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也徹底的失去了活力。

化作灰燼消散於空中。

看着眼前的這一幕。

關虎的雙眸之中閃過了一道瞭然。

果然正如自己所想的那般。

這一次的災厄是人工召喚出來的。

大量的鮮血以血之符文的狀態。

印入在洛城的地下。

只要血水母在地面之上。

那麼在鮮血被消耗完之前。

血水母便不會死亡。

想到這裏。

關虎猛地攥緊了自己的雙拳。

正是因為這個關係。

導致了他在血水母這個區區A級魔物身上。

浪費了太多的時間。

以至於其他的魔物,已經徹底的散了開來。

整個洛城都陷入在了A級災厄的危險之下。

念及至此。

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向著四面八方幅射而去。

那是S級御者的威壓!

「我絕對不會讓這洛城覆滅!哪怕是這A級災厄又如何?」

說完。

關虎的身上也燃起了橙紅色的火焰。

整個身軀都化作那天上火。

與墜火人偶一起朝着其他魔物的所在飛去。

這便是S級御者所擁有的力量。

將人偶覺醒的能力特質,具現在契約者自身。

讓契約者也能夠擁有人偶的能力!

——

洛城之外。

蒼白男子看着遠處滿是橙紅色的天空。

神情微微震驚。

「哦~沒有想到洛城的守護者關虎,居然已經晉陞到S級御者了。」

「不過已經沒有關係了!在偉大的主面前,根本就是螻蟻罷了。」

蒼白男子說到這裏。

很是興奮的張開了雙臂。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嗯~不錯,洛城之中那求生的慾望越來越少了。」

「想來應該是被魔物殺死了吧!」

只是在說完這句話之後。

蒼白男子的表情再次一變:「不過關虎的速度確實不慢,才短短片刻的時間,魔物的慾望就少了大半!」

沉了沉眸子。

蒼白男子不禁緊握住自己的人偶手杖。

他的手杖人偶名為慾望。

在距離較近的時候。

能夠一定程度的,在無形之間控制人心。

如果超過一定範圍。

就只能夠感應大概的慾望數量。

這便是他用來判斷洛城狀況的依據。

他又在原地站了五分鐘。

感知到洛城的慾望數量越來越少之後。

他便猛地將慾望手杖戳進了土中。

然後鬆開了手杖。

朝着前面走了幾步。

「現在時機應該差不多了!」

「是時候召喚我等信仰之神了!」

蒼白男子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

雙眸之中閃過了一道瘋狂之意。

只見他嘴角不斷的上揚。

好似要咧到耳邊一樣。

整張臉看起來很是怪異。

蒼白男子伸出手來。

將自己的手指咬破。

滲出鮮血的手指,在蒼白男子的掌控之下,按在了古代符文石板上面。

照着石板上的符文描了一遍。

只看到鮮血在觸碰到石板之時。

便迅速的滲入到了其中。

隨即。

蒼白男子將石板放在地面上。

雙手快速結印。

隨着一道道殘影出現。

血之符文便在空中瀰漫!

「散落鮮血於各處!痛苦、哀嚎、絕望的滾輪碾過!」

「屍骨起舞、漫天紅血!濃腥的赤血終將燃盡世界最後一抹光芒!」

「請傾聽我的召喚!」

「降誕於世界中吧——」

「虛空之血狂神·烏維哈希!」 灰銀寶聽完這老煙鬼的話,盡量做出了個齜牙咧嘴的兇狠表情來,但是怎麼看、怎麼像米老鼠!

「這位鬼大哥!我叫灰銀寶,我爺爺是灰家二堂主灰鳳馳!這人是我的恩公!鬼大哥你看在我灰家的面子上行行好,就放了他吧!」

那老煙鬼聽完灰銀寶的話,眼珠轉了轉,說道:「本來我讓這小子選日子,還能讓他多活幾天,但是他居然敢踩我的手,大爺兒我今天非得結果了他不可!」

大煙鬼說完,又撲向孫羽,灰銀寶見了,一著急,腳下發力,瞬間就越過那大煙鬼,護在了孫羽身前。

那大煙鬼沒想到這小耗仔子法力居然如此高強,自己都沒看清是怎麼回事,他就跑到了自己的身前了!也是吃驚不小,但是見灰銀寶年紀小不懂事,眼珠轉轉,又打起了鬼主意。

「嗯,其實我跟你爺爺認識,所以我今天就賣你小子個面子,但是你得幫我做點事!」

其實這灰銀寶雖然年紀小,但是從小在灰鳳馳身邊長大,見得多,學得也多!

灰家人又不缺寶物,所以那天材地寶,從小也沒少吃、沒少了用,要真動手的話,這大煙鬼八個捆成一把都不是他對手。

但是灰家人天性膽小,灰銀寶這又是第一次自己出來闖蕩,所以聽了這大煙鬼的話,還感到挺高興。

就這樣,那大煙鬼提出了條件,原來這濱海理工大學裡面有塊實驗田,種了不少罌、粟之類的植物,那大煙鬼早就垂涎三尺了,

但是他自己因為是吸食鴉片過量而死,那真是個天怒人怨,所以他死之後就受了天罰詛咒,離不開這一畝三分地,所以只能是干著急,現在這沒有社會經驗的灰銀寶自己送上門來,怎麼能不利用一下。

那大煙鬼讓灰銀寶每月都去偷一些大煙給自己送來,這樣就可以放過孫羽。

灰銀寶聽了這條件,居然傻傻的答應了,還樂得屁顛屁顛的。

就這樣,危機終於解除了,灰銀寶把孫羽背出了這衛生間,在那大煙鬼的歡送下快速離開。

本來灰銀寶打算把孫羽送回寢室,但是灰銀寶又有些不方便去,畢竟他的修為和經驗都還不夠,這途中真要是再遇到點什麼事,他還真處理不了。

但是把孫羽放在這樹林里,也不是那麼回事,萬一這要是再遇到什麼危險呢!

就在灰銀寶正猶豫不決之時,孫羽突然從地上爬了起來!

原來孫羽剛才在那衛生間里就已經醒過來了,他知道是這個渾身長刺的精怪救出了自己,

但是孫羽迷迷糊糊也沒把灰銀寶的話聽仔細,就聽到那大煙鬼說什麼槍食之類的。

「看來是這精怪走累了,準備把自己啃吧了,先墊吧墊吧啊!這是在考慮先從哪先下嘴呢吧!」

想到這,孫羽立即開始跪地求饒!

「這位妖怪大哥,我這人懶,平時不愛運動,還挑食,不吃蔬菜,我的肉是材的、還酸,吃了會消化不良的!您放過我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