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當下,霍司星就開著車去機場了。

然而,她並不知道,就在她去機場的路上,一輛車也偷偷的跟在了她的後面。

那車,十分普通,如果不是刻意去看的話,這樣大眾型的車,夾在在機場高速上川流不息的車中,是根本就不會發現的。

霍司星,也沒有發現。

她不是警察,沒有這個偵查能力,而且,她此刻全副心思都在馬上要見到的小侄女身上。 次日,都已經到中午了,越凜房間沒有任何反應。

蕭千亦看了看時間,然後又抬頭看了看樓上。

「陳叔,她以前也都睡這麼晚嗎?」

蕭千亦微微皺了皺眉看向陳叔問道。

「那倒沒有,大小姐從來沒有這麼晚起來過,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陳叔想了想,他們家大小姐就算不去學院,也向來是起得比較早的。

這個時間點還沒起來,確實是頭一回。

蕭千亦看了看時間,這都快兩點了。

「我上去看一下情況。」

蕭千亦說了一聲后就上樓了。

他敲了幾聲,裏面沒有任何反應,這就更奇怪了。

蕭千亦一開門就進去了,門並沒有上鎖。

等她走到越凜床邊的時候,才發現越凜此時的模樣有點不對勁。

滿臉通紅,而且眉頭緊皺,看起來很不舒服的樣子。

他伸手一探額頭,溫度很高,明顯是發熱了。

因為現在算是秋季,外面也不是特別熱。

蕭千亦撈了一件長外套就將越凜過了起來,他一把將人抱起走下樓。

陳叔看到蕭千亦抱着人下來很是驚訝,連忙上前問道:「大小姐這是怎麼了?」

「她現在正在發燒,具體怎麼回事還要去醫院看一看。

我先送她去醫院,先不用告訴老爺子那邊了,也不用通知其他人。」

蕭千亦說着就將人抱了出去,陳叔立馬安排了司機跟上。

他也沒有打電話去告訴越父越母還有老爺子,因為他知道蕭千亦說的沒錯,他們家大小姐也不想他們知道。

在他的印象中,他們家這個大小姐從來沒有因為什麼事情去麻煩過別人。

哪怕是病了,都是自己吃點葯扛過去就好了,只是沒想到這一次竟然這麼嚴重。

這明顯是高燒昏迷狀態,否則怎麼可能會醒不過來呢?

蕭千亦將人放到車上后,看着司機道:「第一人民醫院!快!」

他說完后立馬拿出電話撥通了祝莫冉的號碼。

「怎麼又想到我了?還是有什麼事兒啊?」

祝莫冉對他來電話都已經習以為常了,反正除了找他做事,那就是找他做事,沒別的。

「我記得你在第一人民醫院有認識的人,是不是?她現在高燒不退,我正帶她朝醫院過去。」

祝莫冉聽了之後也不調侃了,他正色道:「你直接去急診,我安排人在那等你,我馬上過去。」

祝莫冉在急診認識的人也是他的好基友,只不過跟蕭千亦不一樣,都屬於不同路上的人。

雖然他們彼此都沒有什麼交叉點,但是在這種需要用人的時候都是可以用得上的,非常靠譜。

蕭千亦他們到急診那邊后,就看到祝莫冉已經在門口了,還有兩個醫生。

「快跟我來!」

其中一個醫生看着蕭千亦點了點頭,蕭千亦抱起人便跟了上去。

一般發熱都要先檢查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傳染性之類的,畢竟像感冒這種東西都有可能傳染。

「家屬在外面等著吧,我們需要檢查一下。」

蕭千亦將人放到病床后,護士他們就把帘子全部都拉上了。

祝莫冉看蕭千亦出來后就拍了拍他肩膀,二人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怎麼回事啊?突然就發熱了。」祝莫冉一臉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清楚。今天她一直都沒有起來,雖說是休息。等到這個點了,我們都覺得有些不對勁,上去一看才發現她已經昏迷了。」

祝莫冉微微挑了挑眉:「這麼嚴重啊,你們最近都做什麼了?」

蕭千亦把越凜最近的奔波大概說了一番,等他說完之後,祝莫冉都不知道該說點什麼了。

這哪裏是一個女的,這壓根就沒把自己當人!

有這麼折騰自己的嗎?

「她這也太拼了吧,你也不說一下就在旁邊看着?」

蕭千亦嘆了口氣:「他的性格如果說有用的話,也不用這麼麻煩了。」

兩人聊著天,祝莫冉是覺得蕭千亦不容易呀!

這女人把自己當男人用了,而真正的男人卻在一旁看着。

他琢磨著蕭千亦心裏肯定也不好受,畢竟他也是頭一回遇到這種事情。

以前蕭千亦什麼時候都自己上,但是現在看着喜歡的人奔波忙碌,但是他只能在旁邊看着,這種感覺確實挺折磨人的。

二人正在聊天的時候,醫生總算是出來了。

「怎麼樣?」

蕭千亦立馬起身,臉上顯得有一點點緊張。

醫生看了看他們二人笑着道:「沒事,我們已經給她做了降溫處理,不是什麼傳染性疾病。

可能是因為最近太過疲勞了,累積的東西一下爆發了,然後造成免疫系統有點問題。

已經給她用了一些葯,好好睡兩天應該就沒事了,不過這兩天要在這裏住院觀察。」

「多謝了!」

「不用客氣,都是自己人。正巧這會兒急診也沒什麼別的病人,還算運氣不錯。

否則如果再耽擱一下的話,恐怕就會拖延出其他的什麼問題。

我們把她轉到普通病房,你們在那邊守着她吧。

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是多休息幾天,否則反反覆復的發作也會很麻煩。」

蕭千亦點了點頭,他也清楚人的免疫系統基本上都是有自我修復能力和適應能力。

但是如果一直這樣的話,免疫系統確實會遭到一些破壞。

像這種發熱既然能殺死病毒細胞,那肯定也能對自身的免疫系統造成影響。

祝莫冉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一塊去病房,正好安排一個單間吧。」

如果不是因為屬於什麼淡季,恐怕連一個普通病房位置都不會有。

現在不是什麼流感高發季節,也不是什麼傳染病高發季節,所以大部分病房都是空置的。

等把人都安排好了之後,蕭千亦看着那基本恢復正常的臉色,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鬼知道他剛才看到那一張通紅的臉時有多緊張,感覺好像有什麼要衝破臉皮流出來了一樣!

「別那麼緊張。醫生不是說了嗎?沒什麼問題。只是你能不能勸一勸她,讓她好好休息啊,她這麼折騰自己也不是個辦法。」

蕭千亦盯着越凜看了許久,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看起來平時正常休息的人會累積這麼多壓力。

像這種積累的壓力一旦爆發,那產生的問題確實很嚴重。 不知怎的,小姑娘感覺後背一涼,滄溯離開了她……莫名的,心裏很不舒服。

小姑娘悶悶不樂的摸了摸口袋:「我沒帶錢包。」耿直的聲音,耿直的語氣。

她抬起腦袋,那雙漂亮的眼睛裏,全是無辜的表情,眨巴眨巴眼睛,她委委屈屈的說:「對不起。」

滄溯跟她保持距離,「沒關係,我有錢,我請你吃吧。」

昭月那張漂亮的臉蛋,重新揚起笑容,笑彎了眼睛,「好呀。」

系統忍不住吐槽:【你有個鎚子錢!】你就是個窮鬼……呸,窮貓,啥都沒幹哪兒來的錢!

辣雞!裝x也要有個度好不啦!本系統代表正義鄙視你惹~

滄溯:[辣雞別逼逼,不是你讓我過來的?錢你報銷,不報就等著原地爆炸吧。]他要這坑貨系統,螺旋升天!

系統慫慫的哼了一聲,不敢繼續說了。

滄溯心想,要狠狠地宰系統一頓,就帶着昭月,去了一家很高檔的餐廳……

**

穆洛音把霍司澤從警察局帶出來,現在都已經晚上七點多了,穆洛音又不會做飯……所以,她帶着霍司澤,去了附近的小飯店。

霍司澤咬咬嘴唇,「媽咪……」

穆洛音面無表情:「怎麼了?」

霍司澤忍着不讓眼淚掉下來,「我……想吃牛肉。」

那家店的牛肉麵,味道好香啊……想吃!

霍司澤慫唧唧的徵求穆洛音的意見。

穆洛音沒理霍司澤,腳步很誠實的轉了個彎,向著那一家牛肉麵館,走了過去……

另一邊,昭月又把滄溯從高檔餐廳,「這裏最低消費要一萬。」

言外之意是:您有錢嗎?

滄溯:「……你想吃什麼?」對不起打擾了,這種生活消費,我這個窮人消費不起。

系統有錢是有錢,可它只有一百塊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