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這一次周興山的宴會打得幌子是他的六十大壽,其實明眼人心裡都清楚,不外乎是以做壽的幌子來告訴京都的圈子他周興山回來了。

相比較周老爺子如今在京圈的地位,周興山那是拍馬也趕不上的。不過好在有周老爺子這麼個哥哥在,所以今天的這一場壽宴辦的也是熱熱鬧鬧的,對於許多需要依靠周氏集團的公司來說,絕對是一個好機會。

這不,好巧不巧的今天不就在這裡遇見了周正則了嗎?這要是在這裡能夠在他面前露個臉,到時候談合作的時候,不是又多了幾分勝算了嘛。

台上的周老爺子正在侃侃而談。

底下周正則和喻玖小夫妻也沒有閑著,時不時地低聲說著些什麼,落在旁邊人的眼裡,那叫一個虐狗呀。這哪裡是?

當然也有不少的人,覺得夫妻兩個人就是在作秀,心裡這個酸水是一波接著一波,畢竟這個豪門裡面哪裡有真愛?說什麼愛得死去活來的,灰姑娘嫁入豪門能夠過得生活幸福的,簡直是寥寥無幾。再說也不想想兩個人的職業是什麼,可是演員呀。

光看兩個人現在幸福的不行不行的,這周正則連場婚禮都沒有給喻玖,只是公布說兩個人結婚了,這還不能夠說明問題嗎?

尤其是那些早就已經盯上了周正則的幾家小姐,原本知道了周正則的身份,一個個都摩拳擦掌,準備向周夫人的位置進軍。

可還沒有等付出行動了,就得知自己看上的果子,已經被別人給摘了,尤其是這個女人還是她們曾經最看不上的,這讓這一個個自命不凡的大家小姐如何能夠咽得下這口氣。

要不是還顧及著幾家的面子,再加上今天喻玖又是和周正則一起來的,早就有不少人準備上去在周正則面前展現自己的賢良淑德的美好品質了。

於是擋了她們道路的喻玖越發的成為了別人的眼中釘。

。 「特級機密?!」

歐銘瞪大眼睛又重複了一遍,「你確定?」

「當然。」於塵的語氣無比篤定。

「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歐銘興奮地在原地轉了幾圈,臉色漲紅。

不怪他如此失態,實在是因為知道的越多,才越清楚人類和戰魂之間的巨大差距。

人類世界現在一片祥和,看起來繁榮昌盛,然而聽起來像是玩笑話一般的『世界末日』卻是隨時都有可能降臨!

十幾年前如果不是於塵力挽狂瀾,人類恐怕都已經被滅絕了,雖然十幾年過去,人類的武力已經比以往強出很多,但在歐銘這些人心中,危機感一刻都不曾消除。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像歐銘這樣身處高位之人非常清楚自己肩負著怎樣艱巨的重任,心中的絕望感讓他們的神經一直緊繃著,不敢有絲毫放鬆!

歐銘在演武司二十多年,陪家人的時間加起來都不超過一個月,其餘時間全都在工作,而他卻絲毫沒有怨言,因為他知道還有很多人同樣在默默犧牲:

梅延風為了不浪費女兒的天賦,不惜和老婆鬧到離婚也要堅持自己的看法,最後逼得自己女兒不認他,他也不曾動搖。

至於於塵,世人只知道他霸道,不講理,甚至很多人在背地裡說他是個自持武力的老匹夫,然而歐銘卻知道這些年來於塵為了大局暗自做出了多少退步和忍讓,半點沒有我於世間全無敵的瀟洒。

而他們這些人付出這麼多就是為了能讓人類的未來多一分希望,哪怕一分也好!

所以此時得知陳克可以被列入『特級機密』,歐銘才會如此失態。

「陳克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給我說清楚!」歐銘激動地問道。

於塵那邊沉默了一下,然後開口道:「老歐,你還記得當初和我一起推測出的第六種特殊天賦嗎?」

暴徒,獵鷹、機械師、醫師和boss,這五個特殊意志就是人類已知的所有特殊天賦。

「第六種天賦?你是說……」

歐銘先是一愣,隨後壓低聲音,臉色漲紅:「饕餮?!」

「沒錯。」於塵說道。

歐銘聲音都有些輕微的顫抖了:「陳克是boss,也是饕餮,他有多重天賦?!」

於塵:「對。」

歐銘聞言失神了片刻,然後深吸一口氣:「我知道了,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說完,他掛斷電話,在原地平復了一下心情才重新朝指揮室走去。

「已經向通報過了,去把儲備的魂器碎片拿出來用,儀式繼續。」

歐銘走進房間后鎮定自若地對所有人說道:「另外,剛才的故障也列入一級機密,明白嗎?」

「明白!」

一群人點頭應道。

哪怕在場這些人都是研究部的核心人員,絕對不存在背叛的可能,歐銘也沒有將陳克列入『特級機密』的事告訴他們,而是將剛才的事情說成是設備故障。

一片讓眾人繼續準備大虛境儀式,歐銘一邊悄悄用自己的平板查看陳克的資料。

他的許可權比蔣小川更高,看到的也更多,很快看到了陳克被斗戰會選中的事。

「他竟然還是斗戰會的一員,代號……饕餮?」

歐銘神情古怪,不知道這是巧合還是什麼。

他隱約覺得於塵似乎知道很多,打定注意要找個時間去問個清楚。

……

大廳內,陳克獃獃地坐在金屬椅上,傻傻地看著自己斗戰錄劫灰那一欄。

劫灰:3460!

這個數字著實把陳克嚇到了,他那麼多次打生打死加起來到手的劫灰都不如現在的零頭!

「這是我從剛才那個幻境中吸收的?」

陳克猜測著,下意識地想用這個劫灰去增加苗刀等級,卻發現沒法增加。

「是了,以往我的劫灰都是和對手交手時得來的,裡面蘊含了對手使用兵器的經驗,但這次的劫灰來的莫名其妙,沒有蘊含任何兵擊打鬥經驗在裡面,自然沒法增加苗刀等級。

那就只能用來增加我的意志力了,3000多劫灰,不知道會把我的意志了增強到什麼程度?」

陳克心裡美得冒泡,只要趕緊找個地方把這些劫灰全部吸收了,看看會是什麼效果。

這個時候工作人員已經入場,開始為這批新兵們鬆開束縛帶,引導他們離開。

……

「陳克出結果了!」

觀察室里,一名軍官大喊道。

他們剛才等了半天沒等到結果,現在總算出來了:

「卧槽,又是一個boss!」

「陳克也是boss!」

「……」

一群人驚嘆不已。

一次大虛境儀式竟然能出現兩個boss,這也是這麼多年來的第一次!

眾人看向第一軍代表彭遠的目光充滿羨慕和嫉妒,恨不得將這個得意的傢伙揍一頓……

在中途停頓了十幾分鐘后,大虛境儀式繼續,接下來的三批新兵再也沒有出現特殊意志,所以這一屆新兵中一共出了五個特殊意志,也算是個『大年』了。

大虛境儀式結束后,觀察室里的軍官們腳步飛快地離開,準備去找那幾位新兵談話。

……

一間休息室里,李依依和一名軍銜是大校的軍官相對而坐。

對方笑容和藹地看著李依依,先是簡單告訴了李依依她的測試結果和『獵鷹』的特殊性,然後開門見山地說道:

「依依,我是偵查部的人,我們偵查部最需要的就是你這樣擁有『獵鷹』天賦的兵,所以我正式邀請你加入我們偵查部!」

李依依愣了一下:「偵查部?」

軍官:「我們屬於後勤部門,主要工作就是提前偵查和預警,不需要在前線去作戰。」

他來之前仔細研究過李依依的資料,自覺邀請成功的概率很大,畢竟李依依這樣一個曾經的大明星應該不會對打打殺殺太感興趣。

李依依咬了咬嘴唇,如果是一個月前剛進入演武司的時候,得知自己能加入偵察部這樣的後勤部門,她肯定一百個願意。

但現在熬過了一個月的地獄訓練,她的想法卻有了轉變。

她之所以能堅持到現在,有一半的原因是為了陳克,還有一半的原因是不想輸給梅墨寒。

現在那麼多苦都撐過來了,要是選擇去後勤部門,豈不是等於提前認輸?

「謝謝您的邀請,不過我想再考慮一下。」

李依依笑著說道。

「我就不認輸!」

她如此想道。

7017k 一直等到午夜一點半,莫如才躺在床上昏昏睡去。

看起來,物業並沒有發現周阿姨那邊有什麼異常情況。

這倒是讓莫如放下心來,因為沒有消息便代表平安無事。

第二天上午,終於補足覺的莫如從床上爬起來。

她先是認認真真的刷了一套題,之後才拿出要在小組會上討論的題目,進行深度研究。

那可是她的潛在客戶,如果題目出簡單了,對方一定會覺得自己的頭腦也很簡單。

鍾離焱並不知道莫如正在研究如何為難他。

打清早起來,鍾離焱就在自己的衣帽間里忙活,認認真真的挑選自己要帶去的衣服和裝飾。

鍾離家老宅位於京市近郊。

從老宅到學校需要六個多小時的車程,為了不耽誤下午的小組討論,鍾離焱從早上三點起便開始挑衣服。

看著鍾離焱認真挑挑揀揀的模樣,劉管家躲在門暗戳戳的抹著眼淚:他終於從少爺身上看到些人間煙火氣了。

鍾離焱不知道管家的想法,事實上他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他只是不停的在一排排衣服中挑挑揀揀,想要選出最適合自己的衣服。

可惜的是,直到現在他都沒選出自己想要的。

就在鍾離焱有些泄氣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朋克男孩刺耳的笑聲:「就你還想去接近人家,別開玩笑了,人家男朋友可個正常人,而你,人不人鬼不鬼的,就不怕把人嚇跑。」

鍾離焱假裝什麼都沒聽到,繞開男孩,轉身走向另一排衣櫃。

可男孩卻並不打算放過他:「對啊,你不怕嚇跑人家,只要你發揮正常,那個叫莫如的女生一定會不得好死,倒時候,你就可以天天對著她了。」

說罷,男孩笑的更加肆意,同時還不忘伸手指向牆壁:「回頭她的血,就會像那樣流的到處都是!」

鍾離焱下意識的抬頭,可入眼的卻是漫天血漿。

鮮血從天花板順著牆壁嘩啦啦的流下來,不一會兒功夫,便淹沒了鍾離炎的腳。

而牆壁上則是不斷冒出一張張扭曲的臉。

剛過了兩天安穩日子,此時見這些東西再次出現,鍾離炎腳下一個踉蹌,竟是差點摔倒。

好在一直在暗地中觀察他的劉管家,眼明手快的將人扶住:「少爺,你沒事吧。」

見鍾離炎慘白著臉,劉管家眼中閃過一抹心痛,隨後便將鍾離炎往外帶:「少爺,更衣室這邊不透風,是不是有些氣悶了。」

鍾離炎再次低頭看去,卻發現地上的血已經消失。

他倒是沒再讓劉管家扶著,而是輕輕推開劉管家的手,落寞的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落寞的拿起手機,鍾離炎給劉老師發了個請假的信息。

隨後他雙臂環膝,靜靜的坐在窗邊,將自己緊緊抱住。

朋克少年說的沒錯,就他這樣的人,不管靠近誰都會害了人家,倒不如自己死了乾淨。

窗外,無數奇形怪狀的東西,正慢慢向這扇窗戶靠近。

看來,這個房間很快就會淪陷了。

劉管家心疼的看著坐在地板上的鐘離焱:為什麼要讓少爺承受這麼多,少爺還是個孩子啊!

這天下午,莫如的數學交流會雖然照常舉行了,可她卻沒有看到鍾離焱的身影。

同劉老師詢問過鍾離焱的情況,知道鍾離焱是因為生病才沒能過來參加學習會時,莫如遺憾的撇嘴,太可惜了,她還想趁機刷刷好感度呢!

能參加學習小組的成員,都是百人大榜前十名的學霸。

當一群學霸一起研討問題的時候,思想與思想之間的碰撞勢必是激烈的。

因此,當小組討論結束時,莫如只覺得自己已經精疲力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