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趙銘失去了靈符的掩護,小春原本迷茫的眼神瞬間變了。

她看着趙銘的眼睛裏充滿了仇恨。

那是一種刻入骨髓的深深恨意。

「別!別殺我!我不是故意的小春,你別殺我!」

看着步步緊逼的小春,趙銘直接嚇尿了。

小春此刻的樣子簡直太嚇人了。

她的嘴巴里竟然還有口水流下來,一張帶毛的嘴像是隨時準備咬他一口。

趙銘什麼時候遇到過這種情況,嚇得連連後退,甚至想躲到喬安身後。

喬安怎麼可能讓這傢伙躲到自己身後,輕巧的跳到一邊,不再管小春與趙銘之間的恩恩怨怨。

隨着幾聲慘叫外加一陣食物咀嚼的聲音在喬安的耳邊響起。

喬安直接撇開臉,懶得看。

倒是莫簡等人,因為看到了對自己等人來說,刺激度極大的一幕,差點沒把膽汁吐出來。

小春吃掉了趙銘身上的肉,再啃了他的骨頭,最後將他的靈魂也一起吃掉了。

報完了仇,籠罩在黃泥村的結界應聲破碎。

而小春的身影也開始逐漸消失在了芒芒的夜色之中。

此時村長正好趕了過來,他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小春的身體在逐漸消失的一幕。

村長悲痛的大哭,大聲的朝着快要消失的小春說了一聲對不起。

小春只是看了村長一眼,什麼也沒有說就永遠消失了在了黑暗之中。

小春消失了,黃泥村的危機也解除了。

莫簡四人受傷太重,被送上了救護車,喬安也跟着去了醫院。

等到四人從手術室里出來,一睜開眼就看到喬安坐在他們床頭吃蘋果。

「哈啰,你們醒了嗎。」喬安眨眨眼,眼神含笑的說。

「醒了。」莫簡強撐著一口氣回答道。

「醒了就好了,既然你們都沒事,那我就先回A市了。

等你們養好傷再自己回去吧。」喬安笑眯眯的說。

。 六月十六號晚上。

今天是高考出成績的一天,無數的考生蹲守在電腦前,等待著成績查詢系統的開放。

白父白母早就蹲在一台電腦面前,只等時間一到,就第一時間查詢成績。

只有白羽漫不經心的在自己房間玩著電腦,在上面查看關於荒野的信息,為以後離開安全區做準備。

雖然有很多信息被封鎖,只有成為武者才能知道,但網上包容萬象,還是流露出現不少東西。

至於有沒有用就不好說了,且當是漲漲見識。

「成績出了,出了,兒子快過來。」白安山興奮的喊道。

文科:237

理科:247

數學:250

總分:734

江南市排名:2

「江南市第二啊!這一次一定得好好的辦一次酒席。」白安山興奮的道。

這成績不管是報考哪個學校,都是隨便能上的。

對於這個成績白羽並沒有太多的反應,他從小就開始跨越式的學習,外加超強的記憶力,拿到這個成績並不算困難。

至於有人超過他拿了第一,也不奇怪,白羽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那種超強的學霸,他只是學的比別人早,學的比別人多,外加自己超強的記憶力,才能超越大部分的人。

成績剛出來不久,白羽家的電話就一個接一個的響起。

「噓,是江南第一軍校的,喂,您好,嗯,是的,我是白羽的家長,報江南第一軍校?這個報考的學校暫時還沒有決定,嗯,這還需要我兒子決定,嗯,等決定好后再回您電話。」白安山剛放下電話,又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喂,燕京第一軍校……」

接下來的電話幾乎是一個接一個,都是各大名校高校,很大一部分還是其他市的。

光是電話就足足打了一個多小時。

「終於可以歇會了。」白安山嘴裡說著累,但是臉上還是帶著笑意的。

這種電話他希望越多越好,這就說明自己的兒子越出色。

「不愧是我兒子,繼承你老爸我的優良血統,過幾天我給你辦升學宴。」白安山興奮的道。

他已經計劃好了,把自己的那些同事親戚朋友都喊過來,這種事情就得好好的分享,好好的炫耀出去。

「對了,兒子,你準備報什麼大學。」白安山詢問道。

好的大學實在是太多,就剛才打進來的十幾個電話,都是華夏頂尖的大學。

「爸媽,現在我可以告訴你們,我已經有了武者的實力,我準備下個月一號去參加准武者測試,所以大學我就準備不去了。」白羽解釋道。

之前他已經在武館測試過了,通過准武者的考核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畢竟現在進入大學,一部分原因是在大學中能夠獲得一些資源,能夠幫助學生提升實力,這樣就有更大的機會成為武者。

但既然已經成為武者了,那麼進入大學就沒有什麼意義了。

「但是,我聽說成為自由武者后,傷亡率會非常的高。」劉羽青有些擔憂的道。

「媽,即便我上了大學,但成為武者后,總會要前往荒野區域,總會去直面那些怪獸,所以與其安逸的在大學渡過幾年,還不如早點適應荒野的生活。」

「而且,我也不是莽撞的人,等我完成武者考核,修鍊基因原能修鍊法后,力量已經超過普通的低級武者,到時候我會選擇從低級區域開始歷練,那些區域怪獸等級低,而且數量也很少,只要小心謹慎一點,那就不會有問題的。」

白羽好說歹說,總算讓老媽放下了擔心。

接下來白羽又接到了學校老師,同學的電話,對他表示恭喜。

江南市第二的成績,即便是在第三高中的歷史上,也沒用出過這麼好的成績。

白羽聽老師說,學校會給他發一筆獎金,至於有多少錢就不太清楚了。

不過,不管是多少,對於極度缺錢的他來說,這都是一件好事。

轉天,白羽就在學校里領了十萬元的獎勵,還被一群老師領導,部分記者一路轟炸。

因為白羽的十萬元獎勵,所以白安山決定在三天後,在宜安區最大的酒店舉行升學宴。

……

升學宴上。

「安山,你真是生的好兒子啊,我兒子要是有你兒子一半優秀,我就滿足了。」一個同事羨慕的說道。

「好好跟你表哥學學,我不要求你達到他的成績,既然你不喜歡學習,那就認真的練武,要知道,你表哥平時一邊學習,還一邊訓練,現在不僅成績是揚州市第二,還是一個高級學員。」一個親戚對著他的兒子一頓的數落。

宴席的桌上,羅峰,魏文還有一些比較好的同學坐在一起。

「羅峰,你大前天晚上說自己要進行身體素質測試,怎麼樣了?」白羽詢問道。

「准武者的考核應該沒什麼問題。」羅峰笑著道,自從確定自己的實力后,他整個人都輕鬆不少,高考失利的陰霾也消散的無影無蹤。

「那我就提前恭喜你成為武者了,來,大家乾杯,為了未來乾杯!」白羽舉起杯子激昂的說道。

這一晚,觥籌交錯,賓客盡歡,一群少年在這裡憧憬著美好的未來。

接下來的日子又過上平淡如水的生活。

當然比起在學校的生活,白羽現在的空閑時間更多了,除了每天定時去洞天內澆水,他大部分的時間都用來訓練,他現在的訓練時間比起以前多了數倍。

他現在每天的訓練時間基本都要超過10個小時,因為有不少靈點的儲備,可以時不時的兌換靈水來喝,所以他並不擔心身體會受不了。

現在白羽更加側重對基礎身法的訓練,雖然已經練習了十多年,基礎已經很穩固了,但是因為力量的暴漲,導致他對身體的掌控沒有以前那麼的完美。

想要讓身體踏入入微級別,就必須對身體的掌控到達完美。

雖然現在白羽的身法等級還沒有進入入微級,但也只是一線之差,說不定哪天就悟出來了。

六月二十八號是填報志願以及領取畢業證書的日子。

白羽和羅峰他們兩個已經約好了一起去學校。

「阿羽,你準備報哪個大學,是燕京第一軍校嗎?」羅峰詢問道。

白羽這個成績,即便是其他市的頂級大學也是任由他選擇。

「對啊,我感覺燕京第一軍校就不錯,這可是華夏的第一軍校。」魏文在旁邊附和道。

「沒有,我準備不上大學了。」

「什麼?」

「為什麼?」

羅峰和魏文兩個人異口同聲的發出疑問。

「因為我已經達到武者的實力了,我也準備七月一號那天去參加准武者考核,等成為武者后,讀不讀大學就沒有什麼意義了。」白羽解釋道。

「武者實力了,不會吧!不會吧!」魏文跳到一邊掃視著他們兩個人,「兩個怪胎,我怎麼看不出你們哪裡有和其他人不同啊。」

「那這高考成績就有些可惜了,不過成為武者后,確實沒有必要去大學了,畢竟進入大學,也是為了把人培養成武者的。」羅峰略微感慨的道。

「唉,這個名額如果能夠轉讓那該多好啊,如果我去告訴同學你放棄去燕大的機會,恐怕都沒人敢相信。」魏文感慨道。距離薄雲深見榮熙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天,這天,薄雲深約了榮夫人見面。

「雲深,你找我?」

薄雲深的對面正坐着一個溫婉端莊的女人,女人慢條斯理的將面前的咖啡拿起來喝了一口,緩緩問著薄雲深道。

薄雲深也喝了一口咖啡,薄唇輕啟,「這……

《奔赴》第141章約談榮夫人 唐柒柒看了眼後視鏡,沒有人跟著了,她直接提速,朝著偏僻的海邊開去。

開在這條路上,她的身子都是顫抖的,曾經的記憶洶湧而來。

當初時清靈就是拖著她,來這兒赴死的。

她到現在都記得,那一天的海水有多麼冰冷刺骨。

溺水的感覺有多糟糕,絕望遍布全身。

她萬萬沒想到,洛霄竟然約在了這麼這兒,壓垮她心裡最後一根防線。

只是,她為了孩子不得不來。

誰也不能低估一個母親,能做到什麼地步!

最後,車子穩穩地停在了海邊峭壁上。

下面是翻騰的海水,還隱藏著無數暗礁,像是一個個張開血盆大口的怪物。

她儘可能地不往下看,搜尋洛霄的車。

很快一輛黑色麵包車開了過來。

洛霄跳了下來,笑看著她:「還記得這個地方嗎?」

「洛霄,我孩子呢?」

她死死地盯著麵包車的後備箱,她的家人應該就在裡面。

他們是清醒還是昏迷的?

如果是醒的,孩子肯定哭得,她的女兒才那麼小。

萬一……萬一裡面全都是屍體……

她不敢繼續想下去,怕自己發瘋。

她的一隻手隱隱探進了包里,握住了金屬質感的槍柄,只覺得冷。

「我的孩子呢,還給我!」

「孩子給你可以,但你要主動放棄繼承權,交給封雲,封家唯一的正統子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