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2021年mipon採訪了《Deca-Dence》原創作家、導演立川讓(Yuzuru Tachikawa)先生。除了《Deca-Dence》作品以外,他還參與製作了其他動畫作品,比如:

死亡遊行(導演,作家)

靈能百分百第一季和第二季(導演)

名偵探柯南:零的執行人(導演)

在採訪中導演立川讓被問到了是否自己選擇聲優,故事的靈感來源等等問題

本文翻譯自mipon網站,原標題為Interview: DECA-DENCE Director Yuzuru Tachikawa,網上有採訪視頻,英文字幕

下麵敬請欣賞,欣賞每個作者在作品之外不為人知的故事

—什麼使你想要導演動畫的?

立川讓:對於我來說,是終結者2。 那個電影充滿了令人不可思議的,先進的視覺特效。 囙此我當時非常好奇他們是怎麼做出電影的,我讀了許多的雜誌文章,看幕後特別故事。 像是阿諾德·施瓦辛格先生騎著他的機車躍下懸崖。

當然,他被纜繩懸吊在了空中,但…. 我要怎麼說呢? 這不是我單純說說“哦,他們用纜繩,酷。” 纜繩在實際的電影裏是不可視的,瞭解他們如何拍攝以至於你看不到那纜繩是非常有意思的。 這就是我在電影製作和整體製作流程上面的興趣怎麼發展的了。

—你導演的《路人超能100》是根據一本漫畫,《死亡遊行》和現在的《Deca-dence》則是原創動畫。 導演原創動畫和有資料來源的動畫中間主要的不同在哪?

立川讓:當工作的是已經存在的作品,導演最重要的工作是抓住和再創造讓作品變得偉大的東西。 這一直是最優先的。 當然你是否能够帶頭引導故事是一個很大的因素。 但對於原創作品,沒有預先設定的方向或者其他什麼,在這種情況下,你有責任面對遇到的事情作出每一個决定。

—你在保持對某些事物忠誠於原著或者改編它們之間是怎麼做選擇的?

立川讓:做這種决定佔據了改編作品到動畫內容時很大的一部分。

我認為只要你不搞砸覈心元素,那麼就無所謂,哪怕你做了一些相當大的改變。 當你看漫畫,例如,你可以按照你自己的節奏讀,甚至如果你想要檢查某些內容可以回過頭來看前一頁。 你也可以跳過某些部分來控制講故事的速度。 但在視頻上面,只有一個預先確定的觀看節奏,這影響到你怎麼體驗這個故事。 把音樂引入場景中也有很大的影響。 所以對於動畫製作,我的個人風格是親手操作,願意做出些改變。

—在Deca-Dence中你的創意過程是什麼?

立川讓:因為Deca-Dence是原創系列,我自己和一小撮人,像是來自角川書店的製作人和製作團隊,共同創作出從開始到結尾大致的劇情。 這之後,我們引入作家,開始製作實際的劇本

不過對於Deca-Dence比較特別的是,在我們完成最後一集的劇本後,我們又回到最開始那裡,重新調整了些東西。

—你是如何組織你想法的? 你在素描薄上畫概念設計嗎,還是在電腦上記筆記?

立川讓:我隨身攜帶一個小的記事本,用來隨手寫下我的想法。 只一個我寫備忘錄的小地方。 最近,我一直在寫一些我遇到的有趣的人。 像是我去電器店,我去那裡是要買廚房電具,但在那裡工作的老太太一直向我推銷燈泡….

她負責照明部門,但她一路跟到了家用區域廚房電器那。 她不顧一切持續地向我推銷著燈泡,介紹著“流明”,這個燈泡有多亮,等等。 儘管我從來沒說過燈泡

所以後來我把這件事記到了記事本上。 我給她起了個昵稱“流明女士”,記下她的樣子,她怎麼說的話。

這是最近的一個例子,我認為。

—你是怎麼成為Deca-Dence導演的?

立川讓:那段時期我《死亡遊行》的工作剛剛結束,一名來自角川書店的製作人向我伸出了手,提議我們一起合作。

那就是一切開始的時候。 Dece-Dence的製作人,角木卓哉先生(Takuya Tsunoki),也參與了《死亡遊行》製作。所以我們有點隨便的决定再次組隊。

這就是起點,但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到目前為止,這個項目最大的挑戰/憂心是什麼?

立川讓:直到現在,我還從來沒有做過一個,由兩種截然不同世界觀組成,場景在滑稽的半機器人生物(cyborgs)和殘酷無情的衝突世界相互切換,的系列動畫

像這樣的切換場景是一個新的嘗試

—作為一名導演,你是否會决定演員陣容? 你有沒有自己來選擇聲優演員? 這些都是怎麼做到的?

立川讓:我們通常會舉辦試鏡,挑選臺詞來讓參與的人試讀。 之後我們有一個會議交流我們的看法。 我們會對這個人寫下“Yes/No/Maybe”。 或許這樣不很準確,但我們給他們一個我們期望什麼的大概想法,然後我們選擇幾段臺詞讓他們大聲讀出來,看看他們是否真的理解這個角色的全部。 我們讓他們根據有限的信息構建出自己的角色形象,然後表演出來。

這真的是一個非常耗時的過程,如果他們的角色形象與我們想的完全不同。 那麼,很不幸,我們不得不把他們都拒絕掉。 但是如果他們真的根據如此有限的細節“理解”了角色,那真的會給我們留下深刻的印象。

對於我們來說,我們不會向每個試鏡的人詳細解釋每一個細節。 這樣做的主要目的是看看他們有多接近我們所認為的正確答案。 我認為這是一個聲優演員的基本技能…

—故事和角色的靈感來自於哪?

立川讓:故事本身或多或少是經典的科幻劇情風格,至少是覈心元素。

個人來說,我是像是皮克斯那樣的西式風格動畫的大粉絲。 我看了相當多那樣的動畫,我想要包含一些這樣的元素。 例如,在製作會議上,電影Wreck-it Ralph就被提到了許多次。 從最開始,我就想要把西式風格動畫和日式風格動畫結合進一個系列裏。

備註:Wreck-it Ralph一般指拉爾夫。 拉爾夫是歐美電影《無敵破壞王》男主角1980年所推出的電玩遊戲《快手阿修》的反派角色,是個用獨特怪力破壞好人公寓,妨礙主角工作的壯漢。

—那些半機器人生物的靈感是源自於哪?

立川讓:最基礎的設計差不多是從零開始,但作為一個模糊的起點。 你知道Minions嗎? 神偷奶爸裡面的小黃人。 在我們的會議上,我們有一個相當模糊的想法,半機器人(cyborgs)應該也有相似的感覺。

關鍵是如果你給某事提出的建議非常具體,那麼結果也就同樣非常具體。 我們想要看設計師能够想出些什麼,於是我們說的要點並沒有非常準確。

—你或者你的團隊是怎麼决定角色的名字的?

立川讓:對於主角們,在最開始只有我們三個人工作的時候我們就决定了。 不管怎樣,我建議主角的名字要圍繞某一點展開。 我們讓作家考慮次要角色的名字。

—哪個角色是你最喜歡的?

立川讓:對於我來說,最難忘的是鏑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