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人家看看嗷…」說着,希雅就牽動莫情的念力順着念力支配的路徑侵入了風影獵鷹的意識。

莫情實在是研究不明白希雅是怎麼查看技能的,索性乾脆不研究了,直接等結果…

「等級60,都快步入三階了…第一個技能就是鷹眼,就是盯着你讓你害怕的那個技能…」

「第二個技能是撲殺,把你按土裏的那個,第三個技能是鷹唳,把你耳朵震出血,在地上打滾的那個…」

「第四個就是風刃,把你打的滿地找牙的那個,第五個是暴風龍捲,就是最後那個大招,第六個是風之極速,趕路用的,速度超快…」

「就這些了,都是種族天賦和種族能力帶來的,沒有絲毫特別之處…」希雅一口氣就把獵鷹的老底全抖落了出來。

「真好啊!60級,快步入三階了,還真是撿便宜了,再晚來一陣子可真就涼在這了。」莫情悻悻的感嘆道。

了解完獵影的情況莫情也很開心,飛行坐騎兼戰鬥夥伴,要不是自己使陰招還真拿不下它!

摸清了獵影的老底,莫情便讓豬野去打獵,而自己帶着獵影回到了那處小水溝,又一次洗乾淨自己的衣服和身體。

豬野也不負眾望的拖了一條水桶粗大蛇回來,莫情挑了一節,剩下的豬野和獵影平分。

接下來就是重中之重,去獵影的鷹巢看看…

說來還真不遠,從莫情燉大鳥哪裏開始走,不到四個小時就到了…

莫情都陰惻惻的感覺獵影是聞着香味來的…

莫情一行來到一處懸崖下邊,這裏的正上方就是獵影的巢。

這崖壁又光滑又堅硬,根本爬不上去,獵影現在飛不了,豬野更不用提了…

莫情很擔心自己的戰利品被別的什麼東西給吞了。

於是莫情臨時抱佛腳,抓緊修鍊御劍術,經過半天的努力,成功的讓疾風劍漂浮起來。

也僅僅是漂浮起來,根本不能精細的操縱它去做什麼。

又是兩個小時后的努力,疾風劍已經勉強可以把莫情給托起來了,莫情隨手將豬野和獵影收到了乾坤袋裏面。

莫情來到崖壁邊上,踏着疾風劍,雙手扶著崖壁,搖搖晃晃的爬上了崖壁。

剛到獵影的巢,就遇到了從懸崖上邊下來的客人,一條水桶粗的大蟒蛇。

一個拔劍術,拖走…

「差點讓你個辣條搶先了!」莫情低聲叨咕了一句。

莫情向壁洞裏走了幾步就看到一個大草窩,莫情連忙上前,只見草窩裏安靜的躺着三枚人頭大的蛋!

毫無疑問,都是獵影的…

莫情毫不猶豫的把大草窩和蛋全部裝到乾坤袋裏面,蛋是有生命的,所以不能放到空間戒指里。

看來獵影和它的伴侶真的想在這裏安心定居,四周的牆壁上一道道風刃的划痕,可以看出這是他們自己用風刃開鑿的壁洞。

這個壁洞環境很好,乾燥又通風,寬敞又舒適,莫情準備在這裏修行一段時間。

而且,這次豬野和獵影受傷都很重,有必要好好養一養身體,這兩個可是自己的最強打手,大意不得。

豬野又睡了,睡着也好,省糧食,莫情把那條蛇分配給獵影吃,它吃飽了養好傷就可以去打獵,畢竟豬野和自己來回上下都不方便…

安排好一切,莫情又開始着手修行降龍訣,依然卡在龍降式。

內力不足根基淺就是莫情的短板,但是莫情打定主意就要修行降龍訣了,說換就換也太丟人了!

莫情將三米長的真龍虛影召喚了出來,內力瞬間被掏空,而且維持了不久就潰散了,根本沒有給莫情補充內力的時間。

有一有二就有三,莫情無奈又做了一個兩米長的真龍虛影。

莫情發現這次可以增加維持真龍虛影維持的時間了,但是留給可以戰鬥的時間並不多,隨便揮霍兩下內力就沒了…

無奈之下還得縮小這真龍虛影的體積…

……

經過一系列的嘗試和失敗,三天就過去了。

可是降龍訣的修鍊始終不得其法,莫情無聊的依次召真龍虛影,就當是熟練一下召喚過程了。

莫情就這樣看着那真龍虛影從十公分長開始,一會就換成大二十公分長的,三十公分長的…慢慢變成兩米長的真龍虛影。

然後再依次變小,就像吹氣球一樣的充氣泄氣,泄氣充氣…

「像吹氣球一樣的玩有意思嘛?莫情我們換一個功法修行吧,純元功就不錯,可以讓你擁有更大的內力儲量…」

希雅一次又一次的勸誡莫情放棄降龍訣的修行。

「像吹氣球一樣…」莫情也發現了,這個樣子確實與吹氣球差不多。

莫情忽然又有了新的想法!

莫情隨手就召喚出一條三十公分長的真龍虛影,然後用念力完全把它裹住,不讓其中的力量潰散。

然後莫情一邊用念力裹住真龍虛影,一邊恢復內力。

待內力恢復差不多了,然後再小心翼翼的用念力包裹着自己的內力往小龍虛影裏面滲透…

整個過程和吹氣球一個道理… 凌卿玥臉色也不由得動容道:「任何人都沒想到,展秀秀一個弱女子,會有這種膽識與謀略。」

香菱不勝唏噓道:「只是苦了腹中的孩子,沒等出生就命運多舛;就算是僥倖安全出生了,父母是生死之敵,以後該何去何從?」

香菱突然想到了在現代時曾聽過的一句話:不是所有孩子是上天賜給的禮物。

這個孩子,顯然不是禮物,而是棋子。

香菱一臉黯然。

孕婦總是多愁善感的,凌卿玥不知道如何安慰香菱,只是把手掌覆在了香菱的孕肚上,用這個動作來告訴香菱,他愛他們的孩子,勝於一切。

.

王文謙向萬歲上疏,請假一個半月,啟程前往海瑞縣武家提親。

對於兩人的關係變化,由海瑞縣的同鄉之誼,突然變成了即將情侶關係,兩個人剛開始很是拘緊。

王文謙偷看武思月一眼,武思月迎上目光,兩個人的目光像被燙到似的躲開;

同樣,武思月偷看王文謙一眼,王文謙迎上目光,兩個人的臉色如煮熟的蝦子一樣紅。

這一日,走到了一條河邊,需要改旱路為水路,大概三天的行程。

湖邊停著很多船家,王文謙從第一艘船一直找到最後一艘船,結果還是沒有選好登哪艘船。

武思月的隨從—-也是武思月的堂弟武仁偷偷問王樂道:「你家主子的選船準繩是啥啊?我觀察半天了,大的船不選,乾淨的船不選,年輕的船夫也沒選,他到底要選啥樣的?」

王樂笑道:「咱們一起走了三天了,你還沒摸清我家主子的喜好?自然是以東西好不好吃為準繩啦!」

一說到這個問題,王樂那是俱與榮焉。

和王文謙出門,可能遇到各種窘境,唯獨有一件事絕對差不了,就是—–吃。

王文謙就是美食的風向,他說不好吃的,不一定不好吃;但他說好吃的,絕對是真好吃。

面且吃過的東西也多,哪個地方哪種東西好吃,更是如數家珍。

王文謙向遠處抻著脖子看着,終於看到了一艘普通的船往岸邊靠。

待看清船工時,王文謙興奮的招手道:「王船工,王船工!!!」

小船靠近,船家看向王文謙,咧著嘴笑道:「小哥兒,是你?又去海瑞縣?這次,還是你來釣魚,老漢給你做醋魚。」

王文謙忙不迭的點頭道:「王船工,有近兩年沒有吃到你的醋魚啦,想的我半夜口水都流出來了。」

船工哈哈大笑,瞟見了武思月,對王文謙調侃道:「小哥,這次出行不一樣啊,多了個姑娘,是你家娘子吧?」

王文謙一怔,隨即點了點頭,略帶羞澀道:「嗯,是我家娘子,王船工可把魚做得仔細些。」

這一回答,把武思月也鬧了個大紅臉。

上了船,只一個船艙,武思月在裏面坐着,王文謙就不好再裏面獃著了。

王文謙出了船艙,管船家要了一根長竿網—網魚。

上天很眷顧王文謙,真讓他網上來幾根草魚。

魚網了上來,放在了魚桶里。

聽到王樂和武仁的誇讚聲,武思月也坐不住了,走了出來。

看着桶里的魚,欣喜道:「這麼一會兒,文謙哥竟然網到了魚?這魚,是清蒸還是油煎啊?」

船工聽了,笑道:「小娘子,別的事兒聽你的,但吃這件事,必須聽你相公的。我還從來沒見有比你相公更會吃的人呢!天南海北的美食,啥都知道,根本就問不倒!小娘子嫁了這樣的相公,這輩子可有口福啦。」

武思月又被說得紅了臉。

王文謙忙打圓場似的答道:「思月,別看老船工是個糙漢子,他做的醋魚,絕對是這湖上一絕,為了吃到最嫩最鮮是上品的醋魚,這魚得在桶里困上兩天,把肚子裏的臟物吐乾淨了,等下船頭一天晚上,咱們再吃這醋魚。」

武思月有些失望道:「還要等兩天啊?」

船工笑道:「小娘子別傷心,你相公那是精益求精,想讓你吃到最好的醋魚。他不讓吃,咱吃別的,我倉尾籠了一網子蝦,到了晚上歇船的時候,我給你們小兩口做香酥河蝦,可香了。」

左一句「你相公」,右一句「小兩口」,說得武思月面紅耳赤,匆忙躲回了船艙。

結果,天工不做美,到了第二天白天的時候,竟然下起了雨。

老船工不想誤工,穿着蓑衣斗笠繼續划船。

王文謙、武思月、王樂和武仁四個人,只能躲進了艙里。

艙中間是小長桌,兩側是坐榻。

王文謙和武思月坐在一側;

王樂和武仁坐在一側。

不知過了多久,竟然都躺下睡著了。

等王文謙醒來時,船艙里只剩下他與武思月兩個人,王樂和武仁已經不在了,應該雨過天晴,出艙去了。

而自己呢,不知何時,竟然緊緊抱着武思月的嬌軀,完全嵌在了自己的懷裏。

武思月呢,小臉緊貼着他的胸口,氣吐幽蘭,吹得他的心口滾燙滾燙的。

理智告訴他,他應該馬上把武思月扶走或推開,這樣,太—-太逾矩了,雖然,她註定是自己的妻。

理智是一回事,行動卻是另一回事,又有幾人能做到美人在懷而心如止水呢。

盯時的王文謙,心不僅不靜,還被熬得沸騰了,恨不得……

一番天人交戰,王文謙不僅沒把武思月推開,乾脆眼睛一閉,裝做沒醒來。

腦海里則狠狠的罵着自己道:「王文謙啊王文謙,君子坐懷而不亂,而你,和衣暖護暗銷魂,可恥啊可恥。」

而此時的武思月,心跳也跳得更加厲害了。

其實,她在王文謙醒來之前就醒了,如同王文謙一樣,理智告訴她,她應該遠離王文謙。

可是,她真的不想離開,她在夢裏,想過無數文謙哥哥對她的溫柔守護,今天,終於實現了,怎麼能捨得鬆開呢?

於是,武思月也閉了眼。

事實證明,沒有人能叫醒一對裝睡的人。

這兩個人,就是如此。

日上三竿了,船艙里仍舊沒有動靜。

武仁有些擔憂道:「姐姐怎麼還沒起來?你家王大人不會是登徒子,藉機對我姐……」

王樂瞪圓了眼睛道:「瞎說什麼呢?什麼登徒子?我家主子可是萬歲爺面前的紅人、當朝首輔的好友、你未來的姐夫!能是登徒子嗎?」

武仁眨了眨眼,感覺王樂這話,表面沒有問題,但聽着怎麼隱隱有路威脅與賄賂的感覺呢?

不管怎麼樣,有個在朝廷上有實力的姐夫,絕對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這個姐夫絕對不能搞丟了。 白少塵低下頭,然後看準了李姓弟子的胯下那點玩意,突然一伸手,直接就講其攥在了手裏。

「嗷……,呦……呦呦……」

李姓弟子的身形突然一陣,然後瞬間就開始慘叫起來。

一看此景,瞬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一個寒顫,情不自禁的將自己的雙腿夾緊。

「哈哈……」但是片刻之後,便由宮尚帶頭,放聲大笑了起來:「你們快看,我師弟這招叫猴子偷桃,嘿……」

「怎麼樣,還鑽不鑽啊!」白少塵看着李姓弟子,戲謔道。

「趕緊……給我,放……放……放手!」那李姓弟子立刻大聲呵斥道。

「我問你,還猖狂不!」白少塵沒有放手,手上反而又加了一點力氣,然後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