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大帳里。

諸將忽聞江陵十萬楚軍出城不知去向,臉上紛紛騰起疑惑,只見董卓驟然騰起身子,瞳眸旋轉,臉上浮現出一抹錯愕。

「不好!」

「楚軍連夜出城,定是沖著樂陵城去的。」

「快,傳令斥候八百里加急,通知張綉第三軍團剿滅這股楚軍,另繼續執行直取楚國皇城的軍令。」

董卓暗叫不好,他已猜出楚軍意圖,決不能讓他們偷襲樂陵城。

聞言。

劉備側身向背後看去,只見一名身長九尺,髯長二尺,面如重棗,唇如塗脂,丹鳳眼,卧蠶眉,相貌堂堂,威風凜凜的男子疾步向大營外走去。

「諸位,今夜都早些回營休息,明日拂曉江陵城下和楚軍一決雌雄。」

董卓大袖揮動,粗獷的聲音響起,下首眾將紛紛退出大營。

………

一夜無話,轉眼黎明。

晨曦,濃霧,孤星,天地間昏暗一片,聯軍大營里傳來嘈雜的聲音,裊裊升煙的熱氣,直擊天穹而去。

早飯結束后,三軍將士整裝待發,此時董卓一身著玄武鎧甲,手執飛燕長戟,闊步從大帳中走出。

「將軍,三軍已經集結完畢,隨時可以出發!」

「出發!」

士兵將董卓坐騎牽來,只見他縱身躍上馬背,直視前方大軍,飛馬上前,帶著眾將士向江陵城南門下逼近。

萬里揚塵,兵馬浩蕩,旌旗作響,殺氣逼近。

江陵城上。

楚軍看著黑壓壓向城池逼近的大軍,顏良側目,縱聲咆哮:「擂鼓,通知城中諸將敵兵圍城。」

「轟隆!」

「轟隆!」

「轟隆!」

戰鼓聲似雷霆,響徹九天之上,江陵城裡諸將聞聲而動,快速向城門口靠近。

此時。

楚帝正在傾聽百姓訴說城外董卓,說其性殘忍不仁,遂以嚴刑協眾,睚眥之隙必扳,人不自保。

率軍進入麥城時,見城中富足貴族富裕,家家殷實,金帛財產無數,便放縱手下士兵,實行所謂」收牢」運動。

這些士兵到處殺人放火,奸**女,劫掠物資,把整個麥城鬧得雞犬不寧,怨聲載道。

「董卓如此殘忍暴戾,豈能讓子房以身犯險,若是不能讓勸服,反倒招來殺身之禍,那豈不得不償失。」

楚帝神情凝重,喃喃自語道,虛空突然傳來擂鼓聲,他輕輕拍了下眼前老者的肩膀。

「子龍,楚崖,呂布,馬上隨朕前往城門口,敵軍舉兵來犯,今誓要將他們殲滅於江陵城下。」

說話間。

楚非梵,趙雲,呂布,楚崖四人縱身掠上馬背,帶著背後鐵鷹銳士,快速向城門口奔襲過去。

城池上,百將手握兵器,直視城外大軍,忽見楚帝到來,眾人紛紛退讓立於他兩側。

煙塵翻滾,隆隆馬蹄,聯合大軍在城池下列陣,聲勢浩大,驚天動地。

「看樣子敵軍這是傾巢而出,準備決一死戰了。」

「皇上,敵軍兵臨城下,此戰必須迎敵,只有彰顯我軍強橫兵鋒,微臣合縱之計才可生效。」

張良神情堅定,躬身施禮,溫厚的聲音響起。

「子房,董卓粗野兇狠,殘忍不仁,合縱之策,朕已放棄,不想愛卿出城以身犯險。」

「皇上,只要此戰勝出,合縱之策絕對可行,董卓性格戾賊忍,暴虐不仁,如果我軍強勢獲勝,吾皇再許以大量財富,以他的性格絕對會倒戈相向,選擇與吾楚合縱禦敵,擊敗西晉和大梁。」

張良信心十足,對於合縱之策,他有辦法可以說服董卓,越是兇殘之人,慾望和野心越大,如此以來便更好利用。

「何人願意上前叫陣,殺楚軍一個下馬威!」

「將軍,末將願意前往,定將楚軍斬於馬下,揚我聯軍威風。」

徐榮手握雷光八皇刀,催動胯下金睛閃電白龍駒,雄渾的聲音響起。

「好,徐將軍願意前往,楚軍必敗矣!」

聞聲。

徐榮寒刀縱橫虛空,帶著背後麾下鐵騎向城下狂奔而去,楚帝微眯眼眸,側目看了眼典韋。

「典韋聽令,出城迎戰敵將,務必將其斬於馬下!」

「得令!」

典韋抄起雙鐵戟,轉身闊步向城池下走去,少頃,一陣城門大開聲傳來。

只見典韋只帶領不到千人衝出城去,徐榮眸光不屑,打量著容貌雄毅的典韋。

「來將何人,報上名來!」

「汝也配知某名諱,快快下馬受死!」

典韋卻並不搭理,吼聲如雷,面色冷峻如霜,提起雙戟,嘶風縱馬,快速向徐榮衝殺過去。

「如此囂張,本將軍豈能容你放肆,受死吧!」

徐榮不甘示弱,緊握大刀,縱馬馳騁,虎目中殺意盡顯,一人一騎,風捲殘雲而至。

剎那間。

刀若閃電,戟似流星,典韋雙鐵戟縱橫虛空,交錯攻擊,好似猛虎搜山,神龍出海。

絲毫不給徐榮任何喘息的機會,時有兵刃撞擊,響徹八方,聲聞於天。

徐榮奮力迎戰,接連酣戰三十回合,沒有擊敗典韋,手臂和杭虎口卻傳來陣陣劇痛。

「楚軍迎戰將領是何人,定可和徐將軍戰於伯仲之間。」

董卓驚愕,瞳眸大睜,視線打量著典韋,心中不禁在想如何將其收入他的麾下。

「回將軍,此將乃楚帝八猛之一,惡來典韋,勇力絕人,霸道無匹。」

蕭戰低沉的聲音響起,他對楚軍將領了如指掌,素日里無事就在一直研究楚將性格和戰力,好在以後戰役中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惡來典韋?」

「此將面如黑炭,唇若抹朱,眼似流星,虎體猿臂,彪腹狼腰,黑馬銀戟,玄甲白袍,當真是一員虎將。」

董卓聲音里充滿讚許之色,他以看出徐榮漸漸不敵,要是再戰下去,怕是會有生命之危。

「劉備聽令,出戰斬殺楚將!」

「將軍,楚軍一名宵小之徒,豈用我大哥出馬,某這就上前取下其項上人頭。」

說話間。

只見一人縱馬提刀,揚塵而起,瘋狂向典韋兩人衝殺過去,城池上楚非梵見敵營中又有將領殺出,凝神注視打量,臉上騰起一抹錯愕之色。

「武聖關羽?」。。 掃了一眼大廳,除了在試驗台旁邊工作的下屬外,並沒有看到自己想找的人,灰白的眉毛頓時皺了皺。

看著迎上來接待自己的下屬,他不輕不重地跺了一下手中的拐杖,沉著嗓子問道:「燕景呢?」

話音剛落,旁邊的走廊盡頭處,傳來異常的嘶吼聲。

燕老爺子表情頓時微微一變,不等下屬多說什麼,便杵著拐杖大步朝盡頭的那扇緊閉的房門走去。

房間里不斷有異常的聲音傳出,夾雜著動物的嘶吼,和沉重的撞擊聲。

持續了大約十幾分鐘。

燕老爺子全程站在門外,臉色沉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房間里終於偃旗息鼓。

緊閉的金屬門緩緩打開。

身形單薄、遍布血污的燕景從裡面走了出來,身上的衣物早已被猛獸撕得稀爛。

下屬立即上前,將銀色的長大衣披在他的身上。

記住網址et

燕景看到燕老爺子,有一絲意外,反應在臉上,則是露出里一抹玩味的笑容。

燕老爺子蒼老的眸子盯著他胸前的三條爪印,在他的注視下,這三道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復原著。

他對此見慣不怪,只是皺著眉有些不滿地說道:「不是說有辦法控制住那些東西嗎?為什麼還會這樣?」

他的目光轉到了燕景身後的房間里,意有所指地看了眼地上那隻已經斷了氣兒的畜生。

提到這個,燕景臉上的笑容斂了起來,幽幽道:「出了點意外。」

見燕老爺子一臉好奇,他也並不打算多做解釋,不緊不慢地將衣服套在身上,說道:「我的事情你不用管,我能解決。」

燕老爺子聽到這話火氣就有點控制不住,跺了跺拐杖,指著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有些譏諷地質問道:「就用這種方式?我跟你說過,這些血螈雖然能給你提供強悍的體能和恢復能力,但你駕馭不住,就只會淪為它們的供養品!等耗盡了你的精血,你不死也得瘋!」

「我已經找到辦法了!」燕景加重了語氣說道。

他眯眸盯著燕老爺子,眼中射出的冷芒帶著警告意味,不想再聽他說這件事情。

燕老爺子張了張嘴,最後勉強把話咽了下去。

拿這個兒子是一點兒辦法也沒有。

燕景這才滿意地稍微收斂了冷意,面無表情地接過下屬遞來的參茶,一邊往大廳方向走,一邊問道:「我不是已經把金章給你了么?你還來找我幹嘛?」

燕老爺子跟在他身旁,瞥了他一眼,說道:「你這幾天不見人影,我來看看情況,順便告訴你幾件事情。」

「什麼事?」燕景喝著參茶,看也沒看一眼地問道。

「褚臨沉已經痊癒,重新接管了褚氏集團。他對外傳出了秦舒背叛褚氏的消息,顯然是想藉此名義,把金章拿回去,據我所知,他現在應該正在來京都的路上。不過……」

燕老爺子頓了頓,哼笑了聲,繼續說道:「以我對這小子的了解,他來京都的目的應該不單純是為了金章,也可能是沖著找他女人來的。」

聽到這話,燕景將茶杯拿開了些,唇角勾起一抹耐人尋味地弧度,說道:「想找秦舒?恐怕他沒這個本事。」

「不能大意,他這次可能會藉助辛家的力量。」

「你會怕嗎?」燕景好笑地問道。

燕老爺子沒回答這個問題,思索了片刻,將話題轉回到秦舒身上,問道:「那個女人現在怎麼樣?」

「應該……還活著吧。」

燕景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森然的意味。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轟!

無數人張大嘴巴,倒吸一口涼氣。

一個「等」字,唱盡多少無奈和惋嘆。

「好美的詞,好美的曲。」

「聽到我想跪。」

「宇哥的才華,真是無敵!」

「真不知道這詞宇哥是怎麼想出來的,簡直非人類!」

《從和天後老婆離婚後開始爆紅》第四百零八章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月卿隨著月下香進了飯館,酒足飯飽之際有魔姬抱著胡琴走了上來。

輕輕調試了一番,悠揚的曲調就傳進了月卿的耳朵。

這聲音婉轉又凄涼,似乎在訴說著前生今世,求而不得卻又放不下躲不掉,只能在月下獨自聞著花香,冷雨打芭蕉,此時此夜難再眠。

月卿本來就喝了幾盅酒,此時更是聽得醉了。

「這曲子叫什麼?」她問。

「月下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