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喬安夏面露詫異,他好像不捨得她走?「慢慢來吧,我現在才剛剛站穩腳跟,總不能這麼着急的去培養自己的勢力吧?況且,分公司那邊的事,可能只有我才能處理。」

「是嗎?你這麼厲害?」龍夜擎這話並沒譏諷之意,反而是帶着幾縷寵溺的意味,「好吧,早去早回。」

「龍夜擎,你是不是……不捨得我走啊?」 幾十上百個侍衛將星河團團圍住,他們在聽到雪星說出口的命令后,齊齊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此時朱竹月已經將衣服換好,回到了星河身邊。

幾十個人圍在一起,卻是有些異常的安靜。

忽的,有陣輕快悅耳的鳴叫聲響起,一隻青色小鳥從高空中飛了下來。攫欝攫

青鳥輕輕落在雪清河的肩頭,再看到星河之後,又吱吱輕吟了兩聲。

它似乎認出了星河,星河也自然認出了這隻青鳥。

「小青?都六年過去了,它還跟在你的身邊呢。」

星河有些驚訝的傳音問道,千仞雪聽到之後淡淡笑了笑,隨即不著聲色的狠狠瞪了星河一眼,傳音道:

「不然呢?你這狠心的弟弟六年都不來看姐姐一次,要不是有這個小傢伙陪著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度過這六年。」

說著,她又盈盈看了星河一眼,傳音問道:

「我送你的東西呢?還在嗎?」

「當然了。」

星河微微點頭,接著把手伸進衣領,取出一塊瑩白如雪的玉佩來。

玉佩中心刻著一個「雪」字,千仞雪看到后眼睛一亮,接著微一低頭,輕輕道:

「想不到,你還把它貼身帶著。」

柔柔的話音細如蚊吶,讓周圍的人聽不真切。

「吱吱吱……」

這時,立在千仞雪肩膀上的小青吱吱輕吟好一陣子,讓她微微皺起了眉頭。

千仞雪抬眼看向星河,沉聲說道:

「你老師來天斗帝國了。」

「什麼?」

星河聞言一愣,下意識的瞪大了眼睛。

「她此刻在我帝國皇宮,似乎是來找麻煩的。」

千仞雪簡單解釋了下,隨後道:

「我要先回帝國皇宮看看,你自便吧。」

接著轉身,輕柔的語音直接傳入星河腦海,千仞雪道:

「我不能直接帶你去天斗帝國,這樣可能會引起天斗皇室的猜忌。

好弟弟,如果想見到你那親愛的老師,就自己想辦法到皇宮去吧。」

輕飄飄丟下這句話后,千仞雪快步離去。

而此刻正躺在地上的雪星,在聽到雪清河傳出的消息時,立時被嚇得愣在了原地。

待雪清河走後,回過神來的他立馬一把抓住星河的小腿,大聲道:

「小兄弟啊,你就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馬吧,我真的沒想招惹你的……

您就去勸勸您那老師,讓她別來找我的麻煩,好嗎?」

雪星凄慘哀嚎的說著,星河只緊緊皺著眉頭,用力將被雪星抓住的右腿收回,接著在他身上踢了一腳。

「滾!」

輕喝了一聲之後,星河立時轉頭看向旁邊。

朱竹清仍與那名六十二級的魂帝斗在一起,已經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卻依舊沒有分出勝負,但朱竹清卻是始終佔據著上風。

星河輕輕一個踏步,只瞬間便閃身道那名六環魂帝身旁。

魂帝腳下的第六枚黑色魂環才剛亮起,卻忽的見身前多了一個人影。

接著,一個瑩白如玉的拳頭在他眼中放大,「砰」的一下砸在他鼻樑之上。

一拳命中,那名六環魂帝瞬間便被星河打暈了過去。

一旁的朱竹清立時停下了動作,有些疑惑的看著星河。

星河出聲解釋道:「老師來天斗帝國了,現在在帝國皇宮,我要立刻去找她,不想和他們耗了。」

朱竹清微微愣了一下,有些驚訝的問道:

「你老師?武魂殿教皇冕下?她來天斗帝國了?」

「嗯。」

星河點了點頭,對朱竹清道:

「走,我們去皇宮看看老師。」

「好。」

朱竹清立時答應下來,心中卻有些緊張。巘戅妙筆坊mioBiF&#戅

畢竟她接下來要見到的人可是斗羅大陸唯一的女教皇,同時還是星河的老師。

「天斗帝國的皇宮肯定戒備森嚴,我們要怎麼進去。」

朱竹清出聲問道,星河卻天斗帝國的守衛卻全不在意,輕笑著回答:

「不用管他們,我們隱身進去,誰都看不到我們。」

「那她呢?」

朱竹清轉眼看向身旁的貓女,此時在貓女身上穿著的正是朱竹清平日里的衣服,將她火爆的身材完美的展露出來。

朱竹清的目光在落到貓女身上后微微獃滯了下,貓女滿是感激的對她施了一禮。

星河淡淡的道:「跟我們一起去唄,我有辦法能讓她也跟著隱身。

對了,我還給她起了個名字,叫朱竹月,你覺得怎麼樣?」

「朱竹月,這名字很好聽呀,聽起來就像我的妹妹一樣。」

朱竹清聞言一笑,星河點點頭道:「那她以後就是你的好姐妹了,不過看她的樣貌,好像要比你大上一些吧?」

「主人,小月快十二歲了。」

朱竹月的聲音適時的響起,聽到這話的星河有些驚訝的轉眼看向她:

「快十二歲了?那就是沒到十二咯,你年紀居然這麼小,比我和竹清都小上一些。」

「天斗拍賣行真不是人,竟然把沒到十二歲的姑娘拿出來拍賣!」

朱竹清很是不忿的怒罵了天斗拍賣行一句,星河也跟著點頭,緊緊皺著眉頭道:

「這個天斗拍賣行,是要想辦法整治一下。

不過現在去想這個也沒什麼用,這事情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半成的,咱們還是先去天斗皇宮吧。」

他輕聲說著的同時,一手捏動印訣,淺淺瑩白的靈氣光芒在他周身流轉,接著將他們三人覆蓋。

隱身術施展完成,星河、朱竹清、還有朱竹月的身影突的消失在眾人跟前。

雪星還有周圍的一眾侍衛都滿是驚奇的四處打量了下,卻是沒再見到星河的身影。

星河以御劍飛行之法帶著朱竹清與朱竹月飛到空中,身旁有些害怕的朱竹月緊緊抓住他的手。

攫欝攫。星河左手抓著朱竹清,右手拉著朱竹月,輕笑著道:

「小月,這個姐姐的名字叫朱竹清,你的名字就是依她而來。

她的武魂和你差不多,都是貓類武魂,她叫朱竹清,你叫朱竹月,以後她就是你姐姐了,知道嗎?」

「嗯。」

朱竹月很是乖巧的點頭,接著盈盈看了朱竹清一眼,輕輕喚道:

「姐姐。」

「嗯。」

朱竹清淡淡應了一聲,清麗雙眸之中,卻蘊含著濃濃笑意。

而此時此刻,天斗皇宮之中。

比比東的身影很是突兀的出現在天斗皇宮之外,她從上百米的高空中緩緩落下,絕美高貴,宛如天上降下的神女。

她穿著一身燦金絢爛的衣袍,顆顆璀璨奪目的紫色寶石點綴其中,頭上一頂紫金皇冠,在那瑩白如玉的皓腕之上,帶著一副燦金色的護腕,上面也鑲嵌著耀眼的紫色寶石。

華麗的紫色與尊貴的燦金相互映照,將比比東的氣質襯托得高貴無雙。

在她從空中降臨的那一刻起,彷彿周圍的一切都失去了顏色,就連天上的太陽,也因為她的存在而變得黯淡起來。

無數守衛的目光落在比比東的身上,尊敬而又嚮往,根本生不出一點褻瀆的心思來。

纖纖玉手之中,握著一根燦金色的權杖,權杖輕輕落在地面,並未發出任何聲響,卻讓在場所有人心神一震。

皇宮之內,數道人影腳步飛快的跑了出來。

為首那名衣著華貴,同樣帶著金色王冠的老者,在看到比比東時臉色大變,卻在靠近比比東時停下急切的步伐,隨即端正神色,看著比比東道:

「武魂殿的教皇冕下,不知你今日來到我天斗帝國,有何貴幹?」

比比東微一抬眼,平靜的目光落在雪夜身上,緩緩道:

「無事不登三寶殿,本座今日來此,是想讓你幫我辦一件事。」

聽到這話,身為天斗帝王的雪夜緊緊皺起了眉頭。

剛才比比東自稱本座,話里的蘊含的意思也像是命令一般,明顯沒把他這個一國之君放在眼裡。

他心中無比生氣,但卻被他死死壓制住並未發火,語調僵硬的問道:

巘戅妙筆坊戅。「何事?」

「動用天斗帝國所有的力量,將在你們國境內潛藏著的邪魂師全部找出來,然後告訴我,我去一一剿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