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在前方的高速路上,白吳苟富貴等五十多個人,將改裝好的車子橫做兩排,環繞著一個加油站作為防禦掩體。

在他們的四面八方,有數不清的變異生物正在發動著瘋狂的衝擊,這些變異生物只有少部分喪屍,大多數都是動物變異,其中以狼居多。

光是變異狼群就有不下幾千,速度力量都不是喪屍可以比擬的,加上不佔地勢,白吳他們艱難的抵擋著這些變異生物的進攻。

並且在遠處還有龐然大物在靠近,這裡炮火連天,只會吸引越來越多的變異生物過來,戰爭的規模只會不停升級,一直到其中一方承受不住敗下陣來。

姜明見狀直接拉開手榴彈的拉環,單手把這車頭,急速前進的同時,沿途扔下一排手榴彈。

「嗡轟!」

姜明的摩托車發出轟鳴聲,在地上摩擦出陣陣煙霧,只聽幾聲炸響,手榴彈爆炸的地方,變異生物全部被掀飛。

姜明駕駛著摩托車沖向白吳他們那邊大喊道「扔捅汽油出來!」

「是老大!老大來了!」

「大哥!」

「老大來救我們了!」

「汽油!快快快!」

在一陣喜悅的歡呼聲中,一桶汽油從車隊里扔了出來,姜明看著它落盡身後的變異生物中,反手一槍直接射爆了油桶。

轟鳴聲中,姜明抬起摩托車車頭,直接越過變異生物,衝進了車隊當中。

沒有時間說多餘的廢話,姜明說道「待會兒聽我指示行動,留十個人跟我斷後,其餘人全部上車!」

「老大,車子輪胎被那群畜生弄爆了!」苟富貴不甘心的說道,以改裝車的強度,面對這群變異生物本可以直接衝過去,可是它們提前在路上鋪設了路障和爆胎釘,直接將改裝車報廢在路上。

「把車和負重物都扔了,所有人輕裝上陣!」聽到車胎爆了,姜明當機立斷作出選擇,車子沒了可以再買,糾結這些帶不走的鐵疙瘩,最後只會得不償失。

「但是老大,還有核磁炮和毀滅追蹤導彈……」

「都不要了!」姜明果斷的說道「先帶所有人撤離這裡,把所有的炮彈都裝好,給我炸出一條路來!」

「是!」

即便再不舍,但現在這種情況下,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很快,所有人扔下了負重物,每個人一個背包,裡面裝的都是武器彈藥,至於食物和水,明豐市裡到處都有,炮彈也已經填裝完畢。

「四個人一組,快速通過!」姜明大聲命令道「火力掩護,炮火開路!放!」

「轟轟轟!」

第一波炮彈射出,直接蕩平了前方的變異生物,一隊隊四人一組的小隊以極快的速度衝過去,一邊快速撤離,一邊抵禦朝自己撲過來的變異生物。

緊接著,第二波第三波炮彈接連射出,在大量的變異生物當中強行打開了一條路,現在只剩下姜明和十個斷後的人沒有撤退。

「把剩下的炮彈全部打光!我們撤!」姜明命令道,伴隨著剩餘的炮彈射出,原本的高速公路在這樣的炮火轟擊下已經沒有一塊是完整的,不過有限的遏制住了變異生物入侵的潮流,造成了空檔期足夠給他們撤退。

「撤!」

姜明一聲令下,提著蛛王戰斧,帶頭往外沖,身後的白吳苟富貴等十人緊隨其後。

在強行轟開的路上,姜明提著蛛王戰斧一斧頭一個,硬生生帶著剩下的人殺了出來。

一口氣跑出了五公里路,和其他人匯合,這才停了下來。

姜明深呼吸一口氣說道「所有人原地休息五分鐘,待會兒跟我去明豐市休整。」

隨後姜明把白吳、苟富貴、夏欣悅和李妍熙幾個人叫到了一旁問道「怎麼回事,按時間算你們應該下午才到,這個點才剛剛出發,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白吳面帶愧色的說道「是我提議,以我們現在的裝備和等級,不用擔心變異生物襲擊,所以昨天晚上就出發過來,一路上都很順利,沒想到快到明豐市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喬安夏放心了點,「希望黎墨哥和楚瀾能順利辦完這場婚禮,否則,我就真的太對不住他們了。」

「別這麼說,你能好好的,也是他們的心愿。」龍夜擎捋了捋她的長發,「黎墨會趕回去的。」

喬安夏扭頭看著他,「夜擎,楚瀾是我這輩子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一個真心對我的閨蜜,每次我有什麼事她都會第一個衝過來護著我,還有黎墨哥,他是除了你,這個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他們的婚禮我卻不能參加,真的太遺憾了。」

龍夜擎能理解她的心情,「要不這樣吧,我們雖然不能去現場參加,但可以發個視頻祝福他們啊。」

喬安夏覺得有道理,慢慢坐起身,靠在枕頭上,面帶笑容,錄了一段視頻,「楚瀾,黎墨哥,很抱歉我不能來參加你們的婚禮,祝你們白頭到老、多子多福,好運常伴、幸福美滿……」

能想到的祝福語她都說了出來,還是覺得不夠,又說了些快樂開心的事。

龍夜擎和秦牧也說了幾句,然後發到了謝黎墨手機上。

謝黎墨只顧著往回趕,沒注意到手機沒電,也沒想要打個電話過去,他甚至在想,這樣趕回去給楚瀾和大家一個驚喜。

秦牧說道,「榮成他們已經抓獲了,這回,應該可以從他們身上摸到黑風組織的老巢,將他們一網打盡。」

龍夜擎回想起昨晚的經歷,真的是驚心動魄,好在有驚無險,平安度過,喬安夏跟著他這些年真的是驚險不斷,「一定要一網打盡,免得以後又生出些事端來。」

楚瀾穿著婚紗,化著精緻的妝容在楚風和謝家父母的陪伴下走到禮堂外面去迎接客人。

謝黎佳大著肚子走到她面前,見楚瀾今天這狀況,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滋味,楚瀾曾經深愛過凌禹辰,這是她內心過不去的一道坎,哪怕是現在要做她大嫂,依然有些不得勁,「我哥還聯繫不上嗎?」

楚瀾點頭,心很沉,「是。」

「我打過他電話,關機。」謝黎佳還打過萬沉曄的電話,也是關機,不過聽警長說喬安夏和龍夜擎已經脫險,謝黎墨和萬沉曄應該正在往帝都趕才是。

謝黎佳嘆了口氣,「希望他能趕得上。」

「沒關係,我會等他的,不管等多久。」楚瀾已經做好準備了,會等謝黎墨回來。

萬沉曄加快車速,幾次都超速了,從昨晚到現在三個人都沒吃過東西,車上只有水,喝了點水,沒時間去服務站吃東西了。

「我來開會,你昨晚也沒睡。」徐葉心剛剛眯了會。

「要不,我來開。」謝黎墨也眯了會兒。

「你就算了吧,一會要做新郎官了,好好休息會兒。」萬沉曄眼皮都快睜不開了,開到應急車道停下,跟徐葉心換了個位置。

徐葉心一路都在超速,看的萬沉曄膽戰心驚,「你悠著點,按照正常速度能趕的上婚禮。」

徐葉心盯著手機上的導航,「前面有一段擁堵,黎墨還要回去換衣服、化妝,必須超速,放心,我的車技很好的,我曾經當過賽車手,就這速度完全沒問題。」 喻色軟聲的勸著墨靖堯,就是不想墨靖堯出手去殺穆承灼,不想墨靖堯的手被穆承灼髒了。

「是,就是老天的意思,而我們這種凡夫俗子,所能做的就是順應天意,畢竟,逆天而行可不好。」墨靖堯立刻安撫喻色。

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她在自責。

有什麼可自責的,她一點都沒做錯。

她比他仁慈多了。

要是讓他出手,只比她更狠不比她更仁慈。

喻色說清楚這些,就閉上了眼睛。

她累了。

她困了。

雖然看起來她的身體情況已經大好,但好歹也是很重的傷,她能好的這樣快,全都是拜自己的醫術和九經八脈法所賜,不然,換成其它任何人,現在都是卧病在床的結果。

所以,此時的她極需要的就是休息和補眠。

補眠的過程中就是在修習九經八脈法,就是在恢復自己的能量。

耳邊很快就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那清清淺淺的呼吸聲,讓墨靖堯轉頭看了一眼身側的女孩,她閉上眼睛睡著了。

長長的睫毛如同羽毛般的靜靜在那裡,好看的讓他很想伸手去戮一戮她的眼睫毛。

他正要這樣出手的時候,就聽女孩輕聲的,宛若夢囈般的開了口,「阿堯,昨天穆承灼刺傷我的時候,那一瞬間,我腦子裡都是你,我才發覺,我還沒有得到你,要是隨隨便便就死了多不甘心,所以我不會輕易死的。

還有,也是從那一刻開始,我就想叫你阿堯了,膩歪死的感覺,畢竟,那一刻我還有一個感覺就是,我都沒有跟你膩歪過呢。」

她閉著眼睛輕輕的,一字一字的就這樣的低喃著,也一字一字的敲在了墨靖堯的心口,「小色。」

她是他的寶貝,從前現在和未來,全都是。

……

周末的夜,南大的校園裡熱鬧極了。

全校的師生全都出現在南大的校園裡。

確切的說是南大西南角最大的操場上。

操場四周的看台上,大二大三大四的學生,還有南大各科的老師們,幾乎就沒有缺席的全都到場了。

是的,就算是缺席的,那也是實在不能到場的有特殊情況的人。

而操場的一角,正是南大所有新生的軍訓方隊。

一列列的方隊一直延伸到操場外的馬路上,很壯觀。

當然,這個時候的隊伍並不是列成方隊,而只是並列的排了兩排,在等待著接下來的軍訓比賽。

目測腕錶上的時間,還有十分鐘就要開始比賽了。

每個方隊只有五分鐘的上場時間,這五分鐘要把他們平時所練出來的各種軍姿和軍步全部的展現出來。

最後由現場的評委評出獎項,而獎項也會如比賽前的約定一樣,會寫入獲獎學生的檔案里。

那於獲獎的新生來說,就算是這大學生涯里最美好最幸運的開端了。

當然,也是他們自己努力的結果。

楊安安和林若顏並排站在一起。

不過,楊安安卻是心不在蔫的。

時不時的翹首往操場入口看過去,比賽都要開始了,喻色還沒到,她著急了。

其實,這個時候的她是相當矛盾的。

她既想喻色到場,又不想喻色到場。

想喻色到場,是因為她不想喻色錯過這樣的比賽,畢竟喻色是很在意這場比賽的,她知道,所以,她此時才特別的想喻色到場。

可是很矛盾的,她又不想喻色到場,因為喻色為她而受傷了,流了那麼多的血,這才沒多久,這一刻身上的傷口處說不定還會滲血呢,想想就很疼的感覺,所以這個時候的喻色是不適合參加比賽的。

她懊惱的一直在絞著衣角,很煩很煩。

操場上和看台上的人越來越多了。

但是再多的人都吸引不了她的眼球,她現在只想見到喻色一個人。

都是她太蠢了,先是被穆承灼騙了,然後又被孟寒州騙了,最後還連累了喻色替她擋了一刀。

她現在就是天下第一蠢,她自己都在鄙視自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