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四月十六日,西山林中遇雨,雨具不足,同行多狼狽,余與兄浩、沂皆不覺。返至苑門,天遂晴,故作此。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李鑊常和文人交際,文學功底並不差,至少這首《定風波》的瀟灑,身處困境而不懼不喪的樂觀與曠達,他都準確地把握住了。

聽完,眾人都不約而同向遇雨的那片山林方向望去。

陳潁看着賀海,輕飄飄地丟下一句話,轉身向陳浩他們走去。

PS:感謝爵爺0039的月票,大佬V587! 獲取極光帝洵的記憶,給了徐真太多的意外。就比如那中央之城,為何能夠轉變形態,說起來也是顛覆了徐真的認知。

這中央之城並非死物,而是一種更高文明世界之中的一種機械生物,模樣便是如此,衍生就是為了讓人生存。

這種生物名為「城池巨獸」,頭顱深埋地底,以脊背幻化城鎮高樓,為各種人形生物提供居住生存之地。

而它們便是以人氣為食,換句話說,城池巨獸就是與生靈同生,越多的生靈居住在它的身上,它的壽元就越長,能力也就越大。

當然,這種怪異的城池巨獸並不會對生存在身軀之上的生靈發動攻擊,甚至在大劫來臨之際,城池巨獸還會守護身軀之上的生靈。

根據極光帝洵的所了解到的訊息,聖光之城中的這隻城池巨獸就是因為守護身軀之上的生靈才從原本的世界來到極光大世界,就此定居。

只可惜,極光帝洵只知道城池巨獸來自其他文明,卻不知道具體出自何處。若是知曉,徐真還真挺想去看看,什麼樣的世界,能夠誕生如此奇怪的生物出來。

在焦潁飛回往界上天之際,徐真開始收拾極光族留在極光大世界的暗部力量。

並且趁著時間,他也是開始搜索星主的蹤跡。

徐真幻想過很多人,如何強大,才能翻手將上官虛雲頃刻之間提升到聖人之境。

卻是萬萬沒想到,這個人會是之前便已見過的常煜。

甚至因此,徐真又重新載入了徐天與秦斬的記憶,希望從二人的記憶之中搜索出關於常煜的信息。

這一搜,也是得知了當日常煜第一次出現在二人面前的一段記憶,知曉了自己的系統正是出自常煜之手。

這一搜,也是知曉了,徐天二人體內的系統樣也是出自常煜之手。對付自己,又吩咐不許傷及自己的性命。

獲悉了這些信息,徐真的心中突然蒙上了一層灰濛濛,無法輕易撥開。

常煜,如何強大,連徐天二人都肯定要比紅顏魔帝更加強大。

而極光帝洵記憶之中的星主,也就是他口中的那位主人,不過就是常煜的一尊分身。

這種種信息,更是在徐真的心頭將常煜的身影擺在了神秘的位置之上。

「我之所以來到這個世界,竟然會是因為常煜。我原本以為是主宰所做,如今看來,這常煜對我似乎並不像他之前所說。」

徐真沉吟,關於彌雅,關於常煜,這之間的種種聯繫,像是一根看不見的線,已經開始漸漸將一切聯繫起來。

「彌雅,你如何看待?」

【徐真,彌雅的數據之中並沒有傷害你的設定存在。我的任務,從開始到現在就是為了讓你變強,別無其他。】

【而關於常煜,彌雅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由他而生,彌雅沒有記憶,也沒有隱藏數據。】

唉。

「就是這樣我才想不通,常煜想要幹什麼?」

【或許他真的只是想要培養一個強大的助力,畢竟從你獲悉的信息來看,常煜和你一樣,也是時刻想著回到地球。】

徐真搖了搖頭:「我覺得沒有那麼簡單。我的小宿命之道無法看穿事情的前因後果,看來我需要回去戰武界一趟,從諸葛瑾瑜身上探尋因果之道。或許可以結合小宿命,知道一切。」

【你打算什麼時候動身?】

「等這裡一切安排妥當,大世界建立完成,我便出發。還有妙哉的魂魄,這兩日我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彷彿有著什麼正在呼喚妙哉的魂魄。」

【極光大世界所有星域你已經探查過,看來徐妙哉的身份也是不簡單,很可能是某個強大世界強者的轉世之身。你想獲取她的最後一魂一魄,依你如今的戰力,最好還是提升到帝境比較保險一些。】

「唉!慢慢來吧!著急並沒有什麼用。」

在等待焦潁飛回來的時間,徐真解決了極光族的暗部勢力,同時也將整個極光族重新劃定了生存空間。

至於為什麼留下極光族,徐真想的並不複雜。只因為極光常庚以及極光言言,他無法滅人全族。

更何況,極光常庚已經保證,極光族不會做出任何一件有損徐真的事情。若是違反,徐真可以親手屠殺整個極光族。

當然,最後極光常庚提出要拜徐真為師的時候,也是嚇了徐真一跳。不過,徐真卻是只想與極光常庚作為朋友,婉轉拒絕了極光常庚的拜師之意。

又過了兩日,當天際驕陽黑耀成紅耀之際,新的一天來臨,時梭的飛船陡然出現在了中央之城的上空。

飛船之上密密麻麻站著不下萬人,幾乎將所有真武門的心腹全部拉來了。

徐真感知時梭出現之際,便從中央星域塔中迎了出來。

落身中央廣場之上,眾人感受著濃郁至極的天地靈氣,甚至有不少一直卡在小天尊之境的成員,瞬間就迎來了自己的大天尊的雷劫。

望著天幕之上紛紛結起的雷雲,徐真欣慰一笑,在雷劫降臨瞬間,一拳轟碎了數十道雷雲。

真武門成員的突破,對於徐真而言可有可無。畢竟,眾人安穩下來之後,徐真就準備將這些時日擊殺的聖者修為,全部複製到他們的身上。

一步成聖,還要什麼突破。

「徐真哥哥。」

雷劫剛停,徐真的耳畔便響起薰兒甜糯糯的聲音。隨後,裴蘿婉、趙飛絮以及柳鶯鶯都似乎紛紛從飛船飛身而出,落身在徐真的左右。

「徐真哥哥,我們都好想你啊!」

薰兒繼續說著,這般直接的言語頓時讓比較害羞的柳鶯鶯紅透了臉。

「小別勝新婚嘛!這次我已經打算好了,等新世界建立好,我便給你們一個名分,好嗎?」

四人聞言,臉上都是露出驚喜,彷彿等待了許久的心愿就要達成。連豪爽的裴蘿婉,此刻也被幸福衝擊的有些懵,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團長,肉麻的話還是回房間你們偷偷地說好嗎?咱們可受不了你們秀恩愛啊!」

孫吉耷拉著臉,一臉的生無可戀。這麼久以來,看著兄弟們一個個都娶妻生子,就自己和李青游至今還是孤身一人,想想都是眼淚橫流,汪汪汪地就哭出來了。

「你這傢伙,找打是不是?」

「嘿嘿!團長莫動氣,打我不值得。」

徐真輕輕一笑:「既然大家都來了,先回聖光大殿,有些事我要安排一下。」

聖光大殿,便是以往極光族用以分佈政權的地方,相當於世俗之中王朝的朝堂大殿。

不過,在這裡並沒有什麼王朝帝國存在,只有一個個戰團。

也是隨著飛船的降臨,那些之前被徐真留下的星域強者們知道,徐真喲啊建立新世界的日子就要來臨。

因此,這些人也是各自派人開始張羅賀禮,等待著徐真宣布確切的日期。

聖光大殿之中。

對於徐真與妹子軍團的一番壯舉,臨來之際,焦潁飛已經闡述了一遍。

因此,對於徐真拿下整個極光大世界,真武門成員也是早就習慣,並沒有太過驚訝。

彷彿,只有這樣才是正常。

畢竟,徐真從建立真武門那一刻開始,就在不斷地創造奇迹。

此刻。

眾人正在討論新世界的建立。

「關於新世界的名字,我已經想過了,就沿用真武之名,你們覺得怎麼樣?」

「真武大世界,聽起來很不錯啊!」

「團長,我剛才看這城裡環境不錯,不如順便再建一座真武門。講真的,我已經習慣住在真武門了,若是換了其他的地方,很難習慣。」

徐真點頭,接受了李青游的建議。

「大家還有其他意見嗎?」

「沒了沒了,只要真武門在,一切都行。」

「既然如此,我來說一下接下來你們要做的事情。各個星域之中,我的分身會傳遞真武大世界建立的消息。」

「這裡的話,宴會所有的一切食材,並不難尋,孫吉這事交給你。」

「另外,關於場地也無需擔心,此城可以改換形態,到時我來操作即可。」

「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

徐真看向裴蘿婉:「極光大世界雖然沒有王朝,但是政權一直握在極光族的手中。在你們來臨之前,我已經將所有極光族清理了。」

「眼下,我需要你們重新掌握政權,將真武王朝重新建立在真武大世界,然後讓民眾忘卻極光族統治,一心成為我真武大世界的國民。」

「至於如何做,婉兒,你們自己商量,只需要告訴我結果便可。」

當然,對於一個從沒有過王朝概念的世界而言,徐真想要建立王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當然,這世上有一種東西能夠抵消一切阻力。

那就是利益。

或許有人說,會有例外。

那也是利益的高度還沒有達到罷了。

裴蘿婉對於掌控人心,建立政權可以說已經得心應手。如何在這個世界建立政權,裴蘿婉需要星辰核產出的資源作為建國的一劑猛葯。

因此,從徐真手裡獲取了這些年極光族集贊的資源之後,裴蘿婉立即著手籠絡人心。

當然這些事情,徐真並不在意,之所以他想建立王朝,更多的原因則是,他要打造一支全員聖者的軍隊,交由裴蘿婉指揮,捍衛未來真武大世界的威嚴。

等一切順利結束以後,徐真不會逗留這裡太久,他還要繼續尋找徐妙哉所在的大世界。

另外,得知無限系統來源於常煜之後,徐真總有一種怪異的感覺,也開始對於身處的這個世界第一次產生了懷疑。

這種懷疑衍生於一天前。

因為最近時間,他擊殺了太多的聖者,獲取了超過萬億的生靈,體內的九大世界,除卻華夏幾乎人滿為患。

為了解決可能存在的一些問題,徐真進入自己的小宇宙時,望著眼前的浩瀚星空,他突然誕生出一個念頭。

他自己所處的世界,會不會也是別人體內的小宇宙?

。 翌日,淮山村。

節目組的人員們坐在桌子上,吃著導演難得善心大發讓工作人員買的早餐。

容城慢條斯理的喝著面前的一碗雞絲粥,手裡拿著手機刷微博。

看到蘇朝淮的聲明,眉頭微微的皺了片刻,但很快撫平消失。

「……」

顏知許掃到他微蹙的眉頭,低下頭什麼也沒說,只是心底泛起絲絲的懷疑。

容影帝對花時影的關注似乎有一點點的多。

容城迅速但卻不顯狼狽和粗俗的吃完碗里的粥,「你們慢用。」

他站起來收拾乾淨面前的垃圾丟進垃圾桶里,走到無人的角落撥打了一通電話。

很快被接聽,對面響起一道中年的男性嗓音,「臭小子,無事不登三寶殿,難得知道給你爸打電話,有什麼事?」

容城單手抄口袋裡,「爸,我記得家裡似乎跟蘇氏地產有合作吧,蘇朝淮的做事風格和為人不太靠譜,雙方的合作需要謹慎考慮。」

對面的男人放下手裡的合同,從辦公椅上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

現在正是上班的高峰時間,看著街上車水馬龍,人群擁擠。

他的眼裡帶著點欣慰,「我知道,難得你肯關心家裡的業務,我會好好把關不讓對方有漏洞鑽的。」

兒子放著家裡的家產不繼承,一畢業便一頭栽進娛樂圈。

他是頭髮都差點愁白了,但兒子就是表示暫時不會接手公司業務,除非結婚後退圈。

他不止一次的詢問是不是暗戀哪個女明星才為對方進娛樂圈的,兒子坦坦蕩蕩的回答不是。

這麼多年下來他覺得只要容城別帶回去個男的,那女的條件怎麼樣他都接受。

「我還有節目要錄製,先掛了。」

「滾吧。」

容城掛斷電話,臉色如常的回到座位上,其他人也都用完了早餐。

南元棲手裡提著一個袋子走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