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凌柯頓了頓,接着說:「不管怎麼說,你是我的福星,沒有你,可能我也早就死了,這輩子能遇到你,是我的福氣。」

「那我呢?我在你眼裏是什麼樣的人?」

凌柯看了看她,微笑着說:「善良,溫柔,堅強,勇敢。」

張琪瞪了他一眼,不滿地說:「怎麼感覺你像在念市民公約?」

「哈哈,還有美若天仙!」

「我現在知道小光隨誰了,我以前怎麼沒發覺你那麼油嘴滑舌?」

凌柯在她臉頰上親了一口,鄭重地說:「我發誓,我這輩子只對你油嘴滑舌!」

張琪不理他,突然轉移話題道:「這次任務這麼危險,你為什麼要帶何飛和清風啊?」

凌柯收起嬉皮笑臉,說道:「第一,他倆的異能適合這次行動,第二,清風喜歡何飛,我想幫她製造點機會。」

「什麼?」張琪詫異地回頭看了一眼,壓低聲音說道,「清風喜歡何飛?」

「是啊,她親口跟我說的,雖然他們倆身份懸殊,但我還是想幫她。」

張琪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凌柯看了看天,說道:「時候不早了,快進去睡吧。」

張琪站起身,對他道:「那我去睡了,你也別胡思亂想了。」

張琪走後,凌柯盯着院中的一塊大石發獃,直到朝陽初升的時候,他才抬眼看了看天邊,起身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身體。飛機到達目的地,華夏首都京城!

廣播中出現了即將降落的語音播報,蔡明達終於意猶未盡的停住了嘴皮子,趙小池默默鬆了一口氣。

看到正在舔嘴唇的蔡明達,趙小池鬼使神差的遞過去一瓶水。

「一路上,您老這嘴巴就沒有停過,喝口水,歇一歇!」

也不知道蔡明達是不是沒有聽明白趙小池深層次的含義,竟然還說了謝謝,一口氣喝光了!

踏上京城的土地,蔡明達突然又冒出來一句。

「京城好嗎?」

趙小池翻了一個白眼,「好!」

開玩笑,他敢說不……

《重生都市大妖孽》244章好工程「東主大人,雷劫還沒有結束,現在才是吾王真正的突破雷劫。」

白澤恢復人形肉身上前,沖着六百東主行了一禮說道:「大人,你現在這個樣子,也是那個雷龍再次構建了執念幻鏡。」

「剛才的雷劫還沒有結束?」六佰東主顯然有些意外,他轉頭看向陸沉的方向:「一個區區降氣境的天劫,怎麼可能持續這麼長的時間。」

天空中的雷電不斷落下,陸沉此刻正懸空而立,他一左一右站立着南天一劍與軍老爺。

「上吧,我們!!」

陸沉長喝了一聲,隨後……

《七世神盤》第四百五十七章這是我要面對的天劫 顧念認出了他,一瞬間緊張又激動,在江亦琛問她要什麼補償的時候,她思考了三分鐘,說自己不要錢。

其實她想圖他的人。

可是最後在江亦琛眼裡她就變成了一個貪慕虛榮不擇手段的女人。

其實她也不抱什麼希望的,但是江亦琛答應了,他說好,他把她帶到江媽媽面前問江媽媽人怎麼樣,難得的是,江媽媽很喜歡她,然後他們就扯證了。

從此,她顧念就變成了名正言順的卻沒幾個人知道的江太太。

思及往事,顧念深呼吸了一口氣說:「很早之前就認識了。」

至於如何結婚的,她不願意多說,畢竟過程太複雜了。

…………

江亦琛望著遠處起伏的山脈,目光逐漸深遠:「趙老闆,濱江那塊地,我勢在必得!」

他做事一向不受到別人的威脅和逼迫,所以對於趙四提出的條件,他也只是笑笑而已,並沒有放在心上。

轉身,江亦琛的手摁在了趙四的肩膀上,壓低了聲音:「我這人,心不大,我的錢財別人不能碰,至於我的女人,那就想都別想!」

說完,他站直了身體,笑:「我要教我的太太打高爾夫了,趙老闆您自便!」

顧念又喝了口水,摘掉墨鏡的時候江亦琛正款款走過來。

他走到顧念面前,伸出手:「來打球。」

顧念將手伸給他:「可我不會啊!」

江亦琛握緊了她的手,將她拉了起來,笑:「我教你!」

顧念有些不太好意思,小聲說道:「我很笨的。」

之間也不是沒玩過高爾夫,她曾經陪著秦可遇玩過,但是怎麼說呢,她的運動細胞並不算髮達,也沒怎麼學會,從小到大,顧念喜歡的運動也就只有一樣,就是跑步,反正不用動腦子。

「沒事,我教的好。」

顧念:「……」

江亦琛說話很自信,他一向都很有自信,所以整個人看起來會很精神,讓人很是相信,除卻他那古怪的脾氣外,其他的時候,顧念還是挺佩服他的。

男人牽著她的手帶她來到草坪中央,在她耳邊輕輕說:「先找到球杆的中心線,將中心線放在右手的中心線上。」江亦琛從身後輕輕環抱住她,握住她揮杆的手,細心而又耐心的指導她。

「先揮一桿試試。」

他的語氣很輕很溫柔,清冽的帶著薄荷的氣息直撲到她的臉上。顧念的心開始撲通撲通直跳,不知道是因為天氣熱了還是別的原因,她的臉開始通紅。

深吸一口新鮮空氣,對準目標,抬手,揮杆!

球紋絲不動。

江亦琛無力撫額,這女人揮杆之前都不看球的嗎?

顧念看了看還在原地的高爾夫球,臉上頓時窘迫地飄起兩朵紅暈,「不好意思啊!」

江亦琛勾了勾唇角,無所謂一笑:「再來一次。」

只聽「砰」沉重的一聲,球飛出了五米以外,顧念總算把球打了出去,她有些歡呼雀躍,但是一回頭看著江亦琛似笑非笑的臉,頓時冷靜下來。

低調低調,沒準人家心裡正在嘲笑我呢。

江亦琛的耐心似乎很好,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地教著她。

顧念手心裏面捏了一把汗,學了半個多小時終於看起來有那麼點樣子了,江亦琛遞給她一瓶水,擰松瓶蓋:「喝口水!」

「謝謝!」顧念接過,喝了一口。

她的臉蛋紅撲撲的,皮膚白皙,像是天邊一抹晚霞,看起來無比誘人,塗著粉色唇蜜的唇瓣像是櫻花一樣一張一合。

五官精緻,儀容優雅。

這樣的女人放到哪裡對男人都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只不過顧念自己不知道罷了。

她就像是一塊還未經過打磨雕琢的上好的璞玉,還未完全綻放出自己的光芒。

江亦琛看著她紅紅的臉蛋,問道:「累不累?」

顧念搖頭:「還好。」

江亦琛伸手輕輕點了點她的臉:「來,給我露一手,看看你學的怎麼樣!」

顧念將水放到一旁,握緊了球杆,站好,揮杆,當她看到球慢慢進去的時候,轉過身大喊一聲:「進了!」

江亦琛看著她微微笑著。

他要麼不笑,要麼就是冷笑,像這樣的微笑還是頭一次,那笑容怎麼說了,像是三月的暖風,還帶著花香,溫柔的吹過你的臉龐。

顧念不由得看呆了,心想他笑起來可真是好看啊!

她仰著小臉,問:「我是不是很有天賦?」

江亦琛俯身,唇瓣自她的臉頰而過,貼著她的耳邊說:「嗯,有,不過我也教得好!」

這大白天的。

顧念臉更紅了,她急忙別過臉去不敢看他。

結束之後,顧念去更衣室洗了個澡,出來的時候,江亦琛已經在等她了,見她出來,江亦琛皺了皺眉:「怎麼這麼慢?」

顧念小聲說:「我要洗頭,要吹頭髮,還要抹保濕精華,當然比較慢了。」

江亦琛無話可說,過了一會兒他問:「想吃什麼?」

顧念眨了眨眼睛:「你在問我的意見么?」

江亦琛環顧四周,疑惑道:「還有第三個人?」

「那……我想吃什麼都可以么?」

「當然!」

「那……」顧念小心翼翼看著他:「吃火鍋,行嗎?」

江亦琛明顯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說:「行,想去哪家,我開車過去。」

顧念心裡可開心了,但是還是要矜持一下,她抿著唇說:「有啊有啊,當然有啦,我帶你過去!」

坐在副駕駛座上繫上安全帶的時候,顧念還說:「要是不能吃辣要早說啊,不然到時候會被辣哭的。」

被辣哭?

江亦琛想了想那個畫面,好像也是蠻搞笑的。

他雙手握在方向盤上:「放心,到時候被辣哭肯定是你。」

「才不會!」

「那等著!」

顧念心想我這吃辣的本事,才不會被辣哭了,她心裏面就像是住進了一片軟綿綿香甜的棉花糖一樣,說不出的開心與輕鬆。

要是都是這樣的愉快輕鬆相處模式,那就太好了。

正當她一個人傻樂的時候,車載電話響了。

插上耳機,江亦琛淡淡應了一聲。

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麼,江亦琛的眉頭深深皺了起來,看起來應該是出了什麼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