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安娜的心思頓時再一次變得活躍起來。蠢蠢欲動。

安娜的心思,許林不知道,他也感受不到,只是覺得自己現在的心情變得非常暴躁,恨不得要把一切都撕成碎片。

只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雷田身上逸散出來的紫色雷電。壓制住了這股狂躁的感覺,讓許林現在還能夠保持著一定的理智。

只是,就算是如此,他的心情也依舊是變得非常的憤怒,他盯著雷田,幾乎是咬牙切齒得說道:「你真的想要鬧大不成?」

「我們作為龍騎,作為執法者,鏟奸除惡,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

雷田面無表情地看著許林。甚至可以說是冷酷,他寒聲說道:「你包庇血族,就等於是叛國!你還說我想要鬧大?既然我給了你選擇的機會你不走。那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

聽到這話,許林心中的那股狂暴怒意越來越壓抑不住了,他更加憤怒起來。他現在恨不得想要把雷田撕成粉碎一樣。

「雷田,為什麼你還這麼如此的執迷不悟!我都已經說了,你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人!」

「我也剛剛說了,這兩者有著不同的區別!本性難移,這些血族,他們天生就是吸血為生的,吸血,就是吸人類的血液,難道這還不足夠嗎?」雷田冷聲說道。

「哼!不要說的那麼好聽,說我們血族,那你們人類呢?我們融入人類社會已經很久,早就已經不吸人血了。我們有我們自己的一套法律和秩序,不然的話,你以為我們能夠在這個世界里活下來嗎?反而是你們人類,口口聲聲說鏟奸除惡,結果呢?哼!你們還不是為了實驗而已!我們血族有多少無辜的同胞,都被你們抓走。不僅被殺害,還要被做實驗,難道這就不殘忍嗎?難道你們人類就能夠比我們血族好到哪裡去嗎?」

安娜聽到這裡,再也忍不住了,口中怒聲狂吼道,真情流露,似乎真的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一樣。

雷田冷酷無情地看著安娜,寒聲說道:「你們血族就都是該死!」、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哼,你們這些上層的人類,能夠比我們好到哪裡去?真的是有夠無恥的!打著鏟奸除惡的名義,但是背地裡卻是做著一些齷蹉勾當,我們血族所研製出來的武器,你們有多少人類搶著要買?如果你們人類真的是鐵板一塊,我們血族又怎麼可能還繼續活下來?」安娜看著雷田,冷冷一笑,寒聲說道,「這一切,不過都是為了平衡而已!」

說到這裡,安娜頓了一頓,臉龐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開口說道:「你還別說,你是帝都雷家的是嗎?你們雷家可還是有一些長老是跟著我們血族有著密切的聯繫,有著不少合作項目呢!」

「胡說八道!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要在那裡挑撥離間了。」

雷田聽到這話,臉上的神色依舊是表現得非常平靜,沒有絲毫被挑撥到。

「是不是胡說八道的事情,我相信你聽到了這個名字,就應該知道我不是在胡說八道了。」

安娜淡淡開口說道:「雷更,血魔之怒。」

。 第61章二小公爺,我才十六歲啊

張揚看看旺財沒洗的手,撇了撇嘴。

「我就不吃了,喝水就行,你說事兒吧,從開始到結束大概多長時間?」

「二小公爺,差不多半柱香吧,不過裏面那個美人兒說了,第一次時間短正常的很,說我以後肯定會一展雄風。」

張揚想了想又給旺財下了一包,盯着旺財喝完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行了,去吧。」

這次時間稍長,一炷香過後,旺財腳步虛浮的跑了出來。

「二小公爺,完了。」

張揚懶得問,直接兩包葯下了進去。

看着旺財進去,張揚忍不住嘀咕。

「哎呀,這老頭兒莫不是把我給騙了?不然效果怎麼這麼差呢?」

這次旺財進去后似乎沒了動靜,直到天黑都沒有出來,這讓張揚有種不太妙的感覺。

華燈初上,張揚等的有些不耐煩了,尤其是想到旺財在裏面乾的事情,張揚這心裏頗不是滋味兒。

奴才在裏面逍遙快活,主子卻在外面等著,天下哪有這種道理?

不過想想這具身體不過才十五歲,張揚硬生生的忍住了。

「二小公爺,天黑很久了,小店要關門了,您看……要不您也進去玩會兒?對面的人可是招呼您老半天了。」

張揚站起來伸了個攔腰。

「行,你們收攤吧,我去門口等等。」

聽說張揚要去門口等,小二和老闆嚇壞了,他們可不敢的得罪這位二世祖。

「二小公爺哪裏話,我們只是怕您凍著,如果你不介意,您坐着就行,哪怕到天亮,我們陪着就是。」

張揚擺了擺手。

「不等了,你們也該收拾東西了,我就不叨擾了。」

張揚剛從茶館出來,就聽到飄香閣里傳出來一陣鬧鬧哄哄的聲音,緊接着,旺財被人光着身子推了出來。

唰……旺財的衣服被丟在了身上。

飄香閣的兩個小廝,瞪着旺財。

「對不住了這位爺,我們飄香閣實在是伺候不了您了,那是您的衣服,你要是真的還想玩兒,您去其他地方吧。」

旺財躺在地上一邊穿衣服,一邊罵。

「你們這些傢伙怎能如此無禮,我是沒給你們銀子?還是壞了你們的什麼規矩?你們可知道誰讓我來的?我們小公爺給我的任務我還沒完成呢,你們把我攆出來我如何交差?」

張揚本打算過去,聽到旺財來了這麼一句,急忙抬起袖子擋住臉,生怕別人把自己認出來,躲到了旁邊一個屋檐的拐角處。

「對不起了旺財大爺,我們是真的伺候不了了,哪怕是二小公爺親自前來,您這麼個玩兒法咱也伺候不了你,所以您還是換個地方玩兒吧,錢我們分文不收,這是您的十兩銀子,還給您。」

說完屋裏出來一個老鴇,直接把十兩銀子丟在了旺財腳邊兒。

旺財是什麼人?說不好聽的就是張揚身邊的一個狗腿子,吃喝玩樂一通看到錢又回來了,頓時把張揚交代的任務給拋到了腦後,直接把銀子踹進了兜里。

「這可是你們還給我的,我旺財可沒有白嫖啊。」

「旺財大爺,只要您以後不來我們飄香閣我們就燒高香了,所以你絕對不是白嫖,趕緊回去吧您,天冷可別着了涼。」

「我還熱呢。」

說完旺財紮好腰繩扭頭看向茶館,看到茶館關門了,旺財一臉鬱悶。

「唉,說好的等着我彙報,結果二小公爺自己先走了。」

說完旺財選了一個方向,邁步離開。

其實張揚並沒有離開,只是怕丟人而已,什麼叫他派旺財去嫖的?雖然說這是事實,但是哪有這麼大聲宣揚的?他張揚不要臉嗎?

看到旺財走出很遠,飄香閣的人也都回去了,張揚這才偷偷摸摸的追上了旺財。

到了旺財背後,張揚氣的抬手給了旺財一巴掌。

「二小公爺?」

旺財一扭頭看到張揚頓時大喜。

「你打算去哪兒?」

張揚氣哼哼的問,這條路既不是回英國公府的也不是去京西防衛營的小楊庄的。

旺財一聽來氣了,恨恨道。

「二小公爺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我這不是去繼續你交給我的任務嗎?我和你說這飄香閣太不識抬舉了,竟然把我給攆了出來。」

「行了,我知道了,我都看到了,對了,下次你再敢說我讓你去的那種地方,我打死你,錢呢?」

既然錢拿回來了,張揚自然是要要回來的,可是旺財這次竟然沒有聽話的把錢交出來,而是退後一步,緊緊的捂住口袋。

「二小公爺,這錢可是你給我讓我去玩的不能還給你。」

張揚一聽大怒。

「什麼?你還學會貪污了?我問你你進去玩沒玩?」

旺財露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二小公爺,我的確是吃了喝了也玩了,可是我不是純心不還您銀子,實在是不能還,您給我喝了葯,我現在全身又熱又難受,我正打算換個地方繼續您交代的任務呢,要是沒有了錢,我旺財怕是要難受死了。」

張揚看着旺財紅撲撲的臉蛋,頓時明白了,這傢伙這是葯勁兒過大了呀。

想了想張揚一腳把旺財踹翻在地。

「錢交出來。」

「不給。」

旺財看到張揚又要打,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二小公爺,這錢算是我借的總行了吧?你讓我去玩兒,回家我就把我攢的錢還給你,不夠的以後我再補行不?你看我真的是很難受啊。」

因為躺在地上,旺財兩腿之間撐起一個小帳篷,異常明顯。

張揚無語的看旺財一眼。

「蠢貨,你以為我是心疼錢?只是十兩銀子我給你又何妨?但是你這樣玩下去今晚你就交代了,懂不?」

「不會吧?」

旺財看到張揚說的認真有些害怕了。

「不會?你以為飄香閣的人真伺候不了你了?那麼多姑娘呢,那是怕你死裏面,蠢貨,趕緊的錢給我,我帶你去找我師父,看看你還有沒有救。」

張揚這麼一說,旺財的心一下子涼了半截兒,渾身冷汗都冒出來了。

「二小公爺,我才十六歲啊,我不想死啊。」「喂!是趙傲天他們!」

「太棒了,就算找不到蒼藍龍套裝,能殺了他們也是大功一件!」

「哈哈哈,我塗滿劇毒的刀已經饑渴難耐了!」

說著,對面十九人的隊伍,就變成了十八人。

走上陣前,楊嘉捏著響指,粗略打量著眼前的敵人。

平均水平比剛才京沈冰的隊伍要高。

《地下城的一千萬種活法》二二五:什麼是強者 第606章馮容止臉色白白的從後面走出來,

「祖父,你沒事了?你好了啊?」他聲音都帶着哭腔,要知道之前怎麼喊叫人就是沒反應,他都慌的不行了。

「原來是容止你去將君丫頭給請過來了,祖父沒事了,過來坐。」馮老招招手道。

所有人都坐下之後,馮老這才開口道,

「老夫是被人從後面襲擊打暈了,不過那人卻是沒有傷害我,只是給我灌了昏睡不醒的葯,就是醉夢,解藥就是一杯酒,晨兒喂我喝下去之後,我就醒過來了。」馮老解釋道。

醉夢並不是什麼毒藥,在市面上也很常見,很多睡眠不好的人都可以服用,只是要控量,若是想立即醒過來也是簡單,喝一杯酒就行了。

「所以這下手之人的目的是什麼?」君雷霆很是不解,皺眉出聲。屋內一時間陷入沉默,俱是不解。

「好像是個惡作劇。」馮家大爺開口道。

「不對。」此時一直沒有說話的君玄燁卻是開了口,他劍眉緊擰,眉眼低垂,似在思考,

「什麼人會閑來無事潛伏在馮老的屋子裏,就為了惡作劇?必然是有陰謀的,更像是……」君玄燁抿了抿唇,轉頭看向秦臻道,

「小妹,還記得我們出府的時候,大哥覺得暗處有人在盯着我們嗎?」這話一落,秦臻的心裏也跟着咯噔一下,瞬間明白了什麼。

「大哥的意思是給馮老下『醉夢』之人,實際上沖着我來的?」秦臻問。

「有可能,是沖着馮老身後的神醫來的,小妹,你應該暴露了,就是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君玄燁道。

不愧是君家大少,只在短短時間內便已基本分析出事件真相。馮容止面色一變,有些不安的開口,

「我,我是不是闖禍了?」

「沒事。」秦臻開口道。她雖是一直戴着帽紗行醫,但是很多時候還是會留下線索,馮容止能察覺出來她倒也不意外,這位馮家小少爺本來就是個敏-感的人。

「馮小公子不必自責,這件事並不算大事,我之所以帶着帽紗行醫,不過是為了減少麻煩,既然有人是沖着我來的,懷疑到了我的身上,那麼他會有很多種辦法試探。」秦臻解釋道。

馮容止知道面前的姑娘是怕被他難受才這樣說的,他之前聽祖父說過,君姑娘是幻靈家族的傳人,懂得幻靈針法,這件事一旦暴露出去,對君姑娘來說是很有危險的。

馮容止低下頭,深知自己這次莽撞了。

「丫頭,能猜出什麼人在查你嗎?」君雷霆擰眉,憂心忡忡的問道。秦臻想了想,一道身影閃過她的腦海間。

會是他嗎?是蕭泓宇嗎?……金大回到府上跟蕭泓宇復命,夜色已深,蕭泓宇卻像是在特意等他。

「如何?」蕭泓宇問。金大抿抿了唇,眼中藏着對自家主子的崇拜之意,開口道,

「主子,您猜對了,屬下給馮老下了『醉夢』之後,馮家上下果真急的不行,派了人去請馮家大少,但是那位馮小少爺卻駕車去了將軍府,去請了君家大小姐君緋色……」 吳雨晴沒有說話,卻是不知她在想什麼。

等了片刻,瞅見二女仍舊沒有回話,楊真嗯了一聲:「你們不去也沒關係,我知道我的這個想法太過瘋狂,有點兒冒險,所以,大傢伙兒都自願報名。」

關小羽和吳雨晴關係比較熟,連忙勸道:「雨晴!沒事!咱們三個人一條心,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吳雨晴愣了一下,看看關小羽,又看看楊真,猶豫了許久,終於點點頭:「好吧!我跟你們一起去!」

關小羽高興得差點鼓掌:「太好了!」

這吳雨晴都同意了,楊真又看向安悅:「你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