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江夏帶着三個孩子一起往家裏走,一路上,迎著傍晚的夕陽,江夏的心情非常好。

「孩子們,你們想怎麼吃兔肉?紅燒還是爆炒?燉湯也不錯,加點野蘑菇也野菜,味道肯定非常鮮美!」

三個孩子都不做聲。

江夏走了幾步,轉頭看向身後,「你們怎麼不說話啊?問你們呢。」

江易南撇撇嘴,「我們又沒吃過……」

江陽東和江臨西都急忙跟着點頭。

別說是什麼紅燒和清蒸了,兔肉他們都沒吃過。

江夏瞬間明白了,便道:「沒事沒事,以前沒吃過,今晚就吃個夠!」

「你們看啊,這兔肉我剔下來爆炒一下,肯定很香,帶肉的骨頭也不能扔了,拿下來燉湯,肯定很美味。」

江夏背着小背簍往家裏走着,一路和孩子們說着話。

這一幕的畫面,看起來十分的美好。

回了家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江夏不敢再耽擱,生怕錯過了時間,到時候摸黑吃飯可就不好了。

剛進了大門,外面就傳來一陣腳步聲。

是李青田帶着江向北回來了。

江夏忙出了大門,笑道:「李叔,今兒咋回來的早呢?」

李青田見了江夏,也笑呵呵道:「還是沒活兒干,買賣不好做,明兒個就在家裏歇了,這一歇估計又要歇到明年開春去了。」

江夏瞭然,又道:「對了李叔,我下午上山的時候逮了一隻大野兔回來,今晚你叫上我嬸兒,來我家吃飯!」

李青田聞言,十分的驚訝,「真嘞?」

說着,大步走了進來,果然看見院子裏的空地上放着一隻看起來得有十幾斤的野兔。

已經死透了。

李青田讚不絕口,「江夏丫頭啊,你可真厲害,這野兔狡猾的很,你也能逮得到!厲害厲害!」

江臨西聽了這話,急忙湊上前來,「李爺爺,我娘親做了個陷阱,我們就去挖野菜了,等挖完野菜一看,這兔子就死在我娘親做的陷阱里了。」

江臨西奶聲奶氣的說着,「我娘親還自己做了這個小背簍呢,娘親說等回家了就把小背簍給我背着玩,李爺爺你看這個背簍好不好?」

江臨西忍不住轉過身子去給李青田展示自己的背簍。

憨態可掬的樣子逗笑了一群人。

李青田笑呵呵的蹲下了身子,煞有其事的伸手摸著江臨西背上的背簍,笑着道:「嗯,不錯不錯,你娘親啊手藝真好!」

江臨西像是自己被誇讚了一樣,格外的開心。

江夏道:「李叔,晚上回去跟我嬸兒說不要做飯了,來我家吃,我掌勺!」

李青田笑着點點頭。

他是發現了,江夏是真的變了,昨晚上聽自家婆娘說的,他還保持着將信將疑的態度。

今日到了打鐵鋪,還特地詢問了一下江向北,雖然江向北沒有誇江夏,可是卻能從他的眼神變化里看的出來,江夏是真的在改變。

再看今晚對待自己的態度,李青田心裏也挺開心的。

如果江夏變好了,那這四個孩子就不再受苦了。

這邊,李青田回了家,江夏便站了起來,拍拍手,道:「來來來,小北,小南,東東,小西,你們四個都站到這裏來。」

四個孩子都聽話的站在了江夏的面前。

江夏看着四人,道:「現在呢,娘親要給你們分配自己要乾的活兒,只有幹活了才能有飯吃,如果不幹活的話,今晚就沒有飯吃,知道了嗎?」

四個孩子都是點頭。

江夏特地看了一眼四個孩子裏反骨最重的江易南,「江易南,你有沒有什麼意見?」 清晨,

椎名伊織戴着口罩,一身寬鬆運動服,手裏拎着不可燃垃圾拉開房門。

他有晨跑的習慣。

只不過在他開門的同時,隔壁公寓房間像是早有準備一樣,在門鎖聲響的瞬間被同步推開。

「阿拉,真巧啊!椎名君。」

同樣身穿運動服的女人從隔壁推門出來,看着約莫二十許歲,也許三十了也說不準——島國的女人都有一手稱之為妖術也不為過的保養與化妝技巧。

「早上好,山中小姐。」

椎名伊織禮貌點頭,不動聲色的拎着垃圾從另一條通道下樓,繞過山中小姐的方向。

不知道是不是快到三十歲的女人都患有結婚危機症的緣故,他家這位鄰居看他的眼神總是有點怪。

當然,也可能是他多想了。

在樓下投放點扔掉垃圾,椎名伊織墊墊腳,做過熱身運動,緩緩順着町間小路開始慢跑。

山中小姐則是在等到椎名伊織開跑后,深深吸了一口氣。

她望向遠方,緊盯着前方的目標,目光里透著興奮。

「緊緻,翹挺!」

「這就是存在於幻想中的身體!」

「今天!今天我一定要將它完完全全的記下來!」

她深吸一口晨間空氣,精神振奮,雙眼明亮。

山中小姐,是一位專業漫畫家。

不過與其他人從事的正經漫畫行業不太一樣,她是位在網上名聲極響的工口畫手!

曾經還當過某位不願透露名字的水龍老師的助手。

山中小姐作為助手埋頭苦作,磨練數年,終於練就一手絕世(工口)畫藝。

僅在出道之初,她就在工口界打下了不菲名聲。

只是作為一名追求不斷創新與突破的無碼藝術家,山中小姐始終希望自己的畫作水平能更進一步,達到曾經跟隨的水龍老師的級別。

可惜天賦再高也是有限,早在幾個月前,山中小姐就摸到了自己的職業瓶頸。

即便在網絡其他人口中是屬於傳說級別的畫界大觸,她也很有自知之明的了解到——這輩子可能就這樣了。

——直到那天,椎名伊織出現。

「早上好,我是新搬來的鄰居椎名伊織。」

「以後請您多多指教。」

修長身量、完美的容貌、近乎雕塑般的標準身材,這一切如同一味特殊的合劑,瞬間點燃了她的創作靈感,讓她心中的藝術在短短時間裏完成升華。

那一日,山中小姐終入水龍樂園境界。

無法在女角色和劇情、着裝、玩法、表情上突破創新,她完全可以在男角色上搞事情啊!

領悟了這一點的山中小姐奮筆疾畫,以椎名伊織為模板完成了新一期作品——毫無疑問的,她在某個不知名的小圈子裏突破限制,一炮而紅。

無數恨黃毛又屑又黑、惡胖仔又肥又丑的觀圖者們終於找到了代入感,在做手藝活的時候都變得自信了起來。

這主角!這劇情!

理所應當!毋庸置疑!

不但讓人毫無違和感,甚至還覺得這幾個女主角長得不太行。

在這一過程中,山中小姐的畫技也不知提升了多少。

從那以後,她就形成了每天早上追着椎名伊織這個自走畫技經驗包『觀摩』的習慣。

而且,椎名君也很配合的每日出門晨跑!

對一個醉心於創作的人而言,這簡直是莫大的恩賜了。

不僅如此,這麼多天跑下來,連帶着讓山中小姐的一身職業病都好了不少。

今天也要加油哦!

山中小姐給自己打着氣,邁開步子,遠遠的綴到椎名屁股後面,用那雙肥宅看到本命手辦似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

一路上連眼都沒眨過!

於是,椎名伊織就這麼一路忍着身後那直勾勾的目光,彎彎繞繞跑了五公里才回返。

返程時,心裏則是暗自嘀咕。

——以前他跑個一兩公里鑽進小巷就能甩掉這女人,現在倒是越來越難纏了。

山中小姐則帶着一整個早上的收穫,信心滿滿的走進了畫室。

之後,就是椎名伊織的標準日常——回家、吃飯、預習。

準備去上課。

雖然總能遇到插曲,但他的生活一直很規律。

……

東大,駒場校區

坐在路邊的長椅上,遠遠能聽到遠處豎笛響。

作為幾個校區里相對最年輕化的一個,駒場校區里的氛圍確實比隔壁的彌生校區更活潑些,大多數社團都聚集在這。

春季剛入學的大一新生,還是食堂的主力軍團。

林間小路上短裙飄揚。

就算是傳聞中只有笨蛋和醜女才能考進的東大里,也有不少作為隱藏彩蛋的養眼風景出沒。

至少,駒場校區里就聚集著不少能讓人眼前一亮教養學部的學妹學姐。

儘管並不多見。

五十嵐結衣戴着灰色布藝偵探帽,鴨舌邊向面部稍壓了些,陰影遮住小臉,休閑襯衫短褲都呈暗色調,整個人小小的,看着不是很起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