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皇帝哈哈大笑,羅空卻裝作沒有聽見皇帝說得什麼。

「你們就先互相熟悉一下吧,不打擾你們了。」。

皇帝起身離開,很快,這座皇宮裡就剩下兩人和幾個宮女了。

隆福公主跳到羅空身邊,圍著羅空轉了幾圈,說道:

「我聽說你在學院大賽上成績不菲?」。

羅空笑笑,沒有說什麼。

公主卻繼續說道:

「三十二強都是這個強度了,那冠軍得強到什麼樣啊?」。

言下之意就是你才是一個三十二強,別太囂張。

羅空笑笑,並沒有解釋什麼,他站起身來,說道:

「若是公主沒事吩咐的話,臣還是回自己的住處了。」。

公主眉頭微皺,說道:

「你那也叫住處?我已經讓小柜子叫了幾個人來給你重新蓋了,你就乖乖地在這裡回答我的問題吧。」。

羅空心裡很不耐煩,但還是點了點頭。

「你的召喚獸是什麼?」。

公主睜大了她那雙靈動的眼睛,生怕錯漏了一個字。

「噴火四腳蛇。」。

「就這一個?」。

羅空輕嘆了一口氣,他有預感,以後的日子估計會過得更加煩躁。

「狂野菜花,大撲棱蛾子。」。

公主「嗤嗤」地笑了起來,說道:

「你的召喚獸還真有趣,那它們都有什麼本事?」。

羅空搖了搖頭,說道:

「這是不能說的秘密。」。

公主來到羅空面前,直直的盯著他,說道:

「你現在是我人了,有什麼秘密不能告訴我?」。

羅空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這種魔女性質的女生他是真得應付不了,於是他索性扭頭離開。

下一秒,一陣破風聲在羅空腦後響起,羅空面無表情地繼續向前走著,彷彿沒有聽到。

隆福公主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兩根枝條,說道:

「你去哪?你不是要保護我的安全嗎?」。

隆福公主那雙美目逐漸濕潤,眼看就要梨花帶雨,羅空在心裡暗暗叫苦,可有沒有別的招,只能自己乖乖地走回來。

隆福公主一副詭計得逞的樣子,她說道:

「那你說那是你的秘密,那我就不問了,你帶我出去玩吧。」。

羅空聽到這句話,心頭一喜,他掏出一個小冊子,仔細地翻了起來。

「公主殿下,根據作息表,您下午要去學院報道了。」。

「真沒勁。」。

公主坐到椅子上,一臉鬱悶。

「你給我講個笑話吧。」。

「從前有個包子,他走到路上覺得餓了,就把自己給吃了。」。

公主下意識裹緊了身上的衣服,她說道:

「你你……你,算了,去準備一下吧,下午護送我去學院。」。

羅空這才鬆了一口氣,他摸了摸額頭,這才發現額頭已經被汗浸濕了。

「真是個苦差事……」羅空在日後回憶道。

羅空駕著馬車,帶著公主一路駛進了天華皇家學院。

相比於第一次的感嘆,羅空已經習慣於這裡的奢華和魔力濃度了。

隆福公主探出頭來,說道:

「你給我講講上屆大陸學院大賽的情況吧,我父王讓我也參加這屆學院大賽。」。

羅空先是一驚,這才注意到隆福公主已經有黃金一星的實力了,如果沒有意外,明年大賽之前她的實力應該能達到黃金二星。

羅空一邊駕車,一邊將學院大賽的情況告訴了隆福公主。

又是那個熟悉的訓練館,羅空輕車熟路地帶著隆福公主走了進去。

一進門,羅空就看到弗朗西斯站在門口,微笑著看向他們。

「弗朗西斯見過公主殿下。」。

「導師不必如此,您是我的老師,見到我怎麼可以行禮呢?」。

嗯,還挺尊師重道的,不錯。

「應該的,還請殿下先去隊列里。」。

弗朗西斯指了指一個空位。

隆福公主走後,羅空躬身行禮,說道:

「導師,好久不見了。」。

弗朗西斯拍了拍羅空的肩膀,說道:

「許久不見,你的進步讓人咋舌,真不愧是怪物。」。

羅空又跟弗朗西斯寒暄了幾句,這才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導師,怎麼今年都是生面孔?」。

弗朗西斯說道:

「由於去年的某一部分選手實在是強的超標,所以今年賽制改變了,之前參加過大賽的選手今年就不能參加了。」。

羅空點頭,問道:

「那去年是誰奪了冠軍?」。

「個人賽是冬傲風,團體賽是青龍帝國一隊。」。

羅空點了點頭,冬傲風能奪得單人賽冠軍,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弗朗西斯說道:

「小子,也別太在意這種排名了,相必冬傲風碰上你,也不敢說自己絕對能勝。」。

弗朗西斯又在心裡補了一句:

「那是肯定不能勝的……」。

羅空苦笑道:

「導師,如果有什麼能讓我幫得上忙的,儘管交代。」。

弗朗西斯眼前一亮,說道:

「還真有兩件事情要拜託你。」。

「導師情講。」。

「一、顧好隆福公主,別讓她整什麼幺蛾子;二、幫我訓練一下這些小傢伙們,他們現在一個個的心氣都高的很,是時候打壓一下他們那過分自信的心態了。」。

羅空點了點頭,說道:

「既然導師有命,那學生自然會遵從了。」。

「那好,你站到隆福公主旁邊去吧。」。

羅空點了點頭,轉身走向隆福公主那裡。

眾人紛紛側目,其中一個人更是跳出來指著羅空,說道:

「導師,我抗議,我玉妹妹加塞就算了,這個傢伙算什麼東西?竟然也加塞!」。

眾人都看向羅空,發現他的魔力氣息相當微弱,眾人便下意識地以為他是加塞的學生了。

隆福看著羅空,「咯咯」地笑了起來。

弗朗西斯走了過來,說道:

「司空玉同學年僅十五歲,便已經是黃金一行的高手了,她加入隊伍,你們有異議嗎?」。

眾人齊聲說道:

「沒有!」。

「那就沒問題了,羅空不是參賽選手,他算得上是你們的導師吧,負責你們日後的實戰。」。

認識羅空的一眾老師都投來了目光,再看向參訓的學生們時,眼神里充滿了幸災樂禍。

弗朗西斯沖羅空招了招手,示意他上前去。

弗朗西斯說道:

「我來介紹一下,羅空同學,上屆學院大賽單人賽黑馬,由於一些特殊的原因,成績定格在三十二強,不過我相信,如果他真的比到最後,是有奪冠的希望的。」。

最開始說話那人又說道:

「導師,你不會是在騙我們吧?就這麼個小子,能有這麼強?」。

導師們都圍了過來,一副副看好戲的姿態。

弗朗西斯與羅空對視一眼,說道:

「那就請你和羅空同學過兩招吧,注意分寸。」。

那小子得意洋洋地說道:

「放心老師,我會注意分寸的。」。

羅空笑了笑,不做評論。

那小子站在羅空對面,說道:

「司空龍,黃金一星召喚師,召喚獸……」。

羅空揮手制止了他,說道:

「大賽上並沒有這一項,自報家門是一種很蠢的舉動,你來吧。」。

那小子怒目圓睜,他抽出長槍,槍頭上飛舞出一隻火鳳。

「看好了!」。

終於有老師笑出聲來了。

這一下,司空龍更加憤怒,他猛地加速,槍頭帶著火鳳猛衝到羅空對面,他的三隻召喚獸分別封住羅空後退的三個方向,看來他是對這一擊勢在必得。

「祖傳炎龍主進攻、頂級羽精靈主騷擾、大地玄龜獸負責吸收攻擊,陣容很合理,但是太平常了,而且沒有防禦幻術的措施,很容易被針對。」。

羅空提著司空龍的脖頸,輕聲地說出了自己的意見。

所有學員都瞪大眼睛,他們完全沒看到羅空是怎麼出手的,尤其是那充滿暴烈氣息的火鳳為什麼到了羅空的手裡就變得如此溫馴。

羅空把玩著火鳳,說道:

「你的火鳳霸道有餘而靈動不足,簡潔的說就是打不到人,再強大的攻擊都是為了擊敗目標,你的攻擊強大是強大,但命中率太低了。」。

司空龍停止掙扎,一臉頹喪地端坐在地上。

羅空安慰他道:

「你也別太難過,剛才那一擊還是很有效果的,至少我結結實實的挨中了你的攻擊,這就是一個好的開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