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藍天把銀針拔了出來,然後重新走了回去。

之後,張弛全部說了出來。

藍天微微一笑。

果然,醫院裏面針對他的人,根本就不只是一個人。

他們現在可以說,從兩撥人,變成了一波人。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們的幕後多出了一個真正的掌權者。

那個人,把控着他們所有人的命脈。

但是,張弛並不知道後面的人是誰。

只是,藍天卻因為他的話陷入了沉思。

「或許這樣,才更加有趣。」

蘇傾語在一邊說道。

藍天微微一笑。

他清楚的知道,蘇傾語的話是什麼意思。

只是他還是有點不甘心。

畢竟,對方現在是在暗處,而他則是在明處。

換一句話來說,對方知道他的一切事情,可是他卻不知道對方的事情。

就算是現在蘇傾語去調查,說不定,都調查不清楚。

「放心吧,或許,我真的能夠查的出來。」

蘇傾語說道。

藍天點了點頭,現在的這種情況,也確實是只能這樣。

畢竟蘇傾語的能力,他還是信的過的。 鄭明明心裏有怨氣,她可是不想離開莫曉輝的。

「你老媽逼你?」

莫南雄很奇怪,顧佩琴居然用這樣的手段。

難道真不能說服嗎?

看來明明真是對那個男的動心了。

「是啊,老媽說,如果我不離開,她就會對付他,如果我離開了,她就會重用他。」

鄭明明說的很無奈。

「重用他?這人挺不錯吧,能被我們明明看上的人,一定很優秀。」

莫南雄猜測這隻不過是顧佩琴的一個手段。

以他對她的了解,她可是在工作上不感情用事的人。

「莫叔叔,曉輝哥很優秀的,你沒有看過他,看了,你一定會喜歡上他的。」

鄭明明竭力的推薦著莫曉輝。

莫南雄畢竟上了年紀,對這種片面之詞,自然留幾分心眼。

他只當是鄭明明的春心萌動,情人眼裏出西施的情節。

「哦,是嗎?那我有機會一定要看看,明明竭力推薦的人,應該也差不到哪裏去?」

莫南雄客套的說道。

鄭明明對莫南雄的認同感很有好感。

畢竟和顧佩琴的態度比起來,莫南雄的態度,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顧佩琴跟鄭明明打完電話,心裏很難平復。

當初鄭亦傑提出離婚的態度很果決,讓她無法不照做。

如果自己想和他複合,又怎麼向他開口呢?

鄭亦傑也有着這樣的心理,畢竟是自己果決的提出離婚,如今又怎麼開口說複合呢?

雖然他心裏很想和顧佩琴複合。

莫曉輝沒事做着自己的保潔工作,突然走進來一個人。

這人他認識,輝琪集團的馬千里。

真是冤家路窄,馬千里一眼看到了莫曉輝。

「我還以為我看錯了,原來真的是你琪寶兒內衣的莫組長?」

馬千里一心想要得到雷婭,可求之不得,他把這罪過都怪罪在莫曉輝身上。

本來他都把莫曉輝忘了的,此刻一看到,心頭的恨意又起了來。

「原來馬總是你,恭候大駕多時,顧總等着你呢?」

莫曉輝立刻放下手中的保潔工具,恢復自己的秘書身份。

馬千里不知道其中的意思,以為莫曉輝在自己的封殺下只能找了個保潔的工作。

他冷笑道:「顧總等我,你都知道?你個做保潔的,手還伸這麼長?看來你還沒有什麼改變啊?還是老樣子,不錯!」

馬千里這句話極具諷刺,還是老樣子,不就是說莫曉輝狗改不了吃屎嗎?

手還伸這麼長,不是在說,莫曉輝管的寬嗎?

當初在輝琪集團,馬千里可是擔心莫曉輝把自己的位置給奪了。他看得出來,莫曉輝是有兩下子的,要不然,琪寶兒內衣的那些娘們,怎麼都被莫曉輝迷住了一般?

馬千里是嫉妒莫曉輝的。

不然也不至於大動干戈欲要封殺莫曉輝,想其無葬身之地。

莫曉輝被他嘲弄,之前也已經知道了是他在搞自己的鬼,所以也不客氣:「要說管的寬,恐怕還要算你馬總吧?」

也不具體說,懟過去就行了,讓其有自知之明。

馬千里沒想到莫曉輝被自己整的這麼慘還敢跟自己較勁,冷笑道:「莫組長,不錯,我果然沒有看錯你?」

「誰在外面吵吵鬧鬧?」顧佩琴在辦公室里正煩惱著,聽見有人對話,不悅的說道。

「顧總,馬總來了。」

莫曉輝也沒想到,顧佩琴提到要來跟自己談事的馬總是馬千里。

顧佩琴迎了出來:「原來是馬總,有失遠迎,裏面請。」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為了防止這些核心成員像威廉姆斯摩爾一樣自殺,刀疤中年人立刻下令,把這些人都給捆綁起來,並且把這些人身上的槍支,都搜羅了出來。

共濟會的核心成員,有的已經認命,雙目空洞無神。

有的哭哭啼啼,不斷開口求饒。

有的知道要死了,本著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精神,破口大罵。

各大勢力的人看到這一幕,不禁感慨萬千。

惹誰都不要惹方井然,否則就是死路一條。

像這些人一樣,哪怕你擁有再多的財富和權勢,都是一樣。

方井然先生,能夠瞬間碾壓所有人。

……

節目里。

主持人張素素開口說道:「這枚徽章,價值十億美金,看看其他的徽……」

她的話說到一半,直接頓住。

「這是怎麼回事?」張素素盯著屏幕上的彈幕,眼睛瞪大。

「怎麼了?」趙九成問了一句,當他看到屏幕上的彈幕,同樣瞪大了眼睛。

「我的天,怎麼會這樣!」李斌看向屏幕,驚呼出聲。

「什麼情況?」

「太誇張了吧!」

其他兩位專家,錢方和孫素,同樣瞪大眼睛,驚呼出聲。

只見直播間的屏幕上,出現一條付費置頂彈幕。

「我願意為這枚徽章出一千億美金。」

「為了感謝方井然先生保管世界樹徽章。」

感謝方井然保管徽章,就出一千億美金。

這是有多土豪?

「這……這……」趙九成張了張嘴,這了半天,都沒這出個所以然來。

一千億美金,是個什麼概念?

恐怕整個世界上,都沒有多少人的資產能夠達到這個數。

為了感謝保管,就出一千億美金。

就算是有錢,也不能這麼造吧?

其他人也都是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沒等他們緩過來,對方又發出一條付費置頂彈幕。

「請不要誤會,世界樹徽章依然是屬於方井然先生的。」

好像是生怕被人誤會,所以對方趕緊發了一條彈幕進行解釋。

不管怎麼看,這都是一條求生欲極強的彈幕。

主持人和幾個專家面面相覷,感覺腦袋一陣眩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