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她毫不猶豫的說道,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他對自己也算是仁至義盡,況且那一晚也不怪他,他也是情非得已,說不定還為此懊惱呢!

她拿起簽字筆,簽了名字。

「多謝。」

封晏感謝她沒有糾纏不清,也算是和平分手。

吃完飯,封晏並未留宿,直接離開。

她當晚收拾了東西,第二天封晏的車來接她。

她回頭看了眼自己住了一年的別墅。

當初來,悄無聲息。

現在來,也是悄無聲息。

輾轉一年,她竟然變成了二婚。

還從女孩變成了女人。

拿到了燙手的離婚證,她站在太陽底下還是有些恍惚的。

秘書將車停在她面前。

後面的車窗降下來,封晏平靜的看着她:「我送你。」

「不了……我自己坐車回去,這一年,謝謝關照。」她揚起嘴角,沖他露出一個輕鬆的笑。

封晏給了這麼多錢,睡一晚怎麼了?

封晏沒有強求只是點點頭,便離開了。

她站在民政局門口,攔計程車。

現在雖然入秋,但天氣還是很炎熱。

這才十點多,烈日炎炎,太陽毒辣的讓人睜開不眼。

民政局有些偏僻,很難打車。

她渾身熱汗,站久了竟然有些發暈。

眼前的東西漸漸模糊起來,她雙眼一黑,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是醫院,好心人把她送來的。

「我……我是怎麼了?」

「你中暑了,好在問題不大。你是孕婦,要多注意一下身體,好在寶寶都很健康,休息一會就可以出院了。」

「你……你說什麼?」

唐柒柒的心臟狠狠一顫,一把抓住護士的手。

「中暑了?」

「不,不是這一句,孕婦……孕婦是什麼意思?」

「你懷孕了,難道不知道嗎?三個月了,不應該不知道吧?」

那一瞬,唐柒柒如遭雷擊。

她姨媽一向不準,經常來一個月沒一個月的,她根本沒放在心上。

而且那一天她也吃事後葯了啊,不可能出意外的!

「不可能,我不可能懷孕的,我吃了避孕藥的!」

「就算是強效的避孕藥,也有百分之三的懷孕幾率。任何所謂的安全措施,都不可能達到百分百的!」護士提醒。

唐柒柒頭暈目眩,直接倒了過去。

。 看到胡天直接給病人灌米粥了。

旁邊的林燕皺著眉頭說道:「胡天,你就這樣給病人喂米粥,會嗆到他的。」

「哦,他是植物病人,不會覺得嗆的。」胡天說道。

「你這傢伙……」趙燕臉色有些紅的說道。

雖然胡天說是這麼說,但還是用仙氣給他順了一下,然後把這一小碗米粥順利的灌進了病人的胃裡。

灌完后,胡天就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這個時候,趙虎跟林醫學,也喂病人喝完了葯膳。

趙虎的病人剛喝下薑茶,整個人就出汗了。

他有些激動的說道:「好了,好了,我感覺自己現在完全沒有任何病了,而且全身都充滿了力氣。」

胡天心想,你本來就沒有病,只不過是一個小感冒而已,有必要這麼誇張嗎?

而且胡天嚴重懷疑,這個傢伙不會趙虎請過來的演員吧?

但有不太像,因為這個傢伙演戲演的太假了。

旁邊林醫學負責治療的那位病人,也從病床上坐起來了。

他笑著說道:「我感覺我現在也好了,胃部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了。」

這個時候,下面不明真相的人,看到這一幕後,都覺得神奇了。

「趙虎真不愧是趙家的天之驕子啊,竟然這麼快就治好了重症患者。」

「是啊,我剛才看他還病倒在床的,現在竟然能活蹦亂跳了。」

「沒錯啊,這是醫學奇迹,簡直太神奇了!」

「林神醫也不錯啊,他治病人也有一手……」

「是啊,最差的就是這個什麼胡天了!」

「他竟然給病人灌米粥的,沒有任何效果……」

一時間,下面的人頓時議論紛紛了。

這個時候,趙家的大長老趙東河對胡天說道:「胡天,你給病人喝了米粥,病人沒有任何感覺,所以我可以宣布你被淘汰了。」

「你急什麼,我這個是植物病人,哪有這麼快就有感覺。」胡天冷冷的說道。

聽到胡天這麼說,趙東河笑著說道:「既然這樣,那好吧,我再給你五分鐘的時間。」

「如果五分鐘內,病人要是沒有什麼反應,那麼這輪比賽你就淘汰了啊,」

「哦。」胡天應了一聲。

旁邊的林學醫笑著對胡天說道:「兄弟,你還是回家去吧,這個舞台不適合你。」

「那哪個舞台適合我呢?」胡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我感覺你的醫術還沒有入門,能進到半決賽,估計把你這一輩子的運氣都用光了。」

林學醫笑著說道:「不過話又說回來,你還是有點水平的,回鄉下做個鄉村醫生應該是夠的。」

聽到林學醫這麼說,胡天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我以前就是在我們村做小村醫的。」

「什麼?」林學醫睜大著眼睛。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暈,原來你還真的是小村醫啊。」

林學醫故意把小村醫這三個字,說的很大聲,下面很多觀眾都聽到了。

「這小子竟然是一個小村醫!」

「哈哈哈,笑死了,一個鄉村醫生也能來這麼高規格的比賽,真是笑死人了。」

「估計就像是林神醫所說的,這傢伙把他這一輩子的運氣都用光了,所以才誤打誤撞的進入了半決賽。」

「應該是這樣的……」

面對大家的質疑和嘲笑,胡天淡淡的說道:「沒錯,我就是一個小村醫。」

「小村醫怎麼了?小村醫就不能給人看病了嗎?」

「沒事,兄弟,現在大家都知道你是小村醫了,你以後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鄉下給那些泥腿子看病吧。」林學醫笑著說道。

「你剛說什麼?」胡天皺著眉頭說道。

林學醫說道:「我說什麼了?」

「你剛才說的泥腿子,是什麼意思?」胡天冷冷的說道。

「那些鄉巴佬天天在土裡刨食,不是泥腿子是什麼?」林學醫有些嘲諷的說道。

說完后,他又接著說道:「以你的水平,也只能給這樣的泥腿子治一治了,哈哈……」

但是林學醫的話剛說完,還沒來得及多笑幾聲。

胡天就走過去,直接在他臉上扇了一巴掌。

只聽見『啪』的一聲!

林學醫的臉上,頓時留下了五個紅紅的手指印。

「你,你竟然打人!」林學醫捂著臉,氣急敗壞的說道。

胡天面無表情的說道:「你侮辱了我和我的村民,我打你怎麼了?」

這個時候,林學醫對旁邊評委席上的趙東河說道:「大長老,你們都看到了!」

「胡天這傢伙,竟然毆打參賽選手,我要求立刻取消他的參賽資格。」

趙東河臉上本來噙著笑意的。

但是這個時候,他換上了一副嚴肅的表情。

他皺著眉頭對胡天說道:「胡天,你怎麼能打人呢!」

「因為他侮辱我。」胡天淡淡的說道。

「那你也不能打人啊,醫生應該要有醫德。」趙東河嘆息說道。

胡天看著趙東河,說道:「大長老,按照你這麼說,如果我侮辱你,你應該也不會生氣的吧?」

「你……」趙東河有些語塞了。

「將心比心,你也是有身份的人,肯定也會生氣了。」

胡天冷冷的說道:「你剛才說的醫德,我感覺林學醫這傢伙沒有醫德,因為他不僅侮辱我,還侮辱鄉下人。」

這個時候,林學醫急的整張臉都紅了。

他著急的說道:「不,我沒有,沒有侮辱鄉下人啊。」

「那你剛才說話是放屁嗎?」胡天盯著他說道。

「沒,沒有,我剛才什麼都沒說啊。」林學醫捂著臉說道。

胡天有些感嘆的說道:「看來你還真是一個睜著眼睛說瞎話的人啊。」

林學醫跑到評委席前面,對趙東河說道:「大長老,我請求立刻取消胡天這傢伙的參賽資格。」

「怎麼?你是在命令我嗎?」趙東河臉色有些陰沉說道。

「我……」林學醫低著頭,有些支支吾吾。

這個時候,趙東河說道:「好了,這件事就當沒有發生過,你們不要交流了。」

「可是——」

林學醫還想說點什麼,但是他對上了趙東河的實現,頓時不敢再說話了。

趙東河看著胡天說道:「胡天,現在五分鐘的時間過去了,你的那位病人怎麼還沒有動靜啊?」。 隨著胡天六人對紫骨山出手,方圓數十萬里的區域,都遭受了震動!

在暗中觀察的那些強者,感覺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

這六位大人是瘋了嗎?

他們竟然敢對神府下手!

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瘋了,實在是太瘋狂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