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我本以為魚和熊掌可兼得,但沒有想到……烈馬城還有突厥的軍隊。」

「兩方圍堵之下,加上帶着羊群速度較慢,所以……」

穆樂痛苦,而後立刻磕頭。

「陛下,微臣知錯,請……」

話沒說完,怒火中燒的秦雲一腳狠狠的踢翻了他。

「王八蛋!」

「這就是你帶死了四千人的理由!」

「你是不是覺得你很聰明?把朕的話當作耳邊風?」

他怒吼,讓數以萬計的人驚懼。

「微臣知錯,知錯……」穆樂極其自責。

秦雲暴怒,青筋鼓起:「知錯!換的回四千軍士的命嗎?」

「啊!!」

「來人,給朕把這個罔顧軍令的混賬拖下去,砍了!」 內圈的蘇家一行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周圍的一些小妖獸紛紛在往外圍逃離,且周圍越來越安靜。中年男子沉思了一番,他伸出一隻手。

「凶獸區那邊應該是發生暴亂了,這個日子可真不巧。」

在他身後的四人,聽到凶獸區發生暴亂后,臉色皆變得有些蒼白。平日里,基本只有內圈才會發生爆亂,因為生存在這裡的凶獸,基本沒有什麼領地意識和固定的領地,這也就造成它們經常為了一個住的地方而大打出手。像凶獸區這種區域,每一隻凶獸都有自己的領地,且每隻凶獸都好像格守著彼此間的約定,互不侵犯,反而沒那麼容易發生暴亂。以他(她)們的手段,應對內圈的爆亂綽綽有餘,但如果是凶獸區的,且還是那種大範圍,那估計就有點懸了。

「這次暴亂的範圍應該不會太廣,不用擔心。」

中年男子這句話相當於給他身後的四人吃下了顆定心丸。他帶著四人找到一處空置的山洞,在上面貼了許多青色符紙,然後盤腿坐下,吩咐四人各自安坐不要亂走。雖然中年男子先前說過此次凶獸爆亂的範圍不會很廣,但四個少男少女依舊大氣都不敢喘,蹲坐在地上,神色中有些驚恐。這也怪不得他(她)們,畢竟以他(她)們的年紀,遇到凶獸爆亂,估計是第一次,有這些情緒是正常的。而像那個奔跑中帶著咒罵的少年,明顯是不正常的。

「沒搞錯吧,追著老子十條街。」

桂木回頭看了眼那兩個大傢伙,發現人家老賣力了,不停的在追。倒不是桂木想認慫,只是那兩傢伙皮糙肉厚,實在打不進去呀,不然他早就回頭給它們一套王八拳了,哪還能這般狼狽。

這兩隻巨獸,名為通力,乃上古異獸,天生神力,成年即可背負一座大山。也就是說,後面那兩隻,再怎麼差也有四境體修的體魄,再加上其血脈的特殊性,桂木打一個都夠嗆了,何況後面是一雙。

桂木在數十米高樹木之間來回跳躍,如猿猴一般。身後兩隻通力獸,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就是一個『撞』字。隨著時間的流逝,桂木也有疲憊了,他原本是想著跑下山去,總不能這兩隻東西也跟上去吧,誰知,這座山脈的環境他完全不熟悉,且地形複雜,高低起伏不定,導致他,迷路了。

後面兩隻大傢伙絲毫不見疲倦,依舊十分賣力的向前衝撞,誓要把這個毀壞它們靈藥的小不點撕個粉碎。

「別追了,大哥,不就是顆草嘛,我賠還不行嘛。」

桂木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對著身後兩隻兇猛通力獸,苦口婆心的勸說到。然後,他被頂飛了。

「啊!」

他的身體狠狠撞在了一處高地上,並在上面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一隻通力獸從遠處跳起,下墮的目標赫然是這個大坑。躺在大坑上面的桂木彷彿失去了知覺,沒有任何動作。

「轟!」

通力獸從上方落下,砸在坑上,猶如一聲驚天巨雷。另一隻通力獸小跑過來,別著個腦袋,似乎在詢問,那個小不點呢?坑上的那隻通力獸抬起腳,揚了揚腳掌,在那上面,有一攤鮮紅的血跡和衣服殘末。看到此,那隻通力獸居然人性化的蹦跳起來,好似很開心。另一隻通力獸在地上磨擦了一下腳掌,看了看變形的大坑中那鮮紅的血跡,然後十分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在離這不遠處的一處叢林中,一個白色的人影突然現出,他一隻手扶在樹上,另一隻手捂著胸口,一口血氣吐在了地上,卻瞬間蒸發。

「再也不作死了。」

這個人正是被踩扁的桂木,而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還得從剛才他轉身的瞬間說起。在那一瞬間,他動用了一部分的神力,對兩隻通力獸施展了幻術,使它們強行陷入幻境中,殺死『自己』,只是在動用精神力時,他沒有用到王老頭給他的黑菱。在那一瞬間,成功施展了幻術,但卻遭受到天地壓制,將他釋放的精神力強行壓回了體內,重創了他的神識。

原本以為只是一瞬間,不會出什麼事,但情況比他想象中還要棘手。桂木捂著胸口,抬頭望著那兩頭通力獸漸行漸遠的身影,輕輕呼出一口濁氣。背靠著那棵巨大的樹木,緩緩坐下,從金色的指戒中拿出一個包子,一口咬了大半。

————

山洞中,蘇家一行人待震動消失許久后,才緩緩走出洞口,眼前十里,儘是碎木殘渣。四個年輕人看著這幅畫面,大氣都不敢喘,滿臉震驚。

「走吧!凶獸許久沒有動靜,應該是回巢了。」

「真的嗎?」

有一個少年怯生生的提出疑問,但中年男子只是看了他一眼,他便不敢出聲了。

「搜妖符還剩幾張?」

「蘇伯伯,還有六張。」

中年男子微微嘆息到,看來找到的希望很渺茫了。錦衣少年此時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畢竟得不到妖靈草,他的天賦潛能將很難被激發,想要進入好的宗門,妖靈草對他而言,是必須的。

「凶獸爆亂,估計妖靈草也受到了驚嚇,躲起來了。只能看運氣了,如果不行的話,就只能去看看商會那邊有沒有人拍賣了。」

錦衣少年聽到這句話,沉重的臉色也緩和了些許,雖然可能很難有妖靈草的拍賣,就算有,價格估計也不是蘇家能買得起的,但不管如何,有個希望在,總比沒有好。

「去東邊那邊看看吧,那裡還沒找過呢。」

蘇家一行人穿行碎木雜草中,行了許久,他(她)們來到了之前通力獸搞的大坑中。

「這是什麼?」

少年少女們表現出些許震驚,對這個突然出現了大坑,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恐懼。

「這是通力獸的力量所致,這周圍還瀰漫著它的氣息,應該是有什麼東西惹它惱怒了。不過,居然有東西敢招惹這種上古異獸,估計對方也不簡單。」

不遠處的林子中,桂木一口老血噴了出來。中年男子前面的話語是為了解釋給這幾個小輩聽,讓他(她)們不必驚慌。後面那一句,則是暗暗喃語,只有自己才能聽到。

「蘇伯伯,搜妖符有動靜了。」

眾人的目光紛紛看向那個秀麗的女孩,只見其手上拿著一張透著絲絲亮光的黃色符紙。錦衣少年臉上露出了喜色。但中年男子很快示意控制好情緒,天地靈物對生靈心靈的感官是很直接的,如果你在它附近露出異樣的情緒,它極有可能會感知到你的存在。

中年男子從空間指界中,拿出一套練制好的陣旗,然後吩咐四人,在這片地方,東南西北四個地方各插上一根。要是平時,他可以直接動用體內的氣來操控這些陣旗,而不用四個小輩走一趟,但此時,他為了不驚擾那株妖靈草,只能放棄這種簡便的方法。

過了一段時間后,四個少男少女分別完成了自己的任務,回到了大坑這裡。中年男子手上拿著一個八卦陣盤,秀麗女孩則用符紙為他引路。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來到樹林,撥開遮眼的叢林枝葉,走在這被陣法封鎖的樹林中,每一步都極為講究。

「那裡好像有一個人。」

秀麗女孩用手指著不遠處的一棵樹,在那下面,躺著一個白衣少年。中年男子順女孩手指望去,看到了那個少年。

「妖靈草。」

在少年身上,一株小草正慵懶的躺在他的肩膀上,兩片葉子隨意的散漫開。 「很抱歉,哈利。」看着哈利的這幅樣子,鄧布利多便知道哈利的心中正在想着什麼,嘆了口氣道:「只怕詹姆和莉莉無法如你所想的這樣,以畫像的形式回來。」

「為什麼?」聽了鄧布利多的話,哈利搖了搖頭道:「是不是因為斯內普教授?放心吧,斯內普教授最長待的地方就是校長室和地窖,還有馬爾福家。到時候我保證不讓他們打起來還不行嗎?」說到了這裏,哈利都快哭起來了。

「經過了這麼多事,西弗勒斯早已經放下了一切。」鄧布利多嘆了口氣道:「我想,現在的西弗勒斯和詹姆還有小天狼星見了面,只會相視一笑吧,更何況還有莉莉在,他們就算是再怎麼相互看不順眼,也不敢當着莉莉的面打起來的。」見哈利一邊聽着自己的話一邊點着頭,鄧布利多接着說道:「這並不是詹姆和莉莉回不來的原因。別着急,聽我慢慢跟你說。」鄧布利多擺了擺手,哈利便將滿腹的疑惑都咽到了肚子裏。鄧布利多嘆了口氣道:「之前的時候我也說了,為了防止巫師們在親自教授畫像之前就因為種種的意外事件而亡。所以才有了另外一條途徑。但是這條途徑並不十分的方便,所以很少有人會用。除非在特殊的時期。比如現在,大家還都是會自己準備好了自己的畫像,然後親自教授的。但是在年輕人看來,死亡是很遙遠的事情。所以詹姆、莉莉、小天狼星和萊姆斯都沒有留下畫像。唯一留下來的就是鳳凰社中的那張合照。還有你手裏的那張了。」見哈利還是不怎麼明白,鄧布利多接着說道:「人在一個地方生活的久了,這個地方自然會留下他的氣息,只要吟誦出對應的咒語,便可以將這些氣息引導入對應的畫像之中。使畫像中的人活過來。當然,如果能夠找到他曾經用過的東西,穿過的衣服等等東西的話,就可以引導更多的氣息進入畫像,活過來的畫像就會更像本人了。但是人不能總是在一個地方獃著,而除了親朋好友之外,又有誰會對一個陌生人如此的上心?所以漸漸的,這個方法便很少有人會用了。至於你說的詹姆和莉莉,我只能說很抱歉。但是真的沒有辦法。」

「怎麼會沒有辦法呢?」哈利有些興奮的說道:「波特莊園、鳳凰社、戈德里克山谷,還有霍格沃茨,這些都是我父母曾經生活過的地方!總會有些關於我父母的東西留下來的。我的父母完全可以像在畫像中活過來的啊!為什麼不行?」

「哈利,你認為我們沒有使用過這個方法嗎?」聽了鄧布利多的話,哈利啞口無言,只能是乾乾的瞪着鄧布利多。鄧布利多坐了下去,看着哈利點了點頭道:「就在那個晚上,我們接到了消息,之後便是一夜未眠,又是要搜尋伏地魔的下落,又是要將你給轉移出去。又是要去抓捕小天狼星。等到這一切都弄完了之後,我便着手處理起詹姆和莉莉的畫像的問題。」許是提到了自己的得意門生,讓鄧布利多又想起了那個黑色的夜晚,他的眼鏡一下子就紅了,聲音也哽咽了起來:「但是那個時候他們在戈德里克山谷中住的時間不長,戈德里克山谷裏面留下的他們的氣息很少,根本就不可能支撐他們在畫像中活過來。那個時候鳳凰社總部還是波特莊園。但是自從他們搬出去之後便再也沒有回去過。所以波特莊園中留下來的氣息便是越來越弱,而那時他們早已經從霍格沃茨畢業,這裏遺留下來的他們的氣息更是少的可憐,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我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是寫信給他們的同學以及親朋好友,讓他們將跟詹姆和莉莉有關的東西都送過來,但是很顯然,我想盡了所有的辦法,找到了我能夠找到的任何可能帶有詹姆和莉莉的氣息的東西,卻還是無法讓他們兩個在畫像中活過來,最多只能是到這裏了。」說到了這裏,鄧布利多嘆了口氣接着說道:「哈利你可以去問問海格,他會告訴你當初他為了去詹姆和莉莉的朋友們那裏拿東西跑了多少的地方。西弗勒斯更是為了這事差點將蜘蛛尾巷給拆了。」

「那這麼說…」聽完了鄧布利多的話,哈利茫然的點了點頭道:「我的父母根本就是無法回來了?」

「是的。」鄧布利多點了點頭道:「很殘酷是吧?但是我們只能接受。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好吧。」哈利點了點頭道:「我現在明白了,為什麼您說這事要抓緊了,不然的話只怕我父母的悲劇又要重演了。」

「是的。」鄧布利多點了點頭道:「但是哈利你也不必太過於緊張,一個人留在一個地方的氣息不是三天兩天就會消失不見的。現在距離他們離開還不到十天,盡量抓緊時間弄完。他們完全可以在畫像中活過來,而且根本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的。」

「那我現在應該做什麼?去找他們用過的東西?」

「不不不。」鄧布利多擺了擺手道:「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個畫師過來,將你照的那些相片都給畫成畫像!」見哈利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鄧布利多搖了搖頭道:「只有畫畫在畫像中的人物才能活過來,你用這個照的照片的中的人物是根本就活不過來的!」見聽了自己的話之後的哈利只恍然大悟般的沖着自己點了點頭,鄧布利多接着說道:「我現在告訴你幾個地址,你寫信讓貓頭鷹送過去,這些都是我認識的有名的畫家,他們是一定會幫這個忙的。」聽了鄧布利多的話,哈利點了點頭便低頭寫了起來。

「對了。」等到貓頭鷹都帶着信離開之後,哈利嘆了口氣道:「西弗勒斯怎麼辦?我覺得他們不會願意給他畫像的,因為現在的西弗勒斯,在大家的眼中就是一個殺害了你的食死徒。」

「這個我就幫不上你了。」鄧布利多搖了搖頭道:「畢竟我現在只是一張畫像,很多的事情都無能為力。」見哈利聽了之後也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鄧布利多接着說道:「不過你倒是可以去問問馬爾福,他們家裏應該有西弗勒斯的畫像。」聽了鄧布利多的話,哈利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是的,他可以去魔法部找金斯利,反正馬爾福家的事情他也是要去跟魔法部說的,那就索性一起處理了吧!想到了這裏,哈利感激的看了一眼鄧布利多,匆匆的離開了校長室。

※※※※※※※※※※※※※※※※※※※※

本章大量私設,恕不一一說明 筱筱覺得朱宏偉是摳門,禮服錢能省幾個,也不至於差到這個份上吧!

她哪裡知道朱宏偉是真沒錢了,跟她說的是想節約。

「你是怎麼解決的?」

「灰太狼一個朋友答應借給我們。」

筱筱一聽,有些不爽了。

「你又去找曉輝了?」

她覺得朱宏偉每次遇到事情,都要去找莫曉輝。

莫曉輝的形象再一次出現在她的腦際。

雖然留戀莫曉輝,但既然已經決定嫁給朱宏偉,她也就不再計較了。

「誰叫我們是哥們。」

朱宏偉不無得意。

「那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去試禮服?」

筱筱著急啊,眼看著就要到婚禮的日期了,還有著一大堆事情等著辦呢。

朱宏偉想起莫曉輝說的條件:「不過,人家有個條件。」

他怯怯的試探著,深怕筱筱生氣。

筱筱急不可耐:「什麼條件?」

要是過分的,筱筱肯定會給他教訓。

為了省幾個錢,這樣大費周章,真是煩人。

「人家就是想要我們的照片做宣傳。」

朱宏偉說的很輕巧,似乎這根本就不是事。

做宣傳。

筱筱覺得,自己就是人家免費的魔豆。

借你禮服要你照片。

人家都給你免費了,你難道還好意思跟人家要錢嗎?

「你答應了?」

筱筱有點不悅,雖然她也想展示自己的美,但這樣的交易,讓她心頭有些不爽。

要是自己出錢了,拍的照片給別人免費做宣傳,筱筱反倒沒有什麼。

「我已經初步答應了。」

朱宏偉開玩笑的說著,語氣陪著小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