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他抬頭看去,就見羿王身長玉立的站在面前,拿着長劍抵着他的脖子。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羿王,「你武功竟然這麼高。」

不是說羿王雖然有武功,但確實個病秧子嗎?

怎麼這麼強?

他的戰力在葛國是能排上前十的,沒想到沒有交手幾個回合就敗了。

羿王不但武功高強,身姿還很靈活敏捷,馬術也高。

根本和消息上不一致。

他心裏不由得暗罵,不知道是哪個蠢貨收集到的消息,全是假的。

除了羿王的消息是假的,蕭寒崢的也存在很大的問題。

一見面就利用特殊的方法讓他們的戰馬受驚,導致騎兵發揮不出來優勢,很快落敗。

哪裏像是文弱書生了?哪裏不懂打仗戰術了?

他真是被那些收集消息的混蛋坑死了。 此刻,別墅……

時清靈一直都沒有入睡,在等封晏回來。

她使了個種手段,讓白胭去找封晏,但手機根本聯繫不上人。

她被歹徒綁架了,現在可是最好博取男人同情心的時候了。

她聽到了外面的腳步聲。

封晏回來了,心底狂喜,可臉上卻露出悲傷的神情,淚珠滾落。

封晏推門進來,就看到時清靈的眼淚。

在唐柒柒那兒,她的眼淚那麼珍貴,從不輕易掉落。

可怎麼到了時清靈這兒,就這麼廉價,動不動就哭呢?

眼淚的確是女人的利器,帶用多了,只能證明她愛哭而已。

「阿晏,我好害怕!你終於回來,我這一天都不知道怎麼過去的。」

「那歹徒拿槍指著我,我還以為再也沒有機會和你見面。現在我抱著你,我感覺就像是做夢一樣。阿晏,你能回來真的是太好了,我還活著寶寶還活著,上天是在眷顧我,不想奪走我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對不對?」

她哭哭啼啼,眼淚蹭到了他的身上,讓他有些不舒服,恨不得馬上去洗個澡。

「別哭了,早點休息,看你無恙我就放心了。集團那邊還有事,我還要處理。」

他淡淡的說道,不露痕迹的推開了她的身體。

時清靈也不是傻子,能感受到他的冷漠。

她心慌了,急急的抓住他的手。

「阿晏……你……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冷淡,我被挾持了,你就沒有一絲一毫的關心嗎?這麼晚了,你也不留下來陪我,就讓我一個人嗎?」

「你被挾持了,這麼害怕,是嗎?」

「他拿槍指著我的腦袋,難道我不該害怕嗎?」

「那,唐柒柒把你換下來,她被當成人質帶走,你覺得她害怕嗎?你有想過她的感受嗎?你在這兒擔驚受怕了一整天,委屈難過,就沒想過主動把你換下來的唐柒柒嗎?」

「你跟我哭哭啼啼,就沒想著打個電話問問她的安慰?」

封晏冷聲說道。

「我……」

時清靈被堵的啞口無言。

她巴不得唐柒柒出事,哪裡還想著打電話慰問!

「我要的妻子,不要求她身世顯赫,也不要求她貌美傾城。我只希望她能夠單純善良,沒有那麼多彎彎繞繞。時清靈,你做到了嗎?」

「阿晏,我內心是善良的,只是你也知道我從小到大的生長環境,人人都欺負我,我必須要有點小聰明才能自保。我是真的沒有針對唐柒柒,我當時也嚇傻了,我也沒有讓她站出來替換我。」

「事後……我太過害怕,的確把她忘了,可你不能這麼說我啊。我也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我也沒有經驗……」

「這些話,我已經不想多說了。你最好保證,你骨子裡是善良的,不要做任何出格的事情。現在,封家海容得下你,別……自取死路。」

封晏說完,無情的將她的手推開,毫不猶豫的轉身離去。

「封晏!」

時清靈死死捏著拳頭,大聲喊著他的名字。

可封晏不曾回頭,直接關門離去。

。 「我還有第二種特殊天賦?」

陳克驚訝地問道。

歐銘笑道:「對,除了boss,你還是饕餮!」

「饕餮?」

陳克一下就想到了自己在演武司的代號。

「擁有特殊天賦的人,自身意志力的波段和常人是不同的,而且具備一定的規律。我們根據已知的五種特殊波段特性,推導出後面應該還有第六種特殊天賦,並且將其取名為饕餮。只不過這麼多年來始終沒有人表現出饕餮的特性,直到你出現。」

歐銘指了指陳克。

一旁蔣小川對陳克解釋道:「陳哥,饕餮的天賦是可以吸收他人的意志力,你可以把它看成是里的吸星大法。」

陳克回想起之前自己從血狼身體里吸收意志力的那一幕,原來這一切是饕餮引起的。

很快,有工作人員從外面拿進來一個銀白色的金屬箱子,放在歐銘身前後就退出了實驗室。

歐銘將金屬箱打開,陳克看見裏面有許多黑色的鐵片,全都碎成一塊一塊的,形狀並不規則。

「這就是戰魂死後掉落的魂器碎片,等級越高的戰魂,掉落的碎片質量越好,數量也越多,有的甚至會留下完整的魂兵或者是魂甲。」

歐銘隨口說道,「想要給你灌輸意志力有兩種辦法,一是直接讓人給你輸入,但每個人的意志力都不同,你如果吸收太多他人的意志力對你自身會有影響,所以我打算採取第二種辦法:利用魂器碎片進行提純,給你提供最純粹的意志力。」

一邊說,他一邊和蔣小川一起將金屬箱子裏的魂器碎片全部放入一個像是洗衣機一般的儀器中,然後再次讓陳克躺進艙體內。

「我開始對你輸入意志力,你覺得有問題就立刻叫停。」

歐銘對陳克說道。

陳克:「好的。」

然後閉上雙眼仔細感知。

幾秒后,陳克明顯感覺到有一股意志力進入了自己體內。

不等他有所反應,之前吸收血狼意志的那種感覺再次出現,陳克覺得自己像是化身為一隻饑渴的獸,開始貪婪地吸收這股意志力。

「老師,意志力減少速度變快了!」

「加大輸入量!」

幾分鐘后,歐銘投入儀器中的這批魂器碎片消失,提純出的意志力被陳克吸收乾淨。

「這意志力差不多是一個a級資質的戰士十個小時觀想的量!」

蔣小川震撼地說道,看向陳克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個怪物。

每個人觀想的效果都不同,全世界各大組織根據大數據統計得出一個大致的通用標準,也可以看成是每個人的觀想資質,分為sabcd這五個等級。

一般來說,一個a級資質的戰士觀想一個小時的效果是d級資質的3.2到3.6倍,而s級則至少在5倍以上。

現在陳克幾分鐘的吸收量竟然堪比一個a級資質戰士觀想十個小時,這種速度簡直就是sss級!

「不知道他的極限在哪裏,如果能持續不斷地吸收,豈不是有希望在短時間內成為全世界意志力最深厚的人?!」

蔣小川心中閃過這樣的想法,不過很快就推翻了。

魂器碎片是戰略級物質,而且到處緊缺,演武司根本不可能拿出大量的魂器碎片提純給陳克吸收,而如果讓大量的戰士直接將自己的意志力輸給陳克,又要考慮到意志力不純的問題。

不過無論如何,陳克都擁有無限的可能性!

接下來的時間歐銘又讓陳克配合著做了好幾項實驗,一直折騰到凌晨才放陳克回去休息。

……

第二天一早,陳克再次被帶到實驗室。

這一次實驗室里的人更多了,包括歐銘和蔣小川在內,一共有十幾個研究人員,另外還有一名穿着黑色軍裝的戰士。

陳克第一眼就注意到了此人,從對方身上隱隱感覺到一股壓迫感。

「陳克,這位是基地警衛團的陳武陳團長。」歐銘為陳克解釋道。

「陳團長。」

陳克聞言,立刻立正敬禮。

陳武笑着回禮,說道:「陳克是吧,咱們還是本家,不用客氣。」

「陳克,根據你的說法,劫灰的多少取決於對手意志力的強度和戰鬥中的發揮度,所以我今天特意為你找來了紫星高手。」歐銘開口道。

紫星!

陳克目光一凝,也就是說眼前的陳武是有實力單殺昨晚那個兵長級血煞魔的!

歐銘:「今天我還想測試戰鬥的時長對劫灰的多少有沒有影響,所以麻煩陳團長還有陳克,你倆一會兒多打一段時間,今天這場戰鬥最好能維持一個小時以上。」

「好。」

陳克和陳武說道,然後相視一笑。

然後兩人的身體瞬間變得虛幻起來,進入意志體狀態,陳武手中突然多出一把刀柄為暗紅色的苗刀,他將刀扔給陳克:

「接着?」

陳克接過刀,「這是?」

陳武笑道:「這是一把三級魂兵,現在它是你的了。」

用兵級戰魂留下的碎片混合特殊金屬打造的兵器就是一級魂兵,往上則是用兵長級戰魂留下的碎片打造的二級魂兵。

至於三級魂兵,是兵級戰魂留下的完整的魂兵。

一級和二級魂兵由於是用混合的方式製造的,容易破損,而三級魂兵本身就是一個整體,堅固度上就高出很多,而且還能收入體內用意志力溫養,方便攜帶和藏匿。

看着陳克驚喜又疑惑的表情,陳武笑道:「你昨晚獨自一人擋住兵長級血煞魔一段時間,相當於拯救了幾十名新兵的性命,之後又重創了對方的血狼意相,為最後的擊殺奠定了良好的基礎,這兩件事合在一起,足夠給你帶來一枚藍星勳章了!」

「而按照規定,藍星勳章獲得者有資格挑選一件三級魂兵,考慮到你的特殊性,上面提前把你的三級魂兵給批了下來,就是你手上拿着的這把了。」

聽完陳武的解釋,陳克欣喜地揮舞了幾下手中的苗刀,覺得很順手。

三級魂兵在斗戰會中的兌換價格,一件就需要上千枚戰令,陳克原本以為自己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到手一件三級魂兵,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了。

7017k 柏輕音不去看地上那張讓人感到噁心的臉。

她蹲下,兩隻手抱住韋治洵的頭,「相公,你還好嗎?」

韋治洵看著她,將人狠狠抱在懷裡:「我不許,我不許別人欺負你,誰都不可以,誰都不可以起欺負你。

韋治洵的話讓柏輕音又是感動,又是心酸。

她能察覺到韋治洵的身體還在顫抖,分不清是因為憤怒還是因為殺人後的恐懼。

「有相公在,誰都欺負不了我。」

她輕輕拍著韋治洵的後背,安撫躁動的韋治洵,「相公,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我沒有被欺負,我好好的,你仔細看看。」

聽她這樣說,韋治洵顫抖的輕了許多,可即便如此,韋治洵看起來也依舊有些失智。

柏輕音從沒想過,有朝一日,會有一個男人這樣喜愛自己,為了自己,竟然真的會失手將另一個混賬東西打死。

傅明誠捂住嘟嘟的眼睛,摸了一下孔為富的脈搏,確定人真的斷氣了眉頭皺的更狠了。

他覺得,柏輕音似乎還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現在根本不是談情說愛的時候,眼下還有更要緊的事情沒解決,最可怕的是,柏輕音竟然沒有想解決的意思。

見狀,他開口提醒:「孔為富的事情,你準備怎麼辦?」

柏輕音扭頭,看著那屍體,還是感覺一陣噁心:「這種人渣死了算便宜他了。」

嘴上這樣說著,柏輕音的聲音還是有些顫抖,孔為富這種人渣就該去死。

他就是臭蟲,活在這個世上,就是噁心世人的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