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歷史人物?」

「滴,成功掃描男子信息,已實時傳送至宿主腦海中,宿主隨時可以查看!」

聞聲。

楚帝心神一動,快速查看腦海中信息,驀然,他臉頰上泛起驚駭之色,可眸子裏卻是閃爍著炙熱的喜色。

「咚咚~」

「咚咚~」

突兀的敲門聲響起,小桂子的聲音傳來:「陛下,長街上襲殺是否驚擾到陛下休息,要不要奴才帶人前去制止。」

「你同存孝和世信一起去,青衫男子和他的隨從朕要活的,至於六名劍客死活不論!」

「鬼谷門下張儀,連橫之術的奇才,不管他為何出現在昌黎城內,遇到朕,就必須留在吾楚為朕效力。」

話音響起,門外小桂子的身影一閃即逝,少時,楚帝注視着窗外,李存孝,羅世信已經和六名劍客激戰在一起。

不到一炷香時間,長街上打鬥聲消失,楚帝瞥了眼地面上五具屍體,關上窗戶,折身向客廳走去。 看著窗外的景物,思緒飄散回到小時候。

那一年她跟著小叔住在北城,顧盼是她小時候玩得很要好的同伴,要不是那一次意外,她或許不會討厭顧盼。

「就一個討厭的人」很輕描淡寫的回答。

當然席呈璃是不會認為事情會這麼簡單。

一路上二人都沒有在說話,各懷著心思,車子行駛到DC打大酒店。

上官顏怔住,望著DC大酒店招牌,抿著唇,古怪的看著他,「你帶我這裡幹嘛?」

席呈璃瞥了她一眼,瞧著她一副我是良好少年,你可別對我有非分之想的表情。

「上官小姐不會真的以為我是特意等你下課,接你吃飯的吧」

聽著席呈璃語氣里的嘲弄,上官顏瞬間知道什麼叫做『自作多情』

但是。氣勢還是不能輸,上官顏頷首,自信的說,「難道不是?你三天兩頭的往我學校這邊跑,你要說這是巧合誰信啊?」

「我信」站在一旁旁聽的莫小西突然插嘴。

上官顏一臉黑線的瞥了他一眼,嘲弄道,「你信的不算!」

「上官小姐,我信的怎麼就不算了?」莫小西不服氣。

「我說了你不算就不算」

「你怎麼能那你說的算呢」

「怎麼就不能我說的算呢」

上官顏咬牙切齒的說出後面的話,然後沖著莫小西舉起拳頭,那兇狠的表情讓莫小西直直點頭。

「不算、不算」

莫小西後退到席呈璃身後,上官顏瞧著他二人,撇著嘴。

盯著席呈璃看了幾秒,見他沒說話,轉身朝里走。

看著他跟莫小西進去的身影,上官顏的手機響了起來。

拿出手機,直接接聽,「喂——」

電話那頭傳來上官鈺的聲音,他說,「姐···顧盼來家裡」

「我知道了」回了一句,上官顏直接把電話掛斷了。

邁開步伐往酒店大堂走去。

與此同時。

師清霜在接到莫小西的來電,急忙化了簡單的淡妝,坐電梯趕了下來。

這次無亂如何她都要進入上官家。

「少爺我已經給師小姐打過電話了」上官顏一走進來,便聽到莫小西說了這句話。

席呈璃在真皮沙發上坐了下來,這時酒店接待員走了過來。

「先生您好」是那個張熙。

上官顏撇著嘴,看張熙那滿面春風的樣,嘴角笑得都要咧到耳朵上了。

席呈璃沒說話,甚至連眼皮都不動一下,彷彿張熙說的話是空氣。

張熙尷尬的站著,唇角擴散的笑意慢慢的收回,望著男人那張臉俊美無匹的臉。

她竟忘了呼吸。

「這位小姐,麻煩準備一些溫開水過來。」說著話,莫小西從兜里拿出一張黑色的卡。

張熙怔了怔神色,對著莫小西露出職業般的笑容,接過莫小西手上的卡,瞥了一眼,心下一驚,「好的,馬上來」

張熙一轉身看見身後站著上官顏,她微微怔了下,收回視線,離開休息區。

「阿璃——」一道亮麗的女音在電梯口響起。

上官顏循聲望去,一抹妖艷的身姿小跑了過來。

師清霜穿了一件翠綠色的細肩帶長裙,足下穿了白色羅馬平底鞋。

在看到上官顏那一刻,師清霜原本雀躍的笑容忽然一頓。

她細細的看著上官顏。

少女容貌清麗,肌膚白皙,一雙杏仁的大眼,淺褐色的眼眸仿若清澈泉水。

大約165的身高,即使穿著校服也讓人不能忽視掉她脫俗的氣質。

收回視線,看向席呈璃,唇角一彎,「師小姐,好!」莫小西笑著跟她打招呼。

「小西」師清霜叫了莫小西的名字,沖著他笑。

坐在席呈璃身旁,眼睛含著笑意,挽住席呈璃的手。

「你怎麼才來啊,我都一個在酒店好無聊啊」聽那嬌嬌弱弱的語氣。

上官顏忍不住在心裡罵道:靠···真能裝,想當年你可是毫不猶豫的叫人我們踢下山呢。

席呈璃面無表情,好像跟師清霜不熟,這就讓她不得不懷疑這兩人的情侶關係了。

。 郭仕義車禍進了醫院!

四肢粉碎性骨折,還得截肢,才能保住性命。

他這晚年,會活得很痛苦。

郭家,一個人也聯繫不上,說明郭家也完了!

郭雨菲此刻,真是悔青了腸子。

她就不該找郭仕義幫忙,不該把郭家拉下水。

現在,大仇沒報,反而還害了她爸,也害了整個郭家。

「李初晨,孫欣欣,你們這兩個賤人,我跟你們拼了!」

郭雨菲咬牙大吼了一聲。

然後,她就沖向孫家的車庫,開了一輛車,直奔中海而去。

郭雨菲已經想好了。

等她到了中海,先去醫院,簽名,好讓醫生給郭仕義做手術。

然後,她就要開車,去找李初晨和孫欣欣。

李初晨把他們整得太慘了!

郭雨菲已經決定徹底豁出去了!

她要從李初晨的背後撞上去,要把李初晨和孫欣欣,還有他們的女兒,全部撞死。

這樣,她才能解恨。

郭雨菲把車開得很快。

有好幾次,導航都提醒她,已經嚴重超速了。

但是,郭雨菲還是沒有減速。

而且她還在加速,想要快點趕到中海,去救她爸。

然而,意外就在這時發生。

郭雨菲駕駛的這輛汽車,右前輪突然傳來一聲悶響。

車子突然爆胎了!

郭雨菲的車速太快。

突然的爆胎,導致汽車的方向,瞬間失控。

再加上,郭雨菲又是第一次遇到爆胎這種事情。

沒有任何處理經驗。

心裡一慌,郭雨菲就亂打方向。

汽車失控后,「砰」地一聲,撞上一輛正常行駛的貨櫃車。

郭雨菲這輛車的車速過快。

猛烈撞擊的時候,她的車,整輛都鑽進貨櫃車的車底下去了。

伴隨一聲巨響傳出。

郭雨菲駕駛的這輛車,瞬間就被一個火球包圍。

貨櫃車司機被嚇了一跳,急忙把車停下。

然後抓起滅火器,跳下車,就直奔車的尾部跑去。

他想要撲滅大火!

可是,火焰太大,一個滅火器,根本起不了作用。

好在這時,路過的車子,也紛紛停下。

好心的司機,紛紛過來幫忙。

有滅火器的,拿著滅火器,過來幫忙滅火。

沒有滅火器的。

就急忙拿出手機,打電話,叫消防,叫救護車。

一般的滅火器,在這場大火面前,幾乎發揮不了作用。

而且,火勢太大,眾人也無法靠近過去滅火。

直到消防車趕來。

經過一番撲救,大火,才總算是被撲滅。

但這時,郭雨菲駕駛的那輛車,已經被徹底燒毀。

貨櫃車,也受到不小的連累。

貨櫃車司機真是有苦說不出,只是蹲在路邊,默默地流淚。

他真的好無辜啊!

明明是正常行駛,卻不料,禍從天降。

車子被火燒壞一部分。

運載的貨物,也被大火燒毀一部分。

而剩下的部分貨物。

在消防撲救的時候,也不同程度地損毀了。

損失慘重啊!

消防員撲滅大火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