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他要娶我哪個姐姐?我怎麼不知道?沒想到戚少雲這小子有兩把刷子,居然敢娶我姐姐!是條好漢子!」

誰不知道她那兩個姐姐是漢子里的漢子?

美則美矣,彪悍成性,一個是管著家裡賭坊的,一個是開鏢局,這得是多彪的人才會看上她姐姐們啊?

葉欽天似乎有些無語的看他,忽然開口:「他要求娶的不是別人,是你。」

「…哈哈,好冷得笑話。」

除非戚少雲腦子傻了。

葉欽天繼續道:「你們仙鶴庄與戚家一向交好,如今戚家家主成了武林盟主,這門親你父親可是巴不得沾上,而府上與戚少主年齡相仿的人也就只有鶴小姐你一個人。」

「而如今我幫你綁了,鶴家與戚家聯姻失敗,你失蹤了,你猜戚家會不會瘋了一樣的找你?」

鶴望蘭一時之間沒聽明白他的意圖。

咽了口唾沫:「兩家大亂,跟你有什麼關係?」

「如何沒有,你說戚家會不會認為鶴家是戲耍他們故意把你藏起來?到時候你不就有仇人了?」

鶴望蘭心裡一慌,咬牙:「你是我仇人,你快把你自己殺了吧!」

葉欽天只是笑笑,復又給了她一個饅頭。

鶴望蘭直接丟了,並道:「我才不吃饅頭,我在家都是大魚大肉的!連粥都只喝肉茸粥!」

葉欽天看她一會兒,轉身出去。

鶴望蘭本來想趁此機會跑了,這門一推就開,本來還想嘲笑葉欽天是個笨蛋的,可等她打開門她就傻眼了。

面前沒有路,是懸崖山頭,地下深不見底,扔一塊石頭下去都聽不見響聲那種。

葉欽天這個變態!

房子居然建在山巔上!

她連看一下下山的路就害怕,因為那不是路,根本就是一個沒開發的峭壁!

所以等葉欽天回來的時候看見鶴望蘭黑著臉窩在椅子上不開心的樣子,嘴唇勾了勾,似乎意料之中。

從懷中掏出油紙包。

「燒雞。」

鶴望蘭瞪了他一眼,還是接過吃了起來。

葉欽天走到門口,背靠木門一邊欣賞著雲煙裊裊閑雲野鶴,一邊勾唇笑著,似乎心情不錯。

鶴望蘭看他那模樣,忽然嘟囔一句:「最好是一腳滑倒,摔個四分五裂才好!」

說完惡狠狠的咬下一口燒雞。

後來葉欽天每天都會給她帶一隻燒雞上來,也隻字不提殺不殺人的事兒,但也好像不會放了鶴望蘭。

偶爾鶴望蘭吃膩了燒雞,他就會換點別的,然後日復一日到鶴望蘭膩了這道菜再換下一道。

反正鶴望蘭覺得他就是純粹的有病。陳浮生在場上局勢劍拔弩張之前,默默迅速地露出劍刃,低頭凝視自己的異色雙瞳。

須臾,他感到眼瞼蝕痛,立即抬眼觀察。

廳堂下就座的,全是下輪噩孽。實力雖說參差不齊,但全是等同於人間四境宗師。

但在前台上的羅鷲,已經是左輪噩孽,與靈官比肩,猶有勝出。

薛仙子毫不意

《劍開福地洞天》第89章雀啄鴻爐(求訂閱) 門前。

走廊旁氣氛緊張。

聞卿憋了半天,問了一句。

「孟婆忘記給你喝湯了?」

聽說近幾百年來地府生意不太好做,大多數人死了就不願意去排隊投胎,覺得做人太累還不如當個鬼,偶爾嚇嚇人多好的。還不用愁房貸愁車貸。

地府JDP下降,孟婆湯里都開始摻水。

司謹睿看著聞卿,溫柔一笑。

還是和以前一樣呢。

那時就羨慕她的恣意瀟洒,到如今還是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司謹睿伸手想要去抱她,聞卿下意識往後退了退,對方的手撈了個空。

男人僅僅只是愣了一瞬,很快便恢復如常。

「是我考慮不當,太久不見,您對我生分是應該的。」

聞卿進了屋,司謹睿全程眼神黏在她身上,對她好像有說不完的話,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扭頭吩咐萬靈去端些吃的來。

聞卿想了想,還是算了。

她還要去找郁寒呢,再說郁時盛等會兒找不到她著急怎麼辦。

「我不久待,一會兒就走。」

萬靈看向司謹睿。

「按我說的去做。」

聞卿撇撇嘴,沒多說什麼,選了個軟點地方趴著。

一開口,就厲害了,直接問司謹睿。

「你怎麼還沒死啊!」

……

司謹睿把桌上有的零食都推給聞卿。

她還不餓,不過也象徵性的撈起薯片啃了幾口。

脆脆酥酥的聲音在安靜的房間內響起。過於炙熱的目光讓人無法忽略,聞卿都不好意思繼續啃下去了。

「你能不要這樣看著我嗎?」

他倒是回答的挺爽快。「不可以。」

聞卿:噢!

萬靈回來,手上拎著東西。古樸精緻的食盒。一開盒香氣撲鼻而來,聞卿夠著腦袋看了看。

好熟悉的香味。

司謹睿看她表情就知道她肯定饞了,連端盤都親力親為,照顧的細緻入微。「都是曾經你很喜歡吃的,我特意讓人做的。很久沒吃過了吧!嘗嘗?」

遞到嘴前的糕點,一看就很有食慾。

聞卿嘗了一口。

「還有很多,慢慢吃。不夠我再讓人做。」

的確,擺在她面前的這些東西她都已經好久沒有吃過,有些甚至連味道都已經忘了。

聞卿有點饞,吃了幾口。

味道還是記憶中的那個味道,什麼都沒變,又好像什麼都變了。

食物已經不能取悅到她。

這一刻,吃著這些山珍海味她心裡想的竟然是和郁時盛一起在家她趴在窗口等歐哲給自己買雞腿回來的場景。

還有那個他把叼著雞骨頭在桶里睡著的自己抱出來時的場景。

……

「不喜歡嗎?」

「沒有,可能不太餓。」

「以前,你想吃的時候可從來都不會管餓不餓。吃撐了都會用靈力緩和。」

聞卿往後一躺。

「看我現在這個樣子就知道受到限制了啊!沒有以前那麼風光了。現在就是只被人養著的廢妖。」不過要是能被這麼一直養著,好像也不錯哈!

聞卿說的每一句,他都知道,連起來也曉得說的是誰。

聞卿打算從沙發上跳下去,臨走時還不忘給司謹睿打聲招呼。

「我走啦!」

看她迫不及待的跑到門前,從最開始的沒有阻攔到後來的站起身來。

司謹睿看著聞卿的背影笑容有些苦澀。

「所以,連我都打算不要了嗎?」

。 現在要送一個碩士出來可不簡單。

張榮峰三四十歲,說起來,而已是正直壯年,他現在已經是縣級的行長了,要是努力一下,做到市級,也是很有可能的。

張榮峰算不上好人,但楊晨軒覺得他這個人其實還是不錯的。

楊晨軒和這些人接觸了這麼多,張榮峰這個人話不多,說話有些官味,但比起周友路那些人,張榮峰絕對算得上有遠見的。

「張老哥,你覺得我們國家能發展期來嗎?」楊晨軒問道。

張榮峰點頭:「肯定可以,我們國家提高存款利率,就是吸引大家把錢存進銀行,這些錢又全部貸給企業,到時候你這樣的企業家,肯定會有很多做起來的,不說別的,我們國家這麼多人,吃穿住行,都是要消費的。」

「等你們的工廠做起來,農民可以去打工,工人和農民手裡有錢,就會就行存進銀行,銀行又把錢貸款給你們,讓你們做的更好。」

「如此循環,到了差不多的時候,你們都發展起來了,銀行調低利率,他們的錢就不會存進銀行,就會去買東西,他們買的多,你們工廠造得多,經濟就活起來了。」

楊晨軒聽完,苦笑一聲:「你這樣一說,感覺我們好像一群剝削者。」

張榮峰愣了一下,也苦笑說道:「這沒有辦法的事情,只要有人存在,就會有階級,有人做老闆,就有人做員工,只要大家越過越好,那就是成功的。」

楊晨軒覺得張榮峰還是有些見地的,忽然說道:「我準備做高科技。」

「高科技?」張榮峰一愣,他知道楊晨軒現在做的是服裝:「做什麼高科技?」

「集成電路,半導體,其實就是電腦。現在國內的環境還不成熟,做不了,所以做點其他的行業,賺一點錢。我大學會去申城,到時候我會想辦法去鵬城走一走,開辦電子廠做代加工,然後慢慢投入研發,做自己的產品。」楊晨軒說道:「不過我們國家的人才不夠多,我有一個計劃,送一百萬人出國留學,等他們學成歸來,我們的研發力量就能建立起來。」

張榮峰驚訝的看著楊晨軒,他怎麼也沒想到,楊晨軒有這樣的計劃。

這計劃說出來,簡直就是瘋狂!

絕對的瘋狂!

送一百萬人出國留學,這麼大的動作,只有國家能做,可楊晨軒卻想自己做。

張榮峰愣了幾秒,掏出煙,遞給楊晨軒一根,自己點上一根:「要是別人說這樣的話,我要麼覺得他瘋了,要麼覺得他是傻子。」

「那我是不是?」楊晨軒接過煙,點上。

張榮峰吸了一口,說道:「你是瘋子,不過我希望你能成功,如果到時候你還記得我的話,帶我去看看那一百萬留學生,想想一定很震撼,一百萬留學生啊,這些都是國家需要的人才。」

楊晨軒沉默了半響,說道:「張老哥,有沒有興趣來我這?」

張榮峰的手微微一抖:「楊老弟,你開玩笑吧?」

「沒有!不過不是現在,我可能還需要錢,你得在銀行待些日子,而且我現在的財務也很少,就算貸款下來了,十幾萬,用不到你這麼個大行長來幫我管理。」楊晨軒吸了一口煙,說道:「等我的公司規模做到一個億,你來幫我管財務,我給你百分之五的股份,每年還給你年薪。百分之五的股份,十年以內不管誰來入股,我都不稀釋你的。」

一億的市值,百分之五就是價值五百萬,最重要的是十年以內不稀釋。

如果稀釋你的股份的話,就算給你百分之十,最後有太多資金入股,可能會稀釋到百分之一都不到。

現在不會稀釋張榮峰的股份,那就是不管誰入股,他這百分之五都不會變,而且入股的資金越大,他這百分之五就越值錢。

「楊老弟,你沒開玩笑?」張榮峰一時之間居然有些手足無措。

「只要張老哥願意等,等我公司值一個億,你就是我們公司的首席財務執行官。」楊晨軒笑著說道:「畢竟現在讓你來管三五萬的賬,也對不起你這碩士頭銜,也對不起你這麼大一個銀行行長啊。」

張榮峰忽然感覺自己找到了一些人生的方向:「那行,我就等著楊老弟來找我,其實在銀行體系,我也挺無聊的,我還真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你的崛起。」

「會的!」楊晨軒笑著站了起來,拍拍屁股:「張老哥,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明天還要去上課。」

「行!」張榮峰也站了起來:「我也要回去了,我再不回去,我家母老虎又要叫了。」

兩人分道后,張榮峰的心久久不能平靜,他並不肯定楊晨軒能賺到一個億,但他希望楊晨軒能做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