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江枝再次醒過來時,狠狠地伸了伸懶腰。

昨天睡得真的是太舒服了!

「也不知道小說更新好了沒有?」江枝現在每天洗漱完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小說更新的內容。

吃過幾次沒看小說的虧后,她就記住這個教訓了。

今天更新的內容終於有好消息了!

江枝忍不住歡呼起來,上面寫著屈悠悠和莫丞州發展順利。

在她的堅持不懈之下,故事終於回到了原來的軌道上,莫丞州和屈悠悠的愛情線終於又恢復正常了。

她還在疑惑莫丞州怎麼昨天那麼生氣,現在看來都可以解釋了。

應該是屈悠悠昨天沒有送他回到房間休息,莫丞州這個小氣量的傢伙就生氣了,還把這些脾氣發到自己頭上。

「肯定是這樣的。」江枝不禁為自己的猜測稱奇。

好歹也是自己設計出來的角色,自己還是能夠掌控的。

之前設計出來的搜索引擎實際上還存在一些問題,所以才能那麼簡單地把病毒運行起來。

江枝也參與了設計工作,所以對這些還是比較清楚的。

如果屈悠悠能夠發現這個問題,並寫出補丁交給莫丞州,他們之間的關係一定能夠更進一步!

想到這些,江枝把補丁拷貝到優盤上,打算等一下就約屈悠悠出來,把東西交給她。

下樓的時候,看見莫丞州已經在吃早餐了,問了一聲好。

「你要去哪裡?」莫丞州慢條斯理地喝著粥,眼皮都沒抬。

可江枝就像是被定住,腳步怎麼也邁不開。

她不能直接說是去見屈悠悠,摳了摳自己的臉,說:「去見一個朋友,有些東西想送給她。」

「什麼朋友?男的女的?送什麼東西?」

江枝扯了扯嘴角,莫丞州怎麼這麼難纏?

她放慢了腳步下樓,「是大學時候就聊得很好的一個朋友,她是女的,我只是昨晚看到了大學的照片,想跟她敘舊。莫總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沒有了,你去吧。」

莫丞州理直氣壯地放行,好像他能決定江枝的行程一樣。

江枝沒有理會,翻了一個白眼直接出門,她剛剛已經打了電話,約屈悠悠出來見面。 李泓遠等她走近,接過披風穿上,問:「黃鶯,這兩天兩個孩子有沒有鬧騰?」

黃鶯道:「回殿下,小郎君和小娘子都乖巧的很,一點也不鬧。」

李泓遠點點頭,轉身要走。

「殿下,」黃鶯叫住他。

李泓遠回頭。

黃鶯猶豫了下,說道:「奴婢看得出來,殿下心裏有我們姑娘。我們姑娘的性子,別人對她好,她就加倍對人家好。殿下以後對姑娘軟和著些,以後來看小郎君小娘子也能好些。」

「本王知道了。」

「恭送殿下。」

黃鶯屈膝行了一禮。

她回到屋裏,看見姜寧坐着發獃,便走過去,為她揉腿,笑道:「今兒殿下過來,看他的脾氣真是收斂了許多。」

「是嗎?」

「是呀。煜王殿下是出名的面冷心也冷的,除了對陛下和貴妃娘娘,對其他人從來沒有半句好話。如今對姑娘說話軟和多了,可見心裏是在意姑娘的。」

姜寧笑道:「黃鶯,人家先打你一下,然後給你一顆棗,你會感激人家嗎?」

「奴婢不懂。」

「你以後會明白的。」

翌日,林紫紫派人送來幾套衣服,給姜寧挑選,要帶她一道去聞人家參加聞人夫人的壽辰。

一般這種場合,只有正室和嫡女才能參加。

從前姜寧不在的時候,林紫紫身體不好出不了門,家裏也沒有嫡女。讓姜媛得了許多便宜,跟着大房出去過幾次。

如今姜寧回來,林紫紫也好了,自然就沒庶女什麼事了。

姜寧挑了一套粉紫色的襖裙后,叮囑黃鶯和春來幾個好生看着孩子們,她自己只帶着小蠻,去見林紫紫。

小蠻力氣大,幫她推輪椅,扶她上下馬車都方便。

黃鶯穩重細心,留她看着孩子才放心。

林紫紫也裝扮一新,精神煥發,笑容滿面的樣子。

看見女兒來,她笑道:「寧寧真好看。」

「是這衣服好看。」

衣服的確華美。

林紫紫笑道:「這是我從前的衣服,如今是穿不了了,給你穿正好,別嫌棄。」

「啊,這是娘親從前的衣服啊。難怪這麼好看。」

「看家你穿,就讓娘想起年輕時候的事情。」林紫紫有些感慨。

姜媛和姜艷過來請安,看見姜寧這樣,都十分羨慕。

姜艷笑道:「七妹長得美貌如花,穿了這衣服,更是錦上添花了。當年母親便是常安城第一美人,如今七妹必然也是。正是該出去走走,叫她們都瞧瞧。」

「看什麼看呀,你又不能去。」姜媛道。

姜艷垂頭。

以前姜媛偶爾還能出去,她卻幾乎沒有去過貴婦小姐們的這種上層交際圈。

姜寧說:「娘,既然去了,不如把她們兩個都帶上,也熱鬧些。」

林紫紫朝兩個庶女看,笑道:「你們願意去嗎?」

姜媛和姜寧對視一眼。

「願意啊!」

「我……也能去嗎?」姜艷有些不敢相信。

「有什麼不能去,有我帶着。」林紫紫滿面笑容。

她本是極美極端莊溫柔的女子,只因為走失了女兒受到刺激,才十幾年沒出過門。如今她漸漸好了,也就逐漸恢復了從前的柔和俏美。 東京,關東醫大病院

「真是神奇啊,那麼大一個東西居然就這麼消失了……」看著剛剛拍攝的X光片,醫生轉過頭面向翔一如是說道。

「看來那東西果然是因為Unknown的力量而存在的呢,Unknown一旦被打敗,那東西也會消失。」小澤澄子點了點頭,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聽說是亞極陀打敗了Unknown對吧?」冰川開口問道。

「呃……是的。」翔一表情稍稍變了一下,隨即有些尷尬的回答道。

「那麼,請問你能詳細的描述一下當時的情景嗎?對於亞極陀,我們警方了解的實在不多,如果能得到更多情報就好了。」得到了肯定的答覆,冰川立即追問道。

「呀……就算你這麼問也沒什麼好說的嘛,根本就沒什麼大不了的。」翔一揮了揮手表現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沒什麼大不了的……對方可是救了你誒!?津上先生對於亞極陀難道就沒有一點感恩心嗎?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冰川當即生氣的譴責翔一。

「啊這……認真你就輸了。」翔一撓了撓腮,自己感恩自己是個什麼操作啊……

「好了,冰川,你也不要為難津上先生了。我們也要回去了,櫻井先生等下也會回來,我要給你們的裝甲進行維護。」大概猜出了翔一真實身份的小澤澄子拉過冰川,她向翔一打了個招呼后便和冰川離開了醫院。

「得救了……那麼醫生,我也離開了,感謝你的檢查。」翔一撓了撓後腦勺,他向醫生道了聲謝后便朝著門外走去。

當翔一快要走到門口時,一位身穿黑色西裝戴著墨鏡的健壯中年男子板著臉走了進來。

「你是!」見到面前的翔一,中年男子有些驚訝的叫出了聲。

「我?」翔一指著自己,一臉懵逼的問道。

「不,抱歉,可能是我認錯人了。」中年男人向翔一點了點頭,隨即側開身讓翔一離開,自己則是走向正在辦公的醫生。

「啊,木野先生你來啦。」醫生見到中年男人高興的喊道。

「患者呢?」名為木野的中年男子用沒有太多情感波動且稍顯疲憊的語氣問道。

「這個啊……很抱歉,他已經痊癒了,讓您白跑一趟了。」醫生看了看翔一,如是回答道。

「是這樣啊,痊癒了就好。」木野先生嘴角輕輕勾起,如是回答道。隨後他想起了翔一,繼續問道:「剛才那個青年是?」

「啊,他就是我昨天找你的原因啊。不過已經解決了。」

「是嗎……他的名字是……」

「我記得好像是叫津上翔一,有什麼問題嗎?」醫生如是回答道,在面對木野先生時他也沒有多想直接將自己知道的信息說出。

「津上……翔一……是他嗎?」木野先生稍稍皺眉輕聲說道,隨即他也沒有久留直接轉身離開了醫院。

……

東京,秋葉原,913俱樂部

看著台上表演的地下偶像團的表演,龍天翼和菲莉斯兩人與四周瘋狂打call的粉絲們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好像少了一個人呢?」看著台上表演的少女們,龍天翼奇怪的說道。

「琉花醬前段時間被發現死在家裡了,好像是被變態殺人犯給……真是太可憐了!」一位在龍天翼身旁的粉絲一邊流著淚一邊說道。

「變態殺人犯?」菲莉斯稍稍皺眉,如是問道。

「啊……嗯……」身旁一副御宅族打扮的粉絲轉頭看到了菲莉斯,隨後他一下子連話都說不清了。

「那個,你能詳細的說明一下嗎?」龍天翼稍稍側身擋住菲莉斯開口問道。

「哦,好的……這件事在羞羞女孩的論壇里都有寫,據說琉花被發現時整張臉都被扭成了一團,完全不像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一定是犯人嫉妒琉花的美貌所以用這種方式……」

「是這樣啊……真是太過分了!」龍天翼沉聲回答道,毫無疑問這又是一起不可能犯罪。

「話說這位是你的女朋友嗎?真漂亮啊,銀髮、彩瞳,就像是從遊戲、漫畫里走出來的一樣……是Coser嗎?」

「嘛……這是她的興趣……」龍天翼敷衍了一句,雖說他能明白對方為何興奮,但是對象是自己女朋友的話是誰都不想多說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