色十分難看。

想要直接開罵,卻被朱老爺子攔下。

朱老太恨恨的跺了跺腳,一雙焦黃的老眼滴溜溜直轉。

忽然,她一屁股坐在地上,一邊拍地一邊哭喊:「哎喲我的老朱誒,你當初為了救老楚,可是差點兒被鬼zi給一槍崩死了啊!沒想到,你拼了命救回來的,是一群狼心狗肺、豬狗不如的東西啊!」

「早知道他們老楚家是一群白眼狼,你當初就不應該救。現在好了,這群畜生竟然合夥欺負咱一家老小啊!」

「哎喲我的老天爺啊!咱家被老楚家給打砸了,這日子沒法兒過了啊!」

「嗚嗚嗚……老楚家不是人啊!恩將仇報要人命啊!」

「……」

朱老太越喊越得勁兒,越喊越大聲。

村民這才猛然想起,朱老爺子救過楚老爺子。

片刻間,馬上就有人上前勸和了。

「楚書記,看在你爹的面子上,要不這事兒就算了吧!」

「是啊楚書記,朱家現在房子也塌了,也算是對業小子有了交代。大家都鄉里鄉親的,這事兒就讓它過去了吧!」

「大隊長,你勸勸你大哥吧!」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