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雖然剛才葉星有着不俗的表現,甚至剛才那爆炸,估計也與葉星有關。但是鐵英仍然不認為,他們有與對方三人相拼的資格。何況他和尉遲連芳都傷的不輕。

「在這妖域森林之中,能逃得掉嗎?」葉星反問道:「而且,他們既然敢對咱們動殺手,恐怕咱們三人的身上,都被對方做了手腳……要想逃走,不殺死對方恐怕難了。」

尉遲連芳不由點了點頭道:「不錯,他們在動手的時候,的確動用了『千里追蹤』的手段。即使咱們逃出再遠,他們都能感知到咱們的方位,沒有十天半月的時間,這『千里追蹤』的味道恐怕是消失不了的……」

。 看著楚玄辰的背影,蘇玉瑤有些不甘心。

他不是服了失心丹嗎?她也服了偷心丹,按道理,他的藥效應該發作了!

不是說服了偷心丹的人,身上會散發出一股特殊的香味,讓服了失心丹的人一聞到,兩者就會產生反應。

可她天天聞,都沒發現自己身上有什麼香味。

按蘇常笑說的,楚玄辰現在應該會被她吸引,漸漸的愛上她才對。

可他看她的眼神那麼冷漠,一點愛意都沒有。

「王爺!」蘇玉瑤突然鬼使神差的喊了一聲,她要看看楚玄辰的失心丹到底有沒有發作。

楚玄辰一愣,頓時停在了原地,「蘇姑娘還有事?」

蘇玉瑤的小臉一紅,趕緊走上前,從兜里掏出一把碎銀子來,道:「上次給王爺解毒,王爺給了我一百兩銀票,我應該找王爺九十五兩銀子,我是想把這銀子還給王爺。」

楚玄辰淡淡的瞟了那銀子一眼,「不用了,你自己留著吧,本王不缺銀子!」

說完,他又要走。

「王爺。」蘇玉瑤又叫住他,「可是這是我們說好的,是多少就是多少,我不能白貪王爺的銀子,王爺還是請收下吧,不然我的心會不安的。」

楚玄辰道:「本王身上放不下這些銀子,你如果真不要想,就賞給外頭的乞丐吧!」

賢王府外頭是一條巷子,那裡時常會些小乞丐在行乞。

蘇玉瑤一怔,趕緊道:「是,王爺說得對,那我就把這些銀子送給小乞丐們,就當做好事了。」

「蘇姑娘有一顆仁善之心,是楚國之福。」楚玄辰說著,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蘇玉瑤的小臉一紅,他是在誇她嗎?

傳聞楚玄辰總是不苟言笑,生人勿近,對任何人都懶得多搭理,他竟然誇她仁善。

他是不是對她有好感了?

這麼說,失心丹已經在慢慢發生效用,等她實行下一場戲時,便會事半功倍!

雲若月從趙王妃休息的廂房出來后,並沒有看到楚玄辰。

這時,賢王府的丫鬟告訴她,說璃王殿下去前廳和賓客們打招呼了,他很快就會回來接她。

她想著楚玄辰要與官員們寒暄,肯定沒那麼快回來,便帶著鳳兒朝前廳走去。

才走到走廊處,她就看到一身銀白色華麗錦衣的賢王,正領著下人朝她走了過來。

賢王身穿錦袍,頭戴玉冠,腰上系著紅色的絲絛,衣訣翩翩,眉眼含笑的走過來,簡直像一副美麗的畫卷。

他溫文爾雅,眉目如畫,看著美如冠玉,光彩照人,他一出現,頓時讓院子里的花草黯然失色。

鳳兒忍不住驚嘆了一聲,蛻變后的賢王,比之前好看了十倍,這氣勢也高出百倍。

雲若月看到他走過來,趕緊和他互相見禮,她道:「王爺怎麼來了,你不是在前廳招呼客人么?」

「本王聽說趙王妃有恙,特地來看看她。不過有小月在,本王相信她會逢凶化吉,平安無事。」賢王笑著,笑得如沐春風。

聽到這聲「小月」,雲若月怔了一下。 而就在羅刀用靈識,觀察四周戰場情況的時候,有一頭地毒蛇,突然朝着羅刀吐出了,濃烈的濃霧,而羅刀此時,被完全隔絕,也就沒有什麼好隱藏的了,直接在濃霧當中,和這頭地毒蛇戰鬥了起來。

只見羅刀突然一拳打出,只見地毒蛇的蛇頭,朝着羅刀衝來,而就在此時,羅刀出拳的拳頭上,雷光一閃,隨後變成了火焰,正是羅刀武學《烈焰拳》,烈焰拳滔天火勢,同時藉助羅刀雷霆內勁發出來,能讓羅刀的實力再度提升不少。

「轟。」

羅刀一拳打在地毒蛇蛇頭上,然而羅刀卻感覺,如同打中了棉花一樣,整個人朝着身後彈去,然而此時在身後的地毒蛇,也朝着羅刀衝來,張嘴就準備朝着羅刀要去,然而此時羅刀,突然身體在空中橫移,施展了飛行之術,短暫的避開了對方的攻擊,而就在此時,又有綠色毒氣突然升起,瞬間就把羅刀淹沒了。

而羅刀面對這些毒氣,卻絲毫沒有事情,甚至被毒氣吸收以後,羅刀感覺到了,靈氣有所提升,這毒蛇的毒氣,居然對羅刀的修為有所提升,就好像這毒沼澤的毒霧一樣。

羅刀此時客來不及感受這美妙的感覺,他現在還被這些地毒蛇圍殺呢,只見地毒蛇再次衝來,而這一次是兩頭地毒蛇,分左右兩邊,朝着羅刀咬去,羅刀面對這地毒蛇的攻擊,絲毫不慌亂,沉着冷靜的面對對方的攻擊,畢竟羅刀可是,經歷過無數生死,對於生死已經非常透徹了。

他自然不會因為這點動靜,就嚇得失了分寸,只見羅刀身體一彈,腳下突然踏出了,非常玄妙的步伐,這每一步,居然就有五米之遠,而且這速度非常快,九步踏出羅刀已經來到了,巨大的地毒蛇頭頂。

輕功《雷閃九步》

只見羅刀來到地毒蛇頭頂,隨後手中多出了九星紫輪刀,九星紫輪刀刀鋒直刺,地毒蛇的天靈蓋,既然其他地方都無效,但是這頭頂是最薄弱地方,『叮』然而只聽到清脆的聲音響起,然而九星紫輪刀居然沒有刺下去,彷彿刺在了精鐵上,發出了一聲脆響。

「好硬!」

羅刀感嘆一聲,而此時九星紫輪刀的身體,猛烈地晃動了起來,羅刀腳步沒站穩,就被地毒蛇晃下了身體,而就在此時,身後的地毒蛇再次攻來,羅刀時刻注意著四周情況,自然發現了,只見羅刀突然踏出九步,輕功《雷閃九步》發動,只見九步之後,羅刀邊逃出了對方的撲殺。

羅刀暗道:「這地毒蛇,真的好硬的身體!」

羅刀也是沒有想到,這地毒蛇的身體怎麼硬,他即便運用法寶,都沒有辦法刺開對方的防禦,這的確讓羅刀吃驚,而就在此時,地毒蛇再次衝出,而此時地毒蛇突然吐出,長長的蛇信。

蛇信的前端如同寶劍一樣鋒利,然而這蛇信上,居然全部都是綠色的,顯然也是綠色的毒液。

……

羅刀見狀身體再次橫移,躲開了對方的攻擊,而就在此時,又有不少的地毒蛇,朝着羅刀吐出蛇信,顯然這每一個蛇信上面,都是劇毒,這也是地毒蛇最厲害的武器,面臨怎麼多的蛇信,羅刀能用九星紫輪刀抵擋,就擋住了對方攻擊,而其餘的蛇信,羅刀卻是躲開了。

羅刀心裏喃喃道:「這地毒蛇,好生恐怖,不過現在可不光我一個人糟糕。」

的確現在他們,進來毒沼澤的四人,都不是太好,尤其是現在的王洪,更是斷了一條手臂,已經喪失了戰意,現在他唯一拚命的念想,就是他不能死,他要活下來,而此時的王洪因為,喪失了一臂,戰力也下降了。

只見王洪再次斬出一劍,玄冰斬攜帶着寒氣斬出,隨後就斬在了對方身軀之上,然而對方只是微微扭曲一下,並沒有絲毫的傷痕。

「可惡,我,我不能死啊!」王洪此時大吼道:「這些畜生,我不能死,我一定要逃出去。」

此時王洪真的害怕了,以前在天寒派嬌生慣養的他,什麼時候遇到過這種生死大戰,他還是第一次,遇到了這種生死大戰,然而面對這地毒蛇,不過一切瘋狂的眼神,此時的王洪心裏有的只是害怕,即便是在高的高手,在面對怎麼多地毒蛇圍攻后,也會露出懼怕的神色,畢竟誰也不想死啊,他王洪更是不想就這樣死了。

而就在此時,在戰鬥的羅刀,躲開了地毒蛇的攻擊后,突然冷笑了一聲:「哼,這就是天寒派的天才,我還以為他多麼厲害,遇到這點狀況就害怕了。」

羅刀也是覺得好笑,他真的沒想到,王洪剛才還說不害怕,但是現在居然露出了,害怕的神態,這的確是讓羅刀笑掉了大牙,他原本還以為這王洪,肯定不會害怕地毒蛇的,但是沒想到,居然也會害怕成這種樣子,不過對比王洪而言,羅刀倒是沉着冷靜多了,雖然地毒蛇他無法傷害,但是羅刀有輕功《雷閃九步》在,他便可以遊刃有餘,盡在掌握中。

羅刀再次躲過了這地毒蛇的攻擊暗道:「現在其他人,都是自顧不暇了,而這王洪,也已經喪失了戰鬥的意思,只是,這地毒蛇居然在這裏,設下了埋伏我們的陷阱,看來這地毒蛇的智慧,也是不低啊。」

羅刀剛才看到怎麼多地毒蛇,突然出現,而且把他們分開,早已經知道了,這便是對方設下的陷阱,其目的,就是想要把他們分開,然後逐個擊破,然而羅刀雖然沒事,但是長久以來,其他人恐怕也堅持不住,而此時羅刀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現在他肯定是無法戰勝地毒蛇,這地毒蛇的身體太強了,羅刀的九星紫輪刀,都無法給他造成傷害,如果再這樣勉強下去,很可能會出事情的,羅刀自然是非常清楚了,然而此時的其他戰場,也都沒有好到哪裏。

……

只見薛占坤被地毒蛇包圍以後,他本想幾次三番的衝出,但是奈何這些地毒蛇,攻擊的太頻繁了,讓他居然沒有任何機會逃走,而且怎麼長時間以來,他已經多次被攻擊打傷,雖然他即時用解毒丹,壓制了毒性,但是長久以往,也不是好事。

「不行,再這樣下去。」薛占坤喃喃道:「我也會死的,但是現在王洪還在這裏,我必須想辦法把王洪帶出去,畢竟王洪是跟着我進來的,我如果在讓王洪死在這裏,那,那天寒派的高手,絕對不會放過我的。」

的確王洪可是天寒派的人,他如果除了事,天寒派第一個要找的,便是他薛占坤,然而天寒派可不好對付,他再怎麼說,也是一個宗門,而他們這種小宗族,怎麼可能和天寒派鬥上呢。

然而此時薛占坤雖然想衝出去,但是這些地毒蛇一直擋着路,讓薛占坤一時間也沒有辦法衝出去,而此時離羅刀最近的地方,這裏歐陽海正在抵抗者地毒蛇的進攻,然而這地毒蛇的進攻,讓他也深受重傷,他現在想要逃出去,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也不知道,此時夕月情況怎麼樣。」此時歐陽海躲開了一頭地毒蛇攻擊,突然看向身後,他此時被堵得什麼都看不到,更不可能看到羅刀的身影,心裏暗嘆道:「果然,夕月說的沒錯,這裏的確有問題,而這王洪孤傲,不聽夕月的勸告,硬是要進入這裏,現在倒好,害了我們。」

此時歐陽海非常怨恨王洪,如果王洪當時,能夠聽羅刀勸說,小心提防一下,也不至於如此,但是現在在說什麼,也都晚了,這不得不讓歐陽海惋惜,然而此時雖然看上去死路一條,但是歐陽海卻沒有想要放棄,即便是要死,也要戰死。

轟。

而就在此時,羅刀拿出九星紫輪刀橫斬而出,一道黃色的刀光衝出,在這刀光之上,隱約還能看到,陣法環繞,正是羅刀現在,最強的法術乾坤地陷,然這刀光斬在巨蛇身上,只是響起了低沉的聲音,但是居然沒有傷了對方。

而此時羅刀突然大驚,他沒有想到,就連此時的他的最強法術,對着地毒蛇造成的傷害也有限,羅刀現在非常明白,如果再這樣久斬下去,遲早會被這地毒蛇吃了,現在不是時候和地毒蛇戰鬥。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羅刀心裏暗暗思考,還是覺得逃跑最好,只見此時又有一頭地毒蛇,朝着羅刀撲殺了過來,而此時羅刀完全沒有猶豫,直接踏出了玄妙的步伐,九步踏出,羅刀已經登上了地毒蛇身上,繼續在地毒蛇身上,踏着玄妙步伐,朝着歐陽海的方向衝去。

羅刀來到歐陽海這裏,看到歐陽海嘴角紫黑,顯然中毒了,只見羅刀手拿九星紫輪刀斬出,法術乾坤地陷斬出,然而就在前方,準備攻擊歐陽海的地毒蛇,瞬間遭受到了攻擊。

歐陽海一看羅刀驚喜道:「夕月。」

「好了,別說,我們走。」

隨後羅刀就接着,剛才攻擊讓地毒蛇停頓的一剎那,羅刀一手抓着歐陽海的肩膀,整個人再次踏着雷閃九步離開了,瞬間羅刀踏着雷閃九步,在各地毒蛇的身上行走,如履平地,很快就逃出了地毒蛇的包圍圈,然而此時地毒蛇見狀,突然朝着羅刀展開了追擊。。 有一部分武器是最近收到的破碎武器,剛才放進黑球內,經過機械分身修復又成了新的。

楚星又給基一機器人一個新的任務,收購奇異金屬,金屬在機械分身手裡都是寶貝。

好長時間沒來地下市場,楚星決定好好看看,很快他就被一處攤位吸引。

「老闆,能製作身份信息嗎?」楚星來到一個角落。

這裡賣的是智能助手,智能助手很普通並不需要專門在這裡賣,楚星前幾次來也不是每次都能見到。

「可以,人類疆域內的大多數種族信息都可以,其他族的也有,保證都是真的。」老闆帶著面具,聲音也故意改變,非常神秘。

「聯邦內都能查的到嗎?會不會引起麻煩。」楚星繼續追問。

「身份信息會存入聯邦系統,有的種族管控不嚴,製作信息很簡單,除了身體以外其他都是真的,不會有麻煩。」

楚星若有所思走向其他攤位,他準備回去好好研究宇宙中的各個種族。

楚星準備買幾件法寶給分身用,不過沒找到合適的,價錢有高有低,這段時間他決定就在學校內修鍊,決定在過些時間來看。

還有再過一個月,通財閣要舉行拍賣會,楚星決定這次去現場參加。

楚星回到宿舍后,好好洗了個澡,舒服的睡了一覺,這裡越來越有家的感覺了,回到這裡身心才能完全放鬆。

到了築基期,學員有一次重新選擇宿舍的機會,但楚星覺得這裡很好,不想換了。

他親自動手做了一桌子菜,做的是酸甜苦辣各種味道都有,喊來周偉,兩個人邊吃邊喝,邊吐槽。

這次楚星回地球買了很多白酒、啤酒和飲料,其他星球雖然也有,但他還是懷念地球上的味道,當然白酒他們只是小酌一杯。

以前沒喝過白酒,現在嘗嘗味道,但還是都喝醉,機器人在旁邊忙上忙下,他們享受這難得的時刻。

楚星到了築基期壽命增長到了200歲,他們現在頂多也就是個青年,可平常都忙於修鍊。

第二天楚星向靈氣室而去,到了築基期學校又送了一個小時的免費時間。

他修鍊開始后,三大身體同時運轉功法,又在黑球的加速下,整個靈氣室都能聽見「嗡」的一聲。

巨量靈氣向楚星丹田湧入,現在他本尊到了築基期,又增加了一個築基期分身,靈氣的吸收力大增。

身體雖然相當於黃品中階法寶,但皮膚還是被靈氣沖刷的有點變形。

到了築基期對靈氣的需求增加了很多,靈氣吸收進去都需要變成固體,形成築基台。

築基台就像壘基礎一樣,需要材料一層一層加上去,也需要不斷凝結,這樣築基台才能堅實。

楚星在靈氣室呆了七個小時后,感到築基台不能繼續在吸收靈氣,雖然有黑球的幫助,但這是靈氣要變成固體,必須要有個過程。

尤其是三頭分身沒有黑球穩固,非得經過一段時間的凝結,才能再大量吸收靈氣。

楚星本尊和三頭分身的築基台都在原來的基礎上增加了一層,機械分身停在了練氣九層頂點,也不是一次就能到練氣十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