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在林羽的帶領下,三人來到那方形的空間。

閻蟬仔細的觀察一陣,心中已然明了。

轉頭間,閻蟬笑盈盈的看向林羽,「你這個牧北王,也有束手無策的時候吧?」

「是,這是你的主場,你閻大小姐最厲害了!」

林羽打趣一句,微笑道:「看來,你看出門道了?」

「那當然,也不看看是誰出馬!」閻蟬一臉得意道。

兩人聞言,心中頓時一喜。

得虧是有閻蟬這個巫女。

要不然,他們還真是對這裡束手無策。

在林羽的催促下,閻蟬來到他們正面的石壁前。

撕開手掌的上的傷口,逼出幾滴鮮血,將自己的手掌按在石壁上。

閻蟬的鮮血瞬間浸入石壁。

漸漸的,閻蟬手掌的上方浮現出一個火焰一樣的圖案。

「就是這裡了!」

閻蟬歡呼一聲,手掌馬上按在那火焰一樣的圖案上。

剎那之間,他們的腳下開始顫動。

緊接著,整個空間都開始顫動起來。

與此同時,面前的石壁緩緩開啟,露出一個黑洞洞的洞口。

「果然,專業的事還是得專業的人來干!」

林羽大笑一聲,示意兩人跟上,率先走進洞口。

三人剛剛走進去,後方的石壁便迅速合上。

錢萬金下意識去推身後的石壁,但無論如何,石壁卻是紋絲不動。

錢萬金徒勞的放棄,又抬眼看向林羽,滿臉欽佩道:「還好你多留了個心眼,要是前面不是出路,咱們現在又回不去,怕是真要……」

「閉上你的烏鴉嘴!」

閻蟬兇巴巴的打斷他的話,沒好氣的說道:「你就不能指望點好?要是我們真被困住了,我就把你殺了吃肉!」

錢萬金聞言,臉上頓時一抽,馬上閉嘴不語。

只是,他心中卻再次誹謗起來。

難怪她這麼恨嫁!

這麼凶,真沒幾個男人敢招惹她!

當然,他也只敢在心裡想想。

這話,他是斷然不敢當著閻蟬的面說出來的。

「好了,先別說了。」

林羽止住閻蟬,警惕的看著前方,「都小心點,我感覺這個地方有點不對勁!」

閻蟬瞬間了教訓錢萬金的心思,問道:「哪裡不對勁?」

「說不上來,就是感覺。」林羽搖頭,面色嚴肅。

閻蟬見狀,立即收起玩鬧的心思。

如果這話是從別人嘴裡說出來的,她定然不屑一顧。

但這是從林羽嘴裡說出來的話,她不得不認真對待。

不是因為她對林羽的感情,而是因為她了解林羽。

林羽經歷過太多的絕境,無數次的生死磨鍊,讓他擁有了一種類似第六感的神奇能力。

往往在危險發生之前,他就能提前預知到危險。

既然林羽的感覺不對勁,這裡多半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預知到危險的存在,林羽的腳步也慢了下來。

他的精神高度集中,時刻留意著周圍任何細微的變化。

然而,幾分鐘過去,他們想象中的危險並未出現,行進的過程,順利得難以置信。

危險遲遲沒有出現,閻蟬逐漸鬆懈下來,側臉看向林羽,打趣道:「你這次的感覺,好像不太准啊!」

「別高興得太早了。」

林羽眉頭緊皺,面色異常嚴肅,「那種感覺更強烈了!」

「真的假的?」

閻蟬秀眉微蹙,狐疑道:「這裡肯定不可能有活人存在,如果真有危險,要麼是機關陷阱,要麼就是巫毒、巫蠱之類的,但我們走了這麼遠都沒事,應該就沒事了吧?」

「不一定。」

林羽搖頭道:「可能,這一段只是為了讓人麻痹大意,真正的危險在後面!最致命的危險,是大意!」

和閻蟬相反,林羽不敢有絲毫鬆懈。

他見過太多人因為大意而丟掉性命,也利用他人的大意收割了無數的性命。

所以,輪到自己的時候,他不敢大意。

他深知在這種完全陌生的地方,麻痹大意的後果。

閻蟬正欲再說,林羽卻突然抬起手,同時停下腳步,一臉警惕的盯著前方。

閻蟬和錢萬金的心中同時一凜,趕緊順著林羽的目光朝前方看去。

燈光盡頭的地面上,出現一具屍骸。

在燈光的照射下,屍骸異常顯眼。

而且,屍骸似乎並未腐爛。

真被林羽說中了!

閻蟬臉色微變,馬上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在夏季的時候有蟬叫,會嫌環境讓自己煩躁,但是入秋後萬物開始安靜下來,又覺得有的事情等不得了。

衛鏗集群做戰略規劃的個體一邊拿著尺子畫一邊羅里吧嗦的給自己總結:「在這個世界上,我沒有那麼特殊,不會因為我的注意力放在某些事情上,其他事情就不找上門。同樣,也不會因為我對一件事情,漸漸開始有經驗,就總追著我單獨安排。」

白靈鹿的記錄:穿越活動不是電影劇情,不會因為穿越者(衛鏗)的努力,就不安排災難,也不會因為很多旁觀者(這個位面土著)想繼續作為局外人旁觀,就不落在他們身上。

現在,關於人類城市活動和自然生態基因群落的矛盾,可以按照不同時期的相互影響明確的劃分出幾個階段,回顧先前歷程:

第一階段:衛鏗剛剛降臨在珠三角的廢墟上,在這不過五十平方公里的區域,新來的頭鐵娃衛鏗和世界的各種怪異基因群落直接血剛。

第二階段:衛鏗已經在珠三角立足,並且足跡抵達了周圍四五百公里的範圍。按照這個世界的標準,還自認為自己是普通人集合的衛鏗集群,試圖串聯這區域的人類倖存者,對潘多拉的基因群落「反攻倒算」。受到了這個世界自然的猛烈反撲,死了十來個個體后,開始野蠻化。對區域內所有生命單邊表達「順昌逆亡」。

由於這個階段,衛鏗又剛贏了,崛起的速度再度加快,徹底打破了區域生態的平衡,更廣闊區域的群落廝殺開始了。更強大的基因群落勢力開始登場。

只是,首當其衝的不再是衛鏗,而是這個區域內和衛鏗進行合作的人類城邦們?

……

北邊的多個城邦被南下的生物圍困,在夏季末期和衛鏗打交道最多的吉安城也遭遇了危機。

吉安城被生命群落的威脅籠罩了,周邊出現了厚重的迷霧。濃濃的迷霧讓城牆上的機槍和火炮變成了四五十米範圍內才能有效開火的「近戰火力」,由於子彈打死打碎的小型種類,也會被迷霧後方伸出的藤蔓拖走,被後方巨獸吞噬,吉安城人類們覺得自己彷彿是在面對無限血量的未知怪異。

這些城邦被圍攻的細節,是由吉安城信使,曾家刊冒死突圍后告知珠江區域衛鏗聚集地的。

當衛鏗看到這位突圍的猛士時,其全身已經長滿了各種葡萄一樣的腫瘤,一些腫瘤中蠕動著海葵觸鬚一樣的毛髮,而有些腫瘤內則是開始角質化。

面對這樣的情況,據點內其他本位面的土著們都避之不及。

當然,還是有人顫顫巍巍的說出了解決方案,那就是進行輸血!輸很多很多人的血液。

只是,如果讓傳統城邦的經驗豐富的醫師來判斷,曾家刊現在這樣的異化已經超出了輸血能夠拯救的上限!

衛鏗集群內部進行了詳盡交流后,在曾家刊病榻前的衛鏗問了一句話:「你相信我?」

卧病在床的曾家刊腮幫上滿是膠質的爛肉,他艱難的用漏氣的聲音道:「我相信,所以我來找你,求求你救救吉安城。」

衛鏗冷靜的搖了搖頭:「不,你是想要給吉安城解圍,才來找我的,吉安城現在被怪異圍攻,你所想的是找到另一個怪異來克制怪異。」

曾家刊目光中出現了一絲僵硬。

衛鏗盯著曾家刊低沉道:「你甚至不願意承認我是人類!」

曾家刊沒有說話!

然而衛鏗也沒有繼續逼問了,而是一旁負責醫療的六個衛鏗,拿出了醫療器械,從自己的血管中抽出了兩百毫升的血液。

曾家刊看著這一切,想說什麼,但是想到了自己現在全身變異的樣子,沒有說話。因為他現在的樣子是真正的異類,沒有人願意接觸的。

衛鏗:「我的血液不會讓你變成和我一樣的人,你是成年人狀態,完成了生長發育,骨骼肌肉已經固定了,甚至思維也完成了獨立。現在你的生命組織的現象被外物種生命活動干擾發生了異變,而在現在,你能接觸到所有強外部干擾源中,我的基因和你是最接近的。你懂了嗎?」

曾家刊擠出了一個笑容:「謝謝你,願意救我。」

衛鏗:「不用你謝謝,作為同類,理應如此。」說完拿了一根棍子放在他嘴邊,讓他咬住。

衛鏗將導管插入了他的靜脈中,血液注射到了他體內,然後開始對他身上嚴重變異的腫瘤進行切除。而另一邊,則是拿著手術刀對他手指之間的蹼面劃開后,包紮好,整個過程中衛鏗沒有對他打任何麻藥,但是始終有一個自己盯著他的狀態。

一個小時后,手術結束。滿頭大汗的曾家刊吐掉了嘴裡咬著的木棍,大量口水絲線蘸著滾落的棍子掉落在一旁的被子上,他對著鏡子看著自己身上緩緩癒合的創口,艱難的看著衛鏗:「謝謝,我現在能睡了嘛?」在見到衛鏗點頭后,當即昏了過去。

衛鏗看著逐漸呼吸平靜的曾家刊,不由得發出了感嘆:「是個漢子啊。」

……

當曾家刊進行手術的時候,衛鏗集團參謀組正在對現在最新的情報進行分析,吉安城被圍,有很多細節上的問題需要搞清楚。

首先衛鏗很疑惑:就是現在城市周圍出現的迷霧!這是自己之前沒有遇到過的。如果先前有迷霧的話,自己可能也會遭到嚴重傷亡。

而這問題,白監察調出了開拓檔案給予了提示:「你是遇到過迷霧的,在你剛剛降臨的時候,森林中蒸騰效應層大幅度增加。」

衛鏗不禁調出來自己剛剛降臨時的信息匯總,自己是在下午的時候發動進攻,陽光直射下沒有大霧,且在傍晚之前就結束了。在戰鬥結束后曾感覺有點潮濕。是的,在戰鬥結尾的時候,那個迂迴的大隊放火的時候,煙霧很大!這好像就是樹林中含水分過大的原因。但是沒有注意,現在回想起來,這難道是?

白靈鹿解釋道:一個區域的基因群落主宰該區域的生態能量流動,在放射的過程中,對生物植物都會產生影響,所以在大型戰鬥中會讓樹木大幅度吐出水汽,在夜晚的時候形成水霧蔽障掩護自己的行動。

至於衛鏗後來沒有遇到?

第二階段衝突的時候,衛鏗那基因放射的規模!整個山林,生產者這個層面上,已經無法有效的和該地區基因群落進行聯繫,可以說,山川草木的氣孔都被衛鏗嚇得閉合了,怎麼敢配合群落放霧?

所以,白靈鹿為衛鏗進行推測:如果衛鏗集群趕到吉安城附近,該地區的迷霧效應也會減弱。

姑且不論白靈鹿大膽判斷,衛鏗對任何風險都是能做多少準備,就加多少保險。

衛鏗集群這邊:「這個,該製備一些燒夷彈!」

危險品製備,衛鏗其實也很謹慎,一般是能省就省,尤其是白磷這種東西,不過要是應對戰爭,衛鏗還是會製備的。衛鏗眼裡,打仗是最有風險的事情。

第三階段,雖然沒有首當其衝,但是衛鏗預備主動應對,出去打,而不是坐在家等。

……

維度空間泡內,白靈鹿:「目標完成,歐耶!」

在她這裡,列表上的所有計劃都超額完成,在剛剛開到這個位面時,她曾對衛鏗建議「有條件的話,對該區域的五萬平方公里威脅進行清理」,當時她只是和衛鏗透底,沒打算真的能完成,當然衛鏗當時也毫不猶豫的拒絕了,而現在!現在的第三場衝突,衛鏗的所有計劃的目標,都超過了一開始的初始探索規劃目標。

白靈鹿打開了維距廣播通話。

此時自己這個坐標方位上,有探索通道正在靠近,白靈鹿也正是在這個目標進行對話:「我方降臨順利,一切暢通無阻,暢通無阻。」

……

目光回到潘多拉位面,正在一線處理問題的穿越者身上!

9月29號,據點的碼頭上已經堆放物資,據點內的衛鏗將工作交付給招募人員后帶著個人裝備開始等待。

而在所有的據點上,也都飄蕩著紅旗,且掛著橫幅「抗災共存,保衛家園」,過去衛鏗內部有心靈感應,是不需要這種東西的。但是現在,有了外部的人員和自己形成了利益共同體,並且要在這個災難中轉化為命運共同體,宣傳工作要做好。

衛鏗作戰小組,兩個營,六百人的編隊乘坐蒸汽船北上到上游,然後通過自拼的履帶拖拉機提供的運力保障,花費了三十個小時,北上進入了山林區域,開始先朝著東側迂迴。

雖然衛鏗這次行動在人數上比起上次沒有增加,但是在輜重、重火力方面發生了質的改變,可以打「富裕仗」。

因為不同於上次,有單一的自己陷落在敵人手中,必須要有任務時限,現在衛鏗掌握更多的主動,所以行軍也是以「穩」字當先。

哦,說的實在一點,那就是吉安城的傷亡多幾百人少幾百人,目前和自己關聯不大,雙方的關係最多就只是商業貿易關係,現在曾家刊懇求時所說的同盟呢?說到底,依舊還是自己單方面付出。

衛鏗作為一個普通人,有時候站在個體的角度上對群體指令的接受能力是有限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