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為了讓大家看到普通人和超級英雄一樣偉大,而甘願讓自己「平庸」。

這是多麼偉大的一個人啊。

艾倫看向皮特的眼神都變了。

他很佩服這種人。

他知道這種事情,自己是無論如何做不到的。

畢竟寫超級英雄的話題才有錢賺,才能養家餬口,只是為了理想,寫普通的人,寫平凡人的事,沒人追捧,那麼最終的結果就是什麼也得不到。

在工作以前,他也有諸多夢想。

但工作之後,他學會了妥協。

尤其與超級英雄打上交道后,被金錢的世界迷失了雙眼,自己就距離初心越來越遠。

艾倫嘆了口氣:

「唉,想要在普通人中,尋找以凡人之肩堪比神靈的人太難了,尤其是所有人的視線都停留在超級英雄的身上。」

「是很難,但是並非沒有。」皮特欣慰地笑着。

艾倫驚愕道:「難道?」

「沒錯,就是你想的那個人,今天約你來,也是希望你能做一點小小的幫助,我建立了一個新的賬號,專門運營這些人的事迹,我希望能藉助你平台,做一些宣傳,我知道這個要求可能有些過分,但是…」

「你不用說了!」艾倫伸出手,打斷了皮特的話,「雖然我現在不再採訪超級英雄了,但我前期積累的流量還是有的,更何況,你做的是那麼一件偉大的事情,我作為一媒體人,自然是有義務有責任支持你。」

「謝謝!」

「不客氣,我本來就打算出一期普通家庭的美食節目,而且愛德華探長做的美食確實給了我很大的觸感,只是我沒想到他居然是一個警察。」

「給你看看一張圖片!」皮特把之前放在臉書上的照片拿給艾倫看。

「這個…好像是ps過的吧。」

皮特點點頭,對他的懷疑,一點都不意外,因為記者靠的就是眼。

皮特微微一笑,小聲說道:「但是,如果……這張照片上發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呢?」

「真的?」艾倫臉色有些動容。

「對,我有幸見到愛德華探長一人單槍匹馬闖入黑幫組織,一人剿滅整個組織,這一張照片只是美化了場景,但是,它確實是真實的。」

艾倫沉默了許久,似乎還在回味這件事情。

一個人,闖入黑幫組織。

還剿滅了整個組織。

簡直就像超級英雄一樣。

皮特等艾倫稍微緩一下,又放出了一個重磅炸彈,「你知道嗎?現在的市警局,只剩下愛德華一個探長了,整個警局的壓力都抗在他的身上。」

聽到這句話,艾倫腦海像是被一道悶雷炸到。

這些年,他沒怎麼關注過警局。

自然不知道警局裏還有多少名警探長。

但他記得幾年前去市警局辦事,光是重案組就有十幾個警探,警探長也四五個。

但現在只剩下一個警探長在市警局。

有種英雄遲暮的感覺。

聯想到皮特給他的照片,孤身一人,闖入黑幫組織,與罪惡交戰。

這個堅守在市民身後的人啊!

他是多麼的孤獨!

他之所以一個人去,絕不是為了什麼獨佔功勞,而是因為,整個警局,沒有人能幫助他,他只能孤身一人,獨闖龍潭虎穴。

抗下整個警局的壓力。

扛着整個紐約市市民的期盼。

默默無聞,維護著整個地下的安寧。

原來…

這樣的人,一直在我們身邊。

他不是超級英雄。

卻更勝超級英雄。

是他,就是他。

我們的英雄。

愛德華警探長。

此時。

艾倫又聯想到愛德華探長做的蛋炒飯。

為什麼那麼吸引人。

為什麼讓人吃了忍不住流淚。

是不是因為,他在承受孤獨,以孤獨為原料,用痛苦來煎熬,把米飯做成金色,就像浮世的繁華,表面光輝燦爛,在陰影的角落裏,在金色觸碰不到的地方,是現實世界的一部分殘酷,而蛋炒飯的后味隱藏的就是愛德華探長那痛苦的內心。

「原來…」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平凡的超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美國時間1月31日,1月的最後一天,聯盟公佈了新秀挑戰賽的名單。

陳凡領銜世界隊,還有東契奇、亞歷山大-沃克、艾頓、巴雷特、布蘭登-克拉克、亞歷山大、八村塁、奧科吉、瓦格納入選。

而美國對則是特雷-楊領銜,布里奇斯、格拉漢姆、希羅、賈倫-傑克遜、莫蘭特、納恩、帕斯卡爾、

《傳世曼巴》第四百三十六章克利夫蘭獨狼 世界上的事,就是這樣,人們總是習慣用金錢來衡量一件事。

如果今天這事,不是宋顯拿一個億的聘禮娶喬天羽,而是喬天羽拿一個億的嫁妝,嫁給宋顯,估計張曉婷就不會這麼囂張!

張曉婷最初同意喬天羽和宋顯在一起,也是因為喬天羽出身好,出手大方,所以才不在乎她的年齡小。

她卻沒有想過,自己兒子能給人家喬天羽什麼。

因此當她聽說,宋顯用一個億做聘禮的時候,根本沒有細想,就立刻翻臉了,覺得宋顯虧大了。

現在想江南曦說的話,還真是這個理。

只是,當時不知道喬天羽被綁架過,就算是沒有被強了,可是落到綁匪手裏,還能好得了?

她就算是看在喬天羽家世富足的份上,心裏也是膈應得很,畢竟宋顯現在已經今非昔比,不能娶一個用污點的女人,來毀了他的名聲!

可是如果兩個人真的分了手,夜北梟會不會真的翻臉撤資啊?

張曉婷沉默無語,可是心裏卻翻了鍋,一時沒有了主意。

江南曦看她似乎有些被自己說動了,就繼續說道:「阿姨,你可以好好想想。我們小羽選擇了宋顯,也只是因為和他在一起比較簡單,快樂。如果因為十年前的事,弄得大家都不高興了,她也不是非宋顯不可!

畢竟,他們在一起的事,小羽的父母是不同意的。喬叔提出一個億的聘禮,也算是對宋顯的考驗。現在,宋顯能不能通過這個考驗,還是個未知數呢!

另外,今天是我來,而不是喬叔來,是因為小羽並沒有把昨天的事,告訴喬叔,否則……」

江南曦笑了一下,沒有說下去。她想,張曉婷應該能想到後果。

她這話,無疑又給張曉婷是加了一層壓力,讓她的臉有些發白了。

「一個億,可以不提,可是喬天羽畢竟……」張曉婷沒有了底氣,語氣也弱了下去。

江南曦義正詞嚴地打斷她的話:「沒有畢竟!小羽當年只是個十歲的孩子,只是被綁架勒索了,沒有發生那些齷齪事!如果阿姨一直這樣想她,那不如就讓他們一拍兩散好了,我們小羽也不受那個氣!」

她說完,扭頭看向喬天羽,心疼地說:「小羽,事已至此,也沒必要瞞着宋顯了。我現在就打電話,讓他過來。如果他介意當年的事,如此沒有擔當,那他也不值得你去愛!」

她覺得,這件事必須讓宋顯知道,而現在是讓他知道的最佳時機!

「姐姐……」喬天羽嘴唇顫抖,眼眸哀婉。

她不是怕宋顯知道這件事,而是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讓他知道這件事。

她現在不想面對這一切!

眼淚在眼眶裏打着轉,喬天羽嬌弱得像是一個破碎的布娃娃,聲音都是破碎的:「姐姐,我不完美了,就這樣算了吧,我們回家吧!」

她再也不是宋哥哥心裏完美的女生了,她是一個殺人犯!

她的完美,被張曉婷惡毒的話衝擊得支離破碎!

江南曦無比心疼喬天羽,明白她雖然沒有再次陷入自閉,可終究是心靈遭受了巨大的創傷,讓她對未來,又失去了勇氣和自信。

她起身把她擁進懷裏,心疼地說:「好,我們回家!」

她又對張曉婷道:「阿姨,既然你不說,我也會查出是誰給了你這些所謂的證據!你們讓小羽受到的傷害,無法估量,所以我不會放過那個人!」 「別砸了!別砸了!住手!」

葉五娘哭喊著,伸出纖細的手臂,想阻攔在她房裏打砸的僕人,卻被凶神惡煞的婆子一把推開。

她轉而看向門口的大小姐,跪倒在地,抱着大小姐的腳哭泣。

「大小姐!這裏面都是我娘留給我的東西,您放過我吧!別放他們砸了!」

而葉家大小姐葉絢,正拿着葉五娘的鏤花鏡子瞧頭髮,交心髻插著玲瓏的珊瑚簪,是當下時興的裝飾。

她用手梳理著鬢髮,聽見這話頓覺嫌惡。

「你娘?那個勾欄院裏的倡女?」

說完像是碰見什麼髒東西,一撇手,把鏡子一扔。

葉五娘忙撲過去,想接住鏡子,可惜遲了一步。

鏡子摔在地上,碎成了好幾塊。

她小心翼翼觸摸鏡子的碎片,像是觸摸娘死前蒼白的臉。

「五娘,這鏡子留給你,以後要找個好男人,不求大富大貴,但求真心愛護你。」

記憶中的女人,乾枯的嘴唇顫抖,合上的眼裏流出最後一滴淚。

可葉五娘知道,自己已經沒機會了。

不止母親錯付了一生,連她的未來,也一同被葬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