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面對陌生的一切,年邁的父母,她不敢表現懦弱,她只有傅言可以依賴,也只有在他身側,她才敢展現自己的不安。

短短的幾秒鐘,沈初想了很多,直到聽到電話裡面的楊同光著急地喊著她,她才找回幾分思緒:「楊秘書,我還在。」

「沈小姐,對不起,我剛才沒表達好。傅總確實出了車禍,但他人目前並沒有大礙,還需要到醫院進一步檢查。」

沈初聽到這話,才算找回幾分呼吸:「在哪個醫院?」

「省醫。」

「我知道了,我現在過來。」

。 「之後發生了什麼來著?我怎麼記不起來了?好像……」

被困光柱之中,死亡之神皺眉思索著自己被封印前的事情,用來轉移靈魂上的陣痛。

砰!

就在這時,一聲輕微的落地聲驚醒了死亡之神,她抬頭看去,就見紅袍踉踉蹌蹌的從外面飛了進來。

「……」

一人一神對視,雙方都沒有說話。

以死亡之神的威能,剛才在遺迹中心圓廳的時候,她足以縱觀全場,但還是被紅袍騙了過去,要不是帕爾戳破了紅袍的幻影,她都不知道自己怎麼進來的這裡。

很顯然,紅袍並沒有之前表現的那樣無能,他的心中還有另外的一個計劃。

如今紅袍來此,就是要實現自己的最終計劃了。

「終於……幾十年了,我終於走到了這一步。」

紅袍的臉皮抽了抽,看著被困住的死亡之神,臉上露出了一個似哭似笑的複雜表情,他的心中感慨萬千,一切都會在今日終結。

「希望他不會騙我。」

紅袍在心中重新過了一遍幾十年前在妻子的葬禮之後那個人告訴他的事情,然後抬起手掌,之前砸開灰白色圓球的那枚金屬碎片漂浮起來。

「開!」

紅袍張嘴吐出了一個古樸的音節,金屬碎片震動起來。

嗡……

嗡鳴聲中,神殿大廳中有東西產生了共鳴。

嗡嗡嗡……

然後死亡之神就見到神殿大廳的一地碎石中升起了十幾塊大小不一的白色金屬碎片。

這些金屬碎片漂浮在空中,自動排列組合,上面光芒閃爍,一道道白色光線連接在一起,大體上形成了一個圓球。

下一秒,圓球中間的空氣開始波動起來,一把黑色鐮刀的身影慢慢顯露出來。

「這不是我的神器死亡之鐮嗎?連我自己都感應不到,你怎麼知道它的下落?」

死亡之神震驚的瞪大了眼睛,她覺得自己可能是一個假的死亡之神,自從蘇醒之後她就一直在感應死亡之鐮,但就是感應不到。

可紅袍是如何知道的?他怎麼知道死亡之鐮就被金屬碎片隱藏在神殿大廳中?

「……」

紅袍沒有言語,他一臉期待的看著越來越凝實的死亡之鐮。

死亡之神很是疑惑黑袍的行為,畢竟死亡之鐮更多的是作為攻伐之用,死亡之書才是找到死者靈魂去處的神器。

「等等!」

突然,隨著死亡之神身上黑色印痕的減少,她恢復了更多被封印之前的記憶。

……

「死亡之神,我知道我做的一切對於你來說很不公平,但是……」

千年前的神殿大廳中,披著白色長袍的女人走到了死亡之神面前,她平平無奇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歉意,但目光中透露的卻是堅定不移。

女人聲音輕緩的說道:「在你沉睡的那段時間裡,大陸上發生了由神靈引起的大災,我現在做的是為了消除大災最後的影響,希望你能理解。」

說著話,女人把抬手伸進了白光重劍中,從裡面掏出了一個白金色寶珠。

剎那間,白光重劍就恢復了本來的面貌,一把白色金屬打造的雙手重劍。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女人又將手伸進了死亡之神的胸膛之中。

「你幹嘛?讓我死總得說清楚發生了什麼吧?」死亡之神瞪著大眼睛,不想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

女人搖了搖頭說道:「你不會死,只是會沉睡很長一段時間,你早就適應了沉睡不是嗎?」

死亡之神:「……」

轟!

女人身上爆發出了強大的能量,白金色的火焰升騰而起,將她的長袍衣物燃燒成了虛無。

但女人並沒有因此走光,因為她的皮膚表面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白金色鱗片,頭頂上出現了兩個白金色長角。

轟!

女人這是在燃燒血脈,以換取前所未有的力量,這股力量在量級上完全壓制了死亡之神。

咔嚓咔嚓……

代價也是慘重的,女人身上的白金色鱗片開始崩潰,頭上的雙角也出現了微小的裂痕。

噗!

一聲輕響,女人從死亡之神體內抓出了一枚被濃鬱黑色印痕包裹的灰色符文。

「斷!」

緊接著女人取出一把青色的匕首。

匕首揮動間,灰色符文竟然被切下了一小部分。

砰!

隨之,匕首崩潰。

然後女人將被切下的那一小部分打回了死亡之神體內,剩下的符文則被她打進了一把黑色的鐮刀裡面,並崩碎白色重劍的一半劍刃,來施展封印。

……

「等等!我的神格被切開了,最大的那部分……不好!」

從被封印前最後看到的畫面中回過神來,死亡之神猛地抬頭看向紅袍,聲音焦急的大聲吼道:「住手!你會毀了這個世界的。」

「……」

紅袍撇了死亡之神一眼,然後搖了搖頭,他的目的就是被封印在死亡之鐮中的神格,他要自己來當死亡之神,為了能百分之百找到亡妻的靈魂,讓她歸來。

見紅袍還不停手,死亡之神大聲解釋起來:「我的神格中全是負面情緒形成的可怕力量,如果現在解封的話……」

刷!

死亡之神的話語被打斷了,一道血紅色的月牙氣刃從紅袍身後激射而來,紅袍一抖身上的紅色長袍,紅光閃動間,一面極為厚實的護盾擋在了身後。

砰!

護盾擋下了月牙氣刃,但是擋不住緊隨月牙氣刃衝來的約翰。

「紅袍,死!」

約翰雙手持劍,一躍而起,劍身上紅光閃爍,力劈而下。

本來紅袍沒有在意,但當他感受到約翰的氣息之後猛地回頭看去,就見此時的約翰滿臉黑紅色的紋路,雙眼變成了深邃的黑色,身體周圍散發的氣息排斥著一切能量波動。

「魔族!」

紅袍滿臉震驚的低語一聲,然後一咬牙一抬手。

嘩啦嘩啦……

約翰眼見要劈死紅袍,卻發現自己再無法前進一寸,因為空氣中一條條灰黑色的鎖鏈將其束縛在了半空中。

噗!

本就重傷的紅袍再次動用神力,他體內的傷勢讓他噴出了一口老血。

嗡……

失去了紅袍的引導,金屬碎片中間的死亡之鐮開始隱沒,重新進入封印之中。

「不能……」

紅袍壓下體內的傷勢,連約翰都顧不得解決,將其扔到一邊之後就要轉身繼續開啟封印。

噠噠噠……

就在這時,沉重的馬蹄聲響起。

一匹渾身黑色的獨角戰馬踏著黑色的火焰從外面奔襲而來。

唏律律!

嘶鳴一聲,戰馬消失的瞬間,帕爾從馬背上一躍而起。

刷!刷!

帕爾身在半空,一手青白長刀,一手白光劍,刀劍揮舞間,兩道黑色月牙氣刃激射而出。

砰!砰!

紅袍身上的紅色衣袍是一個等級不低的防禦靈具,它的護盾竟然擋住了帕爾的攻擊。

但這不是最重要的,帕爾已經來到了紅袍面前,他無法視護盾於無物,但他可以斬破任何護盾。

「斬!」

低喝一聲,帕爾斬出了手中的青白長刀,紅袍的護盾上面出現了裂痕

「什麼!」

紅袍是真沒想到,自己這厚實的護盾竟然起不了什麼作用,他只好放棄硬抗的想法,再次動用了神力。

噗!

紅袍一口老血噴出,灰黑色的鎖鏈憑空出現,纏繞向帕爾。

「拜託了!」

帕爾卻在鎖鏈出現的一瞬間就扔刀後退,灰黑色的鎖鏈纏在了青白長刀上面。

光!白光!無盡的白光!

無盡的白光從青白長刀上冒出,一團白金色的光球出現,然後變成了白金色的巨龍。

轟!

空間中的其他人就見神殿方向升起一道衝天光柱,強大的能量席捲全場。

這也為人們指明了方向,眾人紛紛動身奔向那邊。

……

昂~

神殿之中,龍吟聲起,白金色巨龍瞬間掙脫灰黑色鎖鏈,然後一爪子拍向了紅袍。

砰!

那面未碎的護盾瞬間破碎,紅袍不甘的怒吼一聲,再也不顧自己的傷勢,全力使用了詛咒之神的神力。

剎那間,一股莫名恐怖的氣息席捲全場,一道灰黑色的人影出現在紅袍周圍,一枚灰黑色的符文出現在紅袍額頭上。

然後就是,一面由重重鎖鏈纏繞而成的盾牌擋住了白金色巨龍的攻擊。

轟!

這也是那道衝天光柱升起的原因,之後白金色巨龍就和灰黑色人影僵持起來。

「我不會失敗的。」

紅袍孤注一擲,在灰黑色人影擋住白金色巨龍的間隙,他轉身繼續開啟死亡之鐮的封印,就算七竅流血,皮膚開始乾枯破碎也是一樣。

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