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呵呵,宋先生,你對蘇有容,還是有感情的嘛!不過,看情況,這傢伙雖然變強了,但胸襟與先生相比,差遠了。」

「不必拍我馬屁,我會飄。早休息吧文兵,的確是辛苦了。等你回來,請你好好吃個飯。」

「先生,客氣了,晚安。」

宋三喜,從容不迫。

起身,主卧室里看看蘇有晴。

暗淡的睡眠燈下,容顏恬然。

悄悄的,把了一下她的脈。

溫潤的手腕,細膩的皮膚,令人心神顫動。

宋三喜情緒趕緊一收,細讀了一下她的脈相。

體內氣血,非常穩定。

喜脈,依舊那麼強勁有力,胎兒發育很好。

恐怕再過幾天,連孕吐的現象,也會消失。

這,當然是極好的事。

隨後,宋三喜回到沙發上,安心的躺了下來。

他,自然不知道。

在省城,顧東已經吩咐手下了。

「馬上給我徹查,輸的傾家蕩產的宋三喜,怎麼會有邁巴赫、賓利、寶馬和賓士各一輛!」

「他,相關的生活軌跡,我需要一份完整的彙報圖。」

「一切,都需要證據,鐵證如山!」

紅日集團,西南大區分團,執行總裁顧東,手底下還是能人不少的。

當晚,有人連夜趕往中海市。

另,顧東對企劃部的部長,下達了命令:「即日起,紅日集團,進軍中海市!農曆2010年新年前,我,顧東,正式回歸中海!」

宋三喜,並不知道顧東會有什麼計劃。

他知道,顧東肯定要復仇,要奪女人,這就夠了。

第二天,晚飯後,宋三喜說要回家拿點東西。

蘇有晴並不懷疑,在家陪著甜甜,哄她睡覺。

宋三喜,回到那邊破舊的老小區。

車,停在張紅梅的麻將館外面。

張紅梅叼著煙,正跟人打麻將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Allen被打得臉朝着一邊歪過去,吐出了一顆牙齒,視線有些模糊,看不太清眼前的場景。

但是他還有底牌。

「我今天要是死了,顧念的記憶就別想恢復,無論你為她做了多少,她都記不起你。」

江亦琛目光裏面沉痛愈發明顯。

「不僅如此,她連愛你的能力都沒有了。」Allen笑了:「愛是什麼,不過是多巴胺分泌而已,可是她連多巴胺都無法分泌,更談不上愛。」

「哦,還有,我為了讓她快速忘記你,給她使用一倍多的計量,她的中樞神經也許完全破壞也說不定。」

江亦琛恨不得殺了他。

又是一記悶拳落在臉上,Allen臉上鮮血淋漓,已經沒有什麼力氣再說話了。

「你要是有種就打死我,沒有我,我看誰能幫她恢復記憶。」Allen咳嗽了幾聲,斷斷續續地說道:「我死了,什麼都沒了,連維穩的藥物都沒有,她也許精神徹底錯亂,瘋了也說不定。」

你想過親手殺了一個人嗎?

江亦琛現在就是這種想法,可是——

最後他還是放下了手中的拳頭。

「好,再問你件事,通道還有人嗎?」

「啊,你說那個女孩啊,被我卸了胳膊,現在爆炸的也差不多,通道堵了起來,她過不了多久就會因為缺氧死在裏面。」

江亦琛鬆開手,將剛才扔在一旁的手槍撿起來。

頭頂開始傳來「轟隆隆」的直升機的聲音。

夜裏視線太暗,江亦琛不清楚是不是不是戰勵的,戰勵吩咐他不論有多大仇恨都要忍住留下Allen一條活命,他要帶他去法庭審判,同時也要挖出他背後的關係。

直升機在山上盤旋了一會,最後停在了半空中。

一道光束亮起,最後是紅點落在Allen的身上。

Allen認出來那是安諾的直升機,在約定的時間到來了,他臉上的笑容還沒來綻開,就瞬間凝結。

對方似乎並不是來救他的。

等到江亦琛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目標鎖定。

狙擊手就位。

子彈貫穿了Allen的腦袋。

他甚至於連悶哼都沒有發出來,就這樣被來自半空的狙擊槍打中了腦袋。

…………

葉南風在通道一直往前走着,但是地面爆炸的越來越厲害,通道已經開始塌陷了,她出去的路全部都被堵住了,前後都是,空氣越來越稀薄了。

但是她也沒有坐以待斃,試圖用匕首撬開一道路,但是石塊實在是太堅硬了,她手受了傷,根本沒有辦法撬開這些石塊。

空氣越來越稀薄,她開始有些呼吸不暢快,躺在地上,因為缺氧的原因,頭暈眼花,開始出現了幻覺。

她討厭這種感覺。

上一次還是很多年前,她才十歲不到,被葉向東帶到閣樓上,把她鎖在箱子裏面,因為她跟爺爺告狀說葉向東欺負西洲,所以被葉向東欺負,那會兒她又瘦又黑,整個發育不良的小豆芽,葉向東經常欺負她。

她在箱子裏面待了好久,也沒哭鬧,最後還是葉西洲找到她的,問她為什麼不呼救。

她忘記了當時自己怎麼說的了。

好像是沒說。

葉西洲摸了摸她的腦袋說:「我教你吹口哨你忘了嗎?」

她搖頭。

「以後遇到困難,就吹口哨,喊哥哥救我知道嗎?」

小時候葉西洲對她很好,是葉家裏面唯一對她好的。

不摻雜任何利益。

可是成年之後,很多事情都變了。

葉南風將手指曲起來,眼淚落下臉頰:「哥,你在哪,來救我好不好?」

一束光猛地照射進來,有人在呼喚她的名字,葉南風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她躺在地上,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這會兒因為嚴重缺氧,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外面傳來轟隆隆的聲音。

有人似乎在切割石塊。

好吵啊。

可是她怎麼聽到葉西洲的聲音了呢?

聲音越來越熟悉,越來越清晰。

葉南風用盡了最後的力氣去拍了拍擋路的石塊說:「哥,哥,我在。」

…………

經軍醫檢查,Allen已經沒有生命特徵,宣告死亡。

戰勵氣得破口大罵,他知道這事兒一定是安諾派人乾的,在他到來之前,狙擊了Allen,安諾與Allen有着很深的利益羈絆,他事先並不知道Allen的計劃,現在了解之後,生怕Allen落在華國上層手裏出賣他,所以先發制人,在戰勵到來之前,先解決掉了Allen。

在計劃的最後,Allen以為安諾會來救自己一命,但是卻沒有想到因為自己這事兒鬧得太大,直接讓華國上層卷了進來,所以安諾直接改變主意,讓狙擊手殺了Allen。

顧念乘坐戰勵的專機回國,她身體上倒是並未受到太多傷害,但是精神上的創傷也許這輩子也無法彌補。

陸湛拒絕了回到華國,他要去英國去找西蒙的女兒,幫他照顧女兒,這一生再也不會回國,他將西蒙的葯交給江亦琛,說這對顧念記憶的恢復也許有點幫助。

江亦琛問他記得以前的事情嗎?

陸湛搖頭:「不記得了,也無關緊要,以後的生活要緊。」他看了眼顧念說:「她是我的好朋友,我有印象,所以我不捨得傷害她,太多我已經忘記,就算記憶再怎麼退卻,有愛在,也總會有希望的。」

他這是在安慰江亦琛。

江亦琛只是苦笑一聲,道:「忘記了也好。」

「嗯,重新開始新生活,她很愛你,即便被洗腦忘記所有,她還是不願意傷害你,好好對她,再見了。」

江亦琛朝他揮手,說:「珍重。」

這一場將近長達十五年的愛恨情仇,從他的父親開始,牽扯到他們下一輩,他愛恨情仇在這一次的棉蘭似乎最終得到了化解,Allen死了,死得透透的,他長達十年的噩夢也終於得到了解決。

前塵往事,諸多恩怨。

最後皆化成了一句願君珍重。

陸湛看着飛機起飛,揮了揮手。

這一刻,他心裏面沒有仇恨,有的只有平靜。

多年來心中一直空虛的地方似乎得到了填滿,記憶的缺口終於有人住了進來,他即將啟程去英國,去那裏開始新生活。

月光落下來,他眼角一滴淚格外清冷。因為劍弒仙平時很少出門,成名的時間又是數百年前,所以一路走來竟然沒有一人認出他的身份。

偏偏兩人的穿著都顯示出生活富裕,這就免不了招蜂引蝶。

招的是馬蜂,惹的是殺人碟。

一路走來,不說殺了幾個人,但至少出手次數絕對在五十次左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