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正當小哥高興到拿著交換來的限量吊墜手舞足蹈時,那對奧特吊墜似被一隻無形的手抓住,浮空升至天花板的高度,沿著向門口飄走了。

「有小偷!該死的能力者!把我的迪迦還給我!」

氣急敗壞的奧迷小哥像被踩了一腳蹦起來,擠開旁觀的人群跟著吊墜一起沖了出去,真田純一嘆了口氣,也跟著往外走。

雖然不知道搶這個有什麼意思,但能做到這種程度的應該是能力者故意所為,既然這樣,風紀委員可不能袖手旁觀,學園都市的正常秩序不容挑戰。 「你叫什麼?」

羅華沒有在意自己斷掉的輪椅把手,瞪著眼,看著眼前的女孩。

牛仔褲,白色上衫,馬尾辮,身材較好,滿是學生氣息……

好傢夥,還真讓他遇到他那便宜嫂子了!

羅華摸了摸鼻子,心中帶著些許不知名的情緒。

不過他對於劇情的記憶來看,他這個便宜嫂子對於修鍊應該不是很熱衷,為啥還特地要去荒野區?

他不知道,或者說是低估一個戰神對於一個家族的重要性,就是波萊納斯那種在HR聯盟具有決定性的家族,一個戰神級強者也有不小的權勢,更別說徐家這種比波萊納斯家族還要略遜一籌的家族了。

必要的時候,他們甚至可以犧牲徐欣這種家族嫡系的婚姻來拉攏,家族利益至上這種理念在這些大家族身上被演繹的淋漓盡致。

不過暫時李文這個身份沒有這個資格,畢竟是因為精神念師的身份才讓他擁有初等戰神的戰力。

「我叫徐欣,來自江南徐家,先生有什麼事嗎?」

徐欣愣了愣,望著激動到輪椅把手都被扒拉斷的羅華,臉上滿是懵圈,不過大家族的素質教養讓她語氣平淡的回答。

「沒事兒,你的名字讓我想起來一個舊識。」

羅華丟下被自己硬生生扒拉下來的金屬把手,面帶笑容,道。

「繼續繼續,你們呢?」

羅華笑呵呵的拋開話題,指了一下徐欣身後的幾人,詢問道。

「京都王家,王興平。」

「魔都李家,李馗。」

「江東孟家,孟婷。」

……

剩下的幾人依次報出來自己背後的家族和姓名,一共五人,三男兩女,無一例外,都是大家族嫡系。

至於實力……

王興平和那個李馗,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中等戰士,至於剩下三個?全部都是初等戰士級的武者,戰力幾乎可以忽視,作戰經驗?

羅華輕呼一口氣,看著那倆女孩子的四雙青蔥玉手,再看看不能說是瘦弱,但稱之為白嫩絕不為過的幾個男孩,嘆了口氣,道。

「還有呢。」

徐墨聞言拍了拍手,兩名身高一米八,身穿黑色西裝的精壯男子踏步走進屋內。

「這兩位分別叫『旭康』和『劉安』,皆是高等戰將級別的強者,閑雜小事,先生可以交給他們。」

徐墨頓了頓,接著說道:

「然後我徐家又雇傭了一支精英戰將級小隊『虎牙小隊』,一共六人,冷兵器四人,兩個戰將級兩個戰士級,熱武器兩人皆是戰將級。」

「虎牙小隊?」

羅華眉頭又是一挑,今天怎麼熟悉的名字一個接一個。

「有問題嗎?有問題可以臨時換一個的。」

「沒問題。」

羅華無所謂的砸吧砸吧嘴,確實無所謂,對於他來說,虎牙小隊這種大大大前期的小boss,實力真不夠看的,對他自然是沒有什麼威脅。

並且在荒野區,虎牙小隊一夥如果噁心到他,一根手指碾死就是。

「就從這裡開始吧。」

羅華隨意的看了看地圖,指著一個地點,正式離江南基地市最近,怪獸層次最低的地方:

0201號縣級市!

……

「徐墨,你就這麼讓我妹妹去荒野區了?她如果出現什麼問題,這個責任,你負擔的起嗎?!」

還是那個包間,只不過此時徐墨對面的,是一個十餘歲的少年,不過此刻那少年則是一臉怒容。

「陪同一尊戰神級武者,我徐家嫡系自然得有一人,當時徐剛少爺您又不在,讓徐欣小姐陪同,也是無奈之舉。」

徐墨望了望被他稱為徐剛的少年,神情平淡,接著說道:

「更何況,他們前往0201號縣級市,這種新人武者去的地方,獸將級怪物都不常見,上有一名戰神坐鎮,中有旭康和劉安這兩名高等戰將,下有一隻精英戰將小隊保護的!這種情況,不是遇到三級以上的獸潮的話,怎麼可能會影響到小姐的安危?」

徐墨盯著徐剛,邊說邊往門外走去。

……

一條高速公路之上,一支特殊的隊伍正緩慢前行。

一支標準的戰將小隊走在最前方,其後面則是一臉雀躍的幾個少年少女,在他們中間則是一名坐在輪椅上,雙腿殘疾的中年男子,最後面的,則是兩名壯如鐵塔般的壯漢。

「這些公子哥和大小姐們是出來旅遊的嗎?」

走在前面的一個虎牙隊員撇了一眼後面的幾個少年少女,略帶不屑的嘟囔道。

「不要話多。」

虎牙小隊的隊長面帶陰沉的看著那個隊員,但轉臉低聲說道:

「人家就是玩又能如何?兩名高等戰將的強者隨身保護,做好自己本分的事吧。」

「把荒野區當遊玩景點這是,而且兩個高等戰將就感覺自己高枕無憂了?」

「那可不是,這群公子哥們,沒有背後的家族,算個屁!」

……

幾名虎牙小隊的隊員低聲交流著,望著後面的幾人眼裡滿是不屑,不過由於這些言語他們畢竟還是不敢讓那些公子哥知曉,畢竟得罪不起,所以說話的聲音都控制的很低。

在場的,或許也就是羅華的實力能大致聽到他們交談的內容,不過羅華卻不在意的眯著眼,他對王興平這些也不是怎麼太感冒,而且總不能強迫人家思想吧?

直到……

「一個兩個閑逛也就罷了,還帶上一個殘廢?」

一個隊員望著坐在輪椅上的羅華,輕蔑的笑道,聲音沒注意的稍微放高了這麼一點,推著羅華輪椅的徐欣好似聽見,冷眉瞪了一眼過去。

「沒錯,一個殘廢,跑荒野區來,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和他交談的那個隊員,輕蔑的回答尚且沒說一半,一道流光閃過,兩顆大好頭顱飛起。

「弱者嘛,就該收斂點。」

虎牙小隊的數人臉上驚恐之色還未騰起,一道淡漠的聲音便響起:

「你們心裡怎麼想的,我不知曉,也不想知道,不過我沒聽到的話,自然就管不了。但說出來,是不是就有一點不識好歹了?」

羅華坐在輪椅之上,神情淡漠,八枚飛刀如同八道流光,在身體四周快速飛行。 族長現在已經放棄了對抗安浩軒,他舉著雙手,示意手裏沒有任何其他的東西。不過,舉著的兩條胳膊,有一個現在不再是完整的了。

「我不是這小子的對手……再這麼和他打下去可是自尋死路。他的存在,我感覺就是用於對付我的。他的風,可以剋制我的液體化,他的次元口袋,也可以剋制我進行近戰攻擊。」

總的來講,安浩軒方方面面都克制着這位族長。

安浩軒告訴族長,讓他就站在那裏不動,不要走過來。

安浩軒運用次元口袋,放出來兩個瓶子,裏面裝了一部分液體。

他把瓶子放到沙灘上面去,「你既然可以把身體變成水,那麼應該也可以把已經變成水的物體恢復原樣。至少,我是親眼看到你這麼做過的。」

族長先提出了一個條件,他讓安浩軒把他化為液體的那一部分手給還回來。

安浩軒照做以後,族長便將殘缺的胳膊觸碰著水。此後,那一灘水就開始了轉動,最後變為手臂的形狀與族長殘缺的胳膊接上。

族長那條被次元口袋弄殘的手臂,現在恢復過來了。只不過,上面還存在着大大小小的傷口。

恢復過來以後,族長感到了比原先還要強烈的痛苦。他緊壓着眉頭,發出呻吟。

他原先就有想到,恢復過來的肯定會有很多傷口,但總比半條胳膊要好。半條胳膊可不能依靠治療法術給恢復過來,因此他才會向安浩軒提出這樣的條件。

安浩軒的魚腸劍還插在族長的背上,但沒有接着深入。他告訴族長:「條件滿足了就快點行動,聽見沒有?」

族長將受傷最嚴重的那條胳膊給捂著,然後蹲下來突然一拳打碎了安浩軒給出的瓶子。

裂痕在族長的拳頭位置,向四處呈放射狀擴散。

液體在次之後,旋轉着飛到空中,最後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個高大的人形。安浩軒只看這輪廓,就清楚了那肯定是達里奧。

安浩軒激動地伸出手,跑到人形那邊去,「達里奧!」

液體在空中逐漸恢復顏色,不再是原本的透明樣。很快,達里奧的身體就出現在了安浩軒的眼前。

液體變為了肉色,同時達里奧的整個身體完整地呈現在了安浩軒眼前。過後,便立刻摔倒地上去。

安浩軒蹲下去,推了推達里奧,發現他的身體只是保持了肢體完整,局部還是像族長恢復過來的手臂一樣,佈滿了傷口。

達里奧沉睡着,始終沒有睜開眼睛。

北風城城牆之上,還有幾個人在那裏伸出頭觀望,被安浩軒一覽無餘。他一眼便看出來,那幾個是自然系法師。

佩吉、清谷,還有安山族的那兩個,都在。

安浩軒朝她們揮揮手,示意讓她們趕緊下來。

佩吉:「咱們快下去吧!」

其他人很快答應了,跟着佩吉的腳步一起走。唯獨清谷沒有反應,她呆在原地,一直盯着族長。

「清谷姐姐,你不去嗎?」佩吉回頭看向清谷。

清谷注意到安浩軒的對面就是族長,她這要是直接下去的話,豈不是非常尷尬。畢竟,清谷已經是背叛種族的人了。

「我就不去了,你們去吧。」清谷的視線一刻也沒有從族長的身上移開。面對佩吉的催促,她絲毫沒有在意,「我現在不能去,你們自己走!」

「那好吧……」佩吉小聲說着,最後離開了城牆。

安浩軒看到那幾個自然系法師已經走了過來,便說:「我這邊的自然系法師已經過來了,馬上就到。你就不必讓岸邊那個女生來了。」

族長猛然一抖,這才知道原來安浩軒是一直都清楚岸邊有一位自然系法師。族長以為安浩軒只顧著戰鬥,完全忽略了其他地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