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似有一陣清風撫過,柳席身軀表面,就已經覆蓋上一層無形風罡,風罡環繞在柳席身周,讓柳席多出一份虛無縹緲之感。

與此同時,散亂環繞在柳席身周浩瀚靈魂力量,便是迅速聚攏起來,並於柳席身前極速凝聚。

轉瞬間,便是凝聚出一條鱗甲清晰,五爪鋒利,浩蕩龍威瀰漫的靈魂真龍。

龍爪隨意劃過虛空,空間瞬間如紙薄一般被撕裂,甚至隱隱間可見一道道漆黑裂縫蔓延而出。

靈魂戰技之中記載,對靈魂力量運用的一種小手段而已,不過在柳席浩瀚靈魂力量的加持之下,真龍聲威赫赫,令人心懼。

直接讓曹穎、丹晨看的一愣一愣的,這已經是相當高明的靈魂運用之術,而且這恐怖的威壓,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二女也是迅速反應,玉手抬起,結出讓人眼花繚亂的印訣,然後就是猛的一凝。

隨着其手印的凝成,那繚繞在二女周身的磅礴靈魂力量,頓時急速凝聚起來。

眨眼間便是化為兩頭相似的靈魂鳳凰,鳳凰雙翼扇動,空間急速扭曲,雙翼邊沿可見一道道漆黑裂縫浮現。

見到二女有了動作,柳席這才一點虛空,輕喝一聲:「去!」

頓時,一聲悠長道龍吟之聲,在整座大殿之內響徹,讓不少人都是捂住耳邊,只覺得聽到這聲音,便覺得靈魂刺痛。

旋即,那靈魂真龍龍目之中凶芒浮現,長長的龍尾擺動,身軀便是立即閃掠而出,朝着二女暴掠而去。

柳席竟是一人直接朝着兩人動手,見此情形,曹穎、丹晨近乎是在對視一眼之後,便已經達成一個暫時聯盟。

「去!」、「去!」

兩頭靈魂鳳凰,同時閃動着羽翼,掀起陣陣狂風,朝着靈魂真龍撲殺而去。

嘭!嘭!嘭!

在紅圈的中央地帶,幾乎是在瞬息之間,一條真龍、兩頭鳳凰就已經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鋒銳的龍爪揮動,不斷在兩頭鳳凰身上,留下一道道傷口,崩碎出蓬蓬靈魂羽毛,紛紛從空中散落。

兩頭明顯體型頗為嬌小,氣勢更為弱小一些的靈魂鳳凰,也是不甘示弱,隱隱聯合起來,一左一右夾擊真龍。

尖利的鳳爪,長而鋒利的喙,不斷的試圖撕裂真龍的鱗片,不過相對真龍的攻擊,鳳凰的攻擊顯得收效甚微。

畢竟凝聚真龍的靈魂力量更為兇悍,同時,其靈性還要更強一些,龍目之中偶爾閃過的光芒,似是在不斷思考一般。

因此,即便是遭遇圍攻,真龍也是逼得兩頭鳳凰節節敗退,將二鳳壓制在龍爪之下,肆意凝虐。

7017k ?坐上計程車之後,我便開始閉目養神,其實是為了觀察自己的個人屬性面版,系統已經復甦過來,至今未曾查閱過自己的個人屬性面板,畢竟這個時間段,已經非常明確,等我查閱一番個人屬性面板,畢竟再次之前,也曾經遭受過聲望值清零的事件。

至今還不曾知道聲望值有多少,開始召喚系統打開個人屬性面板,那熟悉的界面展現在我的面前,界面並沒有發生的多大的改變,看來這個時間點的系統,並沒有產生任何相應的變化,但是我能夠切實的感受到到系統自身變強了。

「系統,打開個人屬性面板!」

「宿主:唐銘

系統經驗值:8567478/999999

屬性:人類武者

稱號:樂於助人、醫者仁心

年齡:23歲

聲望值:1100000000點

財富:華國幣147,006,000元

抽獎機會:5次

武道境界:武宗境五重天(17696436/100000000)(武者境界劃分:武者、武師、武將、武君、武宗、武王、武皇、武帝、武聖、虛空、破碎)

系統禮包:系統中級系統

特殊獎勵:人工智慧製造方法、全息投影技術

所學技能:小成醫術(巔峰絕學《鬼醫七手》半部)、語言能力精通【八國語言】、計算機精通(大成)、鐵口直斷(精通)、神機妙算(宗師)

所學功法:鎮北腿【大成】、伏魔拳【大成】、《本心陳吟》(半部)、《天琴九問》、《八極崩》、《北神護體術》、《陰陽乾坤算》、《高級道術全篇》、《翻天印》、《道劍》

卡牌:斷秋水(未知)

丹藥:補心丸、續命丹,武君丹

書籍:《武道百科全書》(中級)

武器:忘虛華琴、破寂劍

物品:須彌戒、玄天羅盤

任務:主線任務1:建立舉世聞名的科技帝國

特殊:虛無宙

屬性面板版本3.0.5」

當我對於自己的個人屬性面板查看之後,內心之中所有的擔憂總算是平息下來,如今對於我而言,這些都已經不是問題,因為此時的我,擁有著1100000000點的聲望值,可想而知,是如何的恐怖,眸光閃過一絲平靜的意味。

「系統,這些聲望值是怎麼來的?」詢問這些聲望值的具體來源。

「在系統沉睡狀態中,宿主的所作所為都在記錄當中。」這個時候,系統給予我這樣的的回復。

得到這樣的答案之後,我終於露出一絲笑容,看來自己的所作所為著實沒有白白浪費,等我坐車到林家別墅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東西早已經丟失,連付車錢的能力都沒有,倒是有點白坐車的意思,眸光露出一絲凝重,沒有辦法只能打電話給自家老婆林菀竹。

哪知她因為那些事情生氣,不願意把車費拿出來,沒有辦法只能打電話跟溫姨,接到我電話的溫姨,對我進行一番寒暄之後,聽到我的這些話之後變得哭笑不得,就在她準備把錢拿出來的時候,我聽到電話那頭林菀竹的聲音,意思非常明確,就是她出來給我送錢。

得到這樣的回復之後,我也算是安心下來跟司機說了一下,便開始耐心的等待,過了不到三分鐘的時間,我自門外便看到了林菀竹的身影,那曼妙的身軀,傾國傾城的美麗動人俏臉,高貴優雅的氣質令人下意識的停止呼吸,記得我旁邊的司機也是露出了目瞪口呆的表情。

「喏,給你,現在知道回家了?早幹嘛去了?!」將車費遞給我,美麗動人的俏臉上滿是淡漠,道。

「這不,回來了嘛。」時隔幾天,再次與林菀竹相見,莫名的欣喜,一股相思的味道迎面撲來。

「你現在回來幹嘛?」林菀竹轉身便走。

我識趣的馬上跟了上去,摟住林菀竹的嬌軀,道:「這不,回來看你嗎?在棒子國的那幾天可想死你了。」

「我看可不見得,您可在那威風多了,受了那麼重的傷,還去了一趟東北,您看您多有面啊。」林菀竹雖然話語之中充滿了嘲諷,但是她眼睛通紅。

明眼人一聽這就是關心,對於這樣的嘲諷,我自然是不會放在心上,臉上露出恭維的笑容,一個勁的討她歡心,雖然平時她表現的有點女強人,但是一旦我出事情的話,就跟個無助的小女孩兒,看得出來她對於我的真心,是多麼的深情。

因此我對於她是非常倍加珍惜的,就像她對我那樣的感情一樣,雖然兩個人什麼事情都不說,但是各自心裡都明白對方的心意,一般情況下,兩個人是不會發生任何爭吵的,本來她性子就淡,我又比較忙,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也不是特別多,各自都是兩個跨國公司的高管,屬於互聯網巨頭的那種。

因此掌握著很多人的飯碗,所以我們必須得認真辛勤的勞動工作,代領公司蒸蒸日上,讓我們的員工福利不斷提升,這就是我們兩個一直乾的事情,但是兩個人相處的私人機會並不是很多,只有在家裡的時候,而且這個時候也不是特別的融洽,因為她經常把工作帶回到家裡,晚飯中午還是要進行一段時間的工作,然後就是洗澡睡覺,我們兩個人的接觸機會並不是特別多。

雖然可能我不累,但是她就是個普通人,怎麼可能不累呢,所以說一般睡眠的話是非常早的,只是為了保證自己的身體健康和明天的工作,因此,一般情況之下我是不會對她這些打擾的,就是怕讓她遭受了什麼不好的干擾。

「你給我乖乖老實交代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去那到底幹了什麼?」這個時候她興師問罪。

對於這樣的事情,我自然是不能隱瞞的,就像當初發生的一些狀況如實告訴了她,聽后,她只是住了皺眉頭,並沒有說什麼話,最後道:「以後干這些事情的時候,為這個家考慮考慮好不好?」

「好好好。」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狂喜著點頭。

只因為這句話透露出一個信息,那就是她對於我的認可,第一次表現的這麼明顯,要知道這樣的事情在以前是絕無僅有的,從來不會發生的,今天的她完全是提前下班回家等我,為了就是能夠見到我一面,因為她已經聽說我在棒子國發生的事情,而家族中已經向她通報了我的身體狀況是非常糟糕。

她怎麼可能不會擔心呢?如今我生龍活虎的出現在她的面前,我想妻子她應該是更多的欣喜,轟好她之後,我們兩個人有說有笑地回到家中,從溫姨臉上看的出來,我們兩個人的狀況事她喜聞樂見的,我笑著跟溫姨點過頭。

隨著時間的推移,傍晚已經悄然降臨,夜空落幕,星辰璀璨的暴露在夜晚之上,高掛在空中,我們三個人已經開始用餐,對於我得回家,她們顯得非常慎重,在之前曾經從網上得到過我的一些消息,因此,對於我發生的事情是非常擔心的,現在我人平安的回來,她們心裡那個石頭終於放下來。

然後在關鍵的時候,林菀竹卻接到了老爺子的電話,意思非常明確,明天下午六點之前返回祖地,他有一些事情要和我詢問,我清楚十王他們一個回家將這些事情彙報給了林家高層,高層肯定是想要見我一面,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因此,吃了飯我在想明天的說辭,整體上表現得不是特別的專心。

這很快引來了林菀竹的不滿,於是她敲了敲旁邊的桌子,意思非常明確簡單,就是讓我快點吃飯,不要想其他問題,尷尬撓頭點頭,開始認真吃飯,不再想其他問題,吃飯的時間總是非常短暫的,畢竟我對於食物的需求並不是很多,只是象徵性的吃兩下而已,這就是武者的力量導致。

吃完飯之後,我和她坐在別墅後院,開始暢談19年的打算,對於她的打算肯定是比較單一的,無非就是帶領著萬石繼續向更高的成績做,而我可能更多的就是去辭職,去創辦自己的公司,做自己的事業。

這19年應該是我最主要的一年,主要在19年快速的完成了這個科技帝國的建設,接下來就能和系統開啟下一個新的出現任務,現在系統對於我的評價還是比較低的,因為還是處於末端狀態,還不能真正的入系統的法眼。

看來只有不停地奮進才能讓系統認可,也能夠踏入更高的境界,對於我而言,一些事情都是靠水到渠成的,眺望著璀璨星河構成的燦爛星空,認真的交談著,她對於我的一些事情表示了肯定,但是有些事情,他卻是慎重的警告,希望我能夠認真考慮一下,別邁太大的步子。

根基太過淺薄,終究是會因為一些事情而傾倒,我聽的出來,她希望能夠穩紮穩打,逐步完成自己想要的東西,我慎重的盯著眼前的東西,眸光閃過一絲凝重,正如她所希望的那樣,或許我應該按照那樣去做,可是我不喜歡,也覺得沒有必要,正因為我得前世經歷以及所有掌握的東西,倒不會讓我這樣狼狽不堪。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最新章節、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淺淡語、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全文閱讀、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txt下載、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免費閱讀、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淺淡語

淺淡語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狗住,我能奶到地老天荒、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

。 只可惜扶天根本就不給蘇澤思考的機會,放在平日裏需要走上數個月的路程,一行人不到半天時間就到了。

終於來到極北之地,這裏天寒地凍,從扶天後背上跳下來,蘇澤和鍾無奇同時趴在地上狂吐。

這一路上雖然平穩,但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一些,倆人都有些承受不住。

這個速度比日月船要快上百倍,而且扶天飛的很高,路上雖然碰不到其他凶獸,但是靈氣稀薄,根本不適合人類生存。

「你們快點離開這裏吧,等會發生什麼事情,我保不住你們。」扶天沒有看腳下的兩個人類,而是把目光投向遠方。

順着扶天目光所至,蘇澤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宮殿,正是天魔殿!

「裏面是發生什麼事了嗎?」鍾無奇雖然還有些不舒服,但這依舊無法阻止他的好奇心。

「惡魔誕生,沉寂已久的世界會給我們帶來厄運。」扶天緩緩說出這麼一番話,隨後高高躍起,朝着天魔殿快速飛去。

「他走了,一下子世界都明亮了。」鍾無奇忍不住感嘆。

「別說那麼多了,現在只有兩個選擇,要麼跑,要麼過去看。」蘇澤知道他們所處的地方也會受到波及,因此給了鍾無奇兩個選擇。

「當然是上去看看了,那傢伙說的不明不白的,更何況小爺我本來就想去天魔殿走一圈。」鍾無奇躊躇滿志。

「那就走吧。」蘇澤點點頭,他也打算過去看看,如果有機會的話或許能找到通往惡魔島的路。

江月黎現在還在惡魔島上,也不知道過得怎麼樣了。

「不是吧,你還真去?」鍾無奇原本只是隨口說一說而已,卻沒想到蘇澤當真了。

「怎麼,怕了?」蘇澤回過頭,臉上帶着嘲笑。

「怎麼可能,小爺我不會怕的。」鍾無奇最討厭別人拿這副表情看着他了,想也沒想就朝朝天魔殿走去。

「照你這麼走,得走到什麼時候。」蘇澤哭笑不得。

兩人現在已經可以看到天魔殿了,但依舊需要走上半天時間,於是蘇澤乾脆拿出了日月船。

「你拿個小破石頭幹什麼。」鍾無奇好奇地看着蘇澤手上的東西。

蘇澤沒有說話,而是將自己的精神力注入其中,日月船在他手上逐漸變大,最後落到地上,剛好變成能夠承載兩個人大小的船隻。

「上來吧。」蘇澤終身一躍,來到船上。

這還是鍾無奇第一次看到如此神奇的寶貝,眼睛都直了,上了船之後愛不釋手,四處摸來摸去。

「真看不出來啊,你這船還挺神奇的,速度夠快,怎麼之前不拿出來用?」

「我怕被你這種人搶。」蘇澤擔憂的看了眼滿眼金光蘇澤的鐘無奇。

鍾無奇聽到這話有些尷尬,乾咳兩聲,然後轉移的話題。

「天魔殿可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你確定咱們要去嗎?」

「你要是不去就滾下船。」蘇澤面無表情。

遠處,天魔殿殿內爆發出了巨大聲響,甚至天上飛翔的凶獸都被震死了好幾隻。

好在日月船性能十分穩定,因此並沒有被波及到。

很快日月船就來到了天魔殿前面的台階下。

「上不去了,這附近有結界,我們無法飛行。」蘇澤跳下了船。

鍾無奇眼睜睜的看着蘇澤把日月船收起來,臉上寫滿了心痛。

「你真的打算把這隻船雪藏嗎?不如拿給我用吧,肯定會讓它名揚天下。」

「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蘇澤率先走上台階。

這個台階比起藏龍鏢局局長創造的台階強上很多,台階上刻滿了密密麻麻的銘文,甚至上面還有血腥味。

「咕咚。」身後的鐘無奇用力咽了口口水,開始思考自己到底要不要上去。

只不過蘇澤根本不跟他磨嘰,一步一步堅定地往上走。

天魔殿是一個門檻,在這大殿之後才是惡魔島,他只身前往地獄,為的就是能夠找到江月黎。

身後是皚皚白雪,歸途漫長,前面是無盡深淵,遍佈危險,鍾無奇糾結了一下,還是跟了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